第一百四十六章 差了一线么?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志成,有志者事竟成。

    秀秀三人来到客栈前,临街是一座木头古色古香的两层跃式小楼。小楼侧前竖着一根旗杆,上面挂着一串红灯笼,灯笼外面分别写着“志成客栈”四个字。一个穿着蓝色短袄的伙计正拿着火折子将上面的灯笼取下,把里面的灯盏点燃……如此,远远的,在黑夜里就能够看到这个客栈了。

    伙计看见三个背着大包小裹的三人,很有眼力,笑着道:“三位客官可是住店?我们现在正好有两间上房……”

    他的意思是这白面书生和小娘子肯定是那种关系,而这个老妇人自然就住另外一间。

    好巧不巧,三人恰好也想到了伙计想的这一层意思……刚才那个烟花女子的话还让三人没缓过劲,现在听到这伙计原本很简单正常的一句话,顿时都有种尴尬的味道。

    秀秀现在想的不是这种尴尬,而是突然想到了那个如梦似幻的男子,自己现在貌似很怀念那种与他无拘无束的调侃。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bsp;叶孝全结巴道:“好好……就两两间……”

    “好嘞,三位客官里面请。两间上方——”伙计朗声应诺,前面带路。

    一步入店内,第一感觉便是非常的整洁宽敞。进门右手边是一个半人高的长条柜台,里面一个帐房先生正在拨着算盘,再柜台里面是一个通往二楼的梯子。

    柜台对面是一个饭厅,横竖三桌,已经占了大部分桌子了。看来这里生意不错。

    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在这个平静的店里引起任何的异动。因为他们穿着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的有点寒碜。尽管这已经是他们认为最好的衣裳。除了有两三个无意朝秀秀这边瞟来,啧啧两声,看到秀秀旁边站着的叶孝全。又摇摇头。

    一个穿着和刚才伙计差不多的店小二过来,将三人引到二楼……伙计见薛氏和秀秀住一间,而那个秀才住另一间。不过他并没有多嘴。说:“三位客官稍等,我去给你们打点热水来。”

    薛氏连忙道:“有劳小哥儿了。”

    伙计笑笑:“呵,叫我阿成就行。”说着便跑下了楼,不过一会便提着一壶热水和一壶凉水上来了。

    上房和普通房间不一样就是,不仅被褥蚊帐都是新色,也没有其它意味。而且里面布置齐备,在门房旁边放置了一个盥洗架。上面有两个盆子,上面洗脸洗手,下面的瓦盆则是洗脚用的。在架子两边晾着两张棉布帕子……

    薛氏洗好了手脸才想起了她忘了问这上方是多少钱一天了。

    她看到盥洗好的秀秀,真真如出水芙蓉一般,心里是越看越喜欢。想着,要真如那两个烟花女子所说该有多好。她和黄家是一个村的,自然知dào

    那是怎样一户人家,能够在那个家里待六年,还把家里整治的好好的的确不是一般女人干的了的……最重yào

    的是她知dào

    现在秀秀是“自由身”……她也看得出来自己的儿子貌似对秀秀也有那么一点意思……

    秀秀抬眼就看到薛氏眼神灼灼地望着自己,心下一动,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不过并没有作任何声色。她上次经lì

    过吴羲和家的事情之后,更加明白了“弃妇”在这个社会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处境。也更加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看了那么多的书,上面所称赞的女子都是那些“贞女烈妇”,“从一而终”。

    要么死,要么跟着一个男人到死……

    所以,她现在很介yì

    男子的爹娘对自己的意见。尽管一路上薛氏对自己表现了足够的尊重,但是这只是在“萍水相逢”并没有任何切身利益触碰下的。倘若自己真和她儿子有点那啥的……秀秀可以想见,任何人在抛却自己一切好的优点,眼里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自己是“弃妇”这个身份……一生永远无法抹灭的污点。

    “婶子,你看着我干什么?”

    薛氏蓦地惊回,讪笑了下:“呵,秀,秀秀真是越来越好kàn

    了,又这么蕙质兰心的,谁要是能够娶到你一定是那人几世修来的福气。”

    秀秀笑着反问道:“是么?”

    “是是,要是我们全儿……”薛氏正想一鼓作气说出来,门外响起敲门声,正是刚才引他们来的那个阿成,“两位客官是要到下面去用膳还是给你们送到房间里来?”

    薛氏眉头一皱,她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对很多东西非常的信,比如这所谓的缘分。

    秀秀和叶孝全能够相遇相识,能够同车同行,可见是有缘之人……可是,自己鼓起勇气要说的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呢,竟然被伙计打断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意兆。

    秀秀说:“我们自己到下面饭堂吃饭就行了。”

    “嗳,好嘞。”

    伙计刚走,叶孝全便收拾妥当在门房外面叫了。他都不敢看秀秀,薛氏心里直骂他不争气。

    秀秀从一进店门便很注意细节,她发xiàn

    那个女子推荐的还不错,便放下心来。吃过饭,阿成见三人扭扭捏捏的样子又要埋头往上走,便笑着拦住:“三位客官,你你们还没有支付店钱呢。”

    三人均恍然,连忙跟着他到了柜台前面。

    里面那个拨算盘的先生,约莫四十多岁的样子,面容清矍,目光恬淡,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细棉布长袄。抬起头,问道:“你们住几天,是分开算还是一起算?”

    叶孝全看向秀秀,脸还有些红红的,“你你住几天啊?”

    秀秀说:“我住三天。”

    “我我们也三天吧……”叶孝全忐忑说完又下意识地看向薛氏。薛氏对那先生道:“请问,这上房是多少钱一天啊?”

    “八百文。”

    “八百文?”薛氏忍不住惊愕道,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便说:“那那我们就住这一天算了……”

    他们兜里只剩下不到二两银子,即便是秀秀分担一半的房前,自己也所剩无几……最重yào

    的是他们才刚到并州,叶孝全还没有找到一个营生……叶孝全也猛地想到了这一层,顿时显得有些失落,不过还是顾全大局,说:“那我我们就一天吧。”

    不管是怎么“纯洁”的感情,在赤果果的银钱下都变得苍白无力起来。

    秀秀并没有将他们之间的这种尴尬继xù

    扩大,毕竟自己和薛氏母子只是萍水相逢而已,自己不过是一个被世人所“鄙弃”的“弃妇”而已,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怜悯别人。就像是今天傍晚时候误入柳巷遇到的那两个烟花女子一样,在她眼里,这些女子或许会被那些文人墨客写出各种版本的“迤逦故事”,但是反之又被他们贬入最受鄙夷和唾弃的存zài

    ……

    但是秀秀觉得自己和她们没有区别,只是自己是被一个男人玩过抛弃,而他们是被多个男人玩过抛弃再玩过再抛弃……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在里面。不过这一切一切的情感她都没有表现出来,那在她看来不管是鄙夷怜悯同情或是其它,都会显得非常的做作。

    第二天,薛氏和叶孝全果真结了自己的店钱,便搬了出去。

    吴羲和果真是有些魄力的人,果真去外面直接借了一张桌子,买了纸墨笔砚在一处街道口摆摊开始当街写字卖画,即便是有人请写书信,三文钱五文钱的活都接。

    一个人最难得的不是他多么的有学问多么的有抱负,而是有了学问有了理想以后,还能够以平常心从最低的最卑微的做起……而薛氏也是很有骨气和魄力的女人,见儿子都那么卖力的赚钱糊口,想着自己有手有脚,便主动去那些绣庄找活干,拿了自己的荷包绣品给对方看,对方便给了她一些活……

    秀秀想着自己和他们母子也算是有缘,一路上多承照顾,唔,尽管本质是没有被“照顾”多少。反而是她,在冥冥中“照顾”了一路十余口人的性命。但是这两人都是非常知恩和识趣的人,她觉得自己现在也小有家底,唔,当然只是相对于薛氏他们还在每天为几十文钱挣扎的人来说呵。便托人用五两银子买了叶孝全摆摊卖的第一副画,画上面正是他们第二次相见的雪地……

    秀秀想着神识空间的事,想着那四个沉寂的植灵,想着自己的精神力修liàn

    ……很多很多,都必须建立在一个安定的环境中。

    而秀秀来这里正是想给自己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个可以自己做主,一个任何人都不能赶走自己的“家”!

    接下来三天时间,秀秀便开始逛这个并州城,果真非常的大,有四个城门,分为东南西北中五个区域。中心区域主要是县城的官员,府衙,以及那些大户,这些地方不是她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可以染指的。而其余四个区域大多是店面和后面居住的院子相连的,不仅价格贵,在秀秀看来,自己要那么大一个店面来干什么?

    种花种草来卖?这或许是可以考lǜ

    ,但是她现在手里只有八十多两银子,怎么买得起这么大一个宅子?

    所以在逛完了整个并州城以后,她把目光放到了城外。RQ

    最快更新,请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