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心不动,不动则不伤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小荷说:“我我来看着被子吧。”

    “那那我去砍柴吧。”黄青山说道。

    秀秀看了一眼小荷,几个月不见,貌似懂事了许多,看她那么怕甑氏黄明的样子,怕是也吃了不少苦头吧。可见,人都是需yào

    历练才能成长起来的。

    不过,这志强,很得黄明的真传,闷声不响的,其隐忍之力在黄家所有人之上。不过,这各人命运自有定数,她现在才懒得管那么多,现在都到了成亲的年龄,性格脾性早就定了,她才不会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秀秀跟志强招呼了一声,等锅里水烧开了将土豆倒进去,放盐等等。志强哦了一声。

    甑氏想说什么却找不到借口,拉住跟着秀秀走的黄青山,嘀咕道:“儿啊,你不会真要出去砍柴吧,这大冷的天,外面风雪交加的……让她去就行了……”后面几个字声音压的很低,同时还朝秀秀背影狠狠挖了两眼。

    黄青山说:“娘,没〖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事,家里没柴火了……这雪不知dào

    什么时候停呢,总不能都窝在家里受冻吧?”

    秀秀到西屋把背篓背出来,听到旁边屋里传来吭哧吭哧的声音,略微一思讨,才想起今天外面闹那么大动静,还没看到黄家老爷子的身影呢。这个人,秀秀不想多说什么。以前秀秀刚嫁到黄家的时候,他就经常拄个拐杖,黄家二老刁难自己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四平八稳地坐着,将拐杖杵在中间,不时跺上一跺。

    经常把一句不知dào

    从哪里捡来的“小人与女子难养”挂在嘴边。那个时候。在秀秀的印象中,甑氏还比较怕这个老爷子的……想必甑氏年轻时候也被这个老爷子压制了狠了吧……可谓是风水轮流转,现在,秀秀不用异能去感应。都能够知dào

    这个老爷子终于是躺床上了……少了一个对自己指手画脚的人了,秀秀背着背篓戴上斗笠就出了堂屋门,才懒得去伺候作践自己的人。那自己就真的是自作孽了……

    黄青山跟着秀秀出来,捡了一个破烂的斗笠,想戴在头上,却戴不稳。

    黄明咳嗽一声,阴阳怪气道:“真是不懂事,哪家的媳妇不紧着自己的相公的,哼——”

    秀秀当作没听见。黄青山跟黄明打声招呼,便跟着出了院门。

    甑氏看着黄青山就那样走进雪地里,心疼的紧,连连喊着“山儿山儿——”

    黄明闷声喝道:“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连个女人都降不住……”

    甑氏挖了对方一眼。身子一扭,转身到灶间去了,帮着翻被子。虽然极度不满这个儿媳妇,但是这被子是自己儿子要睡的,当真是自己忽略了没有给儿子准bèi

    好,便照看着将湿气烤干。

    黄明啪哒啪哒抽着旱烟,一手抄在袖笼里,眼睛微眯,瞟了一眼甑氏的背影。带着轻蔑地咕哝了一句“妇道人家”。他有看向传来吭哧吭哧声的黑洞洞的里屋,轻飘飘地将眼神移开。

    黄青山好不容易才跟上秀秀的步伐,累的气喘吁吁的。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要跟在一个自己看不上的女人身后跑,真是破天荒的啊。从小他就看着爹如何让娘成为一个“听话”的女人,听着爷爷跟他讲“三纲五常”,“大丈夫何患无妻”之类的。所以。到后来娶了秀秀,在他眼里,对方就是家里的一个劳力,一个传承的工具……他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对。

    甚至到后来,他认识了沈家娘子,在他心里也是觉得,自己只要过了沈天恩这一关就行了……

    直到今天晌午,直到王家人气势汹汹的要将这个女人带走,直到自己下跪……他发xiàn

    ,女人也并非“草芥”并非爷爷和爹说的那样挥之即来付之即去的。

    当黄青山心里有些郑重地面对心底这些细微的变化的时候,他发xiàn

    ,这个女人,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在不知不觉中,当他越想去了解哪里不一样时,他感觉在内心深处,那个“身影”已经越陷越深了。

    秀秀走到离家最近的一个山场,山上长满了野草,尽管枯萎了,仍旧有厚厚一层。这些都是柴火,可以做引火之用,以前秀秀就会将山场上的野草全部割下来,打成捆,放柴房里面,煮饭烧水就用这中柴火。只有烧炭火才用枯木柴来烧……她是一个很懂得计划和生活的人,可惜,自己一走,这山场上的柴火都没人收。她稍微感叹了一下,现在是不可能去割这些枯草了,而是将精神力延伸出去,看那些树木死掉了,将上面的积雪抖落,再砍下了。

    秀秀抽出宽背弯刀,一边砍树,一边想着,黄家连柴火都懒得收,不知dào

    地里的麦子种下去没有……她笑笑,自己可真是“多虑”,想必那几人指望着黄青山当官了将他们接到城里去享福,应该也把地荒废起来了吧……

    秀秀砍树,黄青山便把那些砍好的树枝树干拖到一边,两人均默默地做着,不发一言。秀秀是懒得说,从刚才在家里待了那么一会就被黄家二老刁难,而黄青山除了多喊了一声“爹”“娘”外,根本就没有想过为自己“主持公道”。还有什么可说的?

    黄青山从来就不想跟这个糟糠妻多说话的,以爷爷的话来说就是“妇道人家”,有什么可说与的?

    就这样一直沉默着,秀秀已经看了五六根枯木了,身上也热和了起来。看看宽背弯刀,刀口略微有些钝了,还没有卷口,说明钢口不错。把弯刀插在腰间,从树上扯下一根枯藤,将枯木三四根捆扎在一起,拖起一捆便走。

    黄青山愣了一下,他还从来没有干过这些粗活,刚才拖树枝的时候,手被树枝划了几道口子,冰的生痛。不过他还是拖起一捆跟着秀秀身后。树枝拖得很吃力,没走两步就不得不停下来歇一下。

    秀秀回头看了一眼,嘴角轻扯,果真是“书生”。若不是想到即便是自己一个人也是要砍柴生火,她才懒得出来找罪受呢。

    回到院子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秀秀将其中一捆直接从后院拖进灶间,这柴火有些湿润,但是所谓“湿柴怕猛火”,再说灶间的温度高些,多放两天就会干了。

    秀秀因为是从后门进入的,没有看到小荷志强,烤着的被子丢在一旁,盆里的炭火已经熄了。放下柴火,她才注意到,铁锅敞开着……愣了一下,里面一大锅猪腿炖土豆呢?只剩下垫锅的一点汤汁了……

    秀秀顿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自己从早上在山洞里吃了点东西,折腾了一天,现在……现在竟然没自己吃的了……

    秀秀气极,来到堂屋,一股酒味扑鼻而来。

    黄明手里拿着一坨肉大口啃着,面前放着大半碗米酒,脸色微醺。这时黄青山也将柴火放在街沿上,甑氏忙放下碗筷跑过去帮着把身上的雪扑掉,而后拉着进堂屋,按在凳子上。黄明醉醺醺地说:“山儿,快快吃肉,啧啧,炖的软糯的很……哈哈……”

    秀秀走到门口,众人都愣了一下,小荷下意识地从座位上站起,有些怯怯地喊了一声:“大嫂——”志强见爹娘不理会,也便自个埋头吃着。

    黄青山见秀秀,起身,指了指旁边的位置,“过来吃吧。”

    秀秀真想过去把桌子掀了的,不过自己还没有吃……哼了一声,到黄青山旁边坐下,拿起筷子就要夹肉吃,没想到正喝酒的黄明突然一拍桌子,朝秀秀吼道:“还有没有点规矩,一个妇道人家,能上桌子吃吗?给我滚下去……”

    秀秀真的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是说她很稀罕这一顿肉,现在她发xiàn

    自己的异能可以控zhì

    植物,再加上邢伯送的强弩,出去一趟怎么也得弄回来一两只猎物,但是这黄明着实过份了。且不说这猪腿本来就是自己带来的,自己出去砍柴,累了半天回来,喝口热汤总行吧?竟然……

    秀秀把筷子一丢,一拍桌子,“你这是在给谁丢脸子?我告sù

    你,我一点不稀罕当你黄家的媳妇,这猪腿肉是我拿来的,都给我不许吃了……”

    秀秀这一发火不要紧,现在黄明和甑氏像是都抓到了她的把柄一样,大喊“反了反了”就要直接拿碗朝秀秀脑袋上招呼……

    志强小荷两人非常识时务地端着自己的碗就往灶间退去。秀秀是真的火了……她将桌子一掀……啪啦——顿时碗筷瓢盆碎了一地,还有大半盆的猪腿肉土豆等等……

    黄明哪里见过自己的权威受到挑zhàn

    ,大喊着“家法伺候”,拿着旁边的一根木棍直接朝秀秀招呼过来。这边甑氏也气的不行,她是心疼自己的儿还没有吃上,竟然被这个女人把桌子掀了……这这还了得……顿时整个屋子里鸡飞狗跳的,吵的不可开交。

    秀秀哪里会像以前那么笨站在那里让别人打?一手挡住黄明回来的木棒,反手抓住,猛地一拖,将木棒抢过……

    秀秀这一手,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连黄明的酒都给震惊醒了……且不说这王家妮子有多么的了不得,单说她进入敢从公爹手里把木棒抢了,这,这胆子也忒大了点。

    秀秀手里拿着木棒,定定地看着黄明,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没资格打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