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任命(下)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九十八章任命(下)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了。路边已经有人开始点灯。

    大公府邸离皇宫很近,距离首相府也只有两条街的距离。如果是从皇宫里穿过去,就是直线距离了,会更近一点儿。

    但是如果大家现在真的这么干的话,那么除了从事造反那个很有前途的工作之外,就再没有第二项选择了。

    在马车上,洛林与弗里德里子爵两人都没有说话。他略有好奇,但是却是谨慎地打量着对方。想要从了弗里德里子爵的脸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出来。

    但是最终却是失望地发现,这位子爵不愧是跟在大人物身边的男秘书。而不是那种当做花瓶,以及其他奇怪用途的女秘书。

    洛林从对方的面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动向来。

    弗里德里子爵在了洛林的目光之下,虽然是不动声色,但是却也是有些招架不住,当下轻轻地咳了一声,然后笑着向洛林点点头,说道:“伯爵阁下,我对您在枫叶丹林的英勇行为早有耳闻,并且十分敬佩您在阿尔摩哈德的征战经历。”

    洛林听了他这么说,不由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里,只是正好赶上了而已,被学院的领导们强推上去的。其实我当时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弗里德里子爵笑出了声来,说道:“您谦虚了,要是我只带着几百人和七万人对战,说不定一早就自己偷偷逃走了。”

    “啊?”洛林听弗里德里子爵这么说,也笑了起来,心中暗道:这个人也很有意思的。

    他‘呵呵’笑了两声,然后接着道:“您说笑了,子爵年纪也不大,已经是首相大人的私人秘书了,前途不可限量啊,估计很快就要为政一方。”

    弗里德里子爵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还是跟您没得比。首相大人总说我得锻炼锻炼。”

    洛林耸耸肩,说道:“这很正常,办公室第一定律,上级总是对的~!越是错的时候,越对。”

    弗里德里子爵愕然一愣。

    他仔细地品味了一下,洛林的话,越想越觉的有味道。最后不禁大笑起来,然后拍着大腿,赞叹道:“伯爵阁下,您不愧是一位著名的文人。说得太对了,上级总是对的。这句话真是说到了我心底里去了。”

    洛林听了,立时心头大怒,暗暗骂道:“你才是文人,你们全家都是文人~!”

    但是心中却也知道,因为这个时代还没有像是克莱登之类的野鸡大学,砖家叫兽们还没有泛滥。相反的他们的市场准入条件极高。不是随随便便地拿一两个野鸡大学的文凭,就可以回去蒙人的。

    因此上,‘文人’这个词儿在这儿还是相当褒义的。

    当下,洛林在心中很是长长地吸了口气,压下了破口大骂的冲去。他表面上却仍然是不动声色,只是勉强地淡淡笑了一下。

    弗里德里子爵也没有察觉。

    他笑完之后,略略沉吟一下,然后说道:“我觉得伯爵可能是误会首相大人,以伯爵阁下的才能和首相对阁下的器重,您和首相的关系应该更亲密。”

    洛林摆摆手,很是无奈地说道:“我的家乡有句老话,屁股决定脑袋,我和拉塞尔首相大人曾经接触过,还曾经和首相大人并肩和黑暗议会的人战斗过,我本人对首相大人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我家里那口。”…,

    洛林咧咧嘴,耸耸肩说道:“你也知道,对首相大人上次的行动十分恼火。”

    弗里德里子爵讶然道:“屁股决定脑袋?”

    他略略思付了一下,然后再次笑了起来,说道:“仔细一想,真的很有道理。其实上次的事情。首相大人自己也曾经说过,那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尤其是在枫叶丹林之战之后,首相大人曾亲自对我提起过,幸亏护殿武士们是一群白痴,上次的事情没有做好,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洛林讶然说道:“首相大人会这么说?”

    弗里德里子爵立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然后不好意思地道:“这可是我偷偷告诉洛林大人的,您可要保密。要不然传出去,我可要倒霉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其实这件事情,也不光是首相大人的主意。最主要还是……”

    他偷眼看了看洛林的脸色,见他脸上露出了关切的神色,当下继续道:“其实最主要还是教廷的原因。”

    洛林当下愕然,道:“这……这关系教廷什么事情?”

    弗里德里摇了摇头,道:“这里面的事情,我就不是太清楚了。只是隐隐知道,他们好像是在担心一件事情。因为那一件事情,所以就需要一个更加稳定的国际环境。”

    洛林听了他的话,立时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别看他平时对那些个死秃头们不假词色,一直死背背,死背背地骂。但是他可是知道教廷那帮死背背们可是神通广大,手眼通天的角色。

    如果就连教廷那帮死背背们也害怕的事情,那也就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魔族与亡灵了~!

    但是随即却是失笑了起来,大地之上虽然已经平静了这么多年,但是却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就算真的是魔族和亡灵族会有什么蠢蠢欲动,大家也早就知道了。

    但是在了他的心底却是隐隐地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那或许也可能是真的~!

    凭了前不久那些亡灵族出来的频率来讲,他们却是越来越频繁了。

    别的不说,光是去年那一年当中,他就遇到了两次。而且还遇上一次魔族。

    想到这里,洛林不禁想起了当时很摸了一把的那个魔族少女,想起当时手上触到了的温软如玉的感觉,不由搓了搓手指,好像指尖仍然是一丝的羊脂滑腻。

    弗里德里看了他脸上露出的一丝邪邪的笑意,不由心底很是厌恶嘟囔了一句:这个一脸下溅yin笑的家伙,就是那一众美女们看上的家伙?真是数朵鲜花全插狗屎上了。

    但是他表面上却是笑了一下,然后小声地提醒道:“伯爵,伯爵……”

    洛林立时清醒了过来。

    他看着对方的眼中古怪的神色,当下强笑了一下,然后遮掩地道:“其是我是在想,教廷的那些家伙们把事情说的这么严重,是不是又在玩什么世界末日,然后骗人捐钱的鬼把戏?”

    弗里德里看着洛林吱吱唔唔的样子,也不说破,而是想了一下,然后认真地道:“这个问题,我和了首相大人也在私下里讨论过。如果他们真的是想要骗钱的话,是会大张旗鼓的。而这样静悄悄的,反而是更是让人不得不怀疑一下。”

    洛林也不禁是深思了起来。

    弗里德里看了洛林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然后道:“管他呢,反正是不关我们的事情。让那些家伙们头疼去吧~!你说呢,伯爵?”…,

    洛林当下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心中暗道:这个弗里德里子爵倒真是会做人,老练不输那些政客们,要是没有拉塞尔首肯,鬼才相信你这个私人秘书敢向外透漏和老板的这种谈话,作出一副老好人的样子,玩我哪。

    坑了我一把,拐过头来再说一句对不起。上次坑错了,而且责任也不在我,是更大的主儿干的,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咱们之间就想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拉拉手,接着一块玩吧~!

    你丫的,太小瞧我记仇的本事了吧。

    当年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的狱卒们可全都这样说的,但是结果怎么样?大家一个也没放光,就连个烧锅炉的也是抓回来吊死了~!

    虽然心里腹诽不已,但是表面上洛林还是摆出一副微笑的模样,点头说道:“是啊,是啊。让他们头疼去吧~!“

    弗里德里子爵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然后笑了笑,说道:“其实总的来讲,拉塞尔首相大人当政这些年,我们茹曼帝国发展的还是很不错的。洛林伯爵认为那?”

    洛林点点头,说道:“这个阁下说的倒也是很对,首相大人自上任以来,革除了百年积弊,加强了政府对地方的控制,民生发展也十分迅速。”

    弗里德里子爵笑得眼睛都眯上了,就像洛林是在夸他一样。

    洛林心里暗道:夸夸拉塞尔又怎么样,他虽然坑过我和凯瑟琳,但是公平说来,他对茹曼帝国确实有功劳,反正这些以后都是凯瑟琳家的。

    拉塞尔做得越好,雷欧和凯瑟琳心里越高兴,要是拉塞尔和茹伦德皇帝真的给儒略大公和雷欧流下一个千疮百孔的茹曼帝国,就像阿尔摩哈德一样,儒略大公不堵着门骂娘才怪~!

    在拉塞尔当政之前,贵族集团虽然还没有将整个帝国搞得乌烟瘴气,但是各种弊端也是不断,尤其是这些世家出身的人,为了自己的家族利益,并不将皇权和民生太当回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阳奉阴违,善于将好经念歪了,结果骂名还是皇帝老儿顶着。

    从拉塞尔的身份就可以看出来,他是红衣主教,是教廷出身的人物。而且拉塞尔出身于地方上的小地主家庭,祖上连个骑士的头衔都没有。

    这就决定了拉塞尔天生和这些贵族世家们不对付。

    从茹伦德皇帝任命了拉塞尔为首相以来,他就致力于削弱大贵族的政治影响里,限制他们对地方的压榨,甚至不吝于拿儒略大公动刀。

    然后积极地实行新政和税改,数年之间就将茹曼帝国的国力,往上推了一层,而且极大的强化了君权。

    虽然那些大贵族们一直不遗余力的搞臭他,但是拉塞尔在民间的声望是非常高的。

    这也是凯瑟琳为什么非常讨厌拉塞尔,却也从来不想将拉塞尔从首相的位置上给赶走了,儒略大公也是这样,常常因为拉塞尔的挚肘而狠得牙根痒痒的,但是却一直力保拉塞尔的首相位置。

    他可是很清楚,拉塞尔其实是在给他们打工的。而且还是任劳任怨,背黑锅我去,送死也是我去的那一种。

    从上次的北伐军战败就可以看出来,有人拿着这件事逼迫拉塞尔辞职,但是茹伦德皇帝不遗余力的支持他,拉塞尔不仅没事,而且还组织起了又一次北伐军。

    弗里德里子爵谈起了拉塞尔的功绩,越说越是高兴,最后扳着手指在那里一桩桩地数了起来。…,

    洛林一面表面应付,一面心里奇怪,这个秘书按说是个子爵,那么就应该是哪家大贵族的继承人了,不是该和拉塞尔势不两立的吗?怎么这个家伙看样子,很崇拜拉塞尔的说,难道那些贵族终于认输,和拉塞尔合流了。

    马车很快就停在了首相府的前面,弗里德里子爵看样子很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一副很过了一把瘾的样子。

    马车停稳后,弗里德里子爵当先跳了下来,摆了个请的手势,说道:“伯爵请跟我来。”

    洛林跟着弗里德里子爵走进了首相府,军务部洛林已经是跑得很熟了,首相府倒是第一次来。

    此时已暮色沉沉,在灯光的照耀下,两队宪兵守卫在首相府的门前,看到洛林和弗里德里子爵过来依然动也不动。

    走过门房,前面是一个宽阔的院子,院子中间是一个大花坛,正面是三层的主楼,左右两边是两座一模一样的两层楼房,此时房间里面都亮着灯,能通过窗户看到屋里还在忙碌的人,还有人忙碌的穿梭在几栋大楼之间,现在的首相府,依然是一副紧张工作的样子。

    沿路经过弗里德里子爵身边的人,都停下来热情的和他打招呼,洛林看得出来这个私人秘书的地位不低,不过也不奇怪,领导亲信吗,见官大一级。不然回头这帮家伙在首相跟前说说你的坏话。

    像是某天看到你在了首相大人的花园里随地大小便了,勾引了首相大人最心爱的小侄女了之类的,大家可就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弗里德里子爵径直带着洛林走上了主楼的三层,拉塞尔的办公室就在三楼的左边。

    弗里德里子爵推开候见室的,对洛林说道:“伯爵请稍等,我去通报。”

    片刻之后,弗里德里子爵走回来,对洛林说道:“伯爵请。”

    洛林跟着弗里德里子爵走进了拉塞尔的办公室。

    洛林原以为拉塞尔的办公室怎么着也该和自己的枫叶丹林那间大房子一样,拉塞尔可比洛林有钱多了。

    但是走进房间后,却发现这里并不大,大概和凯瑟琳家的餐厅一样大,靠着一边墙壁的地方是拉塞尔的办公桌,对面有几把椅子,两边的墙边是几个柜子,除了这些之外,屋子里没有装饰物,地上也只是一般的木质地板,连地毯都没有。

    看到洛林后,拉塞尔正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说道:“我们的英雄来了,欢迎。”

    洛林也很快将拉塞尔鞠了一躬行礼,说道:“很荣幸能由首相大人召见。”

    拉塞尔摆摆手,说道:“好了,不用麻烦,不用麻烦。请坐吧,洛林。”

    弗里德里子爵为两人端上茶杯,然后弯腰行礼之后就退了出去。

    洛林在拉塞尔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面前一身便装的拉塞尔,洛林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谁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个报丧鸟,专门把自己叫来寒碜自己的,要是拉塞尔说:洛林,祖国需要你,为了人民,去北方送死吧。自己还能怎么做。

    拉塞尔舒服的靠在椅子上,手指敲着茶杯,说道:“从上次在枫叶丹林见过洛林之后,这才是第二次见你吧,没想到,你都作出了那么大的成就。要是说起来,你在枫叶丹林还算是救过我一次。”

    洛林心里暗道:是就是,什么还算,那次因为你,少爷我差点被人体炸弹挂掉。…,

    洛林赶忙说道:“那是首相大人本领高超,最后不是还是靠着您才挡住那些换人。”

    拉塞尔满足的笑了起来,用手摸摸自己的脑门,说道:“多年不用,本领荒废了,那次才会被打的那么狼狈,年轻时我还在东方战线打过好几年的仗,那个时候真是痛快啊。”

    拉塞尔很明显陷入了回忆当中,将洛林一个人晾在这里了,洛林耸耸肩什么都没有说。

    片刻之后,拉塞尔反应过来,对面还有一个人哪,不好意思的对洛林说道:“人老了,就喜欢回忆过去。”

    洛林道:“想来大人年轻时的生活,也一定是多姿多彩的。”

    拉塞尔摆摆手,说道:“和你这个时候没法比,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小兵,你都已经是将军了。”

    洛林谦虚道:“全靠老一辈提携。”

    拉塞尔摇摇头,说道:“不用谦虚,洛林,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年轻人,没有之一。”

    洛林道:“弗里德里子爵也很不错。”

    “弗里德里有头脑,但是缺乏做事的魄力,做一个参谋是很好的,但和你不一样,他不能独挡一面。”拉塞尔道:“不说他了,这次叫你来,其实是有事情的,洛林,你对奈安省了解多少。”

    “奈安省?”洛林说道:“除了知道那是一个边疆省份,异族人比较多之外,可谓是一无所知。”

    拉塞尔点头说道:“那里可谓是一个文明世界之外的地方,其实我对那里也很不了解。我要说的是,陛下想要任命你为奈安的总督,我想最好能先听一下你的意见。”

    “什么?”洛林愣住了,呐呐地说道:“总督?!”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