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弃妇,弃了又弃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初学,便被文字里的玄奥所深深吸引,而吴羲和在不断的教授中,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和快乐。完全是自然而然的,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这个时候,尽管吴羲和是医者,而秀秀也是植医,但是他们不像是医患的关系;一个是教授先生,一个是拜师学生,却不像是师生关系;而是知音。融洽,和谐。

    一声轻咳打破了这种平静,两人均本能地抬头望向声音来源处。

    岚伯有些尴尬地手捂着嘴,再次咳了一下,看到两人都默契地望向自己,真不知dào

    是离开好还是进去好,站在门口尴尬不已。“咳,我我路过,路过……”

    秀秀一下子反应过来,才发xiàn

    自己的右手不知何时在对方手里……温暖,宽厚,有力……手里握着毛笔,桌面上铺着白纸,上面写着“执子之手……”

    秀秀猛地想起这句话的意思,连顿时躁红起来。而吴羲和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感应到手里传来的挣扎,便下意识地松开,看向岚伯,各种滋味杂陈,“岚〖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伯……”

    “呵,我我是看你们教学的那么认真,想问问要不要把饭菜送到书房来。”

    吴羲和秀秀相视一眼,顿觉尴尬不已,分开站立。

    专注力一放开,两人均觉得肚子饿了。吴羲和道:“那就有劳岚伯了。”

    岚伯笑笑,“不劳烦不劳烦。”便转身去端饭菜了。

    秀秀有些不好意思,“实在是对不起。都耽搁你用膳了。”

    吴羲和温和道:“我不是也耽搁你用膳了么……”

    很快,梧伯和阿福便用托盘将饭菜端进来了,三荤两素,色香味俱全。加上现在大概未时过了,两人均饿的不行,顿时食指大动。

    饭后。两人倒没有继xù

    练字,而是学习经诗,一个诵读,一个学习,一个释义,一个聆听,唱和相宜。

    一天时间眨眼而过。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天已经快黑了,秀秀连忙告辞,而岚伯却是已经将一个食盒准bèi

    好,让秀秀带回去……

    秀秀心里感动莫名。还有一点小小的悸动,在吴羲和温暖的目光下,将食盒收下,匆匆离去。

    出了院门,秀秀才想起自己忘了带书了,抬头望天,天色已晚,若是再回去的话她总觉面对吴羲和有种悸动的感觉,算了。明天再来吧……

    明天?秀秀连忙将脑袋里那些迤逦的画面拂开,专心赶路,待到了山林里,便直接施展自己的植物控zhì

    异能,直线往自己的洞府方向赶去。

    刚到了烈女崖,就传来梧伯焦急的意念。“秀秀,快快回来……”

    秀秀心里一激灵,“梧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她脑海里猛地想起两狼崽来,自己一天不在,莫非这两小家伙跑出去了……

    梧伯说:“今天有一大群人到烈女崖来……”

    秀秀急道:“有人跳崖了?”

    梧伯叹口气:“不是有人跳崖,而是有人以为有人跳崖了?”

    “谁?”秀秀紧张不已,她知dào

    那种绝望得要跳崖的感受,那种心碎心思的过程她这辈子再也不要尝试了,如果有人也来跳崖了,那该是多么的不幸。

    梧伯急了,“哎呀,我跟你说,当然是关于你的咯。”

    秀秀疑惑,哦了一声,想来,梧伯跟她说的最多的应该是树根旁边有多少只蚂蚁吧,怎么都跟自己有关呢?不过只要没有人跳崖,自己的狼崽没事,一切都好说,心里稍安,便问道:“梧伯,你就说究竟怎么回事了嘛。”

    “今天半晌午的时候,有一群人到这里来,说……就是说你啊,说你又耍小性子,来跳崖了,他们是来……来给你收尸的……”梧伯吞吞吐吐的,总算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秀秀顿时怒了,“莫非又是黄家那几个人?”

    “好像还有很多其他相邻吧。”

    “后来呢?”

    “后来,当然是没有找到你的尸体咯。”

    “再后来呢?”

    “再后来他们自然就走咯……”

    秀秀无语,不过,这时已经回到洞府外面,两狼娃像是知dào

    秀秀回来了,都冲了出来,朝秀秀身上扑。

    秀秀一边抚摸着对方,一边噌怪道:“哎呀,这爪子上全是泥,把我的衣裳都糊脏了……”

    两狼崽见果然爪子上有泥,便直接伸舌头去舔秀秀的手脸……后者哎哟喂笑着将两狼娃拂开,提着食盒,钻进洞府里面。

    里面暖和多了,秀秀先拿出火折子将桐油灯点燃,生活烧水。然后拿出食盒,这是一个枣红色的圆桶食盒,上下两层,上面一层是三叠荤菜下面是两碟素菜加一大碗白米饭,甚至连筷子都备好了。

    秀秀拿出蒸笼,放铁锅上面,然后将几碟菜和饭全部放上面蒸热。旁边的小灶圈上面放上清水,烧开水喝。

    秀秀手脚麻利,很快便将这些布置妥当,便坐回旁边的床沿上,和梧伯交流起来。

    秀秀注意到洞口原本自己是用柴火拦住的,这才注意到,当自己一进入洞内的时候,梧伯便自动将根须伸过来,将洞口拦住,这比她用枯木柴拦稳妥多了,而且通风透气。

    “秀秀,我觉得你可能要去一趟才行,我听到他们中一个人说要去找你爹娘呢……”

    秀秀噌地站起,怒不可遏,这些人竟敢还去找自己的爹娘,当真以为她王秀秀好欺负不成?旋即,识海中那种宁静的气息席卷全身,秀秀整个人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

    这黄家固然可恶,但是也是自己没有处理好。人家是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或者说利用程度还没有达到他们的预期……可是,现在的自己怎么能容忍他们得逞呢?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且要看看你们究竟打的何种算盘。

    秀秀一边想着对策,另一边梧伯将晌午发生是琐碎细细跟她说了。同时,锅里热的饭菜也好了,便取出,和两狼崽一起吃起来。

    饭毕,将碟子食盒等等收拾停当,便静坐床上,手撑石壁,将自己的精神力延伸出去,通过树根慢慢地向黄家方向延伸。

    秀秀发xiàn

    自己这次貌似比大年三十那天去感应爹娘家要轻松的多,而且精神力感应也要清晰不少。当然,这很大程度上跟距离有关,这里距离黄家只有到王家三分之一的距离。

    秀秀的精神力很快就联系上了黄家后院的一颗橘子树上,果然,里面传来了吵嚷声。是黄明拍桌子摔板凳的声音。

    让秀秀有些意wài

    的是,一想孝顺的黄青山貌似也会顶两句了,“我的事,我自由主张。”

    “啥?你说啥?”黄明吼道:“你个兔崽子,现在翅膀长硬了不是?老子辛辛苦苦供给吃喝供你读书,你现在就是这样报答生你养你的爹的?你这个忤逆不孝子,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我现在就去县城告你——”

    “爹,你不要逼我。”

    “我怎么逼你了?我哪里逼你了?我跟你说了那个女人不配做我们黄家的媳妇,你还留着干什么?看来上次我真是把休书藏拐了……你当官,你当抓木棺……”黄明气急败坏。“我跟你说,明天你就写封休书,就说那王氏在婆家不侍奉公婆,刻薄弟妹,被你劝回又耍小性子,不言不语无故离家出走……这些相邻都是可以作证的。对了,现在就写,写好了明天我去找相邻给你画押作证,看你那啥侯爷还有啥话说。”

    黄青山沉默了,挣扎着,思索着,貌似这样也好,自己反正是要跳出这个穷山沟出去大展拳脚的,最重yào

    的是这样可以安抚爹娘。至于那王氏,既然对方当真想当一个“弃妇”的话那就成全她!

    ……秀秀力竭,精神力被唰地弹回,识海也受震不小……她神情有些萎靡,没想到这精神力耗尽是这么难受的。

    梧伯心疼不已,将自己的生命元气传递过来,直接温养着秀秀的识海,休息一会,休息觉得脑袋稍微轻松一些了,便主动将精神力沉入到梧伯的生命原核中,静静温养。

    什么都不要想,放空心灵,约莫一个时辰后,秀秀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不仅恢复了,貌似还增加了一分,在识海里面,精神力就相当于那星辰一样,以前是十颗星辰的话,现在就有是一颗了。

    秀秀这才注意到识海里巨大的变化,相当于上次仔细研究时,貌似识海开辟出来的空间又大了一分,而且那神识变得星辰已经相当于鸽蛋那么大了,如同珍珠一样散发着温润柔和的光芒。神识之辰下方,一条蓝幽幽清冽的溪水蜿蜒而过,溪水两边是开阔的缓坡和平地……

    在上空,除了神识之辰,还有十余颗米粒大小的星辰……

    秀秀感觉,当自己把意识沉入识海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平静下来,有种说不出来的祥和与宁静。

    如此,当她再想黄家的事情时,就变得非常轻松了,很快,她就总结出来,对方做出这个决定,看似是对“弃了又弃”,实则对自己非常有利。

    自己求的不就是休书么?只要自己将休书拦截住,不让爹娘知dào

    ,他们就不会担心,而黄家不是准bèi

    搬走么?

    当然,纸包不住火,但是等爹娘明白事情真想的时候,自己肯定已经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了……

    想到这里,秀秀下意识握紧拳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