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休书呢?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费章节(15点)

    翠华也在潜意识中将秀秀当作家里的精神和物质支柱,所以说话的时候无形中都要征求一下对方的意见。秀秀一半打趣一半认真地说:“翠华,你要注意身子骨,你早点去休息,累到了,到时候大壮不找我拼架啊?还是等下我来洗吧。”

    翠华脸上一下子飞上两朵红晕,笑着说,“大姐说啥呢……”说着不好意思地端着一大盆的猪下水往灶间走去,恰时,大壮从灶间出来走到门口,两人正好撞上,翠华看到这个宽厚的身影,脸上的红晕一下子红到脖子上,小声娇嗔道:“让开。”

    大壮不明究理,端过对方手里的瓦盆,说:“我来端我来端……”

    翠华想到刚才秀秀逗她的话,两人在门道里争执起来,堂屋里众人看见这一幕都大笑起来。

    小姑本来心里还有着严家给她留下的阴霾,不过看见这“暧昧”的一幕,一笑,愁云也吹淡了不少。现在时辰不早了,她也很好奇这猪大肠怎么弄才好吃,走过去夺过两人争执着的瓦盆,“你们都不〖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要挣了,我来。”

    大壮和翠华两人顿时木讷在那里,大壮憨笑道:“小姑——”

    小英斜睨了他一眼,对翠华说道:“翠华,你来给我说说怎么洗。”小英说了又转向大壮,“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累着你媳妇的。”

    “哎呀,小姑……”

    堂屋里小声不断。

    小花忙完,额头上汗涔涔的,坐到桌子边上,跟秀秀摆谈今天的事情。

    汪木匠两人已经将木头锯好,并且弹好了墨线,下午的时候就在刨木头了。秀秀想着难怪进院子的时候看到院坝里面散落了很多的刨花。这刨花最易引火,便让小花找个大的竹篮子,等明天太阳出来后晾晒一下就将刨花收起来。

    小花还说,这两天家里都煮糊糊,又没有一个荤菜,汪木匠两人虽然嘴上说理解乡里相邻的,其实心里还是很不高兴。小花说道这里嘴嘟着。

    秀秀想,这是人之常情。有手艺的匠人本来就是非常受人尊重的,走到那里都会被好好地“款待”。秀秀想着不仅是要“款待”匠人,家人也需yào

    把伙食开好一点,今天赶集卖回来一点东西,但是这每天一开锅就是十多张嘴,这点粮食,最多吃半个月。

    赚钱赚钱,秀秀一边喝着糊糊,一边想着怎样找钱的事情。

    这边,小花说:“大姐,这两床棉被怕是要不少钱吧?”

    恰时,王德深给赵氏喂了药,一手掌着桐油灯一手拿着碗出来,因为没有手护着火光,稍微快了一步便熄灭了。王德深正想搭小花的话,见油灯熄了,随口说了一句,“这油灯就是不经风的。”

    “大舅,我把马灯弄好了,你看。”宏儿已经将马灯的油加好,拿了今天秀秀刚买回来的火镰,将其点燃,然后将外面的灯罩罩上。

    王德深看见,“秀,这这是宫灯吧?我以前看见楚家掌过一次,用长棍支着……秀,这怕是要不少钱吧?”

    小宝先吃饭,现在已经吃好了,搭上爹的话,“爹,你看这儿……”

    “哎呀,这这是新棉被——”王德深看到小花旁边的两床棉被,惊呼道。

    秀秀说道:“娘现在身子骨虚,不能再受风寒了,你们拿去一床盖。另外一床就给大壮也小宝两人,那柴房里面透风凉。”

    几人愣了一下,秀秀继xù

    说道:“小花,你和翠华、宏儿就暂时将就一下哈,等下次赶集,姐凑了钱就买哈。”

    “姐——”小花和小宝都不知dào

    该说什么了,泪花在眼眶里转悠。

    “姐,你你真棒……”

    秀秀将碗里最后一口饭扒拉进嘴里,笑了一下,起身将自己和小宝的碗筷收拾了转身进了灶间。

    周氏坐在灶前烧热水,小英蹲在后院门旁边,正卖力地搓洗着猪大肠,宏儿在旁边掌着宫灯给娘照亮。秀秀进去的时候,翠华正给小姑说要怎样怎样搓洗猪大肠,两人聊得热络的很。

    秀秀从大铁锅里舀出半瓢热水,将碗筷洗了,放到旁边专门放碗的石台下面。上面的碗柜破旧不堪,不能在用了,秀秀看着这,想着到时候还应该请汪木匠他们做一个碗柜才好的。

    秀秀洗了碗,舀了半瓦盆的热水端到后院,和小姑一起搓洗起猪大肠来。两人弄起来就很快了,小姑虽然是第一次洗,但是手脚一点不比秀秀慢,两人洗好,便将猪大肠放进大铁锅里煮……

    终于忙活完了,在秀秀的“安排”下,爹娘和大壮小宝分别抱了一床新棉被去盖,猪大肠也收拾好了,家里米粮也有了……秀秀躺在厚厚的稻草垫子上,身上盖着一张冷硬冷硬的破棉被,旁边的小姑因为今天白天在地里挖地,晚上回家忙活家务,实在太累了,已经进入了梦想。

    秀秀感慨不已,小姑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啊。没想到那个严宽竟然为了一个布商女儿而将贤惠的结发妻子给休了,而且还搞出那么大的阵势来。具体原因秀秀想等过一段时间,等小姑的心情稍微平复一下,娘的身体好一些,以及家里的事情稍微忙空一点,再去探究。

    对于一个妇人,如果不被婆家待见,甚至是被休掉的话,那是极大的耻辱。所以很多弃妇宁愿选择去“烈女崖”也不想苟活被旁人的唾沫星子淹死。秀秀深有感触。

    不过,好歹总算是走出了“弃妇”的阴影,以一种重生的豁达来面对生活。祸兮福所伏,随着重生而来的植物异能,让秀秀有了向命运抗争的底牌。那个黄青山,她终究是要向他讨个说法的,不是说那样的人还值得留恋,而是心有不甘,凭什么?为什么?

    秀秀想到这里,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她记得当时那黄父是将黄青山给她的休书扔到她脸上的,然后……拿着休书懵懵懂懂地走出来……耳朵里充斥着狠厉而冷漠的“去死——去死——”……然后……便到了烈女崖……醒来后,各种事情接踵而至,她根本就没有想起这件事情来。现在静下心来,看到小姑,才想起休书的事情。

    休书,对了休书。秀秀恨自己不识字,否则自己当时总要看个明白,那黄青山究竟为何休了自己。如果真是像那黄家二老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秀秀想着,等明天问问娘把休书放那里的。

    秀秀虽然身体疲惫的很,但是感觉脑袋并没有疲惫带来的昏沉感觉,窝在被窝里想着事情。

    只有个把月就到年关了,秀秀想着在年前一定要把家人的棉衣棉被置办好,还有油盐米粮等等。现在家里又添了两口人,秀秀想着自己这段时间必须加紧去外面“捕猎”了。皂荚树那里的皂荚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地上剩下的都是往年的,大多**,收来无用。她想起还有两处离家的地方有野兽的踪迹。

    秀秀和那些植物的交流知dào

    ,它们说的“踪迹”,指的是那个地方经常有野兽出没,甚至那里就是野兽的巢穴。

    秀秀静静地想着,下意识地将被子裹紧一点,旁边传来小姑不安的梦呓。不过一会,秀秀也慢慢地陷入了沉睡。

    在她识海深处的那一方开辟出来的神识空间内,一点点如同星星般的记忆慢慢地凝聚成一颗更大的星星。记忆中的那些生活常识,认知等等慢慢地被提炼出来,形成一种新的记忆。这也就是为什么秀秀现在感觉自己的脑袋想问题越来越灵活的原因。此时,平静的识海里面,慢慢地飘来一丝丝淡绿色的生之气,极其轻柔地温养着整个识海。

    睡梦中的秀秀感觉自己身体特别的轻盈舒爽,她梦见自己来到后山,晨曦透过林荫,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她感觉自己在里面像只自由的小鸟,随风而舞,翩然而起……

    第二天早上,秀秀自然醒来,躺着让脑袋稍微整理一下今天将要干的事情,便轻手轻脚地穿衣起床。而后转身给小姑将被子掖好,小姑醒来了。小姑小声说:“秀,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秀秀轻嗯了一声,“小姑,你再休息一下吧,我去把早晌饭做好。”

    小姑:“我们一起去吧。”说着她已经起床摸索着穿衣裳了,稻草堆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在灶间,秀秀在灶台忙活,小英在灶前烧火,两人小声地聊着。

    小英:“秀,家里的那两亩地全都种小麦吗?估摸着还有个两天的时间就能将两块地翻出来了。”

    秀秀知dào

    小姑以前没出嫁的时候,就是干活的好把式,没想到现在回来了,还是要这样的辛苦劳作。心里又是一阵酸楚,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多愁善感就能够改变自己改变家人的命运,生活之多艰,现在辛苦一点,她相信凭借自己的“神通”,加上家人的勤劳与相亲相爱,总有苦尽甘来的一天的。

    秀秀想了一下,山地贫瘠的很,种小麦收成低的很,但是如果不种的话,土地浪费着怪可惜了。秀秀感觉脑袋里灵光一闪,自己拥有和植物沟通的异能,何不种一些果树或者是如皂荚树那样的既可以药用又能卖钱的树木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