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再遇“斗笠”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费章节(15点)

    如此,秀秀买粮食以及棉被宫灯火镰等物就花去了二两一百多文银子,而卖皂荚得的二两六百文,现在兜里还剩下四百多文。

    两人背着沉甸甸的货物,加上三床棉被,要走那么远的山路回去很有难度。秀秀见现在未时末的样子,往月亮沟村的驴车应该还没有走。于是两人连忙到场口,幸好,赶驴车的人因为今天坐车的人少,所以还在等人。

    秀秀和小宝两人赶过去。赶车的是住在村上头的一个族叔王贵,正抄着手,站在场口上朝街道上张望。见到秀秀两人背着沉甸甸的背篓,小宝背上背篓还重了三床被子,高高地耸着。他认得这两姐弟,他知dào

    以前他们的爹娘赶集的时候背再多的东西都舍不得坐车的,他正想上去揽一下生意,却见两姐弟直直地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心里一喜,迎了上去。

    “王家大妹子,你们……”

    秀秀喘着气,先到旁边将背篓支在板车上面,回道:“王三叔,我们搭个车。”

    />

    “嗳,好嘞。不过……你们背这么多的东西……”王贵扫了一眼两个背篓,那意思就是要加车资。

    秀秀缓口气说道:“那是自然,我们多给一份子车资。”

    王贵笑着连连搓手,“还是大妹子通情达理……”

    这时从板车那里传来一声极不和谐的“呸”,不过秀秀现在根本就没心情去理会这些,将议好的车资给王贵,一共六文钱。

    秀秀说道,“王三叔,你再稍微等一下,我去看看场口那里还有肉卖没有。”

    王贵想说什么,但是秀秀已经跑远了。秀秀想着现在家里有匠人,不能慢待了。再说了这好菜好肉地招待对方也才能够踏实地干活。

    “呸,还买肉呢——”又是那个声音,压抑中极尽讽刺的味道。

    小宝已经坐在板车上,看住背篓以及棉被等物,对王贵说道:“给三叔添麻烦了,你稍微等一下,我姐马上就回来了。”

    王贵叹口气,没有继xù

    纠缠在这个问题上,看着板车上的这么多东西,最后眼光落在那三床新棉被上面,说道:“你们两个娃子还有点能耐呢,买这么多东西,怕是要花不少银钱吧?”

    小宝心里充满了自豪,但是他还是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让三叔见笑了,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这才出来买一点。”

    板车上还坐着四个人,其中两个是邻村的,也就是小花被退婚的孟家所在村子。其中一个是穿着斜荆印花棉袄的中年妇人,怀里抱着包裹,旁边一个是稍微年长的妇人,头发用篦子紧紧篦住,显得非常精悍,样子像是两母女,那中年妇人撇嘴碎碎念,老妇人斜睨两眼,但是并没有制止。

    另外两人,小宝认得,是月亮沟村下村的人,楚秀娥和她娘甑氏。

    原本她们四人坐在板车上小声地交谈着,看到秀秀两姐弟过来,那楚秀娥神色变了变,几人顿时止声,见秀秀忙荒荒走了又继xù

    挤眉弄眼说着。邻村中年妇人神叨叨朝甑氏说:“大姐子,那个就是王家那个弃妇?”

    甑氏朝旁边的秀娥看看,点点头尴尬笑笑。

    那妇人继xù

    撇嘴小声说道:“啧啧,怪不得呢,幸好孟家把婚事退了,要摊上这样的亲家,真真是败坏门风……”

    几人虽然说的小声,但是小宝还是听见了,猛地转身喝道:“你们在嚼啥舌根子呢?”

    妇人瞥了小宝一眼,上下打量一番,不屑道:“啧啧,就这样子,难怪也被退亲了……”

    甑氏和秀娥本来是和小宝一个村的,本身相对那些碎嘴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爱搬弄别人是非的人,听到小宝一说便有些尴尬地将脸转向秀娥一边,低着头不再掺合。老妇人扯扯女儿的衣袖,凑近耳朵小声道:“说啥呢……”

    妇人呸了一声转过去,嘴里咕哝了一句:“一窝没人要的东西,神气个啥?”

    小宝气极,脸涨得通红,对方是妇人,又是年长的,他狠狠说道:“再乱嚼舌根子小心我不客气了……”

    “咦,不客气,咋个不客气法……”

    这时,旁边一个穿着蓝底小花纹的老妇人装作很公道的样子,“哎呀,这位小娃子就错怪你甑婶子了,这怎么叫说坏话呢,不过是闲谈两句而已,而且这也是事实,莫说你们村,就是我们村也传遍了,哪个不知dào

    月亮沟村王家有个“弃妇”女儿……”

    这不说还好,一说,小宝就想动手打人。那妇人见小宝凶狠瞪她,她便更来劲了,还朝小宝身前凑了凑,“咋了咋了,若要人家不说,自己就不要去做。你做都做了,难道还不允许人家说了?”

    小宝压着怒火,说道:“大婶子,你也是有儿女的人吧,要是别人这样说你女儿,你是啥感想。”

    那妇人不屑地一哼,“要是我有那样的女儿丢人现眼,我早就捂死她了……”

    王贵连连说道:“嗳,都少说一句。”

    驴车上暂时平息下来。

    这时,秀秀卖了案板上剩下的一笼猪下水、一笼脚油以及一块五花肉,花去将近五十文钱,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那妇人对着小宝说什么“……捂死她……”

    秀秀一看这阵势,想到,肯定是这几个女人又在搬弄是非乱嚼舌根子了。原本还想着打个招呼混个脸熟的,现在看来也不用了。是以,她一手提着猪下水,一手提着五花肉快步走到驴车跟前,也像是没看到那几人一样,和小宝说着话,自顾地将手里的一把枯叶摊在另一个背篓上面,而后将五花肉和猪大肠放上面。

    邻村两妇人还在挖眼咕哝着,秀秀回瞪一眼,脑袋一扭自顾地爬上板车。

    刚才跟小宝吵的那个妇人朝秀秀瞥了一眼,回过身,嘴里嘀咕道:“一个弃妇而已,得yì

    个啥呢。”扫了一眼,见秀秀两几张枯黄的树叶垫在板车上,而后才将猪下水放树叶上面,妇人嫌恶地撇开脸。

    王贵皱着眉头对几人喊道:“上车了上车了,有啥事回家去慢慢念叨……”

    众人刚一坐上板车,王贵就把扬着鞭子,吆喝着,驴儿便扬蹄,逐渐开始小跑起来。王贵将他的这头驴照顾的忒好,倍儿有力qì

    ,所以后面板车上搭载了六七个人,驴小跑着都轻松的很,只是在上坡的时候,所有人都必须下车,免得累坏了驴。

    坐在板车上这一停歇下来,秀秀和小宝两人才想起还没有吃晌午饭呢,秀秀说:“哎,刚才忘了去茶肆买点茶水回来,只有凑合着吃了。”

    小宝嗳了一声,便开始小口地啃着烤红苕。家里麦子包谷啥都没有了,只有今年新收的红苕。现在家里又添了两双筷子,要是秀秀今天没有买粮食回去的话,家里的那点红苕也顶不了多久。

    秀秀撕开烤红苕薄薄的皮,露出里面红猩猩的瓤子,红苕已经凉透了,略微有些干硬。秀秀小口地咬着,到嘴里让它自己慢慢地化开,带着一丝甜香慢慢地滑进肚子去。不过一刻钟,两人就将带的两根大红苕决绝掉了,虽然肚子还有些饿,好歹里面总算有点东西垫底了。

    驴车很快驶出集镇的范围,进入一条林间小道。秀秀坐在板车上,手肘撑在背篓上面支着脑袋,眼睛微眯,一边休息一边想着事情。

    叽哩咕噜的声音在林间悠扬的响起,几人在驴车上晃晃的都快睡着了。

    顿时,秀秀一下子坐起身,眼睛看向前方,神色间有些疑惑惊愕。

    就在这时,驴车前方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来,手里拿着近两尺长的宽背大刀,黑色刀身,只有刀锋散发着森寒的光芒。

    劫道的?秀秀有些疑惑,这里是集镇附近,而且这条道上大多是贫穷的相邻,即便打这路上过身上也没有多少银钱,怎么会有劫道的?恰时,另一个人从驴车后面冒出来拦住退路。

    两人皆用黑布蒙面,手拿大刀。秀秀看去,这大刀和上次从县城回来遇到的山匪的大刀片子有些不一样。唔,虽然当时那些山匪并没有路面,但是她通过那些植株给她反馈的信息得知,那些都是三尺多长的宽面大刀,刀身相比略薄且明晃晃的。而这两人拿的刀却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直直的黑沉沉的刀身,不到两尺长,只有刀锋一线闪耀着寒光。

    秀秀还发xiàn

    这两人拿刀的姿势也不一样,前面那个蒙面男是右手斜提大刀在身侧,左脚微微踏前一步,可攻可守可进可退。后面你蒙面人则是将刀横在身前。

    前面那人对板车上的人喝道:“把车上的东西给我留下——”

    众人被陡然冒出来的这两个拿着大刀的劫匪吓蒙了,都没有动作。

    秀秀总觉得前面那个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唔,尽管对方有意压低自己的声线。秀秀再仔细一瞧,对方的这身形也非常眼熟,她心里一咯噔,再回头一看,后面那人貌似更加眼熟……

    ——“乞丐”?“斗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