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送礼是门大学问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三百二十三章送礼是门大学问

    有一人在人群当中大声喊道:“我们都是在这里干活的。家当都留在里面了,为什么不让我们拿出来。”

    洛林见那些人也不上前,行礼,而是远远地躲在了黑暗当中。唯恐被自己看到了他的面孔。可见他们都是何等的心虚。当下一皱眉头。然后冷笑了起来,道:“是吗?我还没听说过那个在当佣人的,留主人家的东西是要用铁锹和撬杠拿的?”

    他一转头,看向了身边的禁卫,道:“你们听说过吗?”。

    禁卫军的士兵们当即大笑了起来,大声说道:“没有,大人。”

    人群当中又有人大声喊道:“不是啊,我们是干活回来,顺道来拿的。”

    “就是,就是。”

    “没错。”

    “就是这样的。”

    旁边其他人也是大声附和了起来。

    洛林当下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指着对方笑了半天,这才缓了过来,说道:“好吧,好吧,算你们有理,哪推着这么多车来干嘛?我可没听说过干什么活还有自己拉车上的。”

    这些人互相看了看,后面有个反应快的,大声喊道:“那个男爵欠我们工钱,好几百斤粮食。当然要推车来。”

    这下禁卫军的人全都哄笑了起来,波多奇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赞叹地说道:“这些家伙,还真他**的聪明~!”

    这些痞子们以前也是横行乡里的货色,看着前面这些尽情地嘲笑自己的军人,既是有些恐惧,又是感到所余不多的自尊心受损,有些羞愧恼怒,但是那些财货的诱惑却是实实在在的,不到最后,这些像是土狼一样的食腐动物是不会放弃的。

    人群当中有人大声喊道:“你们到底让不让进?我们自己的东西都不让拿,你们这不是欺负老百姓吗?”。

    洛林突然厉声喝道:“你们知不知道男爵犯的是什么罪?你们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已经犯法了?”

    这一下,对面的痞子们都愣住了,他们只知道那个男爵被抓了,只有几个人在看守这个地方。

    而知道这两条,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洛林怒声喝道:“这里面绝对有男爵的党羽,弟兄们,给我将他们全数拿下~!”

    只听得一声号令,从这百十来人的乡民们身后和左右,三百名已经悄悄抄了对方后路的禁卫军士兵从黑暗中冲了出来。

    他们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刀剑,一边大叫:“乖乖就擒,否则砍了你们~!伯爵有令,一旦反抗,格杀勿论~!”

    看着这几百号全副武装的士兵,这些人慌了神了,大叫着四处乱跑。有机灵的看到被严严实实的包围了,当时一抱头,乖乖地蹲在了地上。

    禁卫军士兵们也没上武器,只是用拳头和棍棒,很快就将这群人给制服了,捆猪一样,将他们按在地上,捆了起来。

    胆子小的已经哭了出来,还有人喊:“冤枉啊,我们真是来拿自己东西的。”

    “我是被逼的,我什么也没有做。”

    “我是好人啊。”

    “……”

    洛林摇摇头,对这些人的行为,洛林其实不当回事,这些人要是不这么做,那才是缺心眼那,只是撞自己手里了,算他们倒霉吧。

    尤其是洛林知道,彼得安克男爵手下的那些打手们,坏事可没少干,尤其是彼得安克男爵当上弗里敦出治安官之后,欺男霸女。**抢劫的事情这些人一直做,他们手上的人命都不少。…,

    这也无可厚非,这毕竟是一个由贵族们统治的世界,法律这种东西,只是贵族老爷们用来管理下面的死老百姓的。

    一个世袭的贵族就真是犯了法了,又怎么样,不过是罚酒三杯罢了。帝国法律明文规定,非叛国谋逆,贵族无死刑,就是关进监狱了,也是豪华的总统套房,每天牛排套餐。

    洛林知道自己没办法处理这种耗时长而且复杂的案件,凯瑟琳是可以这么做,但是她和洛林都没这个时间,这个案件审理起来,从找受害者,收集证据,抓捕审问同案犯,一直到量刑执行,最少也要半年的时间。

    中间涉及到一个世袭男爵,定罪最后还需要茹曼城的纹章院来认可,一来一回,这个案件在一年内是结束不掉的。

    更何况洛林自己也没有权利去这么做,这里可不是他的奈安省,洛林和凯瑟琳只能把这个留给地方官了。

    洛林知道自己没办法处理这种耗时长而且复杂的案件,自己也没有权利去这么做,干脆留给地方官算了,但是没想到,这些人自己撞枪口上了。那哪有放过的道理。

    家里还有两个香喷喷的大美女洗白白了,在等着自己,要是她们欲求不满了,自己又是有得罪受。因此上,洛林可不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和这些流氓浪费时间。

    洛林对波多奇说道:“交给你们了,仔细甄别一下,那些脑子一热来占便宜的老百姓,教训一下就放回去吧,其他和这个见鬼的男爵有关的,都先押下来,收集一下罪状。”

    波多奇他们这些禁卫军最近对审案这些不属于他们工作的事情也上瘾了,这比他们在茹曼城天天按点执勤有意思多了,当下一点头,嘿嘿笑着说道:“大人您就放心吧,我们可一直牢记大人您的指示,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尤其是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洛林哈哈一笑,拍着波多奇的肩膀说道:“我很看好你们。”

    “谢大人夸奖。”

    正守在弗里敦的市政厅里面紧急商量对策的弗里敦大小官员们,在后半夜就得到了洛林他们晚上的行动的详细的消息。

    这些原本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的一众官员,听到这件事情后,都是眼睛一亮。

    一个人还激动的大喊道:“想起了。咱们这位年轻的总督,可是号称冥王之友的。”

    这些家伙们立时高兴了起来,大声说道:“有办法了,有办法了。”

    这个世界上什么风最厉害,不是飓风,不是台风,也不是龙卷风,而且枕头风,多少一时无两的英雄人物倒在这种风前面,就连我们的圣人孔老2同志,当年为了拉关系、跑官。还不是要玩一出见‘南子’,玩暧昧,走走夫人路线?

    不过回来就又说了一句“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可见,枕头风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吹得起来的,想让领导的小蜜为你说好话,这个成本可不便宜。

    弗里敦的官员们再一次不要防暑降温,无偿地,自觉自愿地开始加班,通宵开会。

    弗里敦的城主知道,出了这么一件大事,自己的政治生命已经是终结。现在铁定是要被免职了。

    据听说,由总督派下来专门办理这一案件的专案组官员,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他老人家现在已经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思,对弗里敦城内的事情已经不在过问了,现在只是一个劲的在倒腾自己的家产。…,

    他在弗里敦城当了七年城主了,从小舅子到管家的狗,个个富的流油。

    因此上,需要尽可能地在追查到他的责任之前,将自己的各项黑色财产转化为灰色财产,灰色财产洗成合法财产。

    否则,以了帝国森严的律法,仅是一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就足以让他夺爵破产,流放三千里。

    弗里敦城主在这里的时间也就不多,这几年他挣下的这偌大的家产,都需要搬回老家去,弗里敦地区的蛋糕都已经被城主和这些官员们分完了,新上任的城主为了重新洗牌,让自己的小舅子上位,替自己搂钱,首先就会拿他们开刀,一朝天子一朝臣。

    与其到那时候被自愿的低价出手了,或者被扣个黄赌毒的借口给收了缴了,还不如趁着他还是城主这几天,都一个劲的处理好了。

    所以现在弗里敦的城主是忙得团团转,对下面这些官员的做派的,没时间去管。也不愿意去管,连长公主一行都懒得搭理了,反正我就要回老家了,爱谁谁吧。

    下面这些官员也不再在乎他这个上司,一众人等放弃了多年明争暗斗形成的积怨,坐在这里集思广义的商量对策的时候,也没人想着去找城主大人。

    何况,他们现在商量的事情,是要花大价钱才能搞定的,想要让洛林这一个赴任的总督,去给他们这些和洛林毫无关系的地方官在凯瑟琳跟前说好话,想想也知道代价不菲,洛林岂会不趁着这个机会大敲竹杠?

    但是为了自己的官位,多少钱也都是得花了,要不然特派员下来准会将他们这些人一锅端了。

    据听说,总督大人自己一个人亲手卖出去的官位,按了顺序轮,就足以排到2012年了,更别说还有其他的上级,他们的小舅子,二奶什么的,也是需要照顾的。

    那些候补的家伙们盯着实缺,就像快要饿疯了的狗看到鸡骨头一样,恨不能瞪的眼睛都滴出血来。

    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总督也会十分乐意多腾出点儿位置给自己人。

    城主现在都这样了,铁定是一个子也不会掏的,这些人也就将城主撇在一边了。

    可以预见,想要把这件事情给平息掉,这将会是很大很大一笔钱,大到这些官员们必须合起来凑款。大到大家都得痛的像拔牙一样嗷嗷叫上一年多……

    而有钱,才只是解决第一个问题。

    要知道,从古到今,上下五千年,不管是在哪一个地方,送礼可都是一门大学问。

    能不能送出去,怎么送出去,能不能送得收礼的感到舒服?这些可都是很高深很高深的学问。

    像是我大清,给各位中堂送礼,那就得是人家自己画的画,写的字。不管多少钱,买下来,然后再送过去,透着那叫一个高雅。

    小贝,意大利的那位小贝哥,那你就得要送一屋子不穿衣脑的美女。

    不过好在这些人全都已经当了官,属于老百姓二转,甚至是三转以后的职业,像是这项技能是他们这些人的必修技,玩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

    而以洛林的表现来看,这位爵爷也不是没缝的鸡蛋,油盐不进的主儿,这礼是不愁送不出去的,但是要知道的,洛林爵爷进了一趟阿尔摩哈德,直刮的天高三尺,地薄七分什么的,现在眼界开阔了,更不是三核桃俩枣能糊弄住的人物。…,

    这一众官员们可是从那些禁卫军那里买到了详细的情报,对洛林他们在彼得安克男爵庄园里面的表现知道的一清二楚,对着几万金币,这位爷也只是撇撇嘴,不咸不淡的当做了小钱,可想得多大的数目才会放在洛林眼里~!

    他们商量的主要是为保住自己的官位,到底值得自己掏多少钱,好在这些职位的价值,也都是能用金钱衡量的,一向也都是用金钱衡量的。

    雷欧搞出来的那个官职的价目表,从这方面说,一点也不错,比那个价钱在高,就是保住了官位,也亏了。

    大家取得了一致意见之后,迅速的行动了起来,这一大笔钱,凑起来都很费功夫,何况他们又不能直接几大箱子的黄金扔在洛林面前,那不是送礼,那是侮辱人,洛林爵爷动怒之下,绝对是会先抄家,再收礼的。

    而要在弗里敦城收集齐那些等价的礼品,难度不小。

    不光是洛林,洛林身边的人也一个不能忽视,从雷欧和薇拉开始,阿黛儿,美琳娜,包括卡尔特,他们的兴趣爱好也都得了如指掌,然后有针对性的送礼,让所有的人都满意了,他们自己才能放心。

    众人一直商量了一个通宵,这才算是达成了一致。

    ×××××××

    洛林他们所有的人,都一起睡了个大懒觉。洛林爵爷因为学习和贯彻关二爷夜读春秋的精神,研究了大半夜的哲学问题,更是和凯瑟琳两人一直在床上磨蹭到十点左右才起来。

    餐厅里面,薇拉依然在对昨天晚上的收获耿耿于怀,就连饭也是吃的少了。

    雷欧在一边安慰薇拉:“比起花那么大力气抄的山贼,已经不少了。这都是跟白捡了一样一样的。”

    美琳娜连着两天开了不少眼界,对雷欧接下来的活动很是期待,难得的对雷欧好了起来。

    阿黛儿则是哼着歌,一脸轻松幸福的样子,端着茶杯翻着桌上的一本书。洛林瞟了一眼,果不其然,又是一本腐女们的最爱。

    阿黛儿看到了洛林,急忙将那书藏了起来,好像是怕他真的受了书中的影响,改变了审美取向一样。

    洛林不由一翻白眼,然后转身在桌边坐了下来。

    他刚刚坐下,卡尔特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道:“启禀小姐,外面有弗里敦的官员求见。”

    凯瑟琳不耐烦的摆摆手,道:“不见,告诉他们,我不愿意麻烦地方,取消一切活动。”

    卡尔特苦笑了一下,道:“我这么告诉他了,可是,他说,他们是来邀请洛林大人参加枫叶丹林同窗会的。”

    洛林和凯瑟琳、阿黛儿都愣了一下。

    凯瑟琳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些鬼东西,还真会找借口们,送礼就送礼吧,什么同学会。”

    雷欧的小耳朵立时一竖,极其灵敏地支棱起来,道:“送礼的来了?”

    阿黛儿‘咯咯’一笑,在桌子下面踢踢洛林,道:“哎,我和妮可也是枫叶丹林的,他们怎么不请我们呢?”

    薇拉使劲咽着嘴里的东西,含混地道:“含有额,嗯也是风耶……丹林的。”

    雷欧举着手,道:“我、我、我也是枫叶丹林的,美琳娜也是。我们都要去。”

    洛林笑了笑,道:“好了,好了,我们都是枫叶丹林,一起去好了。我倒要看看这帮人有多大方。”

    阿黛儿一伸懒腰,冲着洛林甜甜一笑,道:“本小姐才不愿意搭理他们,今天正好补觉了。”…,

    凯瑟琳也道:“随你,不过不许给我去鬼混。”

    雷欧当下一举小拳头,表决心一样的说道:“放心吧,老姐,我一定把老大看得死死的。”

    洛林站起来,笑着说道:“走,咱们也享受一下被人拍马屁的感觉。”

    洛林一行人露出狰狞的獠牙,兴冲冲的直奔外面的会客室而去。

    侍卫们推开大门,雷欧抢先一步蹦了进去。

    在这里等候的几个官员赶忙过来向雷欧行礼,雷欧摆摆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也是枫叶丹林的,你们开同学会,我能去吧?不少字”

    这几个互相看了看,前面的一个人赶忙说道:“能跟殿下成为同学,那是我们全体枫叶丹林人的荣耀,今天请殿下一定要赏光,您如果不到,那就是我们弗里敦城全体枫叶丹林毕业生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洛林听得差点没吐出来,雷欧倒是很享受,眯着眼睛,乐的都找不着北了,,说道:“唉,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你们了。”

    为首的立刻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连声说道:“谢殿下,谢殿下,您能到场,是我们这些弗里敦人一辈子的荣耀。”

    洛林在一边看着,突然心里感叹起自己的好命来了,要不是薇拉这个呆妞,要不是雷斯特,要不是枫叶丹林,要不是妮可和黛儿,洛林估计自己这一辈子混得好了,也就像前面这个弗里敦的官员一样,随随便便地当个小官,养两个二奶,搂些小钱,奴颜婢骨,卑躬屈膝的为了财权挣扎。

    洛林看着眼前这个四十多岁,面色红润,一副标准的官像的弗里敦官员,问道:“不知大人贵姓?”

    这个官员赶忙向洛林一鞠躬,道:“不敢,在下布利德,是弗里敦的工务官。”

    洛林点点头,道:“哦,布利德大人,请带路吧。”

    布利德道:“殿下请,大人请。”

    雷欧哈哈一笑,然后一挺小肚子,威风凛凛地当先一步向门口走去。

    他走到了门口,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然后一拍脑袋,板着小脸,向了那些官员们道:“对了,忘记提醒你们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了。”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