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世道——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老夫人,老爷差程管事过来给你送东西了。”清姐对正在佛堂里捻着佛珠串的薛氏说道。

    薛氏听到“老爷”二字,眼睛蓦地张开,想想从她赌气从大宅子里搬出来,老爷子便再也没有过问过她。尽管心里怨恨不已,但是当一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脑海里一下子便涌现了曾经的美好。

    薛氏心绪波动间,已经出口应允道:“让他进来吧。”

    “老夫人。”程管事对薛氏躬身行礼,

    薛氏依旧坐在案几前,微微抬了抬手,“坐吧。”

    “谢老夫人,老爷这次让我给你送一些生活用度,已经着人抬到院子里面了。”程管事站在原地没有动,躬身说道。

    “哦,有劳程管事了。”薛氏淡淡说道,尽管心里有些感慨有些激动,但是想到这么多年对方总算没有忘记自己,不过也有这么多年没有来看自己,心中怨念是难以消除的。见程管事没有离开的意思:“还有事?”

    />

    “老爷说,请老夫人过去坐坐……”

    “哼,要叫我过去,他自己怎么不来?”薛氏拽着佛珠串的手都有些颤抖,“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程管事再次躬身说道:“老爷还说,请老夫人把那盆兰花带上……”

    “清姐,送客。”薛氏是真的火了,还以为对方为什么会来找自己呢,原来还是因为那盆兰花。想着前几天的不快,现在火气一下子爆fā

    出来。

    程管事拱手作了一揖后转身离开。

    薛氏气极,脑袋又是一晕,差点栽倒在地上,连忙伸手扶在案几上。

    书房里,吴羲和激动的一下站起来,对岚伯道:“岚伯你说的是真的,秀秀到庄子上去了?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这个么……就不怎么清楚了。”岚伯眼里闪过一丝闪躲之色,不过激动的吴羲和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是不是爹知dào

    了我的事。所以……”

    岚伯微微摇头,果然陷入感情漩涡的人想法最是奇特。“今天程管事过来了,好像是给老夫人送东西的,还请老夫人过去……”

    吴羲和喜道:“岚伯。你的意思是说爹要把娘接过去了?”想来这些年,薛氏屈居一隅,多想回到大庄子里去,可是她是个性格刚强的人,当初是自己搬出来的,怎好就这么回去呢?

    岚伯有些为难说道:“好像还让老夫人将那盆兰花带上……”

    吴羲和眉头紧皱,没有说话。这些天一想到秀秀的事情就难以释怀。她毁掉了娘最心爱的兰花。还气的娘晕倒,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的事情,可是他越是想忘掉,脑海里关于她的一切一切便异常清洗,不断地浮现出来。真真是折煞人也。

    岚伯虽然也料到王秀秀可能是整盘棋的变数,便有意地撮合她和吴家四公子的事……可是,现在看来已经是自己不能左右的了的。便不再勉强。

    ……

    这几天,秀秀密切关注着黄家的动向。不是说她多关心,而是既然要让爹娘暂时放心,自己还是要做的周全一点。

    不过。让她有些意wài

    的是,原本他们是计划黄家二老先跟着黄青山去并州的,现在变成了黄父一个人,而甑氏和两弟妹则留在家中……秀秀通过植物感应到那户破败房屋中传出来的激烈争吵声,感觉非常的刺耳不舒服,后来索性连感应也免了。

    把自己洞府中的所有一切收拾好,自然也要把两狼崽带上。至于梧伯,在秀秀全力滋养下,在她正要离开的时候也凝聚出了灵体。秀秀果duàn

    也将它收入自己的识海空间中。梧伯虽然相对另三个有灵力的植灵来讲修为低了一些,但是生活经lì

    丰富。相当于秀秀的智囊。

    洞府么,便让周围的树木直接用根将其全部笼罩住。秀秀有些不舍地看着这里,虽然只住了几个月,但是却是她人生最逍遥最自由的日子。

    待到黄青山父子坐船离开的那天,秀秀也果duàn

    地到河边独自雇了一叶扁舟过河,然后走了一段路。进入山林,感应着对方的马车一路且走且停。

    秀秀现在样貌大变,所以一路行来即便遇上那些大屿村的村民,也没有人能够认出她来。只不过都很好奇,这个穷乡僻壤,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以为清丽脱俗的女子。

    黄青山他们现在是到县城,然后再雇车,通过官道,直接到下一个县城……其中旅程即便是坐马车也需yào

    十来天的时间。

    在去县城的路上,秀秀想起自己上次来县城的时候,路遇山匪的事情,现在自己在山林里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便过去看看当时救了自己性命的那几棵树木。遗憾的是他们还没有生长出自己的意识,秀秀便用自己的精神力滋养了一下,茁壮了它们的生命力,算是报了当时救护之恩。

    秀秀安抚了几棵大树,正待离去,总觉得山林深处有种阴森的气息传来,禁不住打个寒颤。想了一下,将在地上转来转去,有些不安的狼崽重新装进背篓里面,悄悄地朝着那阴森气息摸索而去……

    一股恶臭传来,有点像是动物腐尸,秀秀皱了皱眉头。寻了过去……霎时,她看到了她人生最难忘掉的一幕……一具已经腐烂的无头尸体,不是野猪野狼的,而是人的……秀秀啊地飞退数步,感觉胃里一阵翻涌……

    她感觉自己脑袋嗡地一下,一个念头浮上来……死,死人了——

    可是,理智告sù

    她,现在不能喊出来,不仅暴露了自己,还有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自己是谁?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等等……识海里一股清凉的气息流转全身,秀秀感觉整个人平静了许多,也能够正常地思考问题了。

    人一生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生死了,可是,看这样子,这人已经死了至少一两个月……也没有头颅,肯定是被人砍杀的。究竟是谁?要如此残忍?不是说她王秀秀多么的爱管闲事,而纯粹是一种出自对生命尊重。想来,自己当时如果就那样死掉了,现在恐怕已经在地里腐烂成一堆枯骨了。

    “咦,还有?”秀秀眼睛霍地睁开,刚才她将精神力散发出去,一下子就有二十多处传来了有死尸的信息,心里惊骇莫名,同时,感觉周围更加的阴冷起来。不过很快,她心里的震撼大过了恐惧,占据了上风。

    秀秀感应到两狼崽在背篓里不安地挤来挤去,伸手拍了拍背篓,安抚一下,便选择信息最密集的地方去。

    识海里,梧伯和三植灵也都停止了修liàn

    ,凝神感应着外面的细微动静。

    梧伯颤抖着说:“秀秀,我总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

    秀秀蓦地停住,“你感应到什么了?”

    “以前的时候每当有人跳烈女崖的时候,就会有这种感觉,不过都是一下子就过了,而且那种阴森的气息也没有这么浓郁……”梧伯给秀秀传递的意念都有些颤抖的感觉。

    听梧伯这样一说,秀秀汗毛陡地立起来,本来开始她一看到死尸的时候就想到了……只不过一直都强自镇定而已,而现在被梧伯这样一“提点”,那种对于鬼魂最原始的恐惧一下子便被激发了出来。

    “你你是说这里有鬼?”秀秀不这样想还好,一想便不可收拾。最郁闷的是,秀秀感应到周围的植株传来的意念都有种阴森沉闷的感觉……

    走还是不走?秀秀站在原地,一阵山风拂来,秀秀一个激灵,加上识海中不断有清凉气息滋养全身,整个人才又恢复了清明。想到,即便是现在就离开,但是这一幕已经深埋在自己记忆中,这种而且是无解的恐惧。索性豁出去了,找到一个为什么,总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给这些生命一个交代,还有这阴森气息,或许也真如梧伯说的那样,是——鬼魂。

    秀秀吞了下口水,慢慢地朝前面靠近……

    山匪?秀秀看着那些还没有完全腐烂的衣物,和旁边湖满了污血泥土的大刀,一个念头浮上来。上次自己和弟妹一起从县城回来,在外面的山道上遇上了山匪……莫非,这里就是山匪的巢穴?这些山匪是被官兵剿杀的?如此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会端端不见了头颅……

    秀秀想不通的是,既然已经剿杀了,死者为大,砍掉头颅,总要不尸身掩埋一下吧……

    咦,还有女人?秀秀在众多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发xiàn

    有一具穿着花棉袄的……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轰——秀秀感觉自己脑海一下子短路了,一个片段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是是余氏!

    秀秀清楚的记得那天傍晚自己和小花从集镇上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让小花回去叫家人来搬东西,而自己就在村头的榕树下等着……当时看到余氏提着包裹神色有些慌张地往村外走……她应该是要去县城的,没想到在这里被山匪所掳……可是,既然她只是一介村妇,怎么也将头颅割去了?

    秀秀脑海里各种记忆片段飞快地旋转着,县城里衙门官兵蛮横盘查……自己从书上看过有割人头冒领军功……秀秀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悲哀和愤nù

    。

    秀秀控zhì

    植物藤蔓将周围的那些尸身全部聚拢一起,然后拔出腰间的弯刀砍了一堆干枯柴火……一把火烧了……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