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此”非“彼”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男子哈哈大笑,右手潇洒地挽了一个箫花,左手伸手朝后面一指,一柄剑鸣嘤一声从剑匣里面飞出……而后悬停在男子身前,发出朦胧的霞光,瞬间放大数倍。男子轻轻一跃稳稳地站上剑面,乘风而去……

    衣袂飘飘。仙人,真真的仙人啊……

    秀秀看着对方乘风飞走了,在原地呆愣良久才反应过来。也不知dào

    自己怎么回到土地庙的,感觉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对了,我一定是在做梦,不过这个梦真的好真切,那个男子……”秀秀伸手下意识地覆上胸口……咦,这是什么?

    秀秀看到自己手里躺着一面两只长宽的墨绿色的玉牌,一头钻了小孔,穿着一根红绳……和刚才“梦中”见到的玉牌一模一样……

    莫非刚才并非是梦?这个念头以冒上来,便不可抑止地在她脑海里迅速地膨胀起来,如果不是梦的话,这么说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了?自己真的见到仙人了?

    &*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nbsp;秀秀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哦,对了,他叫什么来着,吴项工……

    秀秀双手握着玉牌,喃喃道:“吴项工……”

    秀秀只感觉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呼呼的风声,片刻后,一个脚踏飞剑的白衣飘飘的人唰地出现在她面前,“这么快就想我了?”

    秀秀本来还沉浸在刚才美好的幻想中,感应到面前蓦地出现个人,惊道:“你你是谁?”同时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警戒地看向对方。

    不过待她看清来人后,不自主地吞了一下口水,男子朗眉星目,比之叶孝全的儒雅迂腐多了一分清灵敏锐,比吴羲和的孤傲又多了一分飘逸。是,是那个白袍男子……

    秀秀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象。自己竟然会和这样俊逸的男子有任何的交集……

    尽管刚才对方言语中有了一分戏谑调侃的意思,但是世人对美貌财富权势等等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会多几分包容,秀秀也不例外,所以看到这么俊逸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自动地过滤掉了那话里的戏谑。

    “刚才不是你叫我的吗?”男子大概习惯了平静无波的表情,刚才一句小小的玩笑话后,整个人便恢复了清冷的气质。

    “哦,你就是吴项工?这么说刚才我并非是做梦了?”

    男子听到秀秀说“吾相公”时嘴角轻扯一下,“不是做梦,不过你现在貌似的确遇到了一点麻烦。”说着跳下飞剑,伸手一指。飞剑变回原来大小,又嗖地一声回到剑匣里面了。

    秀秀想起昨天的事情,联想到对方不管是样貌气质还是手段,都绝非常人,或许真的可以帮到自己,“我昨天的确是遇到了一点麻烦,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

    男子伸手掐算一下,眉头微皱。看着秀秀,“这个可以说是你的一段福缘,也可能是你的一次劫难。这是初生魂。且没有害人,我不便出手。而且,你生气浑厚,一般情况下它靠近你不得。我这里有一张护身符,可以保你一个月不受鬼魂侵扰。”

    秀秀想起“梦中”对方说有什么事就叫他,所以心中是存zài

    一定的期盼的。一听对方这话的意思还是要让自己解决,心中便有几分不快,不过秀秀旋即一想,也就豁然了,所谓“靠山山倒靠水水穷”。还是依靠自己实在一些。

    况且,她本来就没有依靠任何人的侥幸心理,刚才不过是一些迤逦的想法罢了。

    清醒过来的秀秀也没了刚才的那种花痴样子,伸手接过对方递给自己的一张黄符纸,上面用朱砂写着自己不认识的字,小心收好。“吴项工,这多少银钱?”

    “银钱?”男子反问了一句,“一两银子吧。”

    秀秀想这么一张黄符纸就值一两银子?这都够一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还有余了,而且还是吃白米饭那种。可是也怪自己刚才被对方色相迷了心智,没有先问清楚价格,要是这符纸有效还好说,否则的话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银钱可就打水漂了。

    “哎,算了,姑且当给自己花钱买个教xùn

    算了。”秀秀腹诽着,一边肉疼不已地摸出一两碎银子递给对方。其实她不知dào

    普通人要寻这样一张真符,千金难求。

    男子眉头微皱,竟然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银钱。他自然也感应到对方从开始那种自己见惯的发腻的花痴表情,转变到现在的“精明”样,心道,“师傅老人家说的果然没错,这个女子是有些不一般的。莫非真是自己命中的克星?”

    男子再次耍酷似地招出飞剑,跳上去,还不忘回头对秀秀说:“记得,有事就对着玉牌喊吾相公……哈哈……”

    不管怎么样,这样的美男子这样单独地让自己饱了一下眼福也是不错的,秀秀笑着说:“那就多谢吴项工了……”

    男子又哈哈大笑,当时他这么说纯粹就是想捉弄一下这个“有缘人”而已,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那么郑重地喊“吾相公”,这反倒让他有些不自在起来。只是他们两人不知dào

    的是,对方口里的此“吾相公”非彼“吴项工”。

    待男子离开后,秀秀站在原地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两狼崽围着她转悠着,呜呜叫着。

    秀秀返身回到土地庙里面,她看向那个泥塑菩萨,总觉看起来比昨晚上要慈祥的多,禁不住双手合十,虔诚道:“多谢菩萨帮我度过一劫,小女子等会就下山去买上好的香蜡钱纸来孝敬菩萨……”

    秀秀将地铺收拾好,出了土地庙,找了一块大的山石,将昨天买的卤牛肉拿出来,与两狼崽分吃掉。有了垫底的,秀秀感觉人也有力qì

    了些,而且想问题也通透了许多,她下意识地摁了摁被自己挂到了胸口的玉牌,确实在,还有放进内衣口袋的符纸,也在……

    秀秀想这“吴项工”,总觉得这名字怪怪的。怎么自己刚才就没觉得呢?而且自己一说“吴项工”对方就忍不住笑……

    聪明的秀秀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吾相公”……顿时觉得又羞又臊的……不过貌似也并不吃亏……

    唔,既然你这么爱捉弄人,索性就试探一番。

    秀秀打点起精神,摸出挂在胸口的玉牌,朝着大喊道:“吴项工——”

    过了好一会,秀秀透过山林,看到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迎着晨曦翩然而来……

    “什么事?”男子急切道。

    秀秀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双手撑在后面,翘起二郎腿,“没事。”

    “没事那你叫我干什么?”

    “喜欢。”

    “你喜欢我?”

    “你——”

    男子有种得逞后的奸笑,看着秀秀吃瘪的样子,哈哈笑着踩着飞剑乘空而去……

    秀秀心里那个恨啊,见对方消失在天际不见了,摸出胸口的玉牌便故伎重演……

    男子气喘吁吁的,这次没有继xù

    站在飞剑上面,而是直接收了起来,看到秀秀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望着自己,怒道:“你以为这样很好玩么?”

    “是,很好玩的。”

    “你——”

    秀秀嘴角轻扬,标准的小人得志。

    男子说:“好吧,你说吧,究竟有什么事?没事我可真走了……”

    “你爱走走你的,没人留你。”秀秀毫不示弱反击回去。

    “你,那你怎么总是叫我?”

    “我叫我相公,怎么会是叫你?你是我相公吗?”秀秀说着腾地从石头上跳起,朝对方逼近两步,后者见对方架势禁不住朝后面列了列,将对方上下打量几遍,“你你要干什么?你,你有相公了?”

    秀秀见对方貌似很“吃”自己这一套,禁不住又超对方靠近一些,这么帅气的男子,自己凑上来让自己占便宜的,不占点便宜的话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了……秀秀嘴角微微上扬,明眸皓齿,微微仰头看着那张俊逸的让人想犯罪的脸庞,现在竟然有了几分窘迫和焦急,秀秀挑衅道:“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莫非你想当我相公?啧啧,你长得这么好kàn

    ,我就当吃点亏,收你做相公也可以呵……”秀秀突然间觉得戏弄人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特别是这种看着赏心悦目,而且又愿意给自己戏弄的人。

    “你,你——”

    “我怎么?你不是说让我叫“吾相公”的么?”秀秀步步紧逼。男子步步后退。

    男子冷硬俊秀的脸竟然腾地一下就红了,刚才他只是想戏耍一下这个“有缘人”,都说俗世女子最看重的就是名节,他这种说法已经很严重地侵犯了对方的名誉了。他没想到的是秀秀后知后觉,更没料到的是对方不仅有过“相公”,还是被相公扫地出门的……现在心性之沉稳很辣,脸皮之厚,岂是他不谙世事的人可以比的?

    男子嗫嚅了好一会才说:“我,我叫云清,刚才是是我冒昧了娘子……”

    “怎么,当了一会相公就不想当了?告sù

    你,没门儿,以后我王秀秀喊你要随传随到,知dào

    吗?”秀秀得寸进尺。

    “这……”

    “怎么?莫非你说话不算话的?要反悔?”秀秀眉头一拧。

    “不,不。”

    “那就好,好了,你可以走了。”秀秀一挥手,大度地说道。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