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萌动——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想起休书上的自己不认识的字,仔细想了一下,拿出纸张默写了出来。

    尽管她已经有意将这些字分开来写,而且秩序颠倒,不过吴羲和一看就全然明白,莫名,心中有种刺痛。

    秀秀也明白了休书上说的,也昨天黄明叫骂的一样,“七出”自己竟然就占了“六出”:不顺父母,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妒,为其乱家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窃盗,为其反义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

    吴羲和定定地看着秀秀,嘴唇嗫嚅了一下,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当他知dào

    对方是黄青山妻子的时候,心中便有所动。黄青山,他和他曾经共在一间私塾读书。对方本来是一个山野娃子,却吃穿都在学生中属上乘。而吴羲和却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看到了穿着异常朴素却洗的非常干净的王秀秀给黄青山送一个月的米粮银钱,当时便被这个女人的质朴和坚韧所打动,不过却并没有多想……

    后来,王秀秀为给娘治病,找上了吴羲和,后者听到对方竟然说“想习字”,也并不是平常人的玩笑话,再结合对方的年龄以及所处环境等*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等因素,心中有些诧异。在第二次接触,知dào

    了对方竟然就是自己几年前遇到的那个女人时,顿时惊讶对方一如既往的坚韧,还有巨大的改变……

    貌似多了一种气质。不容小觑亵渎的气质……因此,也就赢得了他的另眼相看。而她竟然能够将自己眼看着要死掉的公孙树重新焕发生机,这给她再次蒙上了一层神mì

    的面纱……

    而后,随着慢慢的接触,吴羲和觉得对方有种无形的吸引力一般,慢慢地陷进去了……

    秀秀看着对方神色见有些痛苦的样子,问道:“吴大夫,你你怎么了?”

    吴羲和猛地惊回,将目光从纸张上那些刺眼的字上抽回,看向秀秀。眼里多了一丝疼惜的味道,尽管他不想说,但是,却不由自主说道:“这这是他给你的吗?”

    秀秀整个人一顿,这些字自以为打乱了顺序分开写,没想到对方仍旧想到了……不过,这是自己的事情。她不想将自己放在一个需yào

    怜悯的弱者身份上。现在的王秀秀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王秀秀了,现在的她有自己的生存价值和方向。

    秀秀将整张纸一抓,嘴角含着笑意,“呵,这字写的丑,吴大夫要多教教我呵。”秀秀顺手将纸张扯碎很自然地揉成团,扔进旁边的纸篓里。嘴里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又浪费了你的一张纸。”

    吴羲和不知dào

    为什么。看到对方这样的淡漠,心中的刺痛逐渐放大,却有无可奈何,随口应道:“无妨无妨,我定会尽我所学的教你的……”

    “那好,我们继xù

    吧。”秀秀轻快说道。

    秀秀以惊人的学习能力和接受能力,很快就将百家姓,千字文上面的字全部学完。不仅能读出,写出,还能够运用……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两人一教一学,意犹未尽,尽皆期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从千字文,到三字经,到诗经,到词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在吴羲和的倾囊相授下,将这些别人要一两年才能够学完的,就已经全部吸收为己用。

    当秀秀感到自己用词不再枯竭,引经据典,信手拈来时,才恍然自己的惊人改变。与此同时,她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更加内敛,内敛中透露出一丝大家闺秀的娴雅。

    当然,除了能够识字外,当秀秀学习到更多的知识时,这些只是都化作一条条的信息流慢慢地融入到神识之中,成为神识的一部分,不断地壮大神识。在神识壮大的同时,她的植物控zhì

    能力也飞速提高。以前只能控zhì

    十米范围内的植物,而现在,却能够控zhì

    二十米远距离……而且,神识壮大了,精神力也扩容,控zhì

    起来也更加的轻松了。

    院子里两树灵对秀秀异能提高感应最灵敏,而秀秀在学习的时候,也是一直将精神融入到他们的生命原核中,所以,这十天中,他们的进阶也非常显著。估计,照此下去,最多半年时间,它们就能够成功凝聚出灵体来,就可以进入到秀秀的识海中……

    对两树灵还是秀秀,都是一件让人异常激动的事情!

    这天,吴羲和在院子里来回不安地踱步,眼睛不时往院门口瞄。原本是阿福在看门的,在岚伯的指点下识趣地到后院去帮忙整理院子里的花草了。

    院子里罩着两棵公孙树的棚子已经拆掉了,上面冒出的芽孢已经更明显了,他看着两树,感慨不已,喃喃道:“你说她今天回不回来呵?”

    岚伯过来,看到吴羲和这样子,叹口气,虽然他看出那王秀秀有些不寻常,唔,应该说是变得越来越不寻常,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自家公子竟然这么快就陷进去了。现在他清晰的记得那个道士说的,公子在去年就会遇上他的贵人……

    “公子,老夫人让你过去一下。”岚伯在旁边躬身说道。

    吴羲和看看静静的院门,转身,应诺:“好,我马上就过去。”

    吴羲和的娘薛氏,常年都在最后面的那个独立小院子里面,吃斋念佛。这是上次岚伯将他们母子救下来后养成的习惯,不过在吴羲和的细心调养下,尽管吃素,也能够满足身体所需的营养,所以,现在薛氏除了性子略微淡漠以外,身子骨还算健朗。

    吴羲和快步走到后院,看到娘正坐在石桌旁边,丫鬟清姐正旁边伺候着。看到娘安然,他心下一松,“娘,你找我。”

    薛氏慈祥笑笑:“羲儿,来快来坐,让为娘看看。”

    吴羲和依言走到石桌旁边,清姐已经非常有眼力的那了一个棉布蒲团过来垫在石凳子上,吴羲和朝清姐微微躬身致意。清姐只比薛氏小几岁,没有婚嫁,一直伺候在薛氏身边,名为主仆,实为姐妹。所以,吴羲和对清姐也非常敬重。

    薛氏将吴羲和上下左右瞧了个遍,貌似还没有看够,继xù

    盯着看,而嘴角的笑意不减。

    吴羲和从来没见过娘这么看自己,有些局促,“娘,你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呵呵,娘看看羲儿真是长大了……前几天你幺婶子过来……”薛氏慢地说。还没待她说完,吴羲和紧张道:“幺婶子过来干什么?”幺婶子是集镇上有名的媒婆,不过她可比花媒婆有信誉多了,说的人家大都很登对。也说了很多到县城的亲事。而她又是薛氏娘家一个堂亲……

    薛氏依旧笑笑,不急不缓:“呵,羲儿这么急干什么?果真是男大当婚呵。”

    吴羲和急了,“娘,我我还小,不急。”

    薛氏斜睨了他一眼,噌怪道:“还小?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是其他娃子,十七八岁当爹都有……你看你大哥,今年就要娶大儿媳妇了……你还小?”

    吴羲和能够耽搁到现在,主要是“高不成低不就”,再加上薛氏的一些事情,让她看破了很多,对于儿子的婚事,她还是尊重对方的意见。是以,才耽搁到了现在。

    “娘,我不要结婚,我要伺候娘……”

    “你结婚了也可以照顾娘的啊,而且还可以多个媳妇来照顾娘,不是更好吗?”薛氏笑眯眯说着。

    “娘——”

    “莫非你已经有心仪的姑娘了?给娘说说……”

    吴羲和急了,脱口道:“没没,我和她真没什么,我我们只是师生关系而已……”

    薛氏和清姐相视一笑,薛氏明知故问道:“谁跟谁是师生关系啊?”

    吴羲和才知dào

    自己一时心急说漏了嘴,看到娘和清姐使尽抑制住笑意的样子,顿时窘得想钻到桌子底下去。手足无措,“娘,我我……”

    薛氏端起桌子上的茶碗,揭开盖子小抿了一口,看向吴羲和,“羲儿,你瞒的娘好苦呵,还是今天清姐到前院去听到岚伯和阿福他们说漏了嘴听来的,说说吧,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户人家的,要是过得去的话,我明天就差你幺婶子去说说。”

    吴羲和连连摆手,旋即又觉得不对……他是被对方那种气质所吸引,而且对方现在与几个月前,变得更加的清丽脱俗,应该说能得这样的一个妙人是他现在愈来愈渴望的事情……可是……

    吴羲和想起对方清亮而深邃的眼眸,如果自己现在贸然提亲的话生怕会将对方惊走……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知dào

    对方是一个多么自强,自尊心强的女子,万不是用自己的财势地位能够赢得对方真心的。当然,在娘提及的时候,如果娘知dào

    对方是一个被休的……会同意么?所以,在这种复杂心情下,他一时间便慌了神。

    吴羲和在短暂的慌乱后镇定下来,像是做出重大决定一般,对薛氏道:“娘,她可以给植物治病,院子里的那两棵公孙树就是她治好的。”

    薛氏也知dào

    这件事情,不过却没有太放在心上,那公孙树被伺候的那么好,能够熬过这个严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更何况,人怎么能治树木的病?除非是捉虫子。不过现在听到二郎这么说便顺口道:“哦,是怎么个治疗法呢?”

    吴羲和道:“娘,你不是有一盆三叶兰要枯萎了吗?要不下次我让她来帮你看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