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到任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三百二十七章到任

    布利德略略想了一下。然后偷眼看着洛林的表情,小心地说道:“按了他的罪行,大约……或许是……终身监禁吧。”

    洛林一愣,他原本还以为,彼得安克男爵做了如此多的坏事,应该来个抄家灭门什么的,没想到却只是受到这种处罚,不由很是奇怪地看着布利德一眼,

    布利德轻咳了一下,然后很不自在地低下头去,躲过了洛林的视线,解释道:“其实……彼得安克当上治安官以来,还是很有政绩的,弗里敦城的治安就一下子好多了,城里也没有偷窃抢劫了。算起来,他还是有点功劳的。”

    洛林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些家伙是看在了以前交情的份上,想要保那个男爵的一条命,说不定还是收了贿赂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摇摇头,心中暗道:黑帮头子当上警察局长,地方治安不好才怪。只能我抢我拿,其他的统统滚蛋。香港四大探长世代,破案率还号称百分之百,但是其中的手段无非就是载赃陷害,拉人顶罪,狂切生猪肉。

    不过以了洛林爵爷现在的身份,这种死个把人的小事情,如果还要‘亲自’计较的话,那就显的他老人家太过苛刻了。

    布利德看洛林表情,又接着说道:“洛林大人,有没有可能给彼得安克说说情,起码定个有期,让他不用死在监狱里。”

    洛林愣了一下,他虽然不在乎那位男爵的死活,但是他还没有心胸宽大到放过和自己做对的人地步。

    他正想开口推掉,这时就见布利德双眼定定的盯着法庭中间的一个东西,呼吸急促,而且眼圈都红了。

    洛林当下奇怪,心中暗道:这位是怎么了?难道是疯牛病发做了?

    他抬起头来,四下扫了几眼,这才注意到,法庭现在正进行到证物审核阶段。

    那些从彼得安克男爵家抄出来的东西,一件件搬上来,让山贼的首领辨认,然后让彼得安克男爵来说出来路,不过他一直回答不记得了。

    法庭上值守的士兵正将一尊半人高的青铜雕像摆在中间,让他们辨认。

    所有在场的贵族与官员们也全都一脸同情地看了看布利德。

    洛林心中大讶。伸手揪过另一边的一个人,问道:“这是怎么了?”

    那人看了看布利德,然后恭声答道:“回禀大人,这尊美神像是布利德的传家宝,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后来据听说,他一个表亲帮着运送的时候失踪了。原来大家还都以为是那个表亲带着东西逃跑了。

    但是现在看来……”

    他说到了这里,突然愤恨了起来,看着坐在被告席上垂头丧气的前男爵,低声骂道:“哼哼,**,我得仔细看看,我家也丢过不少东西,说不定都在这个肥猪手里呢~!”

    雷欧在一边听到了,没心没肺的咧着嘴偷笑。

    洛林虽然心里冷笑,但脸色表情没变。

    布利德看着彼得安克男爵,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头肮脏的死肥猪,贵族的耻辱,我一定要弄死,我一定要弄死你……”

    洛林同情地看了布利德一眼,但是心中却是感到深深的厌恶。

    虽然在这个充满了暴力,弱肉强食的封建时代。人们需要抱成团才能生存下去。

    但是这一种纯粹的以血亲关系,只会和族人联合起来对付外人,和兄弟联合起来对付自己的堂兄弟,然后和自己的儿子联合起来,对付自己的兄弟………,

    在这种原始的血腥和暴力,不讲丝毫的公理与正义的社会之下,大家只会相互抢劫,血腥仇杀,走在大街上都要带上三层的防弹衣。

    这这种情况之下,有谁可以说自己是绝对的安全?

    而最终,这也是必然走向死亡。纵然不是被别人灭亡,自己也会自我毁灭~!

    想到这里,洛林突然感到对这些地方官们的龌龊事情厌烦起来,连带着对这场审判也没了什么兴趣,带着一众人等中途就回去了。

    洛林心中暗道:走人,走人,大爷不陪你们玩了,还有一个省在等着我那折腾呢~!

    爷们儿走了之后,随便你们打生打死,一帮狗*养的杂碎,爱死死远一点儿去吧~!

    洛林的兴趣变得寡寡的,连带着对弗里敦这里的兴趣也没有了,其实那个地方不一样,都是些山了水了的,要不然就是几百几千年前的古迹,凯瑟琳和阿黛儿对这些东西还有点兴趣,但对洛林来说只是在陪自己女友而已。

    洛林一家人回去一商量,决定还是尽早上路的好。

    弗里敦的官员们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下无一不是雀跃欢呼。甚至几乎要痛哭流涕。

    他们在办公室里争相传诵:那帮瘟神终于要走了~!大家终于熬到春天了~!

    禁卫军的官兵们也在弗里敦城里也是野够了,洛林他们这这里折腾弗里敦的官员,这帮禁卫军就在下面折腾弗里敦的驻军和下面的小吏们。

    因为山贼横行的原因,禁卫军没一个人看得起弗里敦这帮家伙的。

    在其他地方禁卫军这帮人还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但是在弗里敦城这里,大家对于那些不干人事,只会在老百姓头上耀武扬威,完全侮辱‘军人’这个称号的驻军们全都是极其不屑。

    这些痞子们在肝火大动之下,干脆就是没事找事了,只用两天的功夫,就打得那帮驻军们不敢上街了。

    没有了对手的禁卫军一副独孤求败的样子,对当起来缩头乌龟的驻军也没辙,听到准备出发的命令后,干脆的打起行装,准备了起来。

    今天洛林他们一家子起了个大早,收拾起各自的行装,在早餐之后,就登上马车,在禁卫军队伍的保护下,准备离开弗里敦城。

    虽然根据官府的说法,长公主殿下和雷欧殿下能够莅临参观,指导弗里敦城的工作。是弗里敦城人民莫大的荣耀,男女老幼自发上街欢迎欢送……云云。

    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用来糊弄上官的标准的官方说法。

    弗里敦来没来一个两个殿下,对这些平民百姓一点好影响也没有。

    他们只知道一天不工作,就没有饭吃,而这些大人物除了会封城封路,给大家制造麻烦之外,既不会涨自己的工资,也不会给自己发奖金。

    而很多时候,自己还得被组织起来,参加什么‘自觉自愿自发……’的义务劳动。

    但洛林和凯瑟琳离开的时候。还真是有不少的弗里敦人在道理两边围观相送的。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洛林打掉了弗里敦人的一个大患,抓起来一个祸害百姓的大蛀虫,扫除了山贼强盗,大道再次繁荣起来,弗里敦城百姓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洛林和凯瑟琳透过车窗,看着道路两边挥舞着鲜花,在身着便衣的弗里敦城宣传官员的组织之下,整齐划一地喊着口号,一脸幸福的平民,洛林突然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这些百姓们真的很容易满足。”…,

    阿黛儿往外面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可他们不会想到,你们两个痞子为他们做的好事,动机根本就是抢钱。”

    洛林苦笑了一下,说道:“殊途同归吗?政治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只看后果,不管手段和动机的。”

    新上任的弗里敦城城主肯法男爵带领的弗里敦城一众大大小小所有官员,在城门口等着恭送洛林他们。

    到了城门口,马车停了下来,洛林和凯瑟琳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肯法男爵带着这些官员们赶忙行礼,凯瑟琳看着众人,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平淡地说道:“感谢诸位大人的招待,我在弗里敦城期间过的……”

    凯瑟琳想了想,决定还是给这些人留些面子,说道:“还是过的很愉快的。”

    肯法男爵等人赶忙说道:“谢长公主殿下。”

    凯瑟琳道:“好了,不打扰诸位的工作了,以政务优先,诸位请回吧。”

    说完凯瑟琳拉着洛林登上马车,禁军军官一声令下,整个队伍迅速的启程上路。

    看着洛林他们的队伍一直走远了,弗里敦城的这些官员们这才感到天也蓝了,树也绿了,以往“平静”的生活,终于可以回来了,那些才破财免灾的官员。恨不得高歌一曲送瘟神,而有几个人,直接开始商量今天晚上去花差花差,去去晦气。

    洛林他们依然是优哉游哉的一步步向着南方前进,与此同时,凯瑟琳和洛林那份给皇帝陛下和首相的报告,却在茹曼城引起了很大的风波。

    茹伦德皇帝很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侄子和侄女居然在帝国腹地遇到了强盗,对于整天接到诸如国内很和谐,国民很安定之类报告的皇帝来说,这件事情委实很神奇。

    继而,茹伦德皇帝突然醒悟了一般,当下责成首相拉塞尔收集了近年来帝国境内关于山贼强盗和海盗之类的报告。

    拉塞尔无奈之下,只有硬着头皮将这些东西交给了皇帝,毕竟拉塞尔他们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他们追凯瑟琳的时候,也动用了一群山贼,这件事情至今还被作为一件大案被挂在地方总督那里。

    茹伦德皇帝拿着那厚厚的一摞报告时候,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帝国境内的治安情况,居然和那帮总督们说的不一样。

    山贼,强盗,马贼,河匪,海盗,就像每年的洪水,干旱和蝗灾一样,时时出没在帝国的各个地方。

    像凯瑟琳他们遇到的那一伙,虽然也盘踞了交通要道五年时间,但是和那些真正的悍匪们比起来,不管规模还是影响,实在是不算什么。

    近万人规模的海盗,能占据数座海岛为基地,和帝国海军周旋了几十年,至今海军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数千人的强盗团,盘踞边境和山区,甚至能连续击败帝国派出剿匪的军团,擅自称王,居然还有地方会向他们交保护费,以求免祸

    ……

    结果当然是龙颜大怒,皇帝陛下难得的将首相骂了个狗头喷血,而且在了随后召开的国务会议上大发脾气,连砸了数个墨水瓶,染的一众大员身上都是墨水斑点。

    有皇帝陛下亲自下令,首相大人监督执行,各省总督亲自负责的为其一年的专项整治活动开始。

    陛下可发话了,这是一项政治任务,不达标的就是政治不合格,思想不过硬,都给我回来接受再教育。…,

    命令很快被传达到各地总督的手里,话都说到这份上,那就是生死攸关的事情了。

    各路大员们唉叹着往日悠闲的生活,放下自己手头原来的工作,然后集合起全省的驻军和警卫,亲自带队,投入了轰轰烈烈的剿匪第一线当中。

    驻守在要冲和国境后方的预备部队也全都被动员起来,一时间帝国境内风起云涌,到处都是追捕强盗的军警身影。

    茹曼海军南方舰队的司令卡普特将军,终于得到了他一直要求的支持,集合起庞大的舰队,给所有的水兵配上铠甲和武器,将他们也当作步兵使用,一举荡平了为患几十年的海盗巢穴,将几座海岛杀得一个活物都没有。

    然后第一个向皇帝陛下发出了捷报,高调宣称自己的防区已经完全清理干净。(结果因为好大喜功,没有彻底剿灭干净,那些逃散流窜出来的海盗,几个月后又成了洛林的麻烦。)

    对于这一次如雷霆一般的剿匪行动,茹曼帝国平民难得的为政府叫了一次好。

    洛林的运气一直不错,算是逃过来这一次风暴,奈安省因为属于边境省分,又背依着莽莽原始森林,算起来,应该是帝国之内盗匪情况最严重的地方之一,何况还有半兽人经常入境劫掠。

    要是洛林已经在任上,非被这件政治任务搞得焦头烂额不可,不过这个大爷还在上任的路上,奈安地方上做得再糟糕也和他无关,等洛林磨磨蹭蹭地到达奈安,这次风暴也就到尾声了。

    洛林在接下来的一路上,安宁的不得了,就算皇帝不下死命令,仅是洛林他们在弗里敦的做派,也做够下面的官员们警醒了。

    大家都知道只要是让这位爷过不好的话,那最后可是够自己美美地喝上一壶的。因此上全都是打起精神,小心应对。

    洛林发现这一路上,连乞丐都被撵得远远的。

    雷欧看了,自然是极端失望了,他可没少带着禁卫军往那些可能闹贼的地方跑,却发现这里早就被地方驻军给严密监视住了。要是动手快一点儿的,甚至都已经变成废墟了。

    众人一路无话,一直到达南方的一个大港,洛林他们登上早已等候的舰队,从海路直接前往奈德尔城。

    比起走大道,这样既节省时间,又舒适的多,只是路上少经过了几个省,雷欧对此却是老大的不愿意,这要少收多少东西啊~!

    洛林一众人等坐在甲板上面,撑着遮阳伞,带着墨镜,在盛夏的海风中悠然的享受。

    洛林扫了一圈,首先想到的就是等到了奈安,一定要圈起一片海滩,建一个私人的海滨浴场,到时候阳光,沙滩,比基尼少女,自己奋斗的梦想就都实现了~!

    以后什么都不用干,就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人生了。

    看到洛林那种闪烁的眼光和口水都快流出来的表情,阿黛儿就知道洛林脑子里不知道又转着什么少儿禁止的鬼点子,啐了洛林一口,拿着手里的扇子啪啪的在洛林身上敲了起来。

    正当洛林和阿黛儿在打情骂俏的时候,侍卫在下面大声说道:“大人,对面有船过来了,好像是奈安的。”

    洛林从椅子上做起来,问道:“我们快到了?”

    侍卫说道:“是的,大人。预计下午进入河口,明天到达奈德尔城。”

    凯瑟琳伸了个懒腰,感叹道:“这一段旅程,终于算是要结束了,累死我了……”…,

    此时,由奈安派出的使者很攀上洛林他们所在的大船,洛林终于第一次用总督的身份接见了自己的下属。

    这个人的身份一下子就把洛林给弄糊涂了,税务官直属于财务部,不是总督的属官,理由上没有必要这么颠颠的跑过来巴结自己这个新扎总督。

    但是听了那人的汇报之后,洛林这才释然了。

    原来奈安的各级官员们听说自己这位老大是凯瑟琳长公主殿下看上的小白脸,而且还有未来的皇帝陛下雷欧小公爷随行,这种大粗腿平常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抱上的。

    当然是谁都想第一个来洛林总督面前献殷勤,在自己顶头上司面前留个好印象,碰到这种能进步的事情,大伙当然是当仁不让了。

    争来争去,谁都说服不了谁,最后大家只能妥协了,因此上,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到了奈安税务官的头上。

    洛林和了那位税务官简单地聊了几句,了解了一下奈安行省的具体情况,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第二天,庞大的舰队转入内河,沿着宽阔的贝尼河而上,直往奈德尔城。

    河道上数量众多的船只想蚂蚁一样铺在河面上,围着洛林他们的舰队,奈德尔人纷纷出马围观起这个年轻的总督,负责护送任务的海军将领不敢怠慢,将这些小船全都隔在了外围。

    洛林他们一家人站在船头上,从这里就能看到奈德尔城灰色的身影,建立在两河交汇处的奈德尔,沿着舌状的地势往里铺开,和两边绿色的大地区别明显。

    靠近交叉河口是奈德尔城的历史悠久的城堡,也就是洛林即将的住所,总督府所在,高塔的尖顶远远的就能看到。

    奈德尔城的港口上,此时已经聚满了人,各级官员烈日下耐心地等候着他们的总督。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