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前倨后恭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八十三章前倨后恭(求票万字)

    旁边的一众百姓听出了他话语中透出来的威胁。不禁齐齐地跨前了一步,怒吼了一声,那怒吼声如同地狱最深层的狂暴魔兽一般,让人闻之胆寒。

    那一众百姓们可是知道,现在自己的领主当了小白脸,傍上了帝国长公主殿下,自己现在也算是皇亲了。这可是比高干子弟,还要高干子弟的特权阶级。

    要真是论起来,现在的普罗斯城城主看到了大家伙儿,也得要客气三分,首先给自己打招呼。

    大家现在也全都是有身份的人了,不会随随便便地跑去欺负别人就已经不错了。但是却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现在这个小小的男爵跑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居然也敢这么嚣张,这要是不收拾他一下,这个皇亲当起来,还有什么味道?

    以后再要出门说自己是皇帝的亲戚,不光是丢自己的脸,丢父母的脸,连皇帝陛下的脸也要丢光了。

    他们全都握紧了家伙,然后看向了洛林。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冲过去。给那些个骄横的骑士老爷们一点儿颜色看看。

    看到众人冰冷而凶狠,甚至是泛起了像恶狼一样微微带着绿幽幽,森冷的眼光,波多奇心中一阵寒冷。

    他突然醒悟了过来。自己刚刚真的是有些失言了。这个地方不是京城那个可以让自己为非做歹,随便欺负别人的地方,而是一个净出泼妇刁民,不让自己占便宜,随便调戏妇女的穷山恶水之地。

    (注:据说辫子哥乾小隆同学下江南,五六十岁的人了,还调戏人家妇女,被人甩了两个大嘴巴子。由于写下了‘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窃以为,这是对那些不让权贵们占自己便宜的老百姓的最高赞赏。)

    波多奇不禁悄悄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剑柄,以防众百姓真的举着棍棒冲来,在挨揍的时候,也好有个抵抗。

    那一众百姓们看了,当即又是一阵低沉的怒吼。

    有几个年青人甚至是举着锄头,向前紧走了几步,直冲到马下,打算着要将那三人全捅下来。

    就在这个剑拔弩张,紧张的透不过气来的时刻,就在这时,就听洛林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众人不由尽皆一惊,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于是纷纷后退,中间留下了一个数步的空地。隔了开来。

    洛林一直笑的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就连眼泪也是笑了出来。

    这位皇家禁卫骑士也真是太可爱了。

    虽然他说的全是实话,没有一丁点儿的错误的,但是从了他的身份来讲,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人委实是感到有些滑稽,有些愤怒——我们辛辛苦苦地种地,汗水掉地上摔了八瓣,种出来了粮食,交了税钱,结果就是养出了这么一群只会欺负自己的狗东西~!

    这就跟自己家养了一条狗,每天供它好吃好喝的,但是却还主动地跑到它的身边,让它在自己的身上咬上几口一样,简直就是个变态的犯贱狂了。

    那位皇家骑士听了洛林的笑声,也不禁有些失措,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愤怒。

    但是纵然给了他天大的一个胆子,面对着一群愤怒的农夫,尤其是这些农夫们手中还握着家伙的时候。他也是不敢太过嚣张。

    洛林伸手制止住了一众领民的暴怒,然后擦去了眼角笑出来的泪花,看着那名骑士,道:“诺曼城皇家禁卫军团第五大队小队长波多奇男爵,是吗?我记下了。回头去和拉塞尔首相说一声,说我一定准时到。”…,

    他顿了一下,然后以手抚胸,认真地道:“毕竟为了帝国服务,是每一个贵族应尽的高贵权利,与光荣义务。”

    波多奇听洛林居然用了如此平淡的口吻,说出了首相的名字,眼中立时闪过了一道奇异的光芒,这才对了洛林重视起来。毕竟不是每一个人谈起首相大人都可以这么平静的。

    他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洛林,看到对方仍然面带着微笑,不卑不亢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后悔,要是知道他可能认识首相大人,自己说话的时候,要谦逊一点儿才对。

    波多奇飞快地在自己的脑海当中,将近年来所有显耀的贵族世家全都过了一遍,却仍然想不起这位龙崖草家族的继承人来,这才略略地放下了心来。心中暗道:可能这个家伙是在放大话,吓唬人吧~!

    他并不知道洛林的名字,这也并不奇怪。

    因为洛林伯爵禀承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这一千古至理名言,一向是害怕麻烦,

    虽然他不管是在当初的诺曼与阿尔摩哈德的谈判当中,还是后来进攻阿尔摩哈德本土的战争当中,全都是坏水一河一河地往外冒。出谋划策,出了绝大的力量。但是却不是主事人,平时也是能躲懒就躲懒。

    因此上,除了核心的人物以及经常接触的人物之外,外界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大名。

    波多奇细想了一遍,发觉自己没有什么疏漏,这才放下了心来。

    身为一名从帝国首都茹曼城,那个繁花似锦的大地方来的皇家骑士,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再加上身边还有两名下属,这使的他的自尊心,更准确地说是他的自大心理上,绝对不能在这些泥腿子和乡巴佬面前低头。

    当下他一抖了马缰,强撑着冷笑道:“伯爵,就算你记下了我,那又怎么样?”

    一众百姓们立时又是一阵低低的怒吼。

    波多奇面上一白,然后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有本事的话,咱们将来茹曼城见面时再聊聊,如何?”

    洛林一伸手,制止住了跃跃欲试,想要冲过去很揍他们一顿的一众居民们,然后呲着白牙一笑。刚要说话。

    就在这时,就听旁边传来了一声怒吼,道:“你奶奶的,你想要和我老大怎么聊啊?一个小小的皇家骑士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说话这么鸟,知不知道看不起我老大,就是看不起我啊~!”

    那声音在高叫之时,甚至有些尖利,一听就知是一个还没有到了变声期的孩童发出的。但是那口吻却像是个混久了黑社会的老油条,这一对比,显的极为鲜明。很是让人有些忍俊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波多奇不由一愣,抬头望去。

    只见对面的人群如潮水一般地分开了一条小道。

    紧接着,一个长的白白胖胖,粉嫩可爱的小男孩雄纠纠、气昂昂地迈着八字步,一摇一摆地走了出来。如同是赌神出场一般,连走路时都是微微带风。

    他来到了波多奇的马前,站定之后,两只又黑又亮,如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正气愤愤地怒视着那位高贵的皇家骑士。

    那小男孩儿显然是在不远处的河边玩耍,听到了消息,匆匆跑过来的。挽着的裤角还没有放下,光着两只白嫩可爱的小脚丫,身上也是沾了不少的水渍。

    波多奇身后的两名骑士不禁相视一笑,啼笑皆非。…,

    他们心中暗暗想道:这些家伙也真是太没有营养了,闹了大半天了,居然派了一个小孩子出来镇场子。

    波多奇也是呲着牙一笑,道:“伯爵,就算你们是打算玩个黑社会,也拜托专业一点儿吧。这样出去会很没面子见人打招呼的……”

    他刚说到这里,猛然间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一抬头看到了旁边那一众乡民们脸上全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用一种像是在看马戏团最为经典的狗熊滚大球的表演一样眼神,看着自己。

    波多奇不由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这个看上去天真可爱的小孩儿有什么很了不起的地方吗?

    想到这里,他低下头来,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那个像是个暴怒的青蛙一样,双手叉着胖腰,鼓着白嫩腮帮,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气愤愤地看着自己的孩童。

    波多奇在对方的身上扫视了两眼,却也没有发现那小男孩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面对这个气鼓鼓,天真可爱的小男孩,虽然对方挡了自己的道路,但是他也是生不起气来。

    波多奇当下很是惊奇地看了洛林一眼,心中暗道:那乡下的土包子。居然会一个这么漂亮的私生子吗?但是看了年龄,却也不像。

    他微微一笑,从马上俯下身来,低头看着那个小男孩,道:“小胖子,你是什么人啊?知不知道按了法律,是不可以挡在骑士的马前的?”

    “小……小胖……小胖子……”雷欧在凯瑟琳众女手底下长大,在某些方面可是学了她们的不好习惯,然后又加以消化吸收了。也就是说,他虽然长的白白胖胖,但是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长的胖了。

    雷欧当下气的两眼一翻,直喘大气。

    他以手抚胸,很是拍了半天,这才高声叫道:“没有礼貌。知不知道我最恨别人说我胖了,你这个混蛋居然还敢当了我的面,说我胖。我……我哪里胖了?你……你……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波多奇等人看了他气的暴跳如雷的样子,尽皆感到好笑。全都是坐在了马上,看着他微笑不语。

    雷欧看了,当下更是火大。

    他气的一跳三尺高,指了那三名骑士,怒声喝道:“下来,都给我下来。你奶奶的~!你们有没有礼貌,看到了我,居然还敢坐在马上。是不是不想干了啊?

    信不信等回头那些老头儿都死翘翘了,我当了皇帝之后,调你们去西伯利亚古拉格堡临狱去当守卫。让你们在那里玩《监狱风云》啊~!”

    三位皇家骑士听了他天真的话,不禁对视了一眼,尽皆哈哈大笑了起来。

    位于波多奇身后的一名骑士笑着上前一步,道:“你这个小胖子,究竟是谁家的孩子啊?居然这么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将来还要当帝国皇帝?你要是能当了帝国皇帝,那我……我……我……”

    他说到这里,低头一看,却见雷欧衣服上面右胸口处沾着的烂泥掉了下去,露出了帝国皇家的金质飞鹰徽章,不由脑子里面‘轰’地一声响,紧接着,变成了一片空白。

    那舌头也在嘴里打起了绊子,‘我,我,我’地叫了半天,也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波多奇看了他的样子,不由奇怪,道:“你这是怎么了?见了鬼了?”

    那人此时虽然心中不住地苦笑,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些人是倒了血霉,比见了鬼还要可怕。…,

    但是在这大惊之下,却仍然是说不出话来,只是很哀怨地看了一眼波多奇,责怪自己这个头儿不长眼睛,说不定还要连累了自己。他看到波多奇还是不明白,于是伸了手指,颤微微地指向了雷欧胸前的徽章。

    波多奇低头看了一下,发现了雷欧胸前的那个熟悉的皇家徽章,立时就感到了像是挨了一记闪电一般,头皮一阵发炸,身上的汗毛顺着尾巴根,一路往上全都竖了起来。

    他有心怀疑那个孩子是假冒的,仔细地看了看对方脸形轮廓,虽然是有些陌生,但是从了脸形上,却仍然依稀可以看到皇家血统所印下的深深影子来。

    波多奇不由感到喉咙里一阵干涩,咧着嘴,一时也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了。

    这种走大街上,撞到狗屎运的事情谁能想得到的啊?

    帝国皇族一向人丁不旺,一共才那么四个人。谁想到在这个乡下破地方,居然能碰到一位。

    虽然这位小爷只是一个孩子,论权势远远比不上另外三人,但是架不住他年青啊,就像是他自己所说的,再过个三五十年的,那两个老家伙都死光光了。他可就是帝国的皇帝。

    到那个时候,他再想起来,当初自己曾经得罪过他,找了自己算帐,那也就只剩下跳河,那一条路可以走了。

    他正在思付的时候,雷欧这时却是一瞪了眼睛,怒声喝道:“知道少爷我是谁了,你们还不给我下来,真是没有礼貌。非要等着我让人把你们揍下来不可吗?真是一帮贱骨头~!”

    听了他的童音怒喝,和中间掺杂着老气横愁的语气,这边的三位皇家骑士此时再也没有那种感到好笑的心情。

    他们忙不迭地从马上跳了下来。然后一起单膝跪在,以手抚胸,向着雷欧施了一礼,道:“见过殿下。”

    雷欧当下鼻孔朝天,冷哼了一声,然后双手叉腰,盛气凌人地破口骂道:“你们这些混蛋~!以为是茹曼城来的就了不起啊?一个个全都是鼻孔朝天,目中无人。你们出来可是代表了皇家。这种做派很丢皇家的人,知不知道?”

    众人看了这个小胖子狐假虎威、盛气凌人地用了小鼻孔看天,目中无人的样子,不由全都脑中齐转:也不知道是谁在丢皇家的面子?

    但是看到这个小流氓如此傲骄,却也无人敢于上前,吭上一声。

    因为这些文化程度不高的乡民们,通过了吟游诗人的口中的一系通俗易懂的传奇故事可是知道,像是犯颜直谏,这种活计搞不好可是要杀头的,全是天上下凡来的忠臣良将们干的。

    像自己这些个小民百姓一旦是呛了行,抢了人家的饭碗,就算是不被龙颜大怒的皇帝陛下砍了脑壳,但是却也会被那些个忠臣们给偷偷暗害了的。

    这时就见雷欧右手握拳,然后伸了自己小小胖胖的大拇指,一指身后的洛林,然后一脸骄横地又接着说道:“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我老大。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连我老大都不放在眼里,明显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我放在眼里,就是不把我的皇帝伯父放在眼里,不把那老头儿放在眼里,就是不把帝国放在眼里。”

    他一连串地说了半天,不由急喘了几下,然后又接着叫道:“你们这些混蛋,居然连帝国都不放在眼里,是不是想死啊~!信不信回头我调了你们去西伯利亚滚雪球,和着胖胖的北极熊玩摔跤啊~!”…,

    听了他的话,波多奇额头上立时冒出了黄豆大小的汗滴。

    他急忙转过了头去,向了洛林陪着笑道:“伯爵,在下有眼无珠,有冒犯之处,还请您大人大量,原谅一二。”

    洛林看了他前倨后恭的样子,也不禁好笑。当下一挥手,道:“男爵大人,还请您不要这么说,不管怎么样,咱们可都是为了帝国伟大事业向前发展,这一理想目标,共同迈进的。纵然是有小小的磨擦,也是难免。我又怎么会计较呢?”

    他当下走了过去,伸手将波多奇扶了起来,道:“大人,请您赶快起来吧。”

    波多奇偷眼看了看雷欧,见他并没有什么表示,当下却也是借力使力,顺势站了起来。

    他向着雷欧和洛林两人一躬身,然后道:“多谢殿下,多谢伯爵。”

    洛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不用在意,真的不用在意了。没有关系的,毕竟咱们全都是为了帝国繁荣昌盛,这一伟大的目标而努力奋斗,任劳任怨的,不是吗?”。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会有第二种解释吗?除了脑子抽筋的家伙,谁又能否认呢?

    当下波多奇也是满口答应,点头哈腰地陪着笑,道:“是,是,是,

    伯爵大人,您说的是。真是太对了。我们当然就是为了帝国事业蒸蒸日上,而努力奋斗,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哈,哈哈,哈哈哈……”

    雷欧看了,不由心中大恼。他抬起头来,刚要说话,却见洛林向了自己使了一个眼色,不由一怔,然后摸了摸脑袋,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洛林看着波多奇脸上满是汗水,心中好笑,早知道是这样,你当初那么张**什么啊?然后道:“男爵,我看天色不早了,想来您这一次出来,一定还有重任在身,我就不耽误您了。咱们回头在茹曼城再见面了。到那个时候,再好好地聊聊。请吧~!”

    说着,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波多奇此时已经是坐如针毡,听了洛林的话,当下如蒙大赦,急忙答应了一声,然后向着雷欧和洛林两人分别施了一礼,然后拉着战马,走开了数十步远,然后这才跳上了战马。

    他向着雷欧和洛林两人又是敬了一礼,然后像是火烧了屁股一样,打马如飞地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雷欧看了,不由极是气恼。转过头来,向了洛林叫道:“你干什么不让我多教训他几句。像是这种不讲礼貌,仗着皇家权势,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就应该好好地教训一下。”

    洛林微微一笑,举头看着那三名骑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快地消失在了天边,然后道:“这种只认权势不认人的混蛋家伙,如果光是靠了说教,就可以把臭毛病改正过来的话,大家岂不是光靠了上学就行了?”

    雷欧不由一怔,道:“老大,你的意思是……”

    洛林嘿嘿一笑,道:“别忘记了,为帝国蒸蒸日上的伟大事业而努力奋斗可是他自己说出来的,要知道,努力奋斗可是也有很多种方式的。”

    雷欧还是一脸的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洛林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声说道:“记下他的名字,回头去了茹曼城,把他调到你的手下,让他天天给你洗马桶。好好地为帝国做贡献~!”

    雷欧当下醒悟了过来,一拍巴掌,然后高声赞道:“高,实在是高。要论起整人来,还是你有够缺德,冒出的坏水真是有够毒辣,高,实在是太高了~!”…,

    听了他的高声称赞,旁边的一众百姓不由全都是一脸的黑线,这个小流氓这究竟是在夸人,还是在骂人呢?

    ××××××××××

    那张要求洛林限期内去首都报道的征兵文件,让他很是奇怪,帝国的军务部是怎么这么快就找上他的。

    但是在此同时,洛林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那就是征兵文书给他留出的时间太紧了。

    实际上,这已经大大的违背了常规。

    虽然为帝国尽义务,服兵役是每一个贵族的责任,帝国也有义务为这些国家柱石们安排工作。

    但首先,这些由国家包分配的贵族们,只限于有贵族头衔的,或者拥有爵位继承身份的嫡子。

    那些荣誉贵族或者贵族的次子们,则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帝国的贵族们也全都普遍认为,能由首都直接安排工作,这是一件好事。

    虽然洛林对所谓的“好事”并不认同,他巴不得首都能放过他,让他去做自己快乐的小白脸去。

    但事实上,除了那些大贵族大世家之外,其他的人对这一规定还是相当欢迎的,这可是由中央部委直接安排的工作,每年能有几个能赶上?这些家伙巴不得连自己的次子们也给安排好了,当然这就没这种好事了。

    那些家族为了自己的次子们能找到一个工作,还得去跑关系送礼,陪笑脸。使尽了各种方法,也不见得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洛林的这份征召令,虽然符合法规,却不和程序,一般被征召的年轻贵族都有半年的准备时间,大家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跑跑关系,送送礼,争取一个好的任命,而不会像洛林当初担心的那样,给随随便便地送到北方前线去,当一名英勇无畏的敢死队军官。

    当然,如果不是太鱼腩的家族出来的,上面那些将军对派到自己手下的贵族们还是很照顾的,这些有世袭头衔的人,那个不是根深蒂固,关系网错综复杂。

    像洛林这种顶着世袭伯爵头衔,却跑到乡下当土财主的,整个帝国估计也是没有几家的。

    这也是因为洛林的祖上为了避祸,无奈之下才出的主意,何况他们家族还有小尾巴被教廷捏在手里,想要家宅平安,只能缩起尾巴来做人。

    好在几百年过去了,当年的人和事都已经灰飞烟灭了,虽然龙崖草家族的光辉与荣耀也早已被扫进了史书的角落里,他们也一直在普罗斯当自己的土财主,但洛林也不用在憋在这个小地方,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去折腾了。

    不管怎么样,首都下了期限,洛林就得遵守。纵然是傍上了帝国的长公主殿下,但是他还没有横到可以不把首都的大人物们放在眼里的地步。

    想当初陈世美同学不就是傍上了公主吗?但是那又怎么样?包老黑那个黑炭头,不是还是一刀就把他给铡了?

    洛林无奈之下,只有给在枫叶丹林的凯瑟琳和阿黛儿写信,告诉他们自己一伙人的马上要进首都了,然后选派了两名侍卫,快马加鞭的给她们俩个送去。

    当然,还有希尔梅莉娅,只是送给希尔梅莉娅的信不能由凯瑟琳的侍卫来转达了,洛林另外选了自己的家里的人去。

    数天之后,当侍卫们风尘仆仆的跑进枫叶丹林凯瑟琳的庄园的时候,立时引起了大骚动。

    看到回来的不是一个车队,而只是两个侍卫。凯瑟琳和阿黛儿两人的心就悬了起来。…,

    她们急忙赶过去,劈头盖脸的就问:“洛林和雷欧哪?”

    两个侍卫被两个女孩急切的神情给吓了一跳,“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然后赶忙说道:“大人和小公爷一切都好,因为出了点事,派我们回来送信的。”

    说着,将两封信给拿了出来。

    凯瑟琳和阿黛儿劈手将信夺过来,一起说道:“你们不早说,害我担心了一下。”

    那俩名侍卫只能无辜地互相看了一眼。

    凯瑟琳和阿黛儿拆开信件,匆匆地看了一遍。

    阿黛儿不禁奇道:“洛林和雷欧怎么要去茹曼城了?”

    凯瑟琳也气愤地一拍桌子,破口骂道:“拉塞尔这个老家伙太不像话了,一点程序都不顾,不是都还有半年的吗?怎么这就叫人去首都。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阿黛儿不由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然后焦急起来。

    她略略想了一下,咬了咬嫣红如红的嘴唇,道:“妮可,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们是赶快过去吧?不少字茹曼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那可不是一个好人待的地方。”

    凯瑟琳一想起她在茹曼城生活时候的听闻,当即也坐不住了。

    她在大厅当中来回走了几趟,然后道:“你说的没错。那里勾心斗角,没有一个干净的地方。洛林倒也罢了,万一要是雷欧在那个地方学坏了……”

    阿黛儿当下瞪大了眼睛,道:“妮可,就算他是你弟弟,你也不能睁眼说瞎话吧?不少字那小流氓不用学,现在就已经是坏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了,再坏,还能坏到哪儿去……”

    凯瑟琳当下俏脸一红,然后说道:“不管了,反正我们赶快准备一下,尽快的赶往茹曼城去。天哪,我手头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

    阿黛儿妙目一转,道:“我也要去和家里人交待一下。晚上别等我了。“

    说着她拎起了长裙,急匆匆的走出房门。

    凯瑟琳略一沉吟,转身向了一众侍卫们说道:“告诉大家,都收拾好东西,提前准备好,我们要尽快赶往茹曼城去。“

    侍卫们愕然一愣,但是看到凯瑟琳眼中闪露出来的光芒,当下只得大声应道:“是,小姐~!”

    阿黛儿急急地赶回了雷斯特在枫叶丹林的家中,拿出自己灵敏的身法,三俩跳的就拐进了餐厅。

    此时雷斯特的妻子,多蕾茜夫人正在餐桌旁准备晚餐。

    看到阿黛尔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多蕾茜夫人不禁微微一笑,然后一把拉住她,说道:“哎哟,慢点,慢的,我的小可爱,女孩子家要稳重一点。”

    阿黛儿一滞,拉着自己外婆的手,撒娇道:“外婆,我想要出门一趟。”

    多蕾茜夫人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黛儿又带着剧团要去巡演吗?这趟是去哪里?”

    阿黛儿当即俏脸一红,然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道:“不是,外婆,我是想去茹曼城一趟。”

    多蕾茜夫人疑惑地一皱眉头,问道:“好好的,突然去茹曼城干嘛?”

    阿黛儿红着脸,吱吱唔唔的说不出来:“那个……那个……”

    看着自己外孙女的样子,多蕾茜夫人顿时恍然大悟,呵呵轻笑两声,然后一脸暧昧说道:“那个年轻人去了茹曼城?”

    阿黛儿脸红的都烫手了,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多蕾茜夫人抚摸着阿黛儿的头发,呵呵笑了起来。…,

    这时,只听见她们俩身后传来一声大吼,雷斯特着急地大声说道:“不许。黛儿就老实给我在枫叶丹林呆着。”

    这一声吓了阿黛儿一跳。

    多蕾茜夫人则是平平淡淡的看了雷斯特一眼,赶忙把吓的小脸都白了的阿黛儿拉到自己身后。

    她一扬眉毛,对着雷斯特说道:“什么不许?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事吗?”。

    雷斯特当即气结,道:“我怎么了?我还不是为了咱们黛儿着想。洛林那个小子,奸滑奸滑的,一肚子坏心眼,咱们家黛儿可不能跟着他。”

    多蕾茜夫人不满地说道:“你这是什么眼光,我怎么感觉洛林小伙子是枫叶丹林几百年来最杰出的学生,咱们黛儿看上的人,能有那点不好?

    倒是你,一直搞乱,把人家给赶出了学院,我这个老婆子想和黛儿多相处两年都不行,现在还好意思说话~!”

    雷斯特急道:“咱们黛儿跟着他会吃亏的。”

    多蕾茜夫人气恼的大声说道:“怎么让你看来,咱们家的黛儿就这么笨,跟着洛林就吃亏了,跟着你手下那些书呆子和缺心眼就不吃亏了,咱们黛儿年龄也大了,可看看你想给黛儿介绍的那些人,不是带个青蛙,就是和了蟑螂打交道。没一个正常的,咱们黛儿跟着那些傻蛋就不吃亏了?”

    雷斯特一看自己的老婆发火了,只能呐呐的说道:“那不一样。”

    多蕾茜夫人打断他的话,说道:“怎么不一样,咱们黛儿长的倾国倾城,跟个小狐狸精……呸呸呸,这么漂亮。只有那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才配得上咱家黛儿,不是那些只会缩在学院里的书虫。

    洛林那个小伙子,有智慧,有勇气,家世也好,为人还很正派,前途不可限量。

    别的不说,人家能把从阿尔摩哈德的收获平分给身边的人,连小孩子和小女仆都有一份,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强多了。“

    雷斯特也惊讶的说道:“洛林那小子把自己的收获给分了。“

    多蕾茜夫人掏出脖子上的项链,晃了晃下面那颗半个拇指大的钻石,说道:“这就是咱们黛儿送给我的,咱家黛儿现在也是个小富婆了。“

    雷斯特不由一滞,喃喃地说道:“这小子还真够缺心眼的。以前挺贪财的一个吝啬鬼,怎么吃错药,转了性了?”

    多蕾茜夫人拉过身后的阿黛儿,语重心长的说道:“黛儿啊,外婆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好男人永远都是稀缺资源,碰到了就要努力争取,坚决不能放过。

    那些傻等着好男人自己上钩的想法可要不得。那些个嫁不出的剩女就是这样来的。

    看看你外公,看看你父亲,就知道了这些好男人都比木头还笨。反倒是那些主动往你跟前凑的,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黛儿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外婆,你说得太对了。”

    多蕾茜夫人笑着说道:“主动争取是咱们家女人的光荣传统,看看外婆,你母亲现在过的不都是很幸福吗。不用管你外公,外婆给你做主了,去吧,我的小可爱。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

    雷斯特听到多蕾茜夸他是个好男人,脸上笑得都开了花了,可是一听后面多蕾茜夫人鼓动阿黛儿的话,脸色不禁又青了下来。

    雷斯特想了一下,低声地道:“多蕾茜,你不能……“…,

    多蕾茜夫人大吼一声,说道:“你闭嘴,这个家里还是我做主的。”

    雷斯特苦着脸,自言自语的低声嘀嘀咕咕。

    多蕾茜夫人拉着阿黛儿坐在餐桌前,说道:“好了,我的小可爱,陪外婆好好吃顿饭,这要是一走,回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唉,都怪你外公,好好的要把人家赶走。”

    雷斯特“我……”了一声,在多蕾茜夫人的目光之下,到底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但是这个魔导师心里合计:不行,我得派人看着洛林那个坏小子,罗琳娜现在和他在一起,给罗琳娜写封信,让她一定要照顾好黛儿。罗琳娜平常是最听话了,还最聪明,应该能看住洛林那个坏小子,应该可以吧?不少字

    晚餐之后,多蕾茜夫人还亲自给阿黛儿传授了自己当然调教雷斯特的经验,反复叮嘱阿黛儿:男人这种动物得管,使劲的管,不能让他们不听话。

    听得阿黛儿是两眼冒光,大呼过瘾。

    凯瑟琳同样也是心急火燎的,但是一时却无法成行,她手上需要安排的事情太多了,不说别的,光地下室里面的那些财宝,现在还没有处理完了。

    阿黛儿也只有亲自上阵,带着侍卫们东跑西跑。

    几天之后,终于收拾妥当了的凯瑟琳和阿黛儿开始准备东西,要去茹曼城寻夫了。

    闻听到学院两大每人要离开的消息,枫叶丹林里的男生们都是肝肠寸断,纷纷大骂洛林,天道不公啊~!为什么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终于,到了今天,凯瑟琳和阿黛儿打点好行装,装好马车,要准备启程去茹曼城了。

    对两个女孩来说,车队的规模堪称庞大,除了一辆豪华的坐车之外,还有四辆马车装满了女孩子的行礼和各种物品。

    雷斯特和多蕾茜夫人在枫叶丹林的门口为她们送别,瓦巴多尔和奥巴赫姆两人听了消息,也凑热闹一样的假惺惺赶了过来。

    多蕾茜夫人交待两个女孩路上怎么照顾自己,温情脉脉的和两个女孩告别,雷斯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在一边生闷气,然后郑重的交待两个女孩,一定要严防洛林,不能让他占了便宜。

    说得两个女孩脸红不已。

    最后阿黛儿红着眼睛和外公外婆告别,坐上了马车缓缓离去。

    瓦巴多尔在一边不禁感慨,道:“女人大了,终究是别人家的人啊。”

    奥巴赫姆也是不住地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

    雷斯特对于自己的外孙女狠是不舍,当下黑着脸说道:“你个死秃头,有没有女儿,点什么头啊。”

    奥巴赫姆哼了一声,说道:“不和你计较。”

    转身就往学院走去。

    瓦巴多尔在后面大叫:“喂,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

    奥巴赫姆头也不回的说道:“私奔了才算,这又不是。”

    雷斯特一滞,随即明白了过来。

    他不禁举起了手中的魔杖,又气又怒地大喊道:“好啊,你们俩个老不修的,敢拿我们家黛儿打赌。看我不杀了你们~!”

    奥巴赫姆看了,急忙惨叫一声:“说漏嘴了,快跑啊。”

    然后施了一个圣盾术,向了学院当中仓皇逃去

    瓦巴多尔也赶忙向着学院逃去,还一边大喊:“你个死秃头,你是故意的……”

    枫叶丹林学院的学员们在这一天很是惊奇地看到,学院的三大院长,三个人加起来都快三百岁的年纪,居然和了年青人一样,在学院里玩起了追杀游戏。

    而在此同时,在一众侍卫的保护下,那数辆马车沿着大道滚滚而行,向着茹曼城而去。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