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抉择……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秀秀还能说什么?说“不”吗?

    她已经过了说这个字的年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只要活着,她就被这世俗箍的死死的,她放qì

    了做无谓的挣扎。

    秀秀依旧沉默着,她在静静等待着命运给自己的宣判。

    “明天,你收拾一下就过去吧。”王德深最后说道。

    秀秀抬起头,看向爹娘,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有些话终究没有说出来。生若浮萍,女子的一生,都寄托在“良人”身上,可是自己何其不幸,遇人不淑,黄青山并不是自己能够托付终生的两人啊。可是,爹娘不明白,他们以自己认为最好的强加于自己身上……

    六年前自己没得选择,懵懂的自己根本不知dào

    自己的选择是什么。现在的自己懂得了选择,知dào

    自己想要什么,却没得选择……死过一次,命运依旧不肯放过自己。

    秀秀感觉视线模糊了,她想把〖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爹娘的样子烙进脑海里,但是却越看越模糊……此刻,她的心里没有一丝怨恨,没有一点挣扎,只有对生养了自己十多年的爹娘深深的感恩和祝福。

    她知dào

    ,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六年前的自己了,即便是要过去,也不管黄家究竟打的什么算盘,她都不会再将自己的未来,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命交到别人的手中了。

    秀秀看向堂屋大门,明天,等自己出了这扇门。自己将做回真zhèng

    的自己!

    王德深和赵氏看向秀秀,心里各种滋味杂陈。不过对于这件事情,他们商量了几天。他们甚至有些怀疑当时秀秀去跳崖是不是真的如同黄家所说自家闺女在耍小性子?他们知dào

    黄青山秀才及第,甚至能够得到逍遥侯爷的赏识。能够做官,如果自己女儿能够与对方再续夫妻之缘的话,那对于王家将是何等荣耀的事情。

    虽然他们曾经厌恶透了花媒婆。但是对方带话来,说孟家和何家都有与他们再定亲的意向……可谓几喜临门。

    而这些,正是王家二老所希望的……

    秀秀的命都是爹娘赐予的,捡回来的,没有爹娘就没有她的今天。所以,她没有任何理由忤逆爹娘对这种他们所认为的“喜事”。所以,她没的选择……

    又是一个无眠夜。这一次不同上次的迷茫,秀秀知dào

    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事情。只是,尽管眼睛闭着。眼泪仍旧像不断线的珠子,从眼角滚滚滑落……湿润了鬓角,泪湿了枕头。

    第二天,秀秀早早就起来了,今天是和邢伯约好的,交yì

    娃娃鱼的日子。她刚一起身,旁边的小英就有所感应,想必也是一夜无眠,但是她能说什么?自己都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一个寄宿在大哥家里的“闲人”而已,她理解秀秀的滋味想法,她也知dào

    大哥大嫂的苦心……

    所以,小英很识时务的什么都没有说……唯有的就是祝福,默默地祝福。想起当时这个大侄女经自己等人从严家救出来的时候是何等泼辣的一个人,还有到了王家。她看到大侄女为整个家生活奔波,并且日渐兴旺,是何等的喜事,而现在……当所有的光华褪尽,小英发xiàn

    ,自己对于这个比自己还不幸的大侄女只有怜悯,深深的怜悯。自己有宏儿,而秀秀,什么都没有……

    秀秀没有理会小姑那种欲言又止,她现在什么都不需yào

    ,只想静静地把自己能够想到的事情安排一下。她告sù

    对方,自己要出去走走,早晌饭就不用等她了。

    秀秀摸索着穿好衣服,背了背篓,带上弯刀绳索火镰等物,又到灶间用小罐子装了一点盐巴,便依着感应,朝后山去了。

    天色黑的可怕,而且寒气逼人,在一天前,秀秀对这种黑暗都非常恐惧的。可是现在,她知dào

    ,以后的黑暗只有自己独自一人去面对……所以,成长是必须付出等同的代价的。

    这些植株都在睡觉,秀秀并没有去“打扰”它们,所以并没有前进道路上的植株避开,不过一会,鞋子和裤脚就已经被露水打湿了。秀秀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走着走着热和起来了。到山洞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秀秀轻车熟路地到山洞里面,先抓出一条娃娃鱼,拿到外面生火烤着吃,撒上几颗盐巴,味道更加的鲜美。一边将打湿的裤脚和布鞋烤干。这是娘专门给她纳的千层底儿……这两个月全靠穿这个,脚底已经抹出层了……

    伴随着晨光,还有雪花如期飞来,秀秀坐在山洞前,烤着火,透过林间,看漫山遍野飘飘洒洒的雪花飞舞。

    静静地想着心事,静静地,将心灵放空,获得一片宁静。

    秀秀蓦地笑了,这次是真的释然了。起身,钻进山洞里面,来到那个最大的水潭旁边,现在她已经不畏惧黑暗了。

    秀秀用绳子拴住一只青蛙,吊进水中,片刻,手中绳索就传来向下的拉力,她干脆地起身朝后一扬,一条两尺多长的娃娃鱼被拖出水面,摔在旁边的石板台阶上。伸手掐住娃娃鱼腮帮后的软颈,将青蛙拖出来,再次垂进水中放饵……

    秀秀动作干练很辣,梧桐树感应到她貌似情绪有些改变,进而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不一样了,但是,作为一棵树,它们终究更喜欢子我的闲散。

    很快,秀秀就吊起来十条娃娃鱼,在背篓里还在蹦达着。秀秀知dào

    这玩意即便离开水也能好久不死,这样正好。十条娃娃鱼装了大半背篓,足足五十来斤重。将背篓提到外面,用树叶盖上,再用绳索固定住,免得这些东西跳出来了,然后背上背篓,在梧桐树的帮zhù

    下上到上面的山崖。

    现在风雪更大了,好在刚才她慢慢地将整条娃娃鱼吃完了,身体很有力qì

    。她没有往家的方向走,而是,联系到村头的那颗老榕树,在脑海里印出一条虚拟的直线,沿着这条线路走去。现在这些植株大多醒了,所以,在她精神力的感应下,在她前进的方向,树枝藤蔓尽皆避让两边,比来时快了许多。

    还没有到晌午,秀秀就到了村头,那里已经有一辆马车在那里等着了。

    一个穿着蓝色长袄的人抄着手不停地跺着脚,眼睛时不时往斜上坡的那条山路望去。秀秀一看,这不是长贵么,便快步走过去,“长贵。”

    长贵一愣,连忙回转身,看到秀秀,眼里露出欣喜之色,“娘子来了。”他看到对方背着背篓,弓着腰,连忙上前帮着把背篓放下来,“还挺沉的呢。”

    长贵揭开树叶,那些娃娃鱼张开嘴就朝他扑腾去,长贵手一缩,问:“娘子,这里一共多少跳啊?”

    “十条,我打算留下两条自己吃。”

    “嗳,好。”长贵从马车车厢里拿出一个近三尺长,两尺高的椭圆形木盆,便准bèi

    将娃娃鱼转进盆子里面去。

    秀秀看对方手一缩一缩的,笑笑,伸手便直接朝娃娃鱼后颈柔软的地方抓去,一抓一个准,然后直接就丢尽旁边的木盆。

    长贵看着对方利索的身手,讪笑了一下,将准bèi

    好的银钱三两又两百文递给对方。秀秀验数后,收进袋子里。

    秀秀背着剩下的两只娃娃鱼,跟长贵大声招呼便准bèi

    回去了,长贵叫住她,说:“娘子,这是我家掌柜送给你的。”

    秀秀停住,转身,看着长贵手里拿着一个布包着的长方形物什,说:“掌柜送给我的,你是说邢伯?他为什么要送给我?这是什么?”

    她一连串的发问,让长贵有些窘迫,说道:“邢伯说,你肯定用得着。”

    秀秀依旧没有接过的意思,“谢谢邢伯的好意,我心领了,所谓无功不受禄,你还是拿回去吧,以后我有钱了,我需yào

    ,我会去买的。”

    长贵坚持道:“娘子不看看是什么东西吗?”

    “不用。”

    长贵笑笑:“其实掌柜就猜到你不会要的。”说着他朝四周看看,现在风雪更大了,周围没有一个行人。长贵解开捆扎的绳子,将花布摊开,里面是一个深褐色的长方形木匣子。

    长贵一按木匣子旁边的一个销器儿,盒子便嘭地弹开,里面是一把黑黝黝的弩,以及一个箭匣子。

    “掌柜只是想跟娘子交个朋友,如果合心意就收下。”

    秀秀看看长贵,又看看木匣子,这弩简直是太合她心意了……思索片刻,上次自己买棉货便承了对方的人情,现在对方送上自己正需yào

    的,如果借口没有银钱拒绝的话,未免显得太矫情了。

    秀秀朝长贵福了福身,“多谢小哥,麻烦转告邢伯,秀秀谢谢他这么用心了,这把弩非常和我的心意。以后但凡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长贵见秀秀终于收下了强弩,像是松了一口气,连声道“好好。”

    接触的人越来越多,秀秀也知dào

    什么人值得交什么人只是想占自己便宜。在众多打过交道的人中,她发xiàn

    还是邢伯和岚伯是比较值得交往的。人情重在交往,就是你来我往,你承我的情,我承你的情,情谊才会愈加深厚。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