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气人的书呆子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和众树正聊得欢,梧伯道:“秀秀,又有人上门了。”

    秀秀现在心情很好,问:“谁呀?”贼贼笑道:“要是黄家的话,你们直接把他们摔沟里得了……”

    “不是黄家的,是上次陷在雪地里的那个小伙子。看样子,应该也是到森林里来打猎的。”

    秀秀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一个修长背影,洗的发白的长袄,瘦削的带着苍白面容的青年来,药农叶孝全。

    上次大年三十就出来给他娘打野味,现在刚化雪,连经年的老猎人都不愿上山的他竟然又来了,看来的确是非常需yào

    的。

    秀秀问:“他朝哪边走的?”

    “朝我们这边来了。”

    秀秀眉头微皱,怎么总往这个方向呢?虽然说自己的这个山洞非常的隐秘,但是如果竟然有人到这里来的话,被发xiàn

    也是迟早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事情。心里有了些许不快,想了想,将弯刀收进腰间,背上铁箭,拿上强弩,招呼两狼崽就在洞里等着,独自猫身出了洞府。

    到森林里面很快找到一直野兽踪迹,是一只野兔子,果duàn

    放倒,然后提着,就往外面的烈女崖方向走去。

    秀秀装作往外面走的样子,一个声音朝自己喊:“秀秀,是你吗?”

    秀秀循声望去,装作很惊异的样子,“呵,是叶郎君啊。你……也是来打猎的吗?”

    叶孝全看到秀秀全身武装的样子。手里还提着一直灰突突的野兔子,“秀秀,你真厉害,竟然会打猎。”

    秀秀嘴角轻扯,“很意wài

    么?”

    叶孝全:“呵,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你你很厉害……”

    秀秀扬扬头,将鬓角的一缕青丝扬开,问道,“你是现在才到山上来打猎吗?”

    叶孝全顿觉一缕清新的气息扑面。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蓦地惊回,结巴道:“呃是,是……”

    秀秀轻笑,如一泓清洌的春水化开,“我今天已经猎得了一只兔子,就先回去了。告辞。”

    叶孝全看着秀秀转身欲走,怅然若失,连连道:“慢走慢走……哦,对了,我我今天好像听娘说说……”

    秀秀顿住,转身,看着对方。“说什么?”

    “我我娘说。昨天下午黄二叔来找过我娘,好像是是因为你的事情……”

    秀秀脑袋一转,就大抵明白了什么事情,肯定是那黄明为了让村人作证画押的事情。问道:“然后呢?”

    “我娘说,让他找别人,她不清楚……”叶孝全说完有些担忧地看向秀秀。

    秀秀笑了,“呵呵,代我谢谢你娘。”

    叶孝全:“对不起……”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又不是你休了我”秀秀笑着。随口道。

    叶孝全紧张道:“不不,我才不会休了娘子的……”旋即觉得这话说的不对,连连道:“不不,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秀秀不理会,她虽然很受用对方的那种青涩,但是,她明白,要从青涩到成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比如就像自己从十六岁就跟了黄青山,青涩的青葱岁月,被对方的冷漠完全消磨的一干二净,对方给自己套上生活的枷锁,自己慢慢地成长……好残忍。这就是男人。所以,再次面对这种青涩的时候,秀秀有种本能的抗拒。

    叶孝全见秀秀直接朝山下走去,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你到哪儿去?”

    “自然是回家啦?”

    “你你还要到黄家去吗?其实我刚才来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了黄三叔……”语气中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当然不是,不认可我不接受我,不尊重我的地方,怎么会是家呢。哦,对了,这野兔子你要不要?”秀秀装作随意问道。

    叶孝全连连摆手:“不不,是娘子辛苦猎得的,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

    秀秀说:“自然不是送给你了,卖给你,要不要?”

    “那那你呢?你不是专门来打猎的吗?”

    “呵,我昨天就猎得了两只山鸡,因为还要过几天才赶集,否则我肯定拿到集镇上去卖了,你要的话,我便宜点给你。”

    叶孝全听秀秀这样说,想到既然别人原本就准bèi

    拿到集镇去卖的,自己现在买下来不正好吗?抬眼望天,现在天色已经快黑下来了,想到这里便高兴地应承了下来,“好啊好啊,不知dào

    这兔子多少钱?”

    “给个二十文算了。”秀秀知dào

    这一只野兔,至少值五六十文,不过她怕对方拿不出来,等下钻到森林里去瞎转悠……索性便宜一点,半卖半送了。

    叶孝全貌似一点也不知事,从怀里掏摸了一阵,拿出一个陈旧的钱袋子,将里面铜板全部倒出来,一数,竟然只有十八个铜板。他抓着一把铜板问道:“这里只有十八个铜板,还还差两个……你看,下次补你行不行?”

    秀秀有些抓狂了,果然,书生就是书生啊,说,“无妨。”顺手将野兔子递给对方,将铜板接过来,直接放进口袋里。

    叶孝全有些不好意思,挠挠脑袋,“下次,下次我一定补上。”

    秀秀淡淡道:“好。”转身离开,头也不回说道:“你下次最好不要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

    “因为这里的山要塌了……”

    秀秀无奈,只好这样说。看到对方那种无辜清纯的样子,她真想直接置之不理,却又不能。

    “为什么?”

    秀秀猛地转身,“你说为什么?这山要塌了就是要塌了,什么为什么?我好心好意劝你,你要是不信的话随便你——”

    叶孝全被秀秀陡然冒出来的火气吓了一跳,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弱弱道:“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吗?你怎么发那么大的火呢?我不过就是问了一下为什么这里会塌么?你要是不知dào

    你就直接说不知dào

    ,我也不会怪你的……”

    秀秀要崩溃了……仰头长吸一口气,老天,这人呐,果真不是只看表面就能够知dào

    的,一定要接触才能够了解。她打死都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如此斯文俊秀的男子竟然是一个……既脆弱又单纯的气死人的人呢?

    秀秀决定了,为了保住自己这一片安宁,一定要把这里的山弄塌,不然,遇上这样的书呆子,得了便宜卖乖,语气重了一点还显得那么无辜的样子……

    ……

    回到洞府里,秀秀仍旧怒气难平,自己好心将野兔半卖半送给他,竟然……竟然……秀秀仔细一想,貌似对方也没怎么样呢?稍微平息了一下,想到,幸好自己当时没想找他当自己的教授先生,否则……

    梧伯问:“秀秀,你真打算将上山的路全部弄塌?”

    秀秀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况且,这旁边就是烈女崖,来打猎砍柴的少,倒是有不少想不开的女人来跳崖,成就那些男人们的私欲,将这路断了,说不定还是一件有功德的事情。”

    梧伯很快联系到了周围的树木,就在当天夜里,将山路全部掀翻。这山路原本就异常陡峭崎岖难行,现在被全部掀翻,自然普通人平常就很难上去了。

    处理完了这件事情,秀秀这次心中大定,除了仍旧让梧伯帮着监视那黄家动向,最主要的就是不要去王家闹事,还有看对方什么时候搬家。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秀秀收拾好,现在什么都安定下来了,没什么事,而自己初学识文断字,非常有兴趣。所以,收拾停当后便急急地朝着集镇方向而去。不过这次,她没有从集镇上穿过,而是直接从山野间,用精神力控zhì

    树枝藤蔓将自己“带”过去的。一个时辰不到就到了吴家院子外面。

    秀秀先和院子里面的两树灵联系上,这两小家伙知dào

    秀秀要来,高兴的不得了,因为秀秀一来那浓郁的精神力就是她们最好的补品。

    待确认院子里没有病人的时候,秀秀便整理好衣衫走过去。

    秀秀心里有些奇怪,怎么自己来的这两次都没有看到有病患求医呢?疑惑一闪而过,她想到这吴羲和脾气古怪,规矩多多,而且诊金高的惊人,并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承shòu的起的,人少也很正常。

    正想着,已经走到了院门口,刚想抬手叩门,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一张笑脸,是阿福,那个看起来纯纯的大男孩。看到秀秀,眼睛发亮,“是王家娘子,快快请进。”

    秀秀微笑颔首,她心里却嘀咕开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刚走近院子,却是吴羲和听到声音急急迎了出来,看到秀秀,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一丝欣喜,“秀秀,你总算来了。”

    秀秀被对方的热情弄的有些尴尬,连忙福了福身,“学生这厢有礼了。”

    这次她没有再以小妇人自居,可见是真的走出了黄家人的阴影。吴羲和也听出来了,说道:“我还以为我这个做先生的没有教好,所以让你嫌弃,另谋高人了……”

    一提到“教”“学”,秀秀脑海里就浮现前天写字的情景,貌似手背上传来的温热现在还能感觉到一般,顿时羞红了脸颊,连忙低头笑着敷衍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