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四章 媳妇“熬”成婆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一大早醒来,秀秀发xiàn

    自己竟然很适应山洞里的环境。她知dào

    ,昨晚上整晚松伯和另外几颗老树都在守护着自己······所以她才能睡的那么的舒服。她将这些树牢牢地记在自己心里,同时拜托他们暂时看顾一下山洞里面的两只狼崽,背着背篓提着弯刀头戴斗笠出发了。

    这里已经是大屿村的范围,地处集镇与县城之间,因为地势相对开阔平整不少,而且旁边还毗邻一条洵河,所以与月亮沟村来说生活好上不少。当然,黄家是一个例外,毕竟无论身处怎么好的环境,好的生活也是勤劳换来的。大屿村与集镇只有一个多时辰的路程,而且这里在烈女崖附近,到集镇不过一个时辰的样子,只是现在大雪纷飞,而且路上已经有齐踝的积雪,秀秀想,以自己现在的脚力至少也要一个多时辰才能到。

    还有几天时间就过年了,上一次赶集,好多人家就把年货备置的差不多,加上现在下雪,一路上更是看不到一个人影。秀秀直接奔到吴庄收货小院,院门禁闭,秀秀心沉了一下,莫非己今天要落空了?

    仔细一听,里面传来一阵阵沙沙的扫雪的声音,她伸手叩门。一个清亮的男中音传来,秀秀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长贵〖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的声音,心里一喜,连忙道:“长贵,我是王家秀秀,今天有点事想麻烦邢伯一下。”

    长贵一边应诺:“是秀秀啊,什么事啊?”一边将院门打开。

    秀秀也不拐弯抹角·“是这样的,我这几天打了几头野兽,不过这天寒地冻的,路途远……想……”

    长贵一下子反应过来,笑道:“你是说让我们过去收山货吧。哈哈,昨天邢伯还说你说的话挺准的,说下雪就下雪了······”

    长贵说了半截的话便打住,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嘿嘿笑着·将扫帚放旁边架子上搁着,跑到后院去,将马儿从马棚里面牵出来,一边熟练地套着马车,一边问秀秀:“秀姐,有多少野兽啊?”

    “有两只山狗,一只灰熊,还有一头山猪。”秀秀说道,至于她顺便寻到的一直山鸡,她准bèi

    留着自己吃·便没有说出来。她一边说着,注意到长贵已经给马儿的四蹄绑上的麻布,外面积雪齐踝,一方面防止马蹄打滑,还可以不让马儿冻坏了。

    长贵听了秀秀的话,忙着的手顿了一下,看向秀秀,不置信道:“这么多呵?”

    秀秀笑着点点头,“这也多亏了邢伯送的那把强弩,百步穿杨。而且现在刚下雪·好多野兽准bèi

    出来再觅些食物,正合适被我撞到了……”

    长贵没有继xù

    纠缠这个话题,这当口已经套好了马车·朝屋子里面招呼了一声“三子,我出去一趟,下半晌就回来。”

    一个穿着染蓝布短袄,腰间系着蓝色腰绳的年轻伙计应声出来,那人朝秀秀看了两眼,面带善意,秀秀微微颔首示意。

    三子跑过来将院门朝两边打开,长贵招呼秀秀坐上后面的马车里面·自己在前面轻轻一跳便坐上接板上·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执着马鞭·“策策——”马儿扬扬脑袋,便奋蹄拉动马车。

    后面·三子跟长贵嘱咐一声,便将院门关上。

    雪花越来越大,路上的积雪也越来越厚,长贵说,“如果再过一天的话,这路上连马车都很难通行了。”

    不过大半个时辰,就到了玉连山外,也就是秀秀落脚的山洞旁边与官道相连的山。

    长贵将马儿栓在旁边的树上,和秀秀一起进到山里,帮着搬山货。

    秀秀早有准bèi

    ,提前将几头野物埋在玉连山山坳的雪堆里面,如此,两人节约不少路程,用两个树枝搭建的简易筏子,就将四头野兽全部拖走了。

    长贵仔细看过几头野兽,除了那头灰熊,身上多了几个箭眼子外,山狗和山猪都是一箭毙命,心里对秀秀的敬意又多了一分。不过这银钱还是要算清楚的。

    山狗和山猪的价格都是三两银子一头,灰熊因为有熊皮熊掌熊胆都是好东西,一头就值十两银子。如此,长贵将准bèi

    好的十九两银子悉数交给秀秀,后者本想说抵了那强弩的钱,但是自己现在着实需yào

    用钱,而且这强弩一看就是用精金打造的,手艺精湛,恐怕就是有钱都很难卖到,既然人家给了自己这个人情,自己也承情了,也就不用那么矫揉做作。于是很干脆地收下银两。

    长贵顺便提了一句:“对了,秀姐,这大雪天的,你家住哪里,要不我顺便送你一程?”

    秀秀一口回绝道:“不用了,多谢你了,就此告辞。”

    长贵像是想起什么,讪笑了一下,朝秀秀作揖告辞,驾着马车叽咕而去。

    秀秀看着马车消失在茫茫雪野中返身朝烈女崖方向走去。

    那里还有自己的两只小狼崽,自己出来这大半天了,不知dào

    两个小家伙有没有跑出来。还有,自己用山猪肉在那里附近做诱饵,不知dào

    还有没有厉害的野兽寻味而来……

    秀秀怀着忐忑的心情,赶到山洞外,仔细感应了一下,并无异常,心下稍安。

    抬头看看天色不早了,顺便在附近砍了一大捆柴火,拖回山洞。

    两狼崽远远就来迎接她,秀秀心情很好,一人两兽进入山洞。

    秀秀架起篝火,从旁边掏出来一个猪腿,用刀挂掉上面多的浮土,便放到火上烤,等表皮烤焦了,用刀轻轻剥下来,再将肉块分割成小块,放在木柴上,撒上几颗盐粒……

    有了上次的教xùn

    ,这次,秀秀多了一个心眼,在烧烤的时候,用浮土将洞口全部掩住,如此,里面的烤肉香味就不能飘散出去。

    一人两兽美美地饱餐了一顿便开始休息起来。

    秀秀将火堆移到洞口地方,在原来烧篝火的地方清理出来,将那张当狼窝的旧被子拆开,铺在地上,和衣而眠,两只狼崽便缩在秀秀怀里。

    秀秀只是想躺着休息一下,这两天又累又饿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不过这一歇下来那些思绪便又回来了。

    黄家······自己该怎么办呢?秀秀的手下意识摁在腰间鼓鼓的银两上,心里貌似有些底气了……

    黄青山回到黄家当天晚上,便被眼下的生活环境折腾的够呛。不能说他不是一个有孝心的人,可是当面对满身污秽龌蹉的,口不能言,手不能动的老人,他的孝心就有限了。这个时候,他唯一想到的一个人就是,王秀秀。

    甑氏火急火燎的叫唤道:“死女娃子又死哪去了?喊你给你的爷爷把身上抹一下,难道你还要让你大哥去啥?”

    小荷战战兢兢的,端着一瓦盆水过来,走到甑氏面前,后者伸手便戳子对方的脑袋上,边戳边骂,像极了以前对付秀秀的那一套。现在秀秀不在了,这一切自然落到自己女儿身上了。

    可能当时的小荷也不会想到,自己鄙夷不已的大嫂,在被折腾走了后,这一切又轮到自己了。现在的她已经十六岁多了,很多事情都明白,以后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是由爹娘说了算,一个不好把自己卖去当丫鬟小妾啥的,自己一生就完了。

    甑氏戳小荷,后者完全本能地躲闪一下,瓦盆里面的水便洒出去一点,正好浇在黄青山的衣裳上。黄青山伸手拍打,正好将满手的污秽糊在了衣裳上……

    黄青山真的要崩溃了,不过他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水怎么是凉的?”

    小荷听到大哥说,又连忙往灶间走去,准bèi

    热一下。

    甑氏朝小荷吼道:“凉的热的又怎么样?快去抹干净,个老不死的……”后面几个字声音小下去了,不过,周围几个人都听明白了。

    黄青山有些不满地喊了一声:“娘——”

    “我又怎么了?我给他衣穿给他饭吃,他把我当什么?你去问问他,以前他是怎么对我的?”甑氏说着说着,声音就有些哽咽了。

    黄明一直在旁边闷着,对这一团乱糟糟的事物不闻不问,听到甑氏说起以前的事情,说道:“还提那些事情干啥呢?”

    “姓黄的,你不要我说我偏要说。以前你们黄家连一个遮雨的草棚都没有,是我嫁过来当牛做马的才起了这几间屋子,你们怎么对我的,啊?你和你爹当时就知dào

    把银钱拿去买酒喝,还把我的嫁妆都拿去换了……家里有一米就要给你们煮成干饭吃,我呢?你娘还处处针对我,说我这不好那不好····…生了孩子,连月子都没有坐满就要下地去翻土干活······呜呜······我的命咋这么苦哦…···”

    甑氏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黄青山倒是有一些小时候关于娘的印象,好像那时候娘一般都是起早贪黑地在地里干活······这一幕与自己看见秀秀时是何其的相视。只是那种蓬头垢后邋遢的样子让他怎么也产生不了兴趣······现在,听到娘这样一通哭诉,他心底对那个邋遢身影的印象貌似要清晰了一分……

    黄青山轻拍娘的背,“娘,不要说了····`·”

    甑氏一下打开黄青山的手,“你不要我说我偏要说,我不说你们知dào

    我的苦么?为了把你们几姊妹拉扯大,我吃了多少的苦······眼看着你好不容读出来了,说要接我们去享福……呜呜······我的命好苦哦黄明在一边抽着旱烟,一言不发,让人感到一股透彻心扉的冷漠。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