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第二次接触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十九章第二次接触

    植物的天性便是“顺其自然”,但是当他们一旦拥有了自我是意识后,在悠久的岁月中,唔,当然前提是没有被人砍伐掉来当柴火或者是做木器。他们和人类一样是渴望一种交流的。但是和同类中那种交流可以是瞬间就完成,而且都在同一片蓝天下,同生长土壤里,无论怎么交流都像是在说自己一样。

    所以,和人类交流让他们觉得特别新奇,最主要的还是,人类的精神力对他们的生命元力也是非常有好处的,最简单的就是可以壮大他们的生命元力,使之能够更好的越冬耐寒耐旱等等。还有一方面,上次老槐树并没有跟秀秀说明,那就是,他们的生命元力越壮大,即便以后因为不可抗的外力因数而“沉睡”了,他们也会有更多的机会在其它植株上“苏醒”。

    ——重生。

    秀秀稍事休息,感觉精神好一些了,便继xù

    上路,感到集镇的时候已经是未时初了。想着要去请吴大夫肯定要花不少银钱,不如先将这一背篓的皂荚卖掉,现在只有去找那个邢伯了。于是便直接朝吴庄方向走去。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

    远远的,长贵在院子里打扫就看到了秀秀佝偻着腰背着一个比她身体还要大一号的背篓过来,便连忙到后院跟跟邢伯说道:“邢伯,上次卖蛇的那个女的又来了。”

    邢伯端着细瓷茶碗的手一顿,哦了一声,而后缓缓将茶碗放到方桌上,“她来卖什么?”

    长贵说道:“她刚走到山垭口的地方,我看她背着一个大背篓,沉甸甸的样子。”

    邢伯哦了一声,他喜欢的就是这娃子机灵的很,但同时又不多言多语,不该看的不该听的绝不会去凑热闹,相反,如果是吩咐的,定会尽心尽lì

    地做好。比如就像前两天他吩咐长贵留意一下这个女的,果真,人家还没有走到院门就看见向自己来汇报了。

    邢伯摆摆手,长贵微微弓腰,而后转身朝外面快步走去。

    恰时秀秀背着背篓已经走到院坝外面,站在那里正想叫门。

    长贵笑着迎了上去:“哟,大姐,你来啦,来里面请。”

    秀秀脸色看上去有种与她蜡黄皮肤不符的绯红,一半累的一半是因为发烧引起的。秀秀勉强笑笑,“有劳了。”便跟着长贵走了进去。

    秀秀到后院的时候,看到邢伯正坐在桌子旁边,她连忙问好,后者嗯了一声。

    秀秀在长贵的帮zhù

    下,将背篓放到地上,说道:“邢伯,这是我在山上收的皂荚,不知dào

    你们这里要收不?”

    邢伯在两人放背篓的时候就透过背篓蔑条的罅隙看到了里面的物什,他有些意wài

    ,不过还不至于让他动声色的地步。这皂荚既可以当药材,也可以用来熬成洗发洗衣,用途非常广泛,是香饽饽。而对方一下子就背了这么大一背篓,估计了一下,至少有三十来斤的样子。

    邢伯随手拿起一只皂荚,约莫两只宽,半指厚,比手掌还长出两分,是皂荚中的中上货色。他说道:“收,你打算卖多少钱?”

    秀秀说道:“以前没有卖过,不知dào

    价格如何,请邢伯给个价吧。”她不怕对方耍诈。这一背篓相当于皂角树下面厚厚一层来说不过是小部分而已。当然,最主要的是她现在急需用钱,即便是便宜一点也无所谓。

    邢伯下意识地看了秀秀一眼,见对方脸上绯红,额头上有汗,而且吐气中有股腥热之感,一下子就看出对方应该是感染了风寒了,不用说现在也在发热中。只是这样的重症,对方竟然还背着这么一大背篓的皂荚……再看看对方瘦弱的身体,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邢伯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给你三十五文一斤,你看如何?”

    秀秀没想到这皂荚这么值钱,连忙应道:“全凭邢伯做主。”

    邢伯说道:“好。长贵,你去将戥称拿来。”

    不过一会,长贵就取来一个大的秤,这是专门用来称量重的东西的,于是秀秀连忙帮着将背篓放到上面,连上背篓是三十七斤。而后长贵拿来一个大的麻布袋子,将里面的皂荚全部装进麻布袋子,再将背篓放到上面称量,一共是四斤多点的样子,这样算来,皂荚净重三十二三斤,按三十二斤算,每斤三十五文,一共是一千一百二十文钱。

    邢伯对长贵说:“你去取一两银子又两百文来。”

    秀秀朝对方福了福身,“多谢邢伯,这,这有点不好吧。”

    邢伯说道:“你拿来的这些皂荚都是中上品,值这个价的。不知dào

    大妹子怎么称呼?”

    秀秀说道:“我姓王,王秀秀。”

    邢伯略微愣了一下,他看对方出去面皮粗厉蜡黄,骨龄至少也是二三十岁的样子,这样的女子应该成亲了的。而成亲后的女子一般都会给自己的姓氏前冠上夫家的姓,莫非对方现在这个年纪还没有成亲?他再次扫了对方一眼,不对,以他阅人经验告sù

    她,面前的的确确是一个妇人。

    秀秀见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疑惑,神情坦然说道:“呵,我是被夫家休了的,所以……”

    邢伯顿觉有些尴尬,他为戳到别人的“痛处”而感到愧疚,不过看到对方一脸淡然,心里的疑惑更加深了。农家的妇人一般要承shòu更多的家庭压力,农活,伺候公婆,服侍丈夫等等,所以除了极少数的妇人可以稍微保养一下自己,大多数都是如秀秀这样的“黄脸婆”,唔,秀秀应该是黄脸婆中的黄脸婆。

    他不知dào

    的是这都是秀秀在家里养了两个多月才有这样子的……

    秀秀接过长贵递过来的银钱,向两人告辞,连忙快步朝集镇的另一头跑去。

    听说那个吴大夫也是和吴庄一样,是在集镇外面修了一座小院。

    秀秀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吴庄,吴大夫,都是姓吴,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不过她现在人已经跑到山垭口上面了,不可能回去问个明白。一是太耽搁时间,二是,这吴庄听说是货郎起家……而那吴大夫却是远近闻名的大夫,他们之间相差太多了。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