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人惦记你了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卢青,这书多少钱?”秀秀问道。

    “一两银子。”卢青笑呵呵地说。

    秀秀有些不敢置信,她记得当时送黄青山到私塾去读书,一年就需yào

    近三两银子,书本费用也需yào

    二两银子左右,加上食宿费,一年家里所有的收入全部都陷进去了……

    不过,既然人家这样说,秀秀便依言拿出一两碎银递给对方。货郎看看天色,随口问了一句,“秀秀,你今天还想买点什么东西?”

    秀秀回过神,扫了一眼货架,上一次就买了一个通,大多日常用品已经备齐了。不过,这针线包,剪刀之类的还是备上一份的好。

    货郎将针线包和剪刀放进秀秀的背篓里,收了银钱,看看天色,便急急告辞而去。

    秀秀站在原地,看着对方赶着马车,在泥泞路上哐啷而行,心中有些感动,看他狼狈而来急匆匆而去的样子,应该是专为送书给自己的吧。诚信,聪慧,圆润,秀秀第一〖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次对这样的货郎也心生好感。

    赶到邢伯货庄的时候已经未时末了,今天是第一次赶集,加上山上正在化雪,猎人都无法上山打猎,所以,来卖山货的人很少。邢伯正准bèi

    离开,看到秀秀来了,便将她迎了进去。

    秀秀当先便向对方致谢,“多谢邢伯的强弩,托邢伯的福,这几天猎得了几头野兽。”

    邢伯笑笑:“用着顺手就好。我还的感谢你呢。”

    秀秀有些疑惑。

    “呵呵,上次你说今年特别冷,要下一个月的雪。果真如此。所以备了很多的柴火和粮油,上午的时候就听有人说,这雪太大了,恐怕好多的庄稼也要冻坏……”邢伯大致说了一下。另一边,长贵已经将马车套好了。

    秀秀不知dào

    该说什么,话说这近一个月来她一直窝在自己的洞府里面。搞建设,还真不知dào

    这场大雪对农作物影响这么大。所谓瑞雪兆丰年,可是这雪太大,持续太久了也不好的。

    邢伯招呼长贵路上赶车小心些,秀秀心里感激不已,“邢伯,以后有什么用得着秀秀的。请尽管开口。”

    邢伯伸手捋了捋胡须,脸上笑意满满,“呵呵,好说好说,你不要跟老夫见外才是。现在天色不早了。你们也快去吧。”

    秀秀坐上马车,长贵跟邢伯打声招呼,跳上马车,吱嘎而去。

    ……这次,秀秀将这段时间猎得的野物一共换取了二十二两银子,着实是一个大数目,本想着今天就将从吴羲和那里那的调理药送回去给娘的,看看天色太晚了,还是准bèi

    明天去。

    忙碌了一天回到洞府。大灰小灰早早就出来迎接她了,脚前脚后跟着,扑腾着,好不兴奋。

    秀秀将买回来的东西归置好,便开始生活做饭了。

    梧伯见秀秀停歇下来,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与她听。

    秀秀听着听着。眉头微皱,“梧伯,你说那个黄青山过来了?”

    “嗯,是他和他爹吧,气势汹汹的样子,好像是要到月亮沟村去,不过走了一段路便折回了。”梧伯慢地说着。秀秀知dào

    ,肯定是那些植株将路面毁坏了,加上道路本就泥泞,两人想过去找自己爹娘晦气,接过过不去……想到这里,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爽快。也幸好有梧伯这些树友帮忙,否则自己还真不知dào

    怎么办好。

    秀秀一边听着梧伯聊天,同时将自己的精神力沉入对方的生命原核中相互滋养,另一边,点上桐油灯,坐在灶前,将今天买来的书拿出来看着,摩挲着,细细地嗅着上面淡淡的墨香。

    秀秀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在自己耳畔响起的温和而不容拒绝的“你想学,我教你。”。不知dào

    为什么,她想着这句话,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甚至有种慌乱感觉。

    她细细地回忆着一点一滴,当自己说出“小妇人”时,对方气息明显一滞……秀秀疑惑了,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不过现在聪明如斯,稍微平静下来便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

    秀秀苦涩笑笑,自己不过是一个“糟糠妻,下堂妻”,现在原本已经任命当一个“弃妇”,却不料自己仍旧有利用价值,被重新“捡回去”,弃了又弃。

    黄家对自己予取予求,过份,实在是过份。

    可是,可是自己竟然没有能力反驳,没有与命运相抗衡的实力。

    秀秀想着,眼神逐渐变得坚毅起来。自己一定要变得更强,不再畏惧。除了异能,还要赚取更多的银钱……

    ……

    吴羲和在书房里来回踱着步,手里拿着书卷,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岚伯进来,看到公子这样子,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吴羲和反应过来,“岚伯,你来了。”

    十年前,吴羲和与娘在去县城的路上遇到山匪,是岚伯将他们娘俩救下,当时岚伯孑身一人,吴羲和感念对方的救命大恩,便想报答对方恩情。但是银钱庄园都不要,说,只要跟着公子他混碗饭吃就行。

    于是,这十年来一直跟着吴羲和,两人虽是主仆,却情同父子。

    岚伯说:“公子可是在想着王家娘子的事情?”

    吴羲和也不隐瞒,“没想到那黄青山竟然否认自己写了休书……恐怕秀秀又有一番遭罪了……”他叹口气,看向岚伯,他知dào

    很多时候岚伯对事情的见解很深。

    岚伯捋捋胡须,含笑道:“公子可记得年前我跟你说过,王家娘子曾独自一人到集镇上采购东西。”

    “嗯,你不是说,经常都是她一个人来赶集的吗?”

    “可是,那个时候应该是她已经去了黄家后了……”岚伯提醒道。

    “对,你的意思是……”

    “嗯,我看,这王家娘子有些不简单,以前,我听说过她脾气很好,逆来顺受。那黄家是大屿村出了名的难伺候的主,竟然在那里待了六年,也是在黄青山考中了进士后,听说被休了,想不通去跳崖……但是跳崖后,被王家救回去,以后,性子便慢慢地变了……”岚伯慢条斯理说着。这些都是乡邻间传遍的,他们知dào

    也不足为奇,奇的是他们对秀秀竟然感兴趣,难道真的是因为曾经一个道士说的,她就是他的贵人?

    岚伯见吴羲和若有所思的样子,继xù

    道:“能够从烈女崖跳下去,竟然不死……此其一,其二,你看,我们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穿着破棉袄,现在全身上下虽然也很简朴,但是也要家境殷实的人家才能穿上的印花棉袄……其三,你没有发觉她这次比以前气质内敛了很多么?”

    吴羲和猛地转身定定地盯着岚伯,后者愣了一下,“公子,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气质,对了,我就是觉得她有些不一般,总想……”吴羲和猛地摇摇头。嘴里喃喃道“贵人贵人。”

    “对了,公子,你不是说要请她帮忙看一看你娘的三叶兰吗?”

    吴羲和看向岚伯,后者但笑不语,两人相互看看,“那,等下次赶集,你们一定要请她到庄子上来,问问她愿不愿意。”

    “是,公子。”岚伯躬身应诺。

    岚伯离开后,吴羲和看看手里的书,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自言自语道:“你会不会来呢?”

    ……

    秀秀在洞府里连打两个喷嚏,梧伯传来一个笑意,“呵呵,恭喜你,有人惦记你了。”

    秀秀笑笑,经过接触,她知dào

    对方很喜欢开玩笑,“呵,有人惦记才好呢,不然生死都没人在乎,有什么意义呢。”

    “对了,梧伯,你觉得我去找那个吴大夫识字可以吗?”秀秀问道。

    梧伯笑笑:“唔,学,真的很重yào

    ,你能够堪破世俗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点确实难能可贵,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不要犹豫了,有些时候你在乎的越多,望望顾忌的就越多,而自己收获的就很少……”

    秀秀豁然开朗。

    第二天一早,秀秀就起身,收拾妥当,特意用新买的牙刷和盐巴将牙齿刷干净。莫说,这近一个月来,她天天坚持刷牙,现在牙齿白净不少,而且要是有天不刷牙的话,总觉得那里不自在。而后她又给两狼崽准bèi

    了一天的食物,自己便带上书,从森林里,走直线,直接控zhì

    枝桠,将自己“带”到月亮沟村。如此果真快了不少,从洞府出发,不过小半个时辰就到了月亮沟村。

    秀秀是专门将药送给娘家的,本来新年是要回娘家拜年的,但是过去的几年都没有,今年因为种种原因更是不可能。到院子的时候,王家和以前一样,王德深早早就摸着蔑条编制背篓了,小宝到地里去看庄稼,赵氏周氏和小英都围着宏儿。

    众人见到秀秀回来,激动不已,欣喜不已,连忙迎了上来。特别是宏儿兴奋的不得了,将自己的新书包给秀秀看。

    秀秀和爹娘小姑小妹等人打过招呼,摸着宏儿脑袋:“宏儿可要认真学习哦,大表姐可是要检查你功课的。”

    “嗯,大表姐,你快进来坐啊。”

    秀秀被众人簇拥着进到堂屋里,周氏现在有四个多月身孕了,已经显得有些臃肿了,看着秀秀直笑。

    秀秀将药包递给赵氏:“娘,这是昨天我去集镇上给你抓的调理的药。”

    “哎呀,我现在身体好的很,不用……”

    “娘,这是补药,喝了以后身子骨就硬朗了,就不容易得病。”

    “嗳,好好。对了,秀,你你在那边还好吧?”这才是王家二老最关心的事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