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承诺,一诺千钧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赶回自己“洞府”的时候已经入夜了,两狼崽依旧在洞门口等着她,看见回来了急急地跑过来,跟前跟后地扑腾。

    现在小狼崽已经有秀秀膝盖那么高了,非常的灵敏通人性,也很有力量,曾经在秀秀的“指点”下抓到了一只野兔子。

    秀秀摸摸兜里,今天她把自己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三十两银子给了家人,自己只剩下一两多碎银子了。不过,她知dào

    ,相对于家人在地里刨食来讲,自己有植物异能赚钱容易多了。现在正是野兽苏醒横行的时候。还剩下几天时间,正好猎得一些拿去换成盘缠。

    哦,对了,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需yào

    去做……

    自己在吴羲和那里学习了一个月,而且这一个月中,对方真诚待自己,竭诚相授,并且非常周到地给自己准bèi

    伙食。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去酬师,去道别。

    想到这里,秀秀下意识地覆上自己的右手,貌似那丝温热的气息还在……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p;第二天,秀秀在异能的帮zhù

    下,将附近几十里范围的森林收罗了一个遍,猎得山猪野兔灰熊数头。见猎得的猎物可以换个二三十两银子了便收手,把这些全部用植物异能搬运到山脚下。

    现在,这里被她弄塌了,便再也没有人上来过,连旁边的山道也改道了。

    一切收拾停当,只等明天赶集,请长贵将这些山货全部运走……于是这里的事情就完全了结了。

    晚上,秀秀因为将剩下的一只鹿茸炖汤喝了。又沉沉的“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半晌午才醒来。浑身舒坦不已,身上略微有些黏糊糊的,却没有第一次那么明显。想想,时间还充裕的很,因为一般上午赶集的人多。邢伯那里去卖山货的人也很多。自己那个时候去凑热闹,人家忙都忙不过来,帮自己不是,不帮自己也不是,那会让对方很为难的。于是秀秀便带着两狼崽到南边山洞里面的温泉里面洗了一个畅快。

    秀秀现在感觉自己身轻体盈的,感官和应变能力都提升了不少。就算是不用异能,她现在爬个几百米的高山也脸不红气不喘的。

    邢伯再次见到秀秀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对方那种质朴以及神韵仍旧没变,惊叹的同时,也更加笃定自己心中猜想。明白秀秀的来意后,连忙遣长贵去后院备了马车。

    就在等待的这功夫,秀秀见邢伯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邢伯,你有什么事吗?但说无妨,只要我秀秀能够做到的定当竭尽全力。”

    这次邢伯没有向以往那样一句话带过,而是很认真地看着秀秀,说:“实不相瞒,我曾学了一点相术,相中说你是我的一个贵人……”

    秀秀怎么会想不明白,对方家大业大,唔。尽管他只是一个管家,但是那权力在一个大家族中绝对不下于没有掌家的子女,不容小觑。而对方为什么愿意跟自己这一个一无所有,其貌不扬的人打交道,甚至愿意主动示好?肯定是有所谋。

    邢伯见秀秀脸上并无异色,想。以对方的冰雪聪明,怎么会想不明白这一层道理?而现在他观朝廷形势,又是一场风雨欲来。他明知dào

    自己现在的站位可能有些偏了,可是,这毕竟是自己当时的承诺……而眼前的这个女子,有可能是自己最后的一个筹码。

    邢伯简单地说了一下,最后说:“所以,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话当作是对我的一个承诺吗?”

    秀秀顿了一下,眼睛紧紧地盯着邢伯——历尽沧桑的略微瘦削的脸颊,有着商人的狡黠双眼,而骨子里却透着一种江湖的义气。秀秀知dào

    自己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可能关乎到自己以后……

    赌一把。

    秀秀郑重地点点头,“这是我给你的一个承诺,但凡我王秀秀能够办到的,定当竭尽所能!”

    邢伯听了脸上紧绷的神情一松,朗声道:“好!”

    这时,长贵已经将马车套好,牵了出来。邢伯对秀秀道:“今天我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等你有空,请到吴庄来做客。”

    秀秀愣了一下,“这?……”

    “要不这样,你说个时间,我让长贵来接你……”

    秀秀连连摆手,“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她知dào

    这种邀请并不是寻常人家拉家常随口说的一句,一定是另有事情。不过,这吴庄,随着她现在见识增广,也知dào

    了一些事情。

    这吴庄并不是刚开始像爹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平白无奇的“货郎”发家。应该说是吴老爷子最开始到这里来,就是借着这“货郎”的幌子。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大一片家业,还有如此深不可测的管家相帮?

    而这个山货收购站,也只是吴家产业的一个幌子而已……

    秀秀坐在马车上,身体随着车厢的晃悠而跟着左右一摆一摆的。她还在想着刚才邢伯说的事情,凭她的直觉,和这段时间的接触,还有挂在屋檐下的蜂匣子,都证明这个邢伯很不简单。虽然说他一开始对自己示好便是有所图,但是这的确让秀秀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期。

    最重yào

    的是,邢伯在最后将一切都说明白了,就这点坦荡就值得她赌一把了。

    马车爬上一个小坡,秀秀身子随着朝后面轻仰了一下,手下意识地扶上旁边的车窗上,信手掀开一角布帘子。秀秀一看,马车刚刚爬上吴庄到集镇中间的那个小山坡……

    顿时,三个人影浮上她的脑海,那个“公子”,“斗笠”和“叫花”。

    秀秀现在回忆起当时自己和小宝在这里遭遇这三人时的场景……一个大胆的假设慢慢成型,那个“公子”莫非就和邢伯有关?

    那“公子”绝非一般人,尽管穿着普通人的衣裳,但是那种言行中透露出来的气势,绝对是一个久经上位者才能有的。还有那个斗笠完颜坤,叫花阿木,这两人身手不凡,而且那种一副忠诚的奴才样……秀秀不断地将这个画面完善,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一下子给邢伯做出了一个承诺有些唐突了。

    秀秀叹口气,所谓祸福相依,不管怎么说,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人家对自己示好,这个人情是实实在在欠下的。欠下的,总是要还的。还好,自己当时并没有像说书那样的直接一句“万死不辞”,否则自己就真的给自己下牢套子了。

    很快,长贵就将马车赶到山脚外面的土路上。秀秀从刚才的沉闷心思中恢复过来,和长贵一起去把影藏在一个小山洞里面的猎物搬出来。秀秀特意招呼这里的树子帮自己“照看”一下猎物,所以,她走前面过去的时候,包裹着山洞的树根才簌簌簌地收回……

    长贵看着这一山洞的猎物惊愕了一下才平复过来,想必在吴庄的时候见识不少,已经具有一定的免疫能力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多看了秀秀一眼。无论什么环境下,一切美好的东西,美丽的人美丽的风景,都是一种稀缺资源。而这里不仅有美如画的山野风光,更有一个气质如兰清丽脱俗的女子……所以,他也不例外的,慢慢有些沉醉……对美的享shòu

    。

    两人走了几趟才把猎物搬完,经过长贵的核算,价值远远超出了秀秀的预期,因为有三头人熊,就值三十两银子,所以这一堆猎物长贵支付了她五十两银子。

    秀秀拿着一袋子沉甸甸的银子,心中感慨不已。长贵是直接就将银两取出来给她的,秀秀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可见是邢伯预先就给他招呼好的……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消失在山路转弯处,秀秀喃喃自语,“邢伯,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呵?”

    收拾好心情,抬眼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一天又过去了。

    秀秀算算时间,离上次“探得”黄家信息中说的十天,只剩下六天了。

    唔,还有一件重yào

    的事情需yào

    去办……秀秀再次下意识地左手覆上右手背,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在印象中她除了有娘和小妹会牵着自己的手外,吴羲和竟然是第一个牵自己手的男子。唔,应该还算不上牵,只是……微微的触碰……对方只是在教自己写字而已……

    秀秀一手拿着装着五十两银子的布袋子,转身消匿在山林间。一个个长长的枝条藤蔓就像是活物一样,将秀秀直接朝前面飞拽,前进方向,那些树木植被藤蔓等等尽皆避让开来……而她整个人则如同清灵的小鸟一般随着拖拽在林间穿飞。

    秀秀在这种飞的状态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异能运用的也越来越得心应手,甚至有时候秀秀感觉到那些植株就像是自己延伸出去的臂膀一般,一种掌控之感油然而生。

    吴羲和在院子里公孙树之间来回踱步,眼睛不时往院门方向瞟……才短短四天时间,整个人看上去已经颓废了不少,眼睛里面也布满了血丝……

    岚伯走过来:“公子,老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吴羲和收回目光,无神地看向岚伯,眉头微皱,“你知dào

    娘有什么事么?”

    “不知dào

    ,你去看看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