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置办采购忙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费章节(15点)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集市上人很多,本来这皂荚是非常紧俏的,但是秀秀现在没有那么多的等着卖完,所以依旧和上次一样,带着小宝,直接将皂荚背到吴庄的邢伯那里去了。

    秀秀两人到那个收货的小院子的时候,看见院子里面已经站了一排的人了,从正门地方一直排到院坝中间,身边都放着大包小裹,或者是背篓萝篼竹筐等等。有些拿了野兔子,蛇等等野物,也有像秀秀这样背着药材来的。这些人都是来卖山货的。

    秀秀扫了一眼,里面有很多陌生脸,应该是其它村的人,心里略微松口气,要是被本村的人看到背了这么多皂荚的话不又会生出幺蛾子。

    秀秀看前面队伍迟迟不动,本想着来这里可以快点卖了好去采购,没想到也等这么久,正在她焦灼不安的时候,长贵朝她走,“这位娘子,里边请。”

    秀秀回过神,心里一喜,连忙招呼小宝背上背篓跟着长贵从侧面往后院方向走去。边走边想,这次对方竟然称呼娘子,这是对女子*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的一种尊称,看到对方脸上一直谦和的笑意,将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

    这次,秀秀没有看到那个邢伯,长贵直接将两人背来的皂荚过秤,按照上次的价格,算好价钱,一共是二两银子又六百文。秀秀接过,清点,收好,朝长贵福身告辞,拉着小宝快步离开。

    院子里排着队的众人看到这两人背着满满两背篓的进去,片刻就背着空背篓出来了,想着肯定是走后门了。而在这里排队等这么久……心里便有些不忿。

    秀秀和小宝自然不会去理会这些人的眼光,径直出了院门朝集镇方向而去。

    这边,长贵将外面收了皂荚的事情跟邢伯汇报了一下,便去忙的事情了。邢伯伸手捻了捻下巴的几根胡须,嘀咕了一句她是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皂荚的呢?”这皂荚并不是那么好弄的,必须要有皂角树,而皂角树栽种至少要四五年才能够结果,一般的农家的地连种庄稼都不够哪会用来种皂角树?所以采摘来的皂荚皂角刺等等都是来自野生的皂角树。据他所知,一般离村子比较近的皂角树都是属于村里的共同财产,一户人家是绝对分不到这么多的。而人们不管是药用还是浆洗等等,对皂荚的需求都很大,一直就处在供不应求的程度。

    当然,对于他这样一个大的庄园来说,这点皂荚还没放在眼里,他疑惑的是对方从哪里弄来的……哦,对了,还有那条大蟒蛇。

    秀秀和小宝从吴庄出来,到集镇上才刚到晌午,两人便脚不停地去置办货物。最紧要的自然是粮食。

    幸好今天是赶集,有些农家便将自家的大米小麦包谷之类的拿来卖,秀秀和小宝两人从集镇中间一路走,买了五十斤小麦,二十斤大米,五十斤包谷,这些粮食的价格都比较稳定,大米是四文钱一斤,包谷一文钱一斤,小麦是两文钱一斤,加起来就花去二百三十蚊钱。

    秀秀掂量了一下,兜里还剩下二两多银子,便和小宝在集镇上到处转悠,看有没有卖棉花棉絮之类的。

    这山区集镇相对于县城来说非常偏远,平常很少有货郎将远地的拉来卖。比如像棉花宫灯这样的物什,必须要看运气才能够碰上。

    可能现在临近年关了,两姐弟终于在场口找到一两马拉的平板车,上面就放着几床厚厚的棉被,在板车上的架子上面还有许多在秀秀看来都很稀罕的物什,拨浪鼓,篦子,花细,首饰盒等等,其中就包括宣纸糊的宫灯。

    货郎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穿着淡蓝色短袄,下身是黑色棉裤,脚蹬圆头厚底棉鞋。一看稀奇的人多,但是真的买的人少,他叹着气现在就准bèi

    收拾起走了。看到秀秀两人围,看得入神,一边自顾收拾,一边随口问道两位是想买点?”

    秀秀看向货郎,笑笑,“你这棉被卖的?”

    货郎随口答道八百文一床。”

    秀秀见对方心思就没放在卖上,便继xù

    道我多买几床可以便宜点不?”

    秀秀一边询问,一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棉被的质量,这被套粗布缝制的,但是针脚细密,而且布面也没有残破或者孔洞啥的,里面的棉花铺展的很很均匀,质量还不。

    货郎整理的手一顿,看向秀秀,“你要几床?”

    秀秀你最少多少钱卖?”

    “两床的话就一两五百钱。”

    秀秀道太贵了,六百文一床,我买三床。”

    货郎连连摇头,“不不,这价太低了,我这成本加上一路上的费用都不止这个价,你再加点。”

    秀秀听对方的口气有卖的诚意,而且对方也不冲,便道这样,三床棉被,我出一两八百五十钱。比县城店铺卖的都多了五十钱了,你再不卖的话再高我也给不出了。”

    货郎有些肉痛的样子,正要答yīng

    ,突然,不时候旁边围上来一个人,声音低沉沙哑你这里有多少床棉被,我全要了。”

    货郎看向旁边一个带着斗笠的人,忙笑着说道这里一共六床被子,郎君若全要的话,我给您算七百文一床,一共四两银子二百钱。”

    秀秀心里气的不得了,本来已经快要谈成的生意,竟然就这样被搅了,下意识地朝声音来源看。

    蓑衣,斗笠,那人故yì

    将斗笠压的很低,看不清样貌,声音低沉森冷。

    就在秀秀看的一刹那,那人也倏地侧过头看向她,秀秀顿时感到一股杀气,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好熟悉的感觉,秀秀完全是本能地想起了上次去县城,经过城门衙役盘查时候出示的两张通缉画像,除了一个是追的那个“乞丐”外,还有另外一人……看不清样貌,这完全是她的一种直觉。

    小宝在旁边也气愤的很,见一下子朝后面退了半步,上前扶住,正要找那人理论理论,却被秀秀轻扯一下衣袖,见给他递了一个眼色,他跟着这么久,一下子就明白对方的意思,连忙止住要上去理论的势头。

    斗笠男沉声说道我要了,给我捆好。”

    货郎高兴不已,不过在捆扎前还是对秀秀两姐弟解释道两位客官真是对不住了,这位郎君全要了,要不下次吧?无不少字”

    秀秀无奈,本以为这里买了虽然比县城多出几十个铜钱,但是家里急需,而且现在也有现钱,没想到被别人“抢”了。她有些郁闷,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刚才货郎也没有答yīng

    ,现在有个给出更高价的人,自然卖给别人,无可厚非。秀秀指着挂在板车货架上的宫灯问道你这宫灯卖?”

    货郎心情很好,一边扯着麻绳将六床被子叠好捆扎起来,一边说道这个光是灯罩五文钱,如果加上下面的灯台,要二十文一个。”接着他笑笑说道娘子如果诚心要的话,就算你十八文一个,如果是只买灯罩的话五文钱就没的少了,我成本就在四文多,加上这一路上的运费,着实赚不了一个钱。”

    货郎絮絮叨叨地说着,都将六床被子捆扎好了,这边见斗笠男子冷冷地站在那里,没有动作,货郎再次客气说道郎君,六床被子一共是四两又两百钱。”

    斗笠男显得有些尴尬局促,原本很沉稳的声音都有些支吾,“我,我的钱袋子掉了……”

    “可是,可是……”货郎张着嘴不说,他看看斗笠男,又看看在旁边等着货郎将被子捆扎好给她拿宫灯的秀秀,顿时木在原地。

    秀秀一听那斗笠男竟然说没有银钱,顿时有种峰回路转的感觉。不过凭着直觉,她觉得现在还是不要表现的太过急切了,否则这个能够犯下让县城盘查通缉肯定不一般,还有对方一直将右手压在身后……那若隐若现被顶起来的轮廓……她很明智地选择没有看见,只等着对方离开,她继xù

    和这货郎讨价还价。

    那斗笠男看向秀秀一脸热情地看着棉被,欲言又止,最后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了。

    货郎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所以当斗笠男说没钱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纠缠,现在苦着脸转向秀秀,“娘子,这棉被你还要吗不跳字。

    秀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但是没有表现出来,说道要,当然要,还是开始的价格,我要三床,一两八百五十文。”

    货郎哎了一声,一边肉痛不已地解开捆扎好被子的绳子,一边说着,“哎,算了算了,就卖给你了,三床被子一两八百五十文就一两八百五十文。”

    秀秀从小麻布袋子里面数出一两银子加九个碎银子,说道小哥,我卖三个带灯台的宫灯,算五十文钱吧,这样就正好一两九百文。”

    货郎笑了,“你这娘子真会算账呢,算了,这大头的都让你了,五十文就五十文吧。”

    秀秀这才其实货郎笑起来还有一口洁白的牙齿,刚才就没有注意道呢。货郎将三床棉被再次捆扎好,又拿了三个带着灯台的宫灯交给秀秀,后者接过仔细验过,便将数好的银钱交给对方。

    货郎也仔细将一个个的银子验过,如此双方皆银货两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