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动杀心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感应到山道两边都是密林,心下微松。这里不比刚才的峭壁全是小草苔藓,不仅耗费精神力,而且作用也不大。这里的树木生之气非常的浓郁,消耗精神力控zhì

    的同时也可以对自己的精神力进行滋养,所以么,在这里就由不得那些山匪猖狂了。

    田远山听到旁边树林里传来的动静,急的不得了,大喊道:“快,快跑,还有山匪埋伏在这里。”

    “啪——啪——”马儿吃痛,嘶叫一声,又开始在官道上跑起来。

    这时,从树林里传来一阵“啊”“哎哟”的惨叫声,紧接着是一阵吵嚷呵骂声……

    田远山尽管觉得有些不对劲,那些山匪一旦确认了目标便不会轻易放过,可是自己赶着马车都跑出了这么长一段路了,那些山匪竟然还没有追上来,心里纳闷不已,不过他可不敢停下来……

    且说于姓车夫刚才在谷底也是吓得心惊肉跳的,心里连连骂那些龟孙子不够义气,竟然想连自己也想砸死!所以,这会也跟着前面的马车死命催着马儿快跑。/>

    “哎哟——”有一个山匪被脚下的野草绊倒,不过并没有伤筋动骨,所以从地上爬起来,抓起大刀片子便朝旁边的树木砍去……

    秀秀现在全神贯注地控zhì

    这些树木藤蔓杂草,所以对方砍在树上,让她本来就有些微弱的精神力受了一下震,这下可真将她惹毛了。刚才这些人在山上直接将那磨盘大的石头滚落下来,根本就是想将他们置之死地的,而现在又想拦路劫杀。她本想着将他们阻止一下就行了,毕竟自己的精神力刚才消耗过多,不能长久耗着。

    没想到这些人丧心病狂,竟然提着刀就乱砍。对秀秀来说,这些植物可不仅仅是植物了,是她的伙伴。至少是伙伴的同类。刚才要不是那四植灵帮zhù

    ,自己等人现在恐怕性命堪虞了。

    于是秀秀控zhì

    那伙山匪周围的树木藤蔓将他们绊了几跤,甚至是有意让他们撞上树干石头之类的,众人顿时气的嗷嗷只叫。一片叫娘骂爹的声音。

    秀秀心里气愤不已,这些人都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不去好好干活挣生活,竟然干起这杀人劫掠的事情,上次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将那伙山匪摆平,尽管最后还是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但是总归不是自己亲手摆平的。心中不畅快,索性这次一齐搞定。

    这下,秀秀可是真的起了杀心了。

    很快,山林里面便传来一声跟一声的惨叫。原来他们在摔倒同时阴差阳错地,手里的大刀片子就把旁边的人给刺伤了,或者是自己摔倒的时候被旁边的树枝弹一下,或是被藤蔓野草绊一下,手里的刀就把自己给割伤了。甚至有两个人差点送命。

    秀秀连道可惜了,毕竟是精神力控zhì

    的植物,准头太差了。不然,就已经结果了几个人的性命了。

    领头的是一个独眼大胡子,见此情景,连忙叫住,“大家都不许动,站在原地,把手里的刀丢了……”

    现在只剩下两三个人还能够站立起来,看到地上嗷嗷惨叫的同伴,惊恐不已,连忙将手里的到丢下。不住地后退……又是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独眼眼里闪过一丝阴戾,这事情不寻常,太奇怪了,刚才安排在上面扔石头的喽啰原本就是要他们把所有人都“留”下的,没想到这些人竟然等马车都过了才扔。而现在这些伙计就在自己眼皮地下,竟然就被这些树枝藤蔓绊倒了。摔倒了不说手里的刀还把自己和同伴割伤了……

    一切看似阴差阳错,他却从中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来。独眼很快得出一个结论,有古怪。

    不是这片林子有古怪,就是刚才过去的那三辆马车有古怪!

    他们接到的消息是两辆马车,怎么会多出来一辆的?

    无赖,独眼只得把众人叫住,眼睁睁地看着三辆马车绝尘而去……

    且说田远山等人等马儿都跑出一段路了,只听到后面传来几声惨叫便再也没有了动静,也没有人跟来,心中纳闷不已。以前他押镖走这条道的时候,十来个镖师,都有人敢劫镖,现在这不过是三辆普通马车而已,也没有护卫,这些人难道突然善心大发,放过自己等人?

    这时,他看到后面两辆马车明显落后不少,那于于姓车夫大声喊道:“田老哥,等一下等一下。”

    田远山将马车停下,“怎么回事?”

    于师傅苦着脸:“哎呀,我这车的车轴坏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田远山眉头微皱,他盯着于师傅看了一会,说,“那就让他们坐一辆马车算了,这辆就慢慢拉着走。前方不到二十里就有个驿站,修理一下。”

    那钱老爷下车来,气愤不已,“这个怎么行呢?我们五个人,还有这么多的物什,一辆马车怎么坐的下?”

    田远山看了那人一眼,心中冷笑,他不知dào

    刚才这些人都在鬼门关走了一道了,还在唧唧歪歪,想着也不关自己的事,不搭腔,丢下一句:“那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就此别过,我的雇主还在等着我,我就先走了。”

    钱老爷指着田远山一瘸一拐的背影,“哎,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一个臭赶车的有啥了不起,信不信我去并州知府告你……”

    田远山嘴角一扯,这人一看就是暴发户的样子,可能与并州官府扯上什么关系,便嚣张的不得了。如果说是这里的地头蛇他田远山还要忌惮一下,这官府么,只要自己不犯事,它能拿自己怎么办?唔,当然,不能得罪地方小官或是衙役里长之类的。

    这于姓车夫脸色也黑了下来,自己不就是个车夫。所以现在也没有了好脸色,说:“实在是没办法了,这车子坏了,你们要是不爱坐的话我最大把定金还你们,这两天的路算我认栽了……”

    这怎么行,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他们一大家子拖着一大堆的行李去走路,这不是赤果果的要挟他们么?

    “余大哥,你可不能把我们丢在这里呵?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让我们怎么办呵?你们把我们丢在这里还不如把我们直接扔给那些山贼算了……”

    最后那句话可戳到于姓车夫的痛处了,“我本来就说要等一下再走的,是你们非要催着走,现在好了,被山匪盯上了。车子坏了,我也没办法,我损失了这么多,这趟我算是栽了……六子,算了,我们不做他们这趟生意了,让上面的人下车。”

    六子就是和于姓车夫在一起的另外一个车夫,长的五大三粗,但是人却木讷的很,听到对方这么一喊,果真便要去掀后面的车门帘子。

    两位老爷夫人急坏了,连忙过去拦着,“两位大哥行行好,里面是我们的女儿,黄花大闺女的,可不能随便见人呵……”

    而后又是一通好说歹说,那两夫妇承诺再给于姓车夫加五十两银子作为补偿,这才勉强达成协议。

    在这里又耽搁这么多时间,那于姓车夫不时朝后面看去,想到,莫非龙眼哥没有收到他的消息?在上面放石头的是另外的人?所以才想着把下面所有人都砸死?

    余车夫听到田远山又在催着走了,心里直骂晦气,好好的一块肥肉就这么没了。心里气极,但是也确实不能耽搁太久,便没好气对钱老爷等人道:“要坐车就上去,真是晦气的很。”

    钱老爷还能说什么,去车厢里面挤一下总比被扔到这荒山野岭的强。

    这车厢本来就比普通的稍微大一点,里面布置也舒适的多。余车夫平时本来就是盯着这些有钱人的。不过那钱老爷的个头实在是有些大,加上夫人娘子丫鬟,一共五个人,怎么坐的下?

    很快,里面便传来了吵嚷声。

    那夫人下了车来,对余车夫道:“大哥,你看车里实在是坐不下了,你认识那位大哥,可不可以通融通融,让我们挤一挤?”可好,给他们来个下马威,现在连称呼都变了,从一个“臭车夫”变成“大哥”了。

    余车夫道:“那是别人的车,而且人家也有客人,你让我怎么去说?我可没那么大的面子。”

    夫人拿出一两碎银递给对方,“余大哥,有劳了。”余车夫掂了掂手里的银子,瞟了对方一眼,“好吧,我就去问问看,我先给你说好了,对方愿不愿意我可没准。”“嗳,是是是。”

    余车夫果真慢走到田远山旁边,“老哥,你看……”

    田远山当然听到刚才两人的对话,将头撇向一边,说:“是三位客官租我的车,我做不了主,你去问问他们吧。”

    车厢里的秀秀几人自然也听到外面说话了,他们心里郁闷的很,这什么跟什么啊。韩氏见秀秀精神头不好,一直斜靠在车厢上面,本来想做过去扶着对方的,结果被两只狼崽一直守着,他们根本靠近秀秀不得。现在听到外面问话,叶孝全自然也不想有外人来打扰这里的“清静”咯,答道:“车厢坐满了,没空位。”

    尉氏怎么不知dào

    自己二郎的脾性?跟着说道:“是啊,我们车厢小,已经做满了,没空位了。”RQ

    最快更新,请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