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拒绝——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跟着邢伯走到门口,邢伯侧身让到一边,微微躬身,对秀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秀秀朝对方微微点头示意,抬脚越过门槛进入到厅堂里面。

    厅堂地板中央铺着一块绣着花开锦簇的地毯,上首稳稳坐着一个五十左右的锦缎男子,齐胸青须,两脚微微叉开,双手端放在膝盖上,脊背挺直,不怒自威。这应该就是邢伯口中的吴老爷子了。

    厅堂两边分别放了两对红木桌椅,两两相对,在左手方正坐着一个穿着锦缎长袍的青年,不是上次见到的那位“公子”是谁。在他身侧站在两人,穿着劲装,腰束武功带,应该是他的贴身护卫。

    右手边依次坐着完颜坤和阿木。

    几人像是知dào

    秀秀要来,除了那三人以前见过秀秀略微有些惊讶她的变化外,吴老爷子脸色却没有啥大的波澜。

    秀秀先朝上首之人行了个万福,“王秀秀见过吴老爷。”

    />

    吴老爷右手虚抬,“呵呵,来,坐。多次听邢伯说起你功夫了得,没想到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秀秀走到右手边最末一张椅子上坐下,微笑道:“吴老爷过誉了。”

    “相比这几位你们已经见过了,这位是三公子,这位是完颜坤和阿木。”吴老爷分别介shào

    了一下,尽管语气柔和,但是自从秀秀进门行礼到落座介shào

    ,就没有一点起身的念头。

    秀秀自然也不是那种把自己放在一个奴才位置上的人,不卑不亢朝几人微微颔首示意。

    那所谓的三公子,抽出一把折扇。煞有介事地敲击手心,没有回应秀秀。秀秀不介yì

    ,当作没看见。

    吴老爷见秀秀并不是一个任人揉捏的主,语气中带着几分郑重。“这次请你来,主要是想结识一下,听完颜坤说你功夫了得。能够追踪上他们的迷踪步,老夫是一个爱才之人,不知dào

    你是否愿意到我庄上供职?”

    秀秀一听,心里就不是个味了。话说,如果是以前的话,她可能会有些忌惮对方的家世地位背景啥的,但是现在么。自从自己有了精准射击和愈加纯熟的植物异能后,这一切在她眼里,都淡漠起来。再说了,她这次之所以来,就是看在邢伯的面子上。是她和邢伯的交情……

    秀秀并没有过激的行动,神色如常,微微沉吟了一下,“多谢吴老爷的错爱,秀秀并未有供职的打算。我这次来主要是应邢伯邀请,如果并没有其它事的话,秀秀告辞了。”

    秀秀起身朝几人微微颔首示意,转身欲走。

    邢伯就站在旁边,刚才老爷子的话在他们听来还是比较客气的。可是没想到这秀秀竟然是如此刚强的女子,竟然说走就走。“秀秀,老爷——”

    吴老爷脸色阴沉下来,不过并没有什么动作,也没有出言相询。完颜坤在这里算是客人,主人都没有说话。而且公子也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自己就更没有说话的份了。

    吴老爷伸手一挥,邢伯识趣地让到一边,秀秀见此,嘴角微微上扬,抬步走了出去。

    邢伯看向吴老爷,“老爷,就这么让她走了……”

    “哼,一个妇人而已,而且还如此心高气傲的,难成大器,我看邢伯是算错了吧。”吴老爷心中有气,即便是知府县太爷看到他也要礼遇三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妇人却不给他面子。

    三公子看着秀秀的背影消失在屋外,“有意思有意思。”

    吴老爷听到这话连忙从上位下来,朝对方拱拱手,“三公子,莫非你对这名妇人有……”

    三公子轻摇手中折扇,“吴伯,如果说没有那些信息,你会怎么看?”

    吴老爷略微沉吟一下,“如果不是早先知dào

    她的底细,我也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农家妇人,甚至是……不过,我看还是心性有些浮躁,怕是难以成事。”

    三公子起身,在堂屋里踱步,“记得当时我听阿坤说这女子有追踪人是神奇本领,想来吴伯也见识过阿坤的本领,莫说是一个普通妇人,即便是练家子也是很难寻到他的踪迹,更莫说追上了。是以,上次便在路上去看看。当时比现在更加的带刺……”

    吴老爷:“三公子,你的意思是……”

    “而且,我总觉得她整个人好像……好像变好kàn

    了……”

    完颜坤听到两人说话,忍不住将自己心中疑惑说出来,“刚才她一进门的时候,我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很不好惹。”

    吴老爷兀地转身看向完颜坤,他知dào

    一个身手越是不凡的人,他们都会有一种直觉,而这种直觉往往比眼睛看见的来的更加真实。“哦?完颜公子有什么高见。”

    完颜坤朝旁边是邢伯:“或许这个让邢伯来说比较好,邢伯和她接触的比较多。”

    邢伯现在还有些懊恼,一边是自己的主子,一边是自己看中的“贵人”,却这样一言不合不欢而散了。不过,他现在更不好说什么,他知dào

    吴老爷子的脾气,便道:“是老奴多嘴了……”

    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不过王秀秀这个名字算是在吴庄上了黑名单,敢公然顶撞这一方大户,看来是不想在这里混了。当然秀秀的确也是这样想的,不会在这里混了。

    邢伯是个通透的人,从庄里出来,便赶着马车去追赶秀秀。

    如果是平常,秀秀肯定走山林,直接通过异能就回自己的山洞了。

    但是今天,她也觉得自己貌似还是有些稚嫩了点。自己怎么说也是“弱”的一方,人家久居高位,习惯了那种语气,而且。自己也的确是入不了对方的“法眼”。却连这么一点城府都没有。想到,自己总要给邢伯一个交代的,如果对方是有心的话定会出来追自己,果然。才走了不到十里,后面想起了马车声。

    “王家娘子,请留步。”长贵远远地喊道。

    秀秀依言停下。让到路边,马车在她面前停下。

    邢伯掀开帘子跳下马车,朝秀秀拱手作揖,“实在是对不住,刚才有所怠慢,还望秀秀莫要往心里去。”

    秀秀说:“其实我性子也太急躁了点。也多谢邢伯的好意,至于吴老爷子说的在庄上供职一事。的确不是我现在考lǜ

    范围。其实,还有一事……”

    邢伯说:“请说。”

    秀秀说:“可能过两天我就要走了,想先向你告个别。”

    “是因为刚才庄里的事吗?”

    秀秀摇摇头,“这件事是早已定下的,与你们庄里无关。”

    邢伯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其实,今天请你过去,是吴老爷子的意思。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秀秀心中有些不耐烦了,这是哪跟哪啊?要说交情也是她和邢伯之间的,这人竟然将别人对自己的交情去做别人的人情。今天她确实是冲着邢伯才去的,没想到,一进去就要受那些各种规矩大牌的约束,在山林间的这几个月,她已经习惯了那种自由。现在对方竟然还有啥“不情之请”。既然“不情”了那就不要“请”了。不过尽管心中不耐,仍旧客气了一下:“邢伯你且说说看。”

    “希望你以后看到那位三公子可以略施援手……”

    秀秀轻嗤一声,说:“邢伯可还有事?”

    邢伯暗道一声不好,“我知dào

    这个要求有些过份……”

    “邢伯,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帮zhù

    ,有什么我王秀秀能够帮得上忙的。定然不会推却。可是你要我去帮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恐怕这有些不合适吧。”王秀秀是想问那三人究竟是何来历的,不过她旋即一想,能够被吴老爷子尊为上宾,而且还有那么深藏不露的贴身护卫,定然来历不凡,自己一介民妇,还是少管那么多闲事为妙。

    “不满你说,他其实是……”

    “邢伯,我这两天忙着收拾东西,还真有事,就此作别。你的人情,我先记下了。”秀秀连忙摆摆手,抢白道。

    秀秀朝邢伯和长贵福了福身,便转身离开。

    邢伯看到秀秀的背影,一时懵了,对方竟然连缘由都不想听,莫非是知dào

    了那几人的来历?不可能啊,他们到这里来是绝对的机密的,即便是庄里的人也只有老爷子和自己知dào

    ……

    如果对方不知dào

    就拒绝的话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这王秀秀生性太过谨慎了,所以在客厅里看到几人的时候也是故yì

    顶撞吴老爷的。要么,就是太过稚嫩了,她根本不知dào

    得罪了这样一个地方大户会带来什么后果……

    “邢伯?”长贵站在邢伯旁边,看着秀秀离开的方向,喊道。

    邢伯摆摆手,“走,回去吧。”

    “那?”

    邢伯一边坐上马车,一边说道:“其实人家也没有欠自己什么,这段时间卖给我们的几十头野兽也足以可以抵消那柄强弩了……只是可惜了,哎……”

    长贵识趣的没有多问,将马车转过方向,驾着朝吴庄飞驰而去。

    这边,三公子对吴老爷说:“劳烦吴伯帮我留意一下这个王秀秀。”

    吴老爷疑惑道:“三公子的意思是?”

    三公子唰地抖开折扇,笑道:“真真一个妙人啊。你觉得一个普通的人保养的再好,几个月的时间也只能让她与实jì

    年龄差不多,而这个王秀秀,比我们上次看见,还多了一种气息……尽管刚才在这里只有一小会,但是……”

    吴老爷听到对方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什么,那盆极品三叶兰……刚才自己先入为主,心里对“弃妇”有着深深的抵触,所以并没有正眼瞧过对方,现在才想起来,刚才的确是,对方一进来,自己的心貌似都平和不少……

    吴老爷一边应诺,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来……薛氏。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