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蜂匣子”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十二章“蜂匣子”

    秀秀想说你二话不说就将这蛇最值钱的掏弄出来,而后才说价,这不是先斩后奏么?这只是她念头一过而已,不会真的说出来。因为如果对方说不要的话,她也只有将蛇划成几块,像猪肉那样向集镇上几家饭店推销。但是今天又不赶集,这么大条蛇很难卖出去……最重yào

    的是对方给出的价格远远高于自己的预期。

    一时间,两姐弟都被对方给出的这个价格给震撼住了,二两银子呢,这相当于他们一家以前几年的收入了。

    邢伯看两姐妹呆愣在那里,眉头微皱,“你们不满yì

    ?”

    秀秀连忙说:“满yì

    满yì

    。”

    邢伯笑笑,把刀递给长贵,又恢复那种老年人该有的神态了,“长贵,你去给他们取二两银子来。”

    秀秀见长贵转身就要进去,连忙笑着说道:“邢伯,你看……能不能给我们换成碎银子啊。”她顿了一下说道:“*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呃,您看能不能换成一两整的银子,然后一两一钱的碎银子?”

    邢伯理解的笑笑,朝长贵摆摆手,“就按照她说的话拿。”

    长贵嗳了一声,没有任何迟疑或是其他神色便朝里面跑去。

    邢伯走到小方桌旁边坐下,指着桌子上的两碗茶水对两人说道:“喝茶。”

    秀秀连忙说道:“多谢邢伯,我们还有事,就不多叨扰了。”

    这时,长贵已经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粗棉布袋子出来了,递给秀秀。后者接过,撑开布袋口子朝里面看了一下,确认数目对的,而后又随意拿出一个碎银子看了一下重新放进里面,将布袋口子收紧。秀秀很自然地做着这一切,确认里面的银钱无误后,朝邢伯和长贵笑笑告辞,小宝和跟着告辞在长贵的引领下出了这个山货收购店。

    临走时,邢伯在他们身后说道:“以后如果还有这样的山货的话尽管拿来便是,价钱亏不了你们的。”

    秀秀转身朝对方福了福身,“多谢邢伯。”

    两姐弟出了店铺院门,秀秀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她这时才注意到在在那个“货”旗帜下面还挂着一个方方正正的“蜂匣子”。她记得曾经在黄青山看一本野史中念过一个桥段,好像就有关于这“蜂匣子”的介shào

    ,好像是做销器儿的。然后联想到邢伯的身手,心里便有了几分底。只是这种绝活向来不会卖给外人,必须要有“切口”。

    秀秀叹口气,可惜当时只是听黄青山兴起时拿着书本在那里念叨了两句,也不知dào

    这“切口”是什么。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叹息,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学习识字!不管是以后方便认识草药,还是方便在外行走,都必须学会识文断字!

    秀秀想着,一边带着小宝沿着来路匆匆赶路,一直到了田埂地方。

    秀秀朝后面望了两眼才有些脱力地放慢脚步。小宝现在心里还止不住的兴奋,只是想着没有喝了那两碗茶水有些可惜了,心里越想着就越感到口渴的很。

    秀秀说道:“能够开那么大一间收货铺子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反正这集镇上也有一间买茶水的,等下我们去喝点茶,吃点东西。”

    小宝也是一个聪明人,听大姐这样一说,才想到那邢伯真是一个有些不寻常的人,乍一看就是一个不起眼的老头而已,但是当他拿起尖刀手起刀落,将那碗口粗的蟒蛇开肠破肚时感觉就像是一个经年的……屠夫。唔,那眼神那气势应该比屠夫还要狠厉几分。想到这里,不由得背脊上一股寒气往上冒。

    两人总算是挨到了集镇上唯一开着的一家茶肆,两人点了一壶茶,先咕咚咕咚灌了两大碗,然后才就着赵氏给他们烙的饼吃下去……

    且说这边,邢伯看着两姐弟走出了院子,眼睛渐渐眯睨起来。他就是吴庄的大管家,也是吴庄主吴顺的心腹。当时他让长贵倒茶的时候就是想看看这两人是否有那个本事斩杀得了这么一条大蟒蛇的,还好没有让他失望,虽然那个“弟弟”看起来急躁了些,但是也很有分寸。只是那个看起来像是中年妇人的干瘦黑黄的女的竟然是那个半大小伙的姐姐,还是让他这个阅人无数的人看走了眼。后来,看到这个“姐姐”竟然能够忍受住口渴时候别人送上嘴边的热茶,能够当着别人的面面色不改地清点自己该得之物……

    看似瘦弱粗厉,实则精华内敛,邢伯想到这里下意识地伸手捋了捋几根斑白的胡须。

    长贵很少看到掌柜的这个样子。他是在自家大伯的力荐下才有这么一个“好差”。他听说这邢伯性格十分古怪,已经换了五六个伙计了,都是一两个月甚至是几天就被遣走了。他家境十分困窘,上有将近三十岁的弱智大哥没有娶亲,家里连聘礼都拿不出,所以当大伯帮他找到这份差事的时候十分珍惜。

    他非常的聪明,他来几天就渐渐摸着邢伯的脾性了,不该自己问的不多嘴,不该自己知dào

    的就千万不要往那里凑。再加上他勤劳谦逊,所以现在跟在邢伯身边有一年多了,渐渐成了邢伯的得力助手,月俸从最初的六百钱,涨到了现在的二两银子,在两个月前大哥也娶亲了,家里便催着要给他说媳妇,但是他跟着邢伯在这里见过了很多的人,算是见过世面的,渐渐地眼光也有些高。其实最主要的是他舍不得这份月俸优厚的差事。

    长贵正在没事找事做地拿起扫帚打扫院坝,邢伯突然问道:“长贵,你觉得刚才那对姐弟怎么样?”

    长贵愣了一下,老实答道:“感觉……很一般,但是好像又有些不一样。”

    邢伯笑笑,“眼睛还是很厉害的嘛。这两姐弟的确是有些不一样,特别是那个姐姐……”他说到这里便顿住了,刚才他细细回想起来,竟然从那个女的身上感应到一种“沉稳内敛”,还有一种“危险”气息。

    莫说一个女流了,就是三五个大汉在他面前都过不了一招半式的。

    邢伯他想了下,这次自己竟然连对方姓甚名谁都没有问到,实在是与他往常的行事有些不一,想着,如果下次对方还拿山货来的话一定要好好“搭讪”一番。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