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听到这个书呆子说话,嘴角微微轻扯,没想到他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呢。幸好这两人都不是那种啥都要插上一脚的烂好人。

    不过叶孝全虽然拒绝了对方,对方可没有放qì

    ,仍旧站在外面苦苦求着。

    秀秀心中冷笑,尽管现在她精神头差的很,身体也跟着虚弱不少,但是那听力仍旧比普通人强上不少。刚才后面车厢的吵嚷声她可听得清清楚楚,这老夫人就是被那个钱老爷蹬下来的。

    那车厢里布置的非常舒适,钱老爷怎么会自己下来呢,而小娘子现在更是金贵的不得了,也不可能下来。至于那两个丫鬟么,长得水灵的紧,老爷子也没有把她们赶下车的意思……于是这个老夫人便不得不下车来了。

    秀秀尽管知dào

    这些内幕,但是却一点也没有“通融”一下的意思。在这之前,他们和这两个车厢的人就有过接触,对方可是很不屑与自己这样的“下等人”为伍的……所以么,她现在自然不会去充当那个烂好人。

    结果那夫人在外面苦苦求着守在〖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马车前就是不肯离开,眼看着天色就渐渐黑下来了……

    最后无奈,田远山跳上马车,对那夫人说道:“我也没办法,你还是去找你的车夫吧,现在天就快黑了,你再挨下去,哼……”

    夫人又跑过去求了一番,被训了一通回来,觉得就只有这个田车夫和这车上的人好说话,便缠着不放。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了。原本还打算今天会早一些到达下一个驿站早点休息,众人心里郁闷不已。

    车厢里的叶孝全听着心里烦躁不已。看了看秀秀,微阖着双眼,想来是疲惫至极,对娘招呼了一声。便钻出车厢。尉氏心疼儿子,不过看来不大发了这个有钱夫人今天是走不了了,最重yào

    的是他们不是那种心硬如铁的人。所以最后叶孝全做出了妥协,自己到外面和田远山做车板上,让那钱夫人上来坐……

    尉氏对两小狼说:“你们不要咬我呵,我过来陪着你家主人坐,等下有人上来。”

    秀秀一直都在静静地恢复着精神力,这么一会功夫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心道这尉氏心思挺周密的。最难得的是这么关心自己,当然恐怕还有一个方面是她也不想和那个有钱夫人一起坐吧。秀秀抬手将两只狼拦在怀里,尉氏小心里猫身过来在秀秀旁边坐下。

    尉氏感觉和秀秀坐一起心情更加的舒畅了,“秀秀,要不让两只小狼到我怀里来抱着吧。”

    秀秀微微摇摇头。尉氏非常识趣地不再说话打扰对方,只是下意识地侧着身,护着秀秀。

    那钱夫人上了马车,看到里面狭窄拥挤不堪,皱了皱眉头,在对面位置坐下。不过她现在一点也没有感恩别人让位置的觉悟,看到尉氏和秀秀撇撇嘴,无不嫌恶地将头撇到一边去。

    马车再次开动起来,颠簸中。那钱夫人没有坐好,一仰一合间差点触碰到秀秀,她顿时感到两束阴冷的杀气袭来。一看,原来是那个长相俏丽的小娘子怀里的两只狗崽。她心里发虚,朝两只小狼喝道:“死狗,瞪什么瞪。看我不把你们的皮剥了。”

    秀秀霍地睁开眼睛,看着对方,冷声道:“你说什么?”

    钱夫人没想到这个小娘子没有睡着,不过看对方尽管长相不错,但是穿着打扮也只是一个小户人家,哪里比得上自己马上就要做“皇亲国戚”了,“我我说什么了?两个小畜生。”最后这一句尽管在嘴里咕哝着,仍旧让秀秀听了个全,心道,果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秀秀冷冷地盯了对方一眼,想着天色已晚,倘若再耽搁一下今天恐怕就要在山林里过夜了,这时节早晚冷,湿气重,自己现在精神力非常的弱,还经不起这番折腾。等到了客栈再说……

    那妇人见秀秀并没有搭腔,以为对方怕了自己,更加嚣张地叫嚷起来。尉氏看不过去了,道:“这位夫人怎么这样说话呢,刚才要不是娘子答yīng

    让你上来,你现在还应该在那野林子里待着呢……”

    妇人见对方只是一个面目慈祥和蔼的老夫人,而且看样子穿着寒碜,眼睛一翻,道:“我怎么了我?我坐这里是看得起你们……”

    薛氏:“你,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呢?”薛氏也不是个忍让无底线的主,听到对方“恩将仇报”,气的就像扑上去厮打一番的势头,感应到衣裳被扯了一下,侧身一看,是秀秀朝她微微摇头,她立马住手,“这次就放过你,下次要是说话再不干净点关你啥人我都不怕。”

    “你你——”

    秀秀见这女人当真是自作贱,对两狼说道:“待会她再乱说话,就撕碎了她!”

    秀秀声音很轻,但是异常冰冷,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就像是让两只狼崽去吃烤肉一样。果真,那两只狼崽一下子撑起来,如同看着食物一般地看着那妇人……

    终于,车厢里面安静了下来……

    到驿站的时候已经是戌时初了,众人依次下车,叶孝全和尉氏依旧帮着秀秀搬包裹,他们可不敢将东西放在车厢里面。这里是客栈,人来人往的,丢了怎么办。

    几人知dào

    这妇人看似可怜实则可恶的紧,所以都没有去理会她,提了包裹便进了店,和以前一样,要了两个房间,将包裹放好便出来吃饭。各自要了吃食,各自付账,然后回房休息。

    至于那几人的吵嚷抓扯,以及那个妇人被那个钱老爷训斥等等乱七杂八的事情秀秀等人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去围观了。

    秀秀回到房间,将狼崽安顿好便和衣上床歇息了,尉氏看到对方着实太累了,不再打扰,也轻手轻脚地上床睡觉。

    不过,这一晚,很多人就睡不着了。

    首先便是田远山。

    他现在虽然腿瘸了,但是常年行走江湖让他养成了善于观察的习惯,而且记忆力好的很。就像那个于姓车夫一样。所以当前两天碰到对方时,心中便有些不快。到了那一线天,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不过,后来那山崖上掉落的石头竟然是无差别地砸落……心中对他的怀疑又降低了不少。

    田远山脑海里一遍遍地浮现自己从谷底赶着马车冲出来的时候回头看到的那一幕,峭壁上陡然生出无数的植株,瞬间长成,将纷纷滚落的石头挡住,被碾压掉又立马复原……当时忙着逃命,这一瞬很快便被山壁挡住了视线……不过,这一幕已经深深印入了他的脑海。如此异象定然是有高人相助!

    除此外,在密林旁边,他明明听到树林里传来的唏嗦声,但是那些贼人非但没有追上来,而后传来阵阵惨叫声……

    种种迹象都表明,自己这一趟赶车虽然危险重重,但是却有一个高人在暗中相护。可是,这个高人是谁呢?

    田远山将自己一路上见过的人都过滤了一遍,以他的眼光,都看不出哪个是深藏不漏的。至于自己的三个顾客么,一个是白面书生,不像是练家子,一个是五六十岁的老妪,更加不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人,还有一个清秀的小娘子……

    看对方十指纤纤,肤如白雪,走路也柔柔的样子,更不像是一个练家子。

    蓦地,田远山在清理所有的回忆片段中想起一件事来,不管是在通过夹谷的时候还是在后面逃命,抑或是那钱夫人纠缠,只听到车厢里书生和老妇的声音,却没有听到这个小娘子的。他心中有了疑惑,如果是普通人,在面对这种状况怎么没有惊诧恐慌?那两个车厢的人,可都吓得尖叫连连……

    还有一个也睡不着,就是那个劫道的山匪头子,龙眼哥。想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就,这片地方早就被他摸透了,没想到今天出师不利,安排在山崖上的兄弟来个“马后炮”,而埋伏在林子里的兄弟又来个“草里滚”。他听到山洞里面传来阵阵呻吟,心里有些许烦躁。这些如果是别人看的话会觉得是天意,不过他却从这些“巧合”中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当然,对于于姓车夫,他的确有把对方干掉的打算,因为这人实在是太奸猾了,而且贪得无厌,靠不住。那些喽啰已经从山上推过很多次石头了,这次怎么就看走眼了呢?

    第二天,他果真跑到一线天去察看,这一看更觉惊奇不已,这山上掉落下去的石头竟然与垂直落下的距离落后了十多二十米远……

    看着峭壁上被砸出来的一个个印记,可以清洗地看到那些石头滚落的痕迹,的确是越往下面便越往后面偏离……

    石头又不是柳絮,莫非还会被风吹走不成?

    他心道不好,这次遇上高人了。

    龙眼哥对旁边一个穿着深蓝色短袄,腰束蓝色腰带的年轻人吩咐道:“你去给大当家说,就说有高人护着这几个匣子,动不得。”

    那人抱拳应诺而去。

    龙眼负手而立,又对另外一个躬身立在他身侧的干瘦老头说:“徐爷,这件事你怎么看?”

    徐爷留着几根山羊须,听到二当家问话,小眼睛咕噜一转,“这个,要么是那姓于的使坏,不然就是我们真遇上硬茬子了。”

    龙眼回头看向对方,淡淡道:“那你说怎么办好呢?”

    “这个么……”

    龙眼哼了一声一甩手,大踏步往山下走去。RQ

    最快更新,请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