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生若浮萍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众人回到院子,就看到枇杷树下站在一个不速之客,却道是谁,不是那花媒婆是谁?

    花媒婆看到这一家子又背又挑的,笑着说:“哎哟,我说呢,你们怎么那么急急的就出去了,原来是大侄女买了这么多东西呢……”

    秀秀没好脸色给她,没理会,背着一背篓的土豆便朝后院走去。

    花媒婆讨了个没趣,便把目光转移到小宝身上,“这是小宝吧,你看多有力qì

    呀……”

    小宝想起上次自己被何家退婚心里就一阵窝火,直接对花媒婆吼道:“让开——”

    花媒婆讪讪让到一边,“啧啧,小侄女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前天孟家还在说后悔……”

    小花斜睨了她一样,撇撇嘴背着东西朝后院走去。

    花媒婆还想纠缠一会,赵氏已经将晚晌饭煮好了,出来看到花媒婆还在那里,*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顿时火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这大年关的,真是晦气,再不走,我那扫帚伺候了哈。”

    “哎哟,妹子,看你说的啥话呢,我这不是来给你带好消息来了么?”花媒婆一点不恼。

    “快给我走。”

    “那天黄家差人来说,你们家秀啊,怎么一回娘家就忘了自个家了呢?现在丢下黄老爷子还有婆母不理……人家黄青山中了一个探花郎,听说很得逍遥侯爷赏识,有可能做官呢……今年年关的时候就要回来省亲。我就不明白这大侄女咋个就闹起别扭来了,虽然说在黄家几年都没点“动静”,但是黄家也没说什么。这次因为黄青山还要过两天才回来,特地请我来说道说道,免得人家笑话……”

    花媒婆在那里说着,秀秀人虽然在后院。和小宝一起将买来的红苕土豆全部搬进地窖里面,因为听力大好,所以外面说话声一个字不落地进了她的耳朵。听了花媒婆的话,她心里翻江倒海。

    两行清泪无声滑落,曾几何时她是多么地盼着自己的夫君能够荣归故里……曾几何时她也希望自己能够有子女承欢膝下……可是,那天公婆骂自己逼迫自己是假的么?还有他们扔给自己的那封“休书”只是自己的幻觉么?

    为什么现在差了这个媒婆过来说道?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秀秀感觉有些迷茫了。

    一切的根由都在那封休书上,一切的孽债都是因为自己不识字,她只知dào

    当时黄父砸向她的是一封“休书”,自己却根本就没有看里面为什么被休。

    哦。对了,“七出”之条,无后为大……

    秀秀听得出来,爹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弱了,“当时不是他黄家要把秀赶出来的么?”

    花媒婆夸张的声音:“哎哟。我说大兄弟呢,这牙齿和舌头也还有不对付的时候呢,一家人哪里没点摩擦呢,再说了,人家黄家人已经说了,这都是误会,人家也不计较你家闺女顶撞公婆,也不计较这几个月赖在娘家……只要回去就好……”

    王德深没了声音,赵氏说道:“你给我走。他黄家把我闺女逼去跳崖,现在说一声误会,喊回去就回去?让他们再去折磨?”接着便是低低的呜咽声。

    花媒婆说:“哎,都是有儿有女的,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这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儿孙自有儿孙福是不是。有道是女大不中留,留出怨尤来。再说了,人家黄家已经说了误会,我看呐,这事就这么过了,你总不能把嫁出去的女儿留在家里一辈子吧……还有小宝小花年龄也不小了……”

    因为院子里面花媒婆在那里不停的说道,汪木匠两人自然不好掺合主人家的家事,便一直窝在新屋里面,大壮和周氏两人拿着桐油灯过去。宏儿被小英拉着在灶间。

    到最后,在花媒婆一番说道下,王德深没了言语,赵氏只剩下委屈的哭泣,只有小花拉着娘的手臂,对花媒婆说:“是他黄家对不起我姐,为什么说句误会就结清了事情,喊回去就回去,难道还要被逼死一次不可么?”

    王德深瞪了小花一眼,不过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小花也根本没去注意。赵氏拉了拉小花。花媒婆说:“小侄女,你可别这么说,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那家人没有个磕磕碰碰的,再说人家黄青山现在可是探花郎,年后可能就要到那啥……宓县去上任了,当官老爷了,人家没有嫌弃大侄女也算是有恩德的了……”

    秀秀听到这里,心里一片苦涩,爹娘的沉默,让她感到了从没有过的茫然。

    秀秀听到自己的心在咚咚咚地跳动着,像是在等待命运对自己最后的判决一般,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水上的浮萍一样,水流,风,都可能让自己不知dào

    被拦在哪个旮旯里。

    这时,她感应到院子里那棵枇杷树的生命脉动异常的清晰……

    平静,平静,秀秀一遍遍地告sù

    自己,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劳任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秀秀了,虽然现在的她即便是拥有了与植物感应的异能,依旧不能跳脱女子三纲五常的桎梏,但是,她却不会那么轻易任命了。不管那黄家究竟是安的什么心,不管最后爹娘的决定如何,她都想为自己的未来搏一搏。

    秀秀出来了,手里提着宫灯。院子里顿时静了下来,都看向她,秀秀说:“你回去吧,我们再考lǜ

    考lǜ

    。”她连称呼都省了,她实在不想违心地喊“大婶”。

    花媒婆还想说什么,秀秀猛地大声喊道:“我叫你走——”

    众人皆愣住了,尽管秀秀自从回来身体好了后性情有些许变化,更加的独立有主见了,在外面也时常跟那些说三道四的妇人凶,但是在家里这还的第一次发火。赵氏连忙关切喊道:“秀?”

    花媒婆的本意是觉得自己带来了这么一个大好消息,试想那个人家想自己的女儿是一个每人要的弃妇?哪个人家不想自己女儿嫁到好人家衣食无忧?对方总会留自己吃晚晌饭吧……事与愿违,这次又是被凶一顿出来,她心里愤愤的,嘴里嘀咕着“好心没好报”,便转身往院门口方向走,被柴火绊了一下,一个扑爬摔在地上,哎哟,地叫唤。

    王德深朝里屋喊道:“小宝——”

    小宝本来躲在后院的,他对花媒婆没好印象,对于姐姐的事情,如果是以前的话还好说一点,但是现在,人家秀才及第,就要当官了,还差人过来让大姐回去,这……他不知dào

    自己该怎么说好,所以干脆躲起来。听爹喊自己,连忙应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

    王德深说:“小宝,你去送一下花婶子。”

    “爹——”

    “快去。”

    秀秀手里的宫灯被小宝拿去,她就那么木木地站着……

    晚晌饭后,王德深把匠人送到新屋去,过来,见秀秀不在,就让小花去叫,小花不乐意,赵氏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去把你姐叫过来我们商量一下,看怎么办吧。”

    小花把秀秀叫来,堂屋里面再次陷入了沉默中。秀秀心中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只是还有些不大愿意相信,当时说这个家永远都是自己家的爹会再次将自己推进那个火坑里去,她不相信。

    “秀,你说说,你有啥想法?”王德深从氤氲的烟子中抬起头看了秀秀一眼,说道。

    “你们说过,我可以跟着你们一辈子……”

    “说啥胡话呢?你看哪个女儿家是守着爹娘过一辈子的?不给人家笑话死?”王德深瓮声瓮气吼道。

    秀秀将目光转向赵氏,“娘,你说过只要有你们在一天,这里就是我的家……”

    赵氏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秀呢,娘……”

    王德深咳嗽了一声,赵氏便止住声,改口道:“秀呢,其实,你爹他也是为了你好……”

    秀秀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原本娘的性子应该是很爽直的,看起来家里事情事无巨细都是商量着,但是实jì

    上,遇到这些“大事”的时候,还是王德深说了算……

    秀秀想,或许是自己“要求”的太多,“要求”太高了吧。如果自己对于爹娘只是存zài

    一种感恩的心情,或许就没有现在的纠结了。

    秀秀深呼吸两口气,感觉空气都有种刺骨的寒意。

    秀秀低着头,没做言语,堂屋里再次陷入了沉寂,外面北风呼啸,秀秀想,要下雪了……

    小花突然咕哝着冒了一句,尽管声音很低,但是在这寂静的堂屋里,众人都听明白了,“姐在家里怎么不好了,现在不仅有吃又穿了,还起了房子……”

    王德深从烟雾中扭过头朝小花吼了一句:“你懂个啥?哪有女娃子一辈子窝在娘家的,那黄青山现在考取了功名了,就是官老爷了,你大姐就是官老爷夫人了。再说,那黄家已经说了是个误会,而且现在黄家老爷子和亲家母都卧病在床,她要是不回去像什么话?”

    秀秀默默地听着,或许,站在爹娘的角度上,这是为自己好。只是她很明白,黄家人如果是真心看重自己的话,是不可能在那六年时间里都给自己穿小鞋的,几年的时间,自己做牛做马任劳任怨,都没有换得黄青山的一丝怜惜,难道现在秀才及第了就能对自己好了么?

    凭什么?

    秀秀自问自己还没有那个魅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