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书,道德真经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你……就是王秀秀?”薛氏原本坐在上位,手里捻着檀木佛珠串。长久的平静无波的眼眸,在看到秀秀的那一刻,闪过一丝惊异,禁不住站起身来,朝秀秀走近两步。

    秀秀福了福身,不卑不亢,语气平缓,应诺:“是。不知老夫人传民妇有何事?”

    薛氏这才惊回,心里连连感叹,这真真的一个清丽脱俗的妙人儿啊,就连自己念了多年的经书,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而这一眼,已将对方的容貌印入了心底。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美艳,也不是那种不胜娇羞的小女子……真真如同清雅的兰花一般,静静地,自然有芬芳溢出。

    薛氏伸手朝旁边凳子一指,“坐吧。”

    “谢老夫人。”秀秀依言缓步过去,坐下,目光柔和地看向对方。

    薛氏在秀秀对面的凳子上坐下,眼睛看着秀秀对清姐吩咐道:“清姐,给王家娘子上茶。”

    “是。”

    *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

    吴羲和站在薛氏身侧,看到娘对秀秀的言语改观,心里欣喜不已。

    薛氏说:“前些天,我听羲儿说你在他这里读书习字,不知dào

    现在可有收获啊?”

    秀秀说:“多谢吴大夫的竭诚相授,现在已经粗懂文墨,勉强能够识得书籍了。”

    薛氏有些意wài

    地哦了一声,“这么说现在你已经学会了,要知dào

    文字里的玄奥可大着哩。”

    秀秀淡淡笑着应诺。薛氏说:“那你现在能够看明白这书上写的什么吗?”

    在薛氏的授意下,清姐将案几上的一个古朴的檀木匣子端起来,递给秀秀。秀秀连忙起身双手接过来。清姐见对方虽然被老妇人礼遇。却一点也没有倨傲,心中对秀秀的好感又加了一分,不由得朝对方微笑示意。秀秀还以微笑。

    秀秀坐会凳子,朝薛氏和吴羲和看看。两者都眼神灼灼地看向她。秀秀将木匣子放在膝盖上,小心揭开盖子,一本线状册子静静地躺在里面。同时一股墨香混合着檀香味飘散出来,秀秀嘴角轻扬,她最喜欢这种味道了,伸手小心将书册拿起来……

    薛氏和吴羲和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紧张来。吴羲和心里充满了期待……而薛氏心情复杂多了,从秀秀的身份来说,她不希望对方能看进去这书。但是从目前看来,对方不管是气质样貌都绝对配得上这本书……

    秀秀双手捧着书册,草黄色书皮,边角已经被翻烂了,上面手写着四个小篆字体。“道德真经”。秀秀微微愣了一下,对方明明手中拿的是佛珠串,而这应该是道家经文……不过,这不是她思考的范围,既然人家给自己看,想必也是想考考自己吧。

    不过这书已经被翻烂了,她小心地用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小心地揭开一页……“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秀秀看着看着,眉头微微皱起,一种奇特的感觉慢慢地席卷全身……她总觉得这文字有种好奇怪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将上面上面的字念了出来。

    旁边的薛氏和吴羲和都惊愕不已。

    这本书来历非同小可,正是上次在县城遇到的那个道士送的。说,“能识得此书的人就是你们的贵人……”

    吴羲和也看过这本书,这上面的字都是手写体的小篆,非常不好认。他虽然识得这些字,可是这些字就像具有某种魔力一般,一看就觉得困倦不已,再也看不下去。

    薛氏也差不多,不过随着她现在的心境越来越平和,已经能将整本书看完,但是看完即忘,更谈不上理解其中意思。

    而现在,秀秀竟然捧着书就看了进去……薛氏惊愕不已,想起岚伯说的话,“莫非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那道士说的贵人?可是,对方只是一个农家女子,一个被婆家嫌弃被丈夫休掉的女子而已……怎么会是自己儿子的贵人?”

    薛氏禁不住站起身,拿着佛珠串的手都有些颤抖,问道:“你,你识得此书?”

    秀秀蓦地惊回,猛地从那种奇妙的感觉中退了出来,看向薛氏,笑笑,“呵,这上面虽然是用小篆书写,不过在这一个月的学习中吴大夫教授了字体之间的差异以及写法,所以识得。”

    薛氏连忙说:“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你现在有没有一点困倦?”

    秀秀不明究理,仍旧温婉笑着:“回老夫人,我现在一点不困倦。如果老夫人想休息了,晚辈不敢叨扰。”

    薛氏连忙止住秀秀要起身离去,说:“你坐你坐,喏,你再看看这书……”

    吴羲和也知dào

    娘的用意,便说:“嗯,你看看吧。”

    秀秀虽然很疑惑对方为什么要自己看这书,不过想着刚才自己奇妙的感应,便再次小心翼翼地翻开书页,逐字逐句地看起来……

    那些一个个字眼如同有灵性一般,化作一缕缕意识流慢慢地汇入到识海中,被重新组合成一整片“道德真经”。

    如此,秀秀便将这整本书全部记住了,不过她却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缓缓合上书页,心中有些许的失落。抬头看向薛氏,后者正呆愣愣地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惊异之色,看向吴羲和,也是如此。

    秀秀心中微微升起一丝不安,想着这毕竟是大户人家,人家礼遇自己,自己还真就给点颜料开染坊了,便有些惶恐拘谨地站起身,朝薛氏喊道:“老夫人——”

    薛氏脸上惊异表情慢慢换上和蔼的笑意,再变成一种莫名的敬意……“你看完了?”

    秀秀点头,“看完了,可是”秀秀讪笑一下,“可是我却不懂里面的意思。”

    “那你现在有没有一点困倦的感觉?”

    “你可还记得书里面的内容?”薛氏禁不住起身,身体微微前倾。

    秀秀被弄糊涂了,想这些大户人家果真都是有些怪癖的,便道:“回老夫人,这里面的内容也记得。晚辈一点都不觉得困倦,倒是晚辈打扰老夫人这么久,晚辈这就告辞……”

    这时,薛氏和吴羲和都反应过来,齐齐将秀秀拦住。两人旋即尴尬笑笑,吴羲和道:“秀秀,请等一下,我娘不是这个意思。她是说……你看书有没有看累了……”

    “对对,哦,我听羲儿说你还会给植物看病,不知是真是假?”薛氏一脸和蔼地看着秀秀,一点也没有刚开始看到秀秀的那种倨傲和冷漠了。

    秀秀下意识看向吴羲和,后者希冀地望着她,秀秀点点头,“呵,这个,其实植物也是和人一样,只要用心去感应,就能够知dào

    它们的喜怒哀乐,甚至是有什么疾病之类的。”

    薛氏听了,不置可否,“我这里有一盆兰花,已经十年了,却没有开一次花,现在却正慢慢枯萎了,不知dào

    你能不能帮忙问问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秀秀说:“晚辈愿意一试。”

    这时,清姐适时提醒道:“老夫人,厨房已经将晌午饭做好了……”

    薛氏顿时反应过来,“哟,看我一高兴把这茬都忘了,秀秀,请在这里用了午膳再看兰花可好?”

    “秀秀,就在这里用午膳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多有叨扰了。”

    在清姐的引领下,一行人依次步入饭厅,分主客落座,秀秀见这一桌都素淡的很。这段时间她吃了很多的炖肉烤肉,现在吃点清淡的正好换换口味。

    薛氏给秀秀夹了一块白嫩嫩的豆腐,“秀秀,你多吃一点。”

    秀秀受宠若惊,连连道谢,“多谢老夫人,我自己来。”

    这豆腐是稀罕物呢,记得那次去县城的时候,就看到有卖豆腐的挑夫,经过的时候,貌似听到说巴掌大一块就需yào

    十文钱!当时,十文钱足够一大家子吃两天的伙食了。还是年前时候,吴家给秀秀准bèi

    的午膳里有两块豆腐乳,拿回家,众人都舍不得吃……

    秀秀也很喜欢豆腐的嫩滑清香,但是仍旧很矜持地让自己不要显得太过粗俗。慢条斯理地夹着自己面前的菜肴,小口细嚼慢咽,适时停下注意桌上的气氛……

    秀秀知dào

    自己在做什么,该怎么做,所以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表现的恰到好处,如果不知底细,哪里看得出一个村妇的样子?这只是一种规范而已,谁都会做,但是必须有这样做的“闲情逸致”。农妇本来就有干不完的活,吃饭都像是“打仗”,哪里会注意到自己吃饭的样子?而这些大户人家就不一样了,有丫鬟嬷嬷伺候,有的是时间来“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

    一顿饭吃了小半个时辰才吃完,秀秀轻搁碗筷,轻揩嘴角,微笑着向薛氏和吴羲和致意。

    薛氏本来就出身名门,久居大户,对各种规矩是了如指掌。但是这一顿饭下来,自己竟然找不到秀秀的半点不是……秀秀看的那些书里面就有关于各方面“礼节”的,加上她的聪慧,自然一看就明白,一学就会。

    薛氏尽管挑不出来对方半点毛病,不过想到秀秀是个“弃妇”之身,心里仍旧有个疙瘩……

    饭毕,众人略微寒暄了几句,薛氏便让清姐将那盆兰花搬到后面的亭子里面去。秀秀客随主便,自然应诺跟着到后院。

    远远的,秀秀就感到自己的精神力像是受到什么吸引一般,慢慢地延伸过去,一个奄奄一息的植灵发出微弱的呼救声……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