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喝花酒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八十八章喝花酒(万字,求票)

    洛林走上台阶,两边的侍者应声拉开大门。音乐声和嗡嗡的人声一下子涌了出来。

    洛林走过两边的衣帽间,绕过屏风,发现他们面对的就是一楼的大厅了。

    大厅的天花板足足有两层高,顶上是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吊灯中心点的不是蜡烛,而是安放着一个魔能光源,白色的光明通过水晶的折射,照亮了华丽的大厅。

    中间是一个舞台,乐队在舞台的两边,一队舞女伴着轻柔的音乐,在舞台上舒展自己的身体,舞姿曼妙。

    舞台是一个交流的场所,端着酒杯的男男女女在舞台下面走来走去,洛林心下恍然,原来那些男人就在在这里挑选女伴的。

    两边是由半圆形的沙发圈起的空间,哪里灯光稍微暗淡,有种酒吧的气氛,此刻已经坐满了人,衣冠楚楚的男女正在说说笑笑。

    从这里看到,楼上则是一张张圆形的餐桌,也已经满满的都是人了。

    侍者这时又一躬身。说道:“诸位大人,是在二楼,还是上包厢?“

    洛林转头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说吧,这里我没来过。”

    “啊?洛林阁下没来过这种地方?“这几个都吃惊的问道。

    看洛林耸耸肩表示没有,这几个人同时遗憾地摇摇头,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洛林。

    洛林心里郁闷:就这样被人鄙视了~!

    但是却又不能对他们说,我女朋友,一个是帝国长公主,另一个是禁咒魔导士的宝贝孙女,敢来这里,她们两一定是联手把我打废了吧。

    洛林当下,只有无奈的笑了笑。

    身边的一名军官说道:“在四楼开一个大包厢,要全套的。”

    然后拍拍洛林的肩膀,说道:“兄弟,没说的,今天晚上一定要让你玩过瘾。唉~”

    那声叹息当中却是包含了极是复杂的情绪。纵然是弗洛伊德来了,也是要分析上三年以上。

    侍者看了一眼洛林,又急忙收回了目光。

    他略略想了一下,道:“四楼二号包厢空着,我这就为诸位大人准备,大人请自便。”

    “好,好,自便,自便,哈哈。“这几个人说着,眼光已经瞟向了舞台下的美女们。

    他们拍拍洛林的胳膊,说道:“兄弟。看中那个自己约,你这么一表人才的样子,就是这里的头牌来了,也会自动倒贴,兄弟们就不和你走一起了,免得丢人。“

    说完,那几个痞子已经撂下洛林,从侍者的盘子里端起酒杯,走进了人群当中。

    洛林看着这几个人急色的样子,撇了撇嘴。

    洛林大爷对下面这些交际花还真不感冒,家里有几个倾国倾城的了。早就对于这些个大鱼大肉什么的腻了,要是真的来点儿白菜萝卜什么的,说不定他老人家还会稍稍感上一点儿兴趣。

    洛林看了看欢场内的众生相,倒觉得十分有趣,名字起的再活色生香,也改变不了这里是一家ji院的事实。

    不管场上的这些女人再怎么装的高贵典雅,男人看着她们的目光也是红果果的狼性眼光。

    两边稍微暗淡的角落里,早已有按耐不住的人在偷偷摸摸的上下其手。而混迹在这里的男人们,看来大都也是认识的,互相矝熟的打着的招呼。

    这里的小姐和侍者的规矩很不错,洛林在这里站了一会儿了。虽然频频有女孩向他抛媚眼,但是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也没有人上了骚扰他。…,

    而侍者一直耐心地站在洛林的身边。

    这时这一场夜宴的主角之一,军情人事处的巴拉特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他看到洛林一直在这里站着看,当下笑了起来,说道:“伯爵,怎么?没有看的上眼的吗?也是,这里的庸脂俗粉可是和阿尔摩哈德首都的没得比,阿卜德瓦德的舞娘们,可是享誉国际的。阁下在阿卜德瓦德呆了几个月时间,收获一定不小吧?不少字”

    洛林耸耸肩,说道:“在阿尔摩哈德光忙着军务了,被瓦巴多尔将军指使来指使去的,不停的出任务,一直是过门而不得入啊。倒是挺羡慕你们这些在坐镇首都。”

    巴拉特哈哈一笑,然后道:“没能耐的才混办公室,我们倒是很羡慕伯爵这样领兵放马的,统领一方,在外面自由自在,可是我们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过是仗着家族余荫,混口饭吃而已。伯爵就不用同他们太计较了。”

    洛林看了他一眼,见他的脸上带着笑意,并不像是在假装,当下也是一笑,道:“那是那是,要是他们也像处长阁下这样通情达理,不就没这些事情了吗?大家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商量商量把事情办好了,岂不是完美?”

    巴拉特一边点头迎合洛林,说“就是,就是。阁下说的真是太对了。”

    但是一边却在了心里腹诽不己:还不是你这个家伙在找事,一言不合就把军务部给掀了,看来这些在外面打仗的都是缺根筋的莽夫,但上面发话了,不管怎么样,我还得把事情给按下去。

    巴拉特想到了这里,不禁又是叹了口气,然后道:“下面的那些混蛋,一帮小舅子党而已,屁本事没有,就是会装腔作势,可是……”

    说着,他一摊双手,一脸无奈的又接着说道:“可是这些人,连我也得罪不起,也就洛林伯爵这样的英雄人物可以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洛林看了他一眼,别有深意地笑着道:“一直听闻皇城水深,现在看来,果不其然,首都的官场政治。对我们这些粗人来说是莫测高深了。巴拉特阁下能在军务部身居要职,也不用妄自菲薄。”

    他表明上说的冠冕堂皇,心里暗想:小样,我还不知道你们,蛇鼠一窝罢了,想把自己摘干净,当少爷我傻叉吗?

    巴拉特听出他话中的刺,当下也是跟着干笑了两声,道:“哪能和洛林伯爵阁下比,年级青青就已经建立了我们一辈子也达不到的丰功伟绩,而且还有贵人相助。阁下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得将来兄弟我还要靠伯爵大人提携那。”

    洛林当下一皱了眉头,心里暗想,这家伙知道自己和凯瑟琳的关系了?想讽刺我是个小白脸吗?

    他可不知道,巴拉特说的其实是军务总长帕德雷斯。

    而真正他和了凯瑟琳之间的关系,在这个离了枫叶丹林遥远的地方,却是没有几个人知道。

    毕竟像是皇室的花边新闻虽然听着刺激,但是却也是没有几个人敢传。否则一旦被那些大佬们知道了,可是连法庭都不过,直接要被了皇家禁卫军们请去喝咖啡的。

    比如说,大不了颠儿的查尔斯王子,纵然是狗仔队号称是无孔不入的,但是他当年背了戴安娜王妃,和卡米拉女士打的火热的时候,可也是没有几个人知道。

    洛林此时一低头,谦逊地道:“您谬赞了,我就是一个粗人,要不然也不会在军务部里……”…,

    巴拉特心中暗道:粗?你可一点都不粗,精的根猴似的,数遍了茹曼帝国,有那个敢在军务部打官员,还屁事没有的。要说你不知道这样估的可能后果,那就是在侮辱我智商啊~!

    巴拉特说道:“伯爵阁下不用在意,也是那些人做的太过分了,哪能这样对待茹曼帝国的功臣的,咱们茹曼帝国现在能称霸玛迪多姆海,伯爵阁下居功至伟。所以我也希望,这件事情大家都各退一步,和和气气的解决了,你说是不是,你何必和那些靠着女人爬上来的家伙们斗气。”

    洛林心中暗道:自己人也打了,气也出了,顶多等会赔那个猪头一点医药费,真要是揪着不放,闹了起来,自己在军务部打人的事,也落不下什么好来。

    洛林当下一点头。道:“当然,军情人事处长的面子,我还能不给吗?今晚不说那么多,咱们还是娱乐优先,告诉朋友们,今晚的费用我包了,大家玩的开心。”

    巴拉特笑着说道:“那就先谢伯爵阁下的大方了,我们这些做京官的,俸禄低微,虽然看着风光,其实囊中羞涩,像这种高档场所,消费不起啊,能进来一次能回味半年。”

    洛林看了他脸上笑的虚假,不由一撇了嘴:我就不信你们这些人这地方会少来,也不信你们会是花自己的钱在这里逍遥,你们这些人的,上辈子都见多了。刚才我还看你们几个熟门熟路的,一看就是常客了。

    洛林笑着说道:“哪我这种乡下来的土包子,一定要好好开开眼了。怎么没见阁下找的女伴?”

    巴拉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在这里有个朋友,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说完之后,尴尬地笑了笑,刚才还说自己没钱来,这会老相好都有了。

    巴拉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当下脸都红了。

    洛林哦了一声,笑着说道:“原来阁下有红颜知己啊,佩糊,佩糊啊~!”

    同时洛林在心里鄙视道:这个家伙,包ji女,真真是有够无耻,你就是整个小三什么的不是更好。

    巴拉特看样子还很自豪的笑了笑,说道:“大厅里的女孩子都很一般,我想也入不得伯爵大人的眼,待会我让蒂娜给伯爵介绍几个她的好姐妹吧。走吧,伯爵,我们先上去休息。”

    “阁下请。”

    侍者带着巴拉特和洛林走上四楼的包房。

    一层二层,公开的空间,音乐声和人生掺杂在一起,一走上三楼,一切的杂音就消失了,两边是大理石装饰的墙面,光可鉴人,在壁灯的映照下,清晰的反射出黄色的人影。

    脚下是厚厚的柔软的地毯,走在上面完全没有一点声音,两边的房门都是紧闭着的,听不到一点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洛林回忆了一下在外面看到的情景,三楼四楼人影比较稀疏,灯光也比下面暗淡一点。

    跟着侍者走上四楼,侍者打开了一个房门,然后退后,躬身等着洛林和巴拉特进去。

    走进房间,洛林看着这里奢华的布置,满意的点了点头,确实是顶级娱乐机构的水准。

    房间足有五十坪大,地上铺着红蓝花纹的地毯,墙上是暗红色的花纹壁纸,挂着多幅装饰的画作,顶上是一个三尺见方的魔法水晶灯,照亮了整个室内。

    一面墙壁都是落地的大窗,窗帘已经挽了起来,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玫瑰园的胜景。…,

    房间的角落里摆着盛开的鲜花,空气清新芳香。

    一边是一张大大的圆桌,足能坐下十几个人,一边则是一个不小的舞台,足够十几个舞女在这里尽展风姿了,两边还有乐师的座位。

    圆桌后面是一个房门,看来里面还有房间。

    巴拉特笑着说道:“托洛林伯爵的福了,这种房间我也是第一次进。”

    这是一个盘着高高发髻,鹅蛋形脸庞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一身华丽的晚礼服,长裙曳在地方,风姿绰卓。

    巴拉特迎了上去,和这个女人抱在一起,然后转身对洛林说道:“蒂娜,这位就是洛林伯爵,枫叶丹林的英雄。说这个你可能不清楚,洛林伯爵还是《晚饭》等剧的作者,可谓文武双全,帝国未来的希望。”

    听到他这么说,蒂娜呀了一声,然后向洛林行了个屈膝礼,道:“我们姐妹没可对洛林伯爵敬仰已就了,要是她们知道伯爵已经来到了这里,一定会尖叫着冲上来的。”

    洛林向蒂娜点头示意,说道:“那还是先请蒂娜小姐保密吧,我可不想抢了巴拉特大人他们的光,这次可要诸位尽兴的。”

    蒂娜道:“看伯爵大人孤身一人,要不要我去请一个姐妹来?”

    洛林摇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有蒂娜小姐这样的绝色在这里就足够了,比不巴拉特大人的幸福,我可是会嫉妒的。”

    巴拉特哈哈笑了起来。

    蒂娜道:“洛林大人说笑了,我在这里是在是个一般人,玫瑰园里,完美的女孩还是很多的。”

    洛林道:“还是等他们几个也来,先谈正事吧。”

    巴拉特道:“也好,不过伯爵,今天我们是来享受的,要是把您落下了,我们岂不是显得不够朋友了。放心,等会一定把让蒂娜把她最好的姐妹找来,保证阁下满意。”

    看着巴拉特一副色眯眯的满足的样子。

    洛林只是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有点腻味,看着巴拉特那种猥琐的样子,洛林对这些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心说,陪你们吃顿饭,少爷我就走人,你们爱谁谁吧。

    巴拉特转身对着门口的侍者说道:“不用等他们了,现在就开始吧。记得,要最好的。”

    侍者躬身出去了,很快就又走进了几个侍者,在桌子上摆上了点心和酒杯,将酒杯倒满,巴拉特拉着洛林就坐。

    蒂娜对侍者们说道:“你们出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几个侍者很快出去,接跟着走进了一队舞女和乐师,向着洛林和巴拉特一行礼,走上舞台,在轻柔的音乐下,舒缓的舞动起来。

    巴拉特一端酒杯,说道:“请,伯爵阁下。祝您前程远大。”

    洛林也一举杯说道:“也祝您官运亨通。干杯。”

    蒂娜陪着洛林和巴拉特聊天,这个女人心思巧妙,很会活跃气氛,对洛林讲一些茹曼城的奇闻轶事,逗得洛林和巴拉特连连大笑。

    很快,其他的几个人也带着自己女伴走了进来,一时间这里面变的莺莺燕燕起来,再看着在舞台上摆动身体的舞女,洛林第一次了解了什么叫纸醉金迷,仅桌子上的那种美酒,就号称液体黄金。

    而这里的女人,无一不是衣着华丽,气质高雅,就连和这些男人打情骂俏都透出端庄的气质,金银珍珠的饰品,珊瑚玳瑁的发簪,和娇嫩如花的脸庞交相辉映。…,

    洛林以前读到“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这样的诗句,只能从电视剧里面寻找印象,结果无一不是男人抱着女人在摇来晃去喝酒的场景。

    看着桌上的众人,洛林现在才知道,这种奢华到底是怎样一种气度,这确实是黄金堆出来的。

    对比自己和雷欧,我们俩简直是两个穷小子,洛林心想。

    接着,丰盛的食物也装在美丽的瓷盘中,流水一样的端了上来,这些女人都是控场的高手,很快酒桌上的气氛就热烈了起来。

    很快这些男人就忘乎所以了起来,一个人大大咧咧的说道:“伯爵阁下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给阁下处理好,巴通那个家伙根本不算个玩意,连他姐夫都看不行他,伯爵阁下打得好。”

    “就是,看他嚣张的态度,巴通连个荣誉爵位都没有,就是他姐夫给他跑了一个骑士头衔,那天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他敢这样藐视一个世袭伯爵,洛林大人就是拉他出去决斗,一剑捅死了他,也只会有人给伯爵叫好。”

    巴拉特看着这几个大舌头的样子,心里颇为不耐,心说:找你们来平事的,不是找你们来说理的,一个小官侮辱了贵族事大?还是一个贵族把军务部给砸了事大?

    巴拉特接过话头说道:“也是,那些猪头也都是欠收拾,但是……”

    一听巴拉特说话,洛林停下手里的活计,靠在椅背上,眯着双眼凌厉的盯着巴拉特,心里暗道:真以为少爷我给你们这些只会在ji院里包小姐的猪头们面子?我倒要看你怎么说,要是不让我满意,少爷我就掀桌子走人,大不了我上纹章院打官司去。

    看着洛林凌厉的目光,巴拉特不舒服的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些,接着说道:“但是……”

    这时只听包厢的大门“咣”的一声响,在屋内的人都愣了一下。

    蒂娜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看看。”说着,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开门的一瞬间,就听到有人在走廊里抄着浓重的口音大叫:“你们还想不想做生意了,惹恼了我们,大爷我砸了这里,你们首相还得来给我赔罪。”

    还有侍者们纷纷说着:“大人,您不能这样。“

    巴拉特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谁敢在茹曼城这么狂?敢轻视首相大人。”

    洛林心里“哦”了一声,心说,你丫原来是拉塞尔的走狗。

    巴拉特说了句“出去看看。”这些人都站起来,跟着巴拉特走出了房间,洛林也跟在他们后面出去了。

    ××××××××

    凯瑟琳众人坐着马车,借着淡淡的夜色,行驶在了茹曼城,这座大地之上最为繁华的城市的街道之上。

    虽然现在天已经黑了下来,但是那街道两边却仍然灯光通明,热闹一点儿的地方甚至是用了魔法灯光。大街之上行人比肩接踵,往来不断,车水马龙异常的热闹。

    凯瑟琳坐在窗口处,看着外面的景像,不禁有些感慨,好久没有来这么热闹的地方了。

    也不知道那条著名的购物大街,香榭大道上的百年商铺里面,还在又在流行什么东西?

    现在贵族小姐们又在用什么新鲜的玩艺当了化妆品?

    衣服的款式又变了多少代?

    以前交过的几个好朋友,是不是都嫁了人了?…,

    就在她思索万千的时候,这时就听了阿黛儿在了旁边,喃喃地低声道:“唉,好久没来了啊。我发现我不知道现在流行什么?感到都有些落后于时代了~!”

    凯瑟琳一翻白眼,没好气地道:“黛儿,你就亏心吧~!去年夏天我正忙着逃亡的时候,你自己一个人还抽空,跑来了一趟呢~!”

    阿黛儿却也是一挑了黛眉,道:“拜托~!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好吗?而且,这还不够久吗?”。

    凯瑟琳也是一滞,然后想起了虽然只是一年的时间,但是要知道,这可是要相对于一个狂热地热爱着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妙龄少女来说,就是只是一个月的时间也是足够长的。(雷欧叉腰,怒道:不就是喜欢臭美吗?说那么复杂干什么?)

    她不禁喃喃地低声,道:“是啊,确实是很久了……”

    说到了这里,她和阿黛儿两人不禁想到了什么,当下全都是柳眉一竖,失声痛骂道:“那些该死的阿尔摩哈德人~!”

    这些少女们的怨念是如此之深,连旁边的侍卫们听了,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但是却也无一人敢抱怨一声。

    这并不奇怪,那些侍卫们跟了凯瑟琳够久,已经是明白了这些少女们那种在外人看来,完全是不可理喻的复杂思想。

    当初如果不是阿尔摩哈德人入侵的话,大家说不定趁了寒假,就可以来茹曼城一趟,然后享受一把疯狂购物地同时,也可以把握一下时尚的潮流。

    说不定再加了一些心思稍稍改动一下,就是走在了时尚的最前沿,受了万众瞩目。

    要知道,以了她们两人的聪明才智,以及高雅品味,这后一种情况,可是有了百分之八十的可能的。

    凯瑟琳一转头看到了旁边车上的希尔梅莉娅,秋水一般明眸一转,然后轻笑了两声,道:“梅莉娅,你以前见过这么繁华的市面吗?”。

    希尔梅莉娅虽然被教廷编写的众神的教义给折腾的不轻,但是却仍然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物,岂是听不出她话中的含意——乡巴佬,见过这么大市面吗?

    当下,她淡淡地一笑,然后肃容道:“身为神之使徒,当时刻谨记,‘世间一切荣耀全都归功于众神的恩赐’。不管是磨难,还是幸福,全都是神之所赐,当欣然接受。”

    凯瑟琳听了她的比帝国官方发言,还要更高一级,更加空洞,更加忽悠人的神职言论,当下抽了抽自己嫣红的嘴唇,又坐了回去。

    那车夫也是跟着凯瑟琳的老人了,以前也是跟了这位大小姐来过茹曼城好几趟了。当下也是不用多说,轻车熟路地赶着马儿,沿着大道向了公爵的府邸驰去。

    过了不多时,马车停在了正门之前。

    凯瑟琳众人从车上下来。

    看到众女前来,守门的侍卫看到了三名明艳动人,倾城倾国的妙龄少女从了车上下来,顿时一愣,条件反射地以为,是哪家的小姐来找了洛林爵爷要青春损失费的。

    他们定睛一看,这才借了门前的魔法灯光认出了凯瑟琳。急忙过来见礼,然后打开了大门。

    在此同时,也是机灵的家伙就要转身,跑了进去报信。

    阿黛儿见了,急忙阻止。

    她眨了眨眼睛,向了那名侍卫嫣然一笑,立时迷的那个单纯的年青人七荤八素的,找不到北面。然后道:“不用了。我们自己进去,好给他们一个惊喜。”…,

    说完,拉着凯瑟琳,然后一起迈了轻快的脚步,走了进去。

    希尔梅莉娅抬起头来,看到那年青的侍卫仍然是两眼发花,一脸的痴呆相,不禁摇头叹了口气。然后也是迈步走了进去。

    就在她迈步走进门去的那一刻,那灵巧可爱的玉耳,隐隐听到了有一名侍卫喃喃地道:“还惊喜?我看是惊恐还差不多~!这一下有热闹瞧喽~!”

    她立时转头看去,却看到了那一众侍卫们全都板着面孔,也不知道那一句话是谁说的。

    希尔梅莉娅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心中很是奇怪:惊恐?热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洛林背了大家,还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她一边想着,一抬头,发现凯瑟琳两人已经走远了,当下急忙跟了上去。

    凯瑟琳和阿黛儿两人快步地走在道路之上,两边的种植的鲜花已经竞相绽放。浓郁的花香随着温暖的晚风迎面扑来,令这些经过了长途旅行的少女们立时精神一振,几乎忘记了疲惫。

    再加上马上就可以见到洛林,想到他看到自己这几人从天而降时,那脸上的表情,绝对是会异常的精采的。

    想到了这里,这些怀春的少女们立时像是兴奋的小鹿一样,按耐不住愉快的心情,加快了自己轻盈的脚步。

    她们眼看着就要来到了大门前,凯瑟琳深吸了一口气,刚要推门进去。

    这时就见了一个矮小的身影从了旁边的花丛当中跳了出来。

    他看也不看众人,就晃动着手中沉重的大刀,吃力地挥了一圈,在那惯性的带动之下,踉踉跄跄转错了方向。

    只是他在了头晕之下,也是没有发觉,就对着面前的一根柱子高声大叫道:“不……不许动,打……劫,劫~!”

    说完之后,却觉的还是少了一些什么,当下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又接着道:“看我这个记性。忘记说广告词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是威风凛凛地叫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赶快交钱~!”

    说着,对着那柱子,伸出了自己胖乎乎的小爪子。

    他定睛看了一眼,这才觉的有些不对,不由惊奇地‘咦’了一声,然后眨了眨自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凯瑟琳看了,不由冷冷地道:“我们在这边呢~!”

    那小胖子听了那熟悉的声音,立时一愣,紧接着,像是缺了油的木偶一样,一点一点儿地扭动了脖子,缓缓地转过了头来。

    此时,灯光正好照

    在了他的脸上。

    众人冷眼看去。

    只见那脸上白皙粉嫩,还带着婴儿一般肥嫩,不过现在却是漆满了油彩,再被了汗水一冲,黑一道,白一道的,极是精采。也看不清楚本来的面目。

    但是那双眼睛却是黑白分明,异常的明亮,犹其是那双黑色的瞳仁,如同点漆一般,又黑又亮。纵然是夜空中最为璀璨的星星,也是比不上。

    正是代表了茹曼帝国未来的希望,以后会在不断胜利的道路上,带领着帝国人民继续的前进,迎接一个又一个胜利的雷欧小公爷~!

    凯瑟琳像是所有有兄弟姐妹的人一样,平时不见了,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极是挂念,但是只要是一看到他的影子,就是又感到看了他,极是不顺眼。…,

    她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这个小痞子,像是所有的男孩子一样,因为没了人管教,是可了劲的撒疯。衣服上沾了各种各样的脏东西。

    有果汁,有树叶,还有一大团,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水渍,看上去极是肮脏。

    除此之外,让她感到愤怒的是,那个小流氓也不知怎么搞的,好像是为了突出自己的凶悍,衣襟全都是撒开着,露出了白嫩嫩的胸脯,这也就算了。

    更为可恶的是,在了他的胸脯之上,也不知是怎么弄的,沾了一大堆黑色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长了胸毛一样。

    凯瑟琳当下气的一阵头昏,心中暗道:我这才不在他身边几天,就搞成了这副德性~!

    她立时愤怒地睁大了那双秀目,冷冷地看着雷欧,那杏眼当中几乎要喷出了火来。

    雷欧见了,立时低低惊呼了一声,“啊呃~!”,然后胆怯地后退了半步,一低头,又看了手中的大刀,当下一反手,将那刀子藏在了屁股后面。

    只是那刀子极长,纵然是被他藏在了身后,但是却仍然从了他的身后露了一大截子出来。看上去极是滑稽。

    雷欧眨了眨自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脸惊喜地道:“妮可,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说一声,然后也可以让我有个准备,好去接你们一下。”

    说着,就要伸手,但是却发现自己手中的刀子碍事,当下毫不犹豫,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暗底下却是使了吃奶的力气,将那刀子扔进了花丛当中。

    阿黛儿以手比了一个兰花指,掩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在旁边‘呵呵’轻笑了两声,然后轻声道:“在你说打劫的时候,我们就来了。呵呵呵……”

    雷欧听了她那幸灾乐祸的笑声当中,明显带着不祥含意,立时一滞。

    他偷眼看了看凯瑟琳,看了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样子,也不由心里发毛。哈哈干笑了两声,然后悄悄地向后挪了两步。打算着,一有不对,就转身逃跑。

    凯瑟琳看了,当下更是火大。一个箭步迈了过去,怒声喝道:“你还想要跑吗?”。

    紧接着,一连串的数落,如连珠炮一样炸了下来。

    “你看你这一副死样子,还有一点儿贵族子弟的模样吗?”。

    “我才几天没看好,你就这副德性~!”

    “脸上是什么东西,快给我擦干净~!”

    “衣服上的污渍是在哪里打滚沾上的。你怎么脏成了这样~!”

    “……”

    雷欧被她训的,立时愁眉苦脸地低下了头去,只能是看着自己的鞋尖。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知道:自己的好日子是混到了头了~!

    听了雷欧的叹气声,凯瑟琳更是火冒三丈。怒声斥道:“你还叹气?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给气死了。”

    她顿了一下,眼光落在了雷欧的胸前,道:“对了,还有,你胸前这些东西是什么~!”

    说着,一抬手,在了雷欧的胸前伸手一揪,紧接着,毫不留情地狠撕了一下,

    雷欧没来得及阻止,当即被凯瑟琳将自己的胸毛撒下来了一片,露出了下面白嫩嫩的胸膛。

    他立时痛的‘嗷’地惨叫了一声,跳起来足足有三尺之高。然后两只大眼睛里面立时有晶莹的泪花打转。

    但是他却是强忍了下来。然后抬起了头来,愤怒地看着凯瑟琳。…,

    他一边揉着自己的胸口,一边高声叫道:“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收集了不少的头发,然后又一点一点儿,这才沾好的~!你以为我容易吗,你?”

    凯瑟琳冷笑了一声,拍了拍双手,然后道:“你整天不学好,鼓捣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等一下给你全撕下来~!”

    雷欧立时后退了一步,双手护在了胸前,怒声喝道:“你……你敢~!”

    旁边阿黛儿却是奇怪地问道:“你沾这个东西干什么?”

    雷欧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撕下去一块的胸毛,极是伤心,然后随口道:“你们这些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知道什么啊~!我这不是为了有胸毛,有男子汉气概,打劫的时候,可以成功率高一点儿。”

    他看了凯瑟琳双手叉着小蛮腰,瞪了眼睛又要骂人,急忙又补充了一句,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我老大说的。”

    凯瑟琳当下气势一滞,放下了手来。然后气势汹汹地四下寻找,道:“洛林呢?那个混蛋死哪儿去了?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们?”

    她说着,又是气急败地一跺脚,然后将了自己的手指掰的啪啪做响,寒声道:“把雷欧教成这一副混蛋样子,我今天非要狠狠地收拾他一顿不可。”

    此时就听了不远传来了一声兴奋的尖叫声,紧接着另有一个头上带着漂亮花环的小小的身影,裹着浓郁的花香,如飞一般奔了过来。

    紧接着,那人就跳到了位于后面的希尔梅莉娅的怀中,道:“梅莉娅,你怎么也来了?可是真的想死我了~!”

    说完之后,又伸了双手,用力地搂住了希尔梅莉娅的优美修长的脖颈。

    希尔梅莉娅立时一阵心软,紧紧地抱住了那个小女孩。

    此时,她却是完全忘记了那个小女孩贪玩跷家,只是留了一封满是拼写错误,写的几乎是让人看不懂的信,就跟了别人跑出去玩,让自己担心不己的这一件事情。

    但是随即却是又硬起了心肠,将那小姑娘从了自己的怀中放下,看着对方,道:“美琳娜,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地就跑出去了。这要是遇到了坏人,被个坏小子骗了,怎么办?”

    凯瑟琳虽然对于自己的弟弟非打即骂,但是听了她这样说,当下却是不悦,道:“喂,喂,你说什么呢~!”

    希尔梅莉娅嘴唇微扬,就要反驳。

    这时却听了那小姑娘笑嘻嘻地道:“梅莉娅,你不用担心的。我们玩的很开心的。再说了,尼奥多斯家的女人岂是软弱的。他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揍他。”

    说着,示威性地晃了晃自己的小拳头。

    众女听了,不禁一阵轻笑。

    这时那小姑娘又想起了什么,向着希尔梅莉娅,道:“对了,你等一下。”

    一转身,走到了凯瑟琳两人的面前。然后优雅地拎着裙角,向着她们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节,然后道:“凯瑟琳姐姐好,阿黛儿姐姐好。”

    那两人看了她如此郑重,当下心中很是奇怪,不由对视了一眼,却也是不敢怠慢,也是回了一礼。

    那小姑娘拍了拍手,然后一伸手,打开了房门,招呼了众人,道:“你们长途旅行一定都是很累了吧。别在这里说话了。进屋去,喝杯水好好休息一下啊。”

    她一转头,看了雷欧,道:“你也别玩了,还不快让人做些饭菜,烧些热水,好让她们去吃点儿东西,洗个热水澡。”

    雷欧看了,不由一愣。紧接着明白了过来,转身就要跑。

    凯瑟琳没想到那小姑娘居然心思如此的周到,比了自己那个不争气的混蛋弟弟真是强了太多了。当下很是赞许地看了那小女孩儿一眼。心中暗道:看看人家,再看看雷欧……

    然后一转头看到了雷欧踮着脚尖,像只小耗子一样,想要溜走,当下冷哼了一声,道:“你跟我过来,别想着胡乱跑,我还有事要问你~!”

    说完之后,当先一步,走进了客厅当中。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