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晦气,尴尬异能遇奸情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费章节(12点)

    “别人送的?”小花笑着看向秀秀,意味深长地笑着,她肯定是不的。

    这些吃食看起来很简单,但是一般人家却是吃不上这样的伙食,这白面馒头,一文钱一个,如果是换做包谷红苕的话,都够两个人吃一顿了,舍得这么来吃?还有豆腐乳,这可是很精贵的,上次秀秀在县城看到有个买豆腐的,巴掌大的一块豆腐,竟然要六文钱!不过,不得不说那白嫩嫩的豆腐看起来的确很诱人的样子。

    这豆腐乳的价格就更不必说了,而且还弄得这样精致。足可以看出来对方想的很周到,还很细心的……

    秀秀说哎,真是,来来快吃快吃,趁热。”

    小花还要追问,秀秀故yì

    板着脸,“吃不吃,不吃就算了哈。”

    “嘻嘻,要要……”

    秀秀拿了两个还热乎乎的白面*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馒头递给王贵王三叔,今天真是多谢你了,请吃馒头。”

    王贵嘴里客气道,“哎呀,大妹子说啥话呢,都是一个村的,而且一笔写个王,见外了哈……”不过他看到白面馒头还有那特有的酵香味传来,在秀秀的“执意”下,还是将两个馒头手下了。

    秀秀见姐将两个白面馒头送给王贵,略微愣了一下,没说啥,把刚咬了一口的馒头放回盘子里,“姐,你还没有吃饭,你多吃一点吧。”

    秀秀祥怒道干啥呢干啥呢,我这不是还有一个烤馍么,而且这还有花生米,快吃快吃,要不我不高兴了哈。”

    秀秀喝了半盅稀饭,将烤馍吃完,肚子里略微有些货了,感觉身体也有些力qì

    了,吃了几颗花生米便舍不得吃。秀秀看着这一盅花生米心里连道可惜,要是生花生的话,可以种在屋旁边的自留地里……这个拿给宏儿吃。

    板车上很多,驴儿走的略微慢些,但是因为从集镇上出发的早,所以在傍晚的时候就到了月亮沟村了。

    王贵将驴儿栓好,帮着秀秀把板车上的货物卸下来,另一边,秀秀将小花支叫人来搬,小花背着一背篓乐颠颠跑了。

    王贵今天难得这么早,帮着秀秀将板车上面的货卸下来后便准bèi

    了,他是个很顾家的人,而且怀里揣在两个大白馒头,要拿给大孙子吃呢。

    秀秀叫住王贵,“王三叔,今天真是多谢你了,这是今天的车资。”秀秀将准bèi

    好的三十蚊钱给对方,后者接过,笑笑,“哎哟,看我这记性,都忘了。”

    秀秀从旁边的竹筐里捡两颗大白菜出来递给对方,“王三叔,来,这白菜送给你,拿去尝尝看。”

    “哎哟,这这使得?”王贵将铜钱数过,揣进里层兜里,一边乐呵呵地说着,一边两手将白菜抱。

    “大妹子就是个实诚人,三叔多谢了哈……”

    秀秀接着说道王三叔,以后可能还有租借你的驴车……”

    王贵连连说道好说好说,以后你们要用,提前一天跟我吱一声就行了,呵呵。”

    “嗳,好,那谢谢王三叔了哈。”

    王贵一步两回头地和秀秀寒暄着,抱着白菜乐呵呵地走了。

    秀秀蹲在石台旁边,看着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她想起晌午的时候公孙树树灵说的,今都有雨,不过今天看着天阴沉的可怕,却没有落下雨来,秀秀想着还真是幸运,否则这些棉货就要受潮了。

    秀秀在等待的时候梭型将的精神力延伸到坝子中央的那颗大榕树上。

    秀秀愣了一下,这榕树竟然也生成了的意识,只是……她总感觉这榕树貌似很疲惫的样子,即便是感应到她的精神力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欣喜情绪。

    秀秀试探着问道,“榕树伯伯,你了?不舒服吗不跳字。

    榕树有气无力地回道哦,原来是秀秀啊……”

    “你认识我?”秀秀更加纳闷了,从这村头经过无数次,为从来没有感应到这老榕树的意识?

    “呵呵,这附近就只有能够与我们交流,还能够帮zhù

    我们强化生命元能,我会不你呢。”

    “那你?……”

    “呵呵,我在这里待的太久了……已经习惯了孤独,孤独的来孤独的去……”

    “榕树伯伯?我可以帮到你吗不跳字。刚才秀秀将的精神力延伸到对方的生命原核中,感应到对方的生命原核竟然如同上次的那颗梧桐树一样,已经如同一豆大的烛火一般,随时可以熄灭。

    秀秀纳闷不已,她看着老榕树,心里一阵酸楚。这个老榕树就如同是月亮沟村的保护伞一般,从秀秀记事起,只要一看到这棵老榕树就要到家了……村人只夏天在它树荫下贪凉,却从来没有想过它的孤独。秀秀不说好,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台沿上,精神力也没有收,仔细地感受着老榕树的生命脉动。

    过了一会,老榕树有些吃力地给秀秀传递一个意念我要睡啦……既然你我有缘,月亮沟村将面临一场大劫,这个冬天你们最好多储备一点物资在那里……”

    秀秀心里一惊,她早些时候就有这样的预感,然后被老槐树以及其它植株证实,这个冬天将会特别冷,所以,把所有的继积蓄都拿出来备置年货和蔬菜了。看来还是低估了事态的严重性。

    秀秀明白了老榕树的意思,对方应该是怜悯整个月亮沟村的人……可是,在秀秀的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她不是那种烂好人,别人甩一巴掌,还要将另外一边脸送给别人打的人,从她“大难不死”后,她便信封以直报怨。那些人尽管没有直接害过她,但是她却不能原谅他们在别人伤口上撒盐。

    老榕树感应到秀秀沉默了,叹口气,不再……到后来,秀秀都不对方那生命元能的小火苗何时熄灭的。

    秀秀有些苦涩地看向老榕树,她对方已经“睡”了,植物的天性便是这种“顺其自然”,但是她做不到。

    天渐渐黑了下来,秀秀已经嗅到了夜雨的味道,想着小妹还没把人叫来。她在坝子里跺跺脚,风将头发吹的凌乱起来,秀秀缩小蜷缩到堆放白菜棉货的旁边,这样多少可以挡住一点风。而眼睛,眼巴巴地望着那条蜿蜒向山上的小路。

    这时,从坝子旁边的磨坊传来低低的声,秀秀愣了一下,这么冷的天,有人在这里呢?她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是这已经凑到的眼皮子下面,权且听听对方在“密谋”啥事。

    秀秀凝神听去,还道是谁呢,竟然是下村的那个余寡妇,另外一个也是她很“熟悉”的,胡德来。秀秀心中冷笑不已,这两人果然有一腿,上次和弟妹三人去县城的时候,这两人就跟不对付,敢情是他们怕等人将他们的奸情泄漏出去了吧。

    不过,秀秀听了一会就有些纳闷了,因为他们现在不是在那里卿卿我我的谈情说爱,而是在争执。

    余氏你时候还,给个确切的信儿。”

    胡德来嘿嘿笑着,“我们两个啥还不还的,你的就是我的,嘻嘻……”

    接下来是两人推搡的声音,余氏声音有些不耐烦上次说好了是借给你,莫非是想赖账不成?”

    “赖啥帐啊?我赖你啥了?”是胡德来咄咄逼人的声音,余氏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我告sù

    你,要是不还来,我就跟你说去……”

    啪——

    “你去说啊?你有本事就去说啊?我告sù

    你,跟谁说都没用,那个婆姨说是个富家娘子,我呸,还不是被我整治的服服帖帖的。”

    “你?你干?”是余氏惊恐和压抑挣扎的声音。

    “嘻嘻,我要干你难道不么?”

    “哎哟,这里这么冷,到处都是树枝石块的,你想整死我啊?”余氏痛呼。

    “你这娘们就是欠整,我今天就要好好整治一下你……以前你不是还求着我多整你一下么,桀桀——”接着是胡德来的yin笑和余氏的挣扎压抑的告饶声。

    秀秀心里那个郁闷哦,竟然让赶上了这样的事情,这余氏虽然可恶,但是现在也算是遭到了恶人磨,最主要的是她算着小妹等会就带着家人来搬来了,撞上了不好。

    于是,秀秀控zhì

    那棚子旁边一棵树根拱起来……

    胡德来痛呼一声哎哟——”“这是啥玩意,竟然敢顶爷爷我……”

    胡德来一脚踢去,提到树根上,再次痛呼一声。

    余氏趁势爬起来,骂骂咧咧地跑了,回头不忘给胡德来丢两句狠话,“胡娃子,你给我记着,别以为赖的了帐……”

    “**——”

    胡德来骂骂咧咧地也离开了。

    秀秀呼了一口气,不过一会,她就感应到旁边那条山路上有人来了,宫灯昏黄的灯火在黑夜里十分的明显而温暖。她已经看到小妹带着家人拿着扁担绳索,“浩浩荡荡”地向着坝子这边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