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十一章冤家路窄

    王秀秀听了爹的话才放下心来,她虽然对自己的这种创新很有信心,但是毕竟自己好多年都没有去过集镇了,对人们会卖什么东西没有把握的。接着,她又问道:“爹,那你看这卖多少个钱一条合适啊?”

    王德深再次拿起一条吃起来,“这个嘛……有这么多的面粉,又是用油炸出来的,鱼也是肉食,我看至少也要两三个钱一条吧。”

    王秀秀心里有底了,其实这个成本,除去虾鱼是自己捞回来的外,这次用了一小团面粉,油也用的不多,算起来每条成本还不到半个钱,如果能卖两三个钱的话,这一盆至少有五六十条,就能赚一百多个钱了……王秀秀在一边盘算着,见锅里的汤已经熬白了,便小心地将鲫鱼整个捞起来放在旁边的瓦盆里,而后将旁边和好水的包谷面糊均匀地搅拌进锅里,待得沸腾起来将芦蒿嫩茎也放进里面,而后撒上几颗盐巴,待灶膛收火放上几颗葱花就可以了。

    虽然是极其简单的一锅大杂烩,但是这对贫困的一年到头都难得见到点肉星的他们来说非常珍贵了,一家人也空前的团结在一张桌子上香香地*{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吃着,赵氏更是破例地点了桐油灯照亮。

    第二天早上赵氏将几条熬过汤的鲫鱼热一热分给了他爹和几个娃吃,在王秀秀的一再坚持下,吃了一条鱼。

    而后王德深和王小宝两人又开始砍竹子编背篓,当他们知dào

    王秀秀和小花两人还会割很多的芦蒿回来时,当下便决定将用剩下的黄蔑用来编制几个竹垫子,用来晾晒芦蒿。

    一大早王秀秀和王小花背着背篓带着绳子镰刀又出发了,她们怕那个地方被别人发xiàn

    ,好歹自己先发xiàn

    的总要多割一点回来吧。赵氏想着昨天两人在外面饿了大半天,便烤了两根红苕给她们。

    这次两人有了经验,到中午的时候就割了两大背篓的芦蒿,而后捧着旁边河沟里面的清水就着冷红薯吃了,略微垫一下肚子。

    吃了东西,两人到河沟边将被拦在那里的三条鲫鱼抓起来,至于那些虾鱼王秀秀没有动,这些虾鱼一离开水就死掉,现在离下场集还有四五天,现在就弄回去吃掉还是有些舍不得。

    两人收拾妥当,才刚过晌午就往回走了。

    两人刚下山坡,斜前方迎来一个人,正是昨天被王秀秀“骂”走的余氏。

    王秀秀和小妹相视一眼,在这里遇到这人可不是好事。

    且说余氏昨天就问她们是哪里打的猪草,两姐妹不仅没说还将她顶撞了一顿,而后又看到王秀秀背篓里鲜嫩的芦蒿,今天便决定跟着来看一看。余氏想着昨天都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碰到的,今天特意赶早来,顺着这条林间小路就遇到了刚刚从山上下来的王秀秀两姐妹。

    王秀秀见余氏盯着自己两人背篓里的芦蒿,眼冒星星,“啧啧,这大白天的竟然遇上两贼子了……”

    王小花怒道:“你说谁是贼子呢?”

    “谁答谁就是咯。”

    “这可是我们在山上打的,什么贼子呢?”

    “还不承认,现在这季节上哪去找这么鲜嫩的芦蒿呢,肯定是别人种植的被你两姐妹给偷了——”余氏歪头斜眼一口咬定。

    王小花还想争辩,被旁边的王秀秀拉住,小花不服气地嘴里咕哝了两句,“姐,她就是看我们现在打到猪草了不顺眼。”

    王秀秀没有回答小妹,转头对余氏道:“你说话最好放尊重点,我们又没有招你惹你,你无凭无据说啥贼子不贼子的?”

    “哼,无凭无据,你背篓里是什么?不要跟我说你是在山上随便就打来的?鬼也不信。”余氏一脸吃定两姐妹的样子,而且话越说越大声,现在好多吃了晌午饭的人正到地里去干活,听到这边的争吵声便走了过来。

    这段时间正是农闲,村里人最好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谈资了,一看到是余氏与王家两个妹子撞上了,就知dào

    这两妹子又要吃亏了。

    这余氏嘴巴毒辣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但是即便这些村人知dào

    又怎么样,他们正巴不得有一些谈资笑料呢,都在那里起哄,“余大婶,你说的贼子在哪里呢?”

    余氏见有人来了,身体朝后面仰了仰,用下巴朝王秀秀两人点了点,“你看这季节哪里来的这么嫩的芦蒿,如果不是人家地里种的难道还是哪个山头长起来的了?我说啊肯定是偷来的。”

    这时,那几个村人也注意到了两姐妹背上背着的两大背篓芦蒿。在这贫瘠的大山里,即便是一背篓猪草也是有人眼红的,更何况是还可以人吃的芦蒿呢,几人顿时起哄道:“哟,是挺鲜嫩的啊,这真不像是野生的。”

    余氏见有人给自己撑腰,底气一下子足了。虽然现在逼两姐妹说出那地自己也得不到多少的便宜,但是这便宜也不能让这两姐妹占了,想着自己昨天还在那个一向木讷的王家大妞身上吃了亏,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找回来。“你说不是偷的,那你说你们是在哪里割的?”

    王小花被气得差点就像冲过去了,被王秀秀拉住。这次王秀秀也不像昨天那么直逼对方,因为这次她看的出来旁边那几个看笑话的村人都想知dào

    这芦蒿的出处,她心底叹口气,这都是给穷闹的啊。只是可惜了当时没有将河沟里的那些虾鱼给全部捞上来,好歹让家人多尝点肉的味道也好啊。

    “你倒是说说这村里谁家种了这芦蒿来着?”王秀秀直盯着余氏,问道。

    “哼,谁家种的?”余氏噎了一下,脖子一梗,“难道还是你们自己家的?……”

    秀秀直盯着余氏,超前走了一步。余氏被王秀秀盯得有些心虚,想到昨天对方跟她说的话。这里到处都是山路,一边是山坡一边是悬崖的,便下意识地朝山坡方向靠了靠。看到对方有种逼过来的势头,一扭脖子,结巴道:“你,你想干什么?”

    有几个村人朝这边走来,见要没好戏看了便怂恿道:“我说王家大妹子,你就说你是在哪里打的猪草不就结了吗?再说你余大婶也是没有恶意的,不过是关心一下,万一有人说自家的芦蒿被偷了找到这里来,大家也好有个说道啊……”

    王秀秀看向这个三十多岁的看似憨厚的汉子,叫胡德来。秀秀眼睛微眯,如果是外人听到这人的说话肯定觉得是这么个理,公道。但是她打小的时候就因为打猪草被对方在自己脑袋上敲了个大窟窿,而后还先跑去跟他父母告状,这是一个典型的笑面虎,当时要不是自己命大跑得快就要被活活打死了……

    月亮湾村有两户大姓,一是王家,一是胡家。这两家人原来为争夺下面月亮沟的管理权数辈下来差点就弄出了人命,后来来了一户外姓楚家,以庞大的财势一举拿下了下面月亮沟的管理权,同时还借助家族在县城的势力在村上捐了一个村长,当然不用两年时间,当时捐出去的那点钱早就被抠回来了。

    王秀秀一看胡德来知dào

    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了。

    是

    由】.

    div>

    BAI_CLB_LT_ID

    =

    "519311";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