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休书不见了?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费章节(15点)

    秀秀进到屋里看娘的定情恢复得样了,赵氏一把抓住秀秀的手臂,激动不已。刚才王德深已经将秀秀猎狼的事情给她说了,赵氏嗫嚅了好久才挤出几个字秀,你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嗳,娘,我了。”秀秀笑着回答,不过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

    这时,王德深手里一盏宫灯进来,笑着说道孩他娘,你看,这是秀买的宫灯,以后就不怕被风吹灭了。”

    在昏红的灯火照映下,三人眼眶都有些湿润,不过……以后,他们都会慢慢适应的。

    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所以,秀秀一点也不觉得的付出有多么的了不起。

    三人稍微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秀秀想起休书的事情,问道对了,娘,你和大壮接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休书在哪啊?”

    “休书?”赵氏*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听了,惊愕了一下,努力地回忆了一下,下意识的摇摇头没看到休书啊?”她又转向王德深,“孩他爹,你又看到那啥休书没有?”

    王德深一听到这两字神色就阴沉下去,不过看秀秀貌似已经走出了那段阴影了,说道当时秀秀的时候身上血肉模糊的,是你和小花帮着换的衣裳,没看到吗不跳字。

    赵氏睁着眼睛,看看两人,“没有啊?哎呀,完了……当时,我看到秀……心里就急了……哎呀……”

    秀秀一听都没看到休书,她记得是拿着休书到“烈女崖”的……后来的事情她就不清楚了,而苏醒后,家人也回避谈这个事情,也没有想到那里去。现在想来,莫非那休书是跳崖的时候掉到山下了?

    王德深和赵氏都这休书对女儿的重yào

    性,特别是现在他们秀秀有“神通”了以后,要是因为休书的事情,那黄家又来滋事的话就麻烦了。

    秀秀安慰了一下爹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上次赶集的时候听说,那黄家好像是要搬家的样子……”

    王德深和赵氏听了秀秀的话相视一眼,欲言又止,这个话他们早就听村人传遍了,只是秀秀整天起早贪黑,忙着家人的生计,这么晚才听到这些风言风语的。都说那黄青山在京城攀上了高枝,还要把家人一同接享福云云,只是这都几个月了,那黄家二老貌似还在村里,不具体情况,现在要紧备这过冬的事情,秀秀见休书的事情一时很难找到,而黄家的事情,她倒不是关心,而是有些事情必须为,也为的家人争一口气……

    小姑秀秀和小宝就要去集镇处理野狼,问道秀,你是不是要把那个拿到吴庄去卖?”

    秀秀点点头,想到小姑以前经常在集镇上开面馆,消息灵通的多,于是问道对了,小姑,你觉得那个邢伯样?”

    小姑微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你说的是那个吴庄的管家邢伯吧?无不少字我没有接触过,不过听人说那人好像很不简单的样子,吴家之所以能兴起来,很大程度都是他的襄助。”

    秀秀更加疑惑,既然这个邢伯如此厉害不建立的庄园,反倒给别人当起管家了?

    小姑见秀秀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这两天可能是劳作让她将悲伤化解了一点,或许是这里轻松的生活环境让她不是那么压抑,便说道其实听说那邢伯原来是跟着吴家大当家,也就是现在的吴老爷跑的。吴家有四个,这里好像是给了老大,老2老三去县城安家,还有个老四,也留在了这里,当了大夫……”

    秀秀急忙说道你说那个吴大夫也是吴庄的?”

    小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也说不好,好像听人家说他们父子之间貌似有啥事情,所以,那老四便自个搬出来立了门户。哎,这些都是别人说的,人家的事情……”

    秀秀心里有了个大概印象,她对小姑说那邢伯有些本事,心里更加上心了,难怪随着异能的提升,就愈发的感觉到对方危险。原来是有真本事的。只是现在她也只有将这山货卖到他那里了……不过吴庄家大业大,还不至于将她这么一点山货放在眼里。这点秀秀很放心,至于其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把眼前的困难度过再说。

    秀秀和小姑两人并排坐在地铺上,秀秀问道小姑,你集镇上还有那家卖棉被布匹的吗不跳字。

    小姑一听就明白对方的意思,心里顿觉愧疚不已,母子给这个本来就困窘不已的家庭增加了许多负担,“棉被,布匹?集镇上除了那个蔡氏布庄外,好像在往青杨村方向十多里地方有个弹花匠,姓卞,那里应该有棉被卖……至于布匹,就那吴庄就有卖的。”

    “你说吴庄有布匹卖?可是我去过那个小院子几次,都是收山货,没看到卖呢?”

    小英笑笑听说他们也要在集镇上修建商铺,现在去买要预先约好。”

    秀秀了然地点点头,“是这样的啊。”

    而后两人又聊了一会,秀秀对集镇又多了几分了解,她从小姑的话语间还是听得出来她很是舍不得集镇上的那个小面馆。

    不知不觉,两人都缩进被窝里面,慢慢地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秀秀如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做好早饭,她和小宝先吃过,略微收拾了一下。秀秀将那张药方仔细放入内衣口袋里面,然后又把弯刀藏在腰间,因为外面穿着臃肿的袄子,很好地遮盖住了。

    临出发,赵氏醒来叫住她和小宝,两人进屋,赵氏精神头愈发的好了。这让秀秀心里非常高兴,那吴羲和的药虽然贵了些,但是娘的病好了却比都值得。

    赵氏拉着秀秀的手一个劲地嘱咐要注意安全。秀秀对二老说爹娘,你们放心好了,有小宝和我一起,没事的。”

    小宝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姐,我们走吧。爹娘,我们走了哈。”

    “孩他爹,你去送送两娃。”赵氏对王德深说道。

    王德深“嗳嗳”地连忙应诺。

    这次秀秀和小宝两人提着一盏宫灯,比用麦秸秆火把照明方便多了。王德深提了一盏,将两人送到屋旁边的山垭口,看到两人被昏黄灯火映衬下隐入层层树林中,才慢慢地转身。

    一路上秀秀和小宝两人换着背,直到巳时末才赶到吴庄收山货的那个小院子。今天不赶集,所以显得很冷清。

    这次,邢伯并不在院子了,秀秀心里有一丝失落。

    长贵客气地将两姐弟让进后院里,一看对方背篓里的野狼,顿时惊了一下,不是说他怕,而是据他所知,这两姐弟都不是猎人,而且这野狼一看就是成年母狼,这段正是哺乳期,十分的凶狠残暴。不过他也听邢伯说这个“”貌似也有些不寻常,一定要招呼。

    不过他一看这野狼也犯难了,该给个价位呢?这狼的头颈地方被刀砍的血肉模糊的,这皮子已经落了下乘……

    长贵提着背篓稍微掂量了一下,这狼足有五六十斤,要是皮相再好一点的话,以他们给出的同价在三两银子以上……

    秀秀看着对方有些为难的样子,想到对方只是这里的伙计,莫非是做不了主?不过她的这一只狼相对这个庄园来讲,简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小哥,你看我们经常来这里,也算是老熟人了。你拟个价就是了。”

    长贵像是下定决心,道那好,如果两位同意的话,我就出三两银子收下这只野狼。”

    两姐弟相视一眼,眼里露出惊喜之色,秀秀重复一句你是说这只狼就值三两银子?”

    长贵被这样一问有些结巴道其实,以这样大的个头,如果如果这皮毛没……没……价格还要高一些。”

    秀秀高兴不已,“哦,原来是这样啊,以后我一定注意好了,不要把皮砍坏了……”她这一高兴,嘴就溜快了。

    这长贵和大宝听得心里那个汗啊,这是狼呢,又不是兔子……哦,不,即便是兔子也不会蹲在那里任由你砍吧?无不少字

    疑惑归疑惑,话说能够在野林子里觅食的人,哪个没点的专长和秘密?

    议好价格,长贵让两人少坐片刻便返身进去取银钱,,依旧是两个一两的碎银子,九个一钱的银角子,还有一百铜子。秀秀借着数钱的档口随口问道小哥,你们收这么多的山货弄呢?”

    长贵觉得这也不是秘密,便说道像这些死的野兽,我们一般都是将有用的皮毛剥出来制成皮子,肉则卖到酒馆或者是县城的大饭店去……”

    秀秀听了,哦了一声,便告辞,和小宝一起朝外面走去。

    尽管长贵简略地说了一下,她仍旧从中提取了对有用的信息,比如这野兽可以分别卖钱,一张制好的皮子比一整只野兽还要值钱。不过制皮可是一个技术活,而且这只是在上层少数人中流行。这皮衣看着好kàn

    ,穿着也舒适暖和,但是还需yào

    很好的保养,并且不能擦挂,否则就是一条口子,连补都没法补。而在农田里干活,又是泥土又是锄头枝桠的,恐怕穿出去一天就被毁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