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从长计议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费章节(15点)

    现在天刚蒙蒙亮,秀秀走的飞快,一路上杂草树枝藤蔓尽皆避让开来。这条山路上次走过的,所以不到两个时辰她就赶到了皂角树那里。

    昨天秀秀用精神力控zhì

    严家院子里面的桂花树根,将整座房子的地基都掀起来了,巨大的精神力波动,让周围的植株都感应到了,然后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那些有自主意识的树木之间便将这个人类能够控zhì

    植株的事情传开了。

    自然也传到了皂角树这里。于是几乎不用打听,他也知dào

    了一点秀秀昨天的“事迹”。所以待秀秀一来,便将自己的生之气将对方的精神力包裹起来。其中一方面是“互惠互利”,还有一个方面,他是想检测一下对方的精神力进阶情况。

    昨天早上皂角树听了在秀秀差点晕倒那里的一颗老树说她的精神力进阶,但是凭他的经验来看,对方再进阶,也不可能直接控zhì

    一株没有自我意识的植株啊,不可能控zhì

    那棵桂花树将整座房子都掀翻了……所以怀着这样的疑问,皂角树的生命元能很快就来到秀秀的识海外面……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顿时,他惊呆了,这才几天时间?上次他感应到对方的识海还只开发出来最多拳头大小的意念空间,而现在竟然扩大到至少两尺方圆的球体了……不过,皂角树看秀秀忙荒荒的样子,联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料定对方肯定还没来得及感应自己精神力的变化。

    就这样,秀秀一边让自己精神力让皂角树温养,一边不停地将地上的皂荚揽进背篓里面,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收拾了一背篓加一麻袋,而后将麻袋放背篓上面,用绳索捆扎固定好,便忙不迭地背着往回走了。

    秀秀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过晌午了,经过院坝时,看到汪木匠和他徒弟已经拉开了架势,正在给木头弹墨线,量尺寸。这些大多是柏木,是老早就放在后院阴干了的。秀秀朝两人打了声招呼。

    王德深和宏儿正在院子里给汪木匠打下手,空了就到旁边去编背篓筲箕,宏儿对竹编也非常感兴趣,半天时间就知dào

    那蔑条怎么走了。秀秀对王德深和宏儿喊道:“爹,我回来了,宏儿。”

    王德深一看到秀秀走进院子便起身迎了过来,想要接背篓,被秀秀拦住。宏儿非常懂事,跟着秀秀后面一起往堂屋方向走。

    汪木匠看了秀秀一眼,刚才随口答了一句话。而后听到她喊王德深“爹”才再次将秀秀上下打量了一遍,一时间还没有瞧出来,过了一会才带着疑惑问道:“你就是王家大妹子,王秀秀?”

    秀秀笑着回道:“嗳,这段时间就幸苦汪叔和小哥了。”她一边说一边背着背篓直接经过经过堂屋朝后院方向走去。

    汪木匠看了一眼秀秀背篓,里面应该是皂荚……这是哪里弄来这么多的皂荚的?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便抛到一边了。对于他们这种手艺人来说,其实一年到头在主人家住的时间要比在自家住的时间长,自然见过很多的主人家,要是什么都去八卦一下,不仅主人家不喜,而且自己也会被绕进各种的是非中。

    秀秀来到后院,王德深和小花帮着将她背上的背篓接下来,宏儿显得很兴奋,问道:“大舅,这是什么啊?”

    王德深笑道:“这是皂荚,洗头发洗衣裳就是用这个的。”

    王德深怎么不高兴,现在赵氏的病情稳定下来,而且喝了秀秀从吴大夫那里拿回来的药,精神头愈发的好。尽管小英和大侄子到自己家增加了不少负担,但是至少不用牵肠挂肚了……唔,其实他心里仍旧有个疙瘩的,就是这个负担现在是直接落到秀秀身上。

    宏儿兴奋地跟着两人一起将背篓和麻布袋里的皂荚抖落出来,倒在院子里面。而后小花便开始像上次那样,将大个的成色好的皂荚选出来放在一边,稍次的用竹篮子装了。秀秀说等稍微空闲出来,就把这些皂荚熬出来,做成浆洗液拿去**卖整个的皂荚划算的多。

    而秀秀一放下背篓就到灶间把糊糊端着吃了。早上走的时候小花知dào

    姐并没有带干粮,所以便一直留了一罐子的糊糊在灶膛里面热着。不是她不想给姐姐煨点大白米干饭,而是家里实在是没有粮食了。现在一大家子加上来的两个匠人,就是十多张嘴,一顿饭即便是煮红苕糊糊,也要消耗掉两升的包谷面粉……莫说是大白米了,即便是包谷也最多只剩下煮两三顿了……

    秀秀一边端着碗呼哧呼哧地吃着,一边看着小花和宏儿兴致勃勃地挑拣皂荚,王德深问:“秀,你这是从哪里摘的皂荚啊?”秀秀知dào

    这是爹担心自己。这月亮沟村上下就只有一棵皂荚树,现在还被楚家霸占着,王德深知dào

    娃绝对不可能是在那棵皂角树上摘的……想着上次秀秀从后山抓了一条大蟒蛇,心里一直担心着的,故有此一问。

    秀秀笑着说道:“在后山。你们不用担心,安全着呢,只是路途有点远,不然我都带小花去帮着背了。”

    小花听说要带自己去,连忙起身,眼神灼灼地看向秀秀,“姐,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宏儿抓住秀秀的衣角摇晃道:“姐,我也去我也去。”

    秀秀脸色一凌,“都不许去,把这里的皂荚先选出来,明天我拿到集镇上去卖了。”

    两人一下子焉下来,也都知dào

    现在是非常时期,又继xù

    开始挑拣皂荚了。王德深看到秀秀很有“大姐”风范,而且又有赚钱的手段,心里愈是高兴的很,跟秀秀招呼了两句要小心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便到里屋看赵氏睡醒了没有。

    秀秀知dào

    自己对爹对娘对这个家应该担负起的责任,所以一点不觉得自己这是在帮“别人”干活赚钱。相反,心里有种甘之如饴的幸福感。

    秀秀看着两人飞快地将地上一大堆的皂荚分拣开来,心里估摸着,这里应该不比上次的少,可能也能值个一两银子吧。而后她三两口将糊糊灌进肚子,跟小花打声招呼,便再次背上背篓麻袋绳索出发了。

    秀秀从堂屋出来,来到院子里面,汪木匠已经在五六根碗口大的木头上弹好墨线,正和徒弟拉着锯子,将木头锯开……她扫了一眼,他们的工具还真是多啊,从锯子刨子斧头到榔头平刀凿子等等一大堆,她想着,光是这一大堆的工具恐怕就得要几两银子吧。秀秀自嘲的笑笑,自己现在看什么都会联系到钱上面去。

    汪木匠见秀秀又背着背篓出去了,随口问道,“大妹子又出去了啊?”

    秀秀笑着回道:“嗳。”

    秀秀刚走到院门的时候,王德深提着上次秀秀买回来的长嘴茶壶从堂屋里出来,给两人各添了大半碗热茶。

    秀秀几乎是用跑的,再次来到皂角树那里,天色已经不早了。幸好这次皂荚树自己将树身上还留着的小部分皂荚抖落,然后秀秀直接把背篓和袋子放树下,一下子就接了小半背篓。

    草草收拾好,便再次急匆匆地往回赶。秀秀想着自己走快点,到时候太晚了怕又让家人为自己担心,现在家里的事情够多了……果真,当她翻过后山的山垭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火把在朝自己方向靠近,是小宝。

    走近了,小宝将秀秀身上的背篓接下来自己背上,他说:“刚才娘醒了,精神头好很多,听说你还没回来担心的不得了,爹也准bèi

    出来接你。嘻嘻,结果我跑的最快……”

    秀秀祥怒地噌怪道:“家里还有匠人,出来接我干什么?”

    秀秀觉得心里暖乎乎的,接过小宝手中的火把,这是用稻草做的,所以燃得一点都不旺,很容易熄灭。秀秀一边想着明天和小宝一起将这皂荚拿去卖了,该买些什么东西回来,一边和小宝拉了一会家常。

    回到家里,匠人已经吃过饭了,正在和王德深聊着家常以及对木器的一些要求等等,而后将两人送到西屋歇息下。

    晚上,秀秀和小英依旧在新屋里面打地铺,秀秀明显感觉到小姑还没有从被离弃的阴霾中走出来,她也不好说什么,自己也是一个“弃妇”。小英虽然是秀秀的小姑,但是年龄只比秀秀大六七岁的样子,而且以前秀秀她们还小的时候,几乎都是小姑带着他们的,所以秀秀和小英之间的关系其实姐妹之情更多于姑侄之情。

    第二天一大早,秀秀就起来了,小英也没有了睡意,跟着起来收拾东西。其实秀秀也想过让其他人到集镇上去的,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到后山去捕猎了。但是现在家里,必须要有人手把地翻出来,以便种冬小麦。而爹腿脚不便,不管是翻地还是赶集都不何时,小花体力不行,还有太小,走那么远,秀秀不放心的。小姑和宏儿就更不比说了,可能那严家正想着怎么找他们的晦气了,到集镇上去不是往枪口上送吗?

    所以,还是只有秀秀自己出马了。

    秀秀和小宝两人各自背了一大背篓的皂荚到集镇上去了。至此,那颗皂荚树的皂荚基本上就被她搜罗完了。等这里处理完后,便准bèi

    将挑拣出来较次的皂荚熬成浆洗液,一部分自己用,一部分拿去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