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在她回去之前的那几个晚上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七十三章在她回去之前的那几个晚上(万字,票)

    凯瑟琳听了大公如此充满了诱惑性的建议。当下心头怒火更盛。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大公的这一次让步,并不是因为他真的看好了洛林,而是为了他自己好跑去泡妞。

    因此上,她那如杨柳一般美丽的黛眉一挑,然后轻冷而坚决地道:“好让你去找那个皇后一起跳舞?放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说完,强拉硬拽着,拉着大公走向了舞池当中。

    洛林看了大公那哭丧的表情,不由心中一阵兴灾乐祸。在此同时,对于这个杀人狂魔也是抱有了几分的同情。

    旁边雷斯特听到了那乐曲声,却是坐不住了,极不服老地道:“好了,我休息好了。”

    说着,一拍双腿,站了起来。然后一脸期望地看向了阿黛儿。

    阿黛儿嫣然一笑,娇声嗔道:“外公,好了,你不累我,可是累了。不如你找别人吧~!”

    雷斯特正自高兴,当下也不勉强。道:“你这个年青人,身体居然还不如我这个老头儿,真是需要好好锻炼一下了。”

    他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薇拉,立时想起了她恐怖的破坏力,当下打了一个哆嗦:我这一把老骨头落在她的手里,非磨成了粉不可。

    然后急忙转过身去,四下寻找着舞伴。立时就在会场当中选中了一人,当下兴致勃勃地迈步走过去。

    但是他走了两步,又想到了什么,转回了身来,一指了洛林的鼻子,厉声喝道:“小子,你不要趁了我不在,就打我外孙女儿的主意,否则就要你好看~!”

    说完之后,这才迈了步子,缓缓走了过去。

    洛林不由一阵的苦笑。

    阿黛儿则是向了自己外公的背影,一吐舌头,很做了一个鬼脸。

    洛林看了她那如玉一般的俏脸上,突然露出那小儿女的娇憨,更是别有了一番滋味,不由失神了片刻。

    洛林想了一下,刚要张口说话。就感到桌子下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不住地轻轻碰触到自己的腿上。

    他条件反射地让了两下,然后低头看去,只见一只娇柔滑腻的纤巧绣足向自己的腿上缓缓地伸了过来。精巧可爱的脚趾如同玉石雕刻一般。微微蜷起,透露出主人那略有些害羞,但是却又有些大胆的心情。顶端的趾甲上涂着的嫣红豆蔻,更是显出令人心醉的美艳。

    顺了那精致的足踝向上看去,雪白粉腻,增一分则太粗,减一分则太细,完美精致的小腿肌肤闪发着晶莹雪白,不可逼视的光芒。

    洛林不由一怔,抬头看向了阿黛儿。

    阿黛儿俏脸立时微微一红,但是却强撑着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然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骂道:“你个没胆鬼~!”

    洛林当下如遭电击,霍然明白了过来。一时间,一代奇人西门庆先生那高大伟岸的身形在他的眼前闪显了出来,而他那光辉的事迹也是充满了脑海当中。

    要知道,洛林爵爷以前可是抱了批判的眼光,认真学习和研究过的伟大的历史学经典著作《***》的。还极为认真地划分了一个断落,总结出了中心思想。

    想当初,西门庆同学想要和潘小姐勾搭成奸……呸,呸呸……两个人为了争取伟大的爱情的开端。可也是先从了潘小姐的小脚开始的。…,

    在此同时,那个永世传唱,经久不衰的伟大的经典歌曲《一八摸》当中,也是从了脚开始的。

    洛林越想越多,心中立时很没出息地怦怦直跳。生怕雷斯特那个老家伙过来了。

    阿黛儿以手撑着桌子,俯身过来,怔怔地看着他,幽幽地道:“知不知道我们很快就要撤军走了。”

    洛林感受着从那绣巧温润的足上传来的温度,一低头又恰好看到了她那雪白粉腻的丰满胸膛。

    虽然以前也是没少看,但是洛林的眼睛珠子差一点儿没掉到中间那道娇嫩丰挺,而且又是深不见底的迷人沟壑当中。

    阿黛儿看了他失神的样子,不由大是得意。

    她轻咬了一下嫣红的嘴唇,强忍着羞意,更加挺起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丰胸,然后用自己精巧的绣足,轻轻地踢了他一下,娇嗔道:“问你话呢~!”

    洛林立时醒悟了过来。当下很是艰难地思索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干巴巴地道:“知道。”

    阿黛儿手托着香腮,纤纤玉手的晶莹小指放在了那嫣红嫩润的檀口当中,然后张开了洁白的贝齿,若有所思地轻咬了一会儿,最后吐出了一口如兰如芷的香气,然后道:“我和外公是第一批回去的,那岂不是很长时间看不到你了。”

    洛林抬起头来,看着她双美丽如星辰的秀眸当中闪动着的深深情丝,不由大为感动。

    他笑了笑,道:“没有关系的,这里的事情结束。我也会回去,要不了很久,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阿黛儿看了一眼旁边的侍从,见了那些侍从们全都是知趣地远远躲了开去。这才又接着道:“知道吗?因为大公很快也要回去了。凯瑟琳今天晚上还要连夜去处理一些紧急公务,做好准备。”

    洛林转头看了看舞场当中,只见凯瑟琳正一边和大公跳舞,一边低声地争论着什么,不由道:“是啊,她这一段时间可是有够辛苦的。”

    阿黛儿见他没有听懂自己话里的含意,立时心头立时升起了一阵挠墙的冲动。

    洛林看了她精致俏脸的颜色好像有些不对,不由一惊,关切地道:“你……你怎么了?脸色好像有些发青,感冒了吗?”。

    阿黛儿伸手一巴掌将他的手给拍了开去,道:“没什么……”

    她刚要再说些什么,这时旁边的一名侍从像是得到了某种暗示,轻咳了一声。

    阿黛儿虽然在没人的时候大胆了一些,但是此时被人抓了现形,立时羞愧的满脸通红,急忙将自己的玉足撤了回去,坐好了身体。

    洛林也是极为恼火,道:“怎么了?”

    那侍从却是不慌不忙,躬身一礼,道:“对不起。打扰两位了。皇后陛下有请伯爵大人。”

    洛林愕然一愣,顺了那侍从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就见那个端庄典雅的皇后陛下,站在了不远处的一个门前,面带着淡淡的微笑,向着自己点了点头。然后打了房门,径自走了进来。

    洛林只得是站了起来,向着那边走去,心中却是奇怪:她找我是什么事情?

    他紧走了几步,来到了那扇门前。当下有侍从给他打开了门。然后在他走进去之后,又将那门紧紧地关闭了起来。

    洛林来到了房中,立时就发现这房中的隔音极好,从舞厅当中传来的悠扬音乐声在倾刻间就消失不见了。…,

    他停了一下,看到这里其实是一间书房。

    中间放着沙发和茶几,在另一边放着一张宽大的书桌。

    那位皇后陛下正优雅地斜坐在了沙发上面,从侧面看上去,尽显了那凹凸起伏,丰盈有致的窈窕身形。

    一缕青丝从额间垂了下来,映衬在那无暇的俏脸旁边,更是显的风情万种。

    她看到了洛林,当下也不起身,只是一招手,然后指了旁边的沙发,道:“坐吧,伯爵。请不要拘束。我知道这个时候把你拉出来,其实是很不礼貌的。”

    说完,眨了眨自己长长长的睫毛,向洛林使了一个含意不祥的眼色。

    洛林听了她话中所指,知道她可能是看到自己和阿黛儿当时的不雅举动,不由老脸一红,打了一个哈哈,然后在旁边坐了下来。

    在此同时,却是死不要脸地心中暗道:这要是有个摄影机什么的,能发到了网上,我可也是网络红人了。

    他轻轻地咳了一声,道:“陛下,不知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伊莎贝拉皇后轻笑了一声,道:“伯爵,请你来是因为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向阁下问问清楚。”

    说着,轻轻地一拍玉掌。

    这时旁边一个暗门,悄无声息地打了开来,紧接着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人走到了伊莎贝拉皇后的身边,向了两人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道:“见过陛下,见过伯爵。”

    洛林看了那人的面孔,却是极是熟悉。正是那个皇后陛下的贴身侍从官,维克多。不由一愣。然后奇道:“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能明着说,还需要这样来询问的?”

    维克多看了一眼伊莎贝拉皇后,然后道:“是这样的,伯爵。据我们情报所知,当初在威斯汀比特,王太子塔克德被乡民们抓获,送到了你那里。可是我们翻遍了所有的文件,然后又甄别了所有的俘虏,却还是没有发现他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

    伊莎贝拉皇后轻轻地一笑,然后插话进来,说道:“伯爵,你可别忘记了,我们可是盟友。签有协议的,如果有什么计划不通知我们,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旁边维克多则是冷冷地在旁边补充道:“更有一点儿需要指出的是:几天之后,王太子殿下被身份不明的骑士护送着,到了哈杜将军那里。有人说那身份不明的骑士可是穿着枫军的铠甲的。”

    伊莎贝拉听了他咄咄逼人的话,不由一皱眉头,低声斥道:“维克多~!”

    那人当下醒悟了过来,后退了一步,但是却仍然一眨不眨地看向了洛林。

    伊莎贝拉皇后向了洛林一笑,然后紧盯着他的双眼,道:“伯爵,这件事情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样做明显有违条约,我需要您的解释~!”

    洛林看了她那双大大的,如同杏仁一般美丽的瞳孔中透出来的坚定神色,不由苦笑了一下,这个女人果然真的是不简单,说起话来有理有据,而且步步紧逼。让你只能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尽显了女强人的风范。

    他一摊双手,向着维克多说道:“阁下,你说的不错。王太子殿下确实是我下了命令,让人护送他走的。”

    维克多当下‘哈’地大叫了一声,然后向了皇后道:“陛下,我就知道这些个家伙们不可信的,可是你却还是替了他们说好话……”…,

    他刚说到这里,就见伊莎贝拉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当下只得是闭上了嘴巴。

    伊莎贝拉看向了洛林,面不改色地微微一笑,道:“维克多,你不要着急。我想洛林伯爵一定有他的理由,是吗,伯爵?”

    洛林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的逼视之下,只得是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是有我的理由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认真地解释道:“陛下,我请您别忘记了。在我们进攻之前,二王子殿下可是先了一步去了南方。”

    维克多嘲讽地一笑,然后尖刻地道:“那你就再将王太子也送了过去,好让他们团聚?这可真好,为什么当初你不把皇帝陛下也送了过去。让他们可以旗帜鲜明地再发兵来攻打我们?”

    洛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这是让他们互相内斗起来。”

    维克多道:“可是现在他们发表了针对我们的宣言,团结的如同一个人一样,共同应付这一次的危机。”

    洛林当仁不让,当下指出了其中的重点,道:“是啊,他们团结的如同一个人一样,和本身就是一个人领导,这两个选择,让你你选,你选哪一个?”

    维克多愕然一愣,当下止住了声音。

    伊莎贝拉皇后略一思付,当下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然后动人的俏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洛林又接着说道:“如果我们不把王太子殿下放回去,那么南方就是在哈杜将军的控制之下,他可以立了二王子当了傀儡,对抗我们。

    但是当王太子殿下去了之后,他为了夺取权力,势必会和自己的兄弟联合起来,尽可能地折腾哈杜将军。

    然后再进行另一场内斗。在这中间消耗他们自己的实力和时间。我们甚至是不用动手,只要将种子播下去,就可以坐等了它发芽开花结果,然后在熟透了之后,自动地掉到我们的手中。”

    维克多想了一下,然后找出了其中的破绽,道:“可是哈杜将军就会那么傻吗?他可是绝顶的人物,如果将他们两个杀了……”

    洛林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接口道:“我还真巴不得呢~!如果他真的将那两位王子殿下杀了,那么一众贵族们看到他如此心狠手辣,谁还敢去归附于他。而他也就失去了道义的支持,以后用什么理由来反对我们?造反吗?

    南方的总督们现在只是迫于形势,可是他们有谁没有自己的小算盘。有谁会真正俯首贴耳,乖乖地交出自己手中的权力,听那位将军的安排?”

    维克多一时无言以对。

    房间里沉默了片刻,随后响起了轻轻的掌声。

    伊莎贝拉一边轻轻地鼓着玉掌,一边看向了洛林。

    她那眼神中很是有些钦佩,然后轻声说道:“伯爵,果然不错。这计策真是太棒了。就是光明正大地放在那里,让对方看的见,摸的着。但是却又不得不跳进去。不是阴谋,胜似阴谋……”

    维克多看到她眼中闪动的光芒,不由气哼哼地看了一眼洛林,然后低声说道:“怪不得大家都说文人恶毒的呢~!这种计策也只有这些吃饱了撑着,光想着整人的家伙才能想的出来。”

    伊莎贝拉却是丝毫不理他的暗中提醒,又接着道:“不,这已经超出了所谓的阴谋的范围,这可是赤luo裸的阳谋了。”

    洛林看了她那如同秋水一般的动人秀眸当中向自己投来的赞叹不己的目光,当下很是骄傲地一挺胸膛。…,

    他的心中暗道:我来的地方可是拥有了五千年悠久文明历史的,大家闲了没事都是关了门,坐在坑头上想着挖坑整人玩的。

    像是这种小计谋根本就不算什么。只是拿了那个被人刨了坟的曹哥当初玩袁大绍那两个儿子,小尚和小熙同学的故智略略改编了一下而己~!

    皇后见了此事揭过,当下和了洛林聊了几句闲话。

    洛林听了她的意思,好像她对于自己抄写的那些个剧本,很是熟悉。不由心中暗暗惊奇,没想到自己在这里还有这么一个大的粉丝。

    就在此时,就听门外传来了几声敲门的轻响。

    维克多当下走了过去,然后和门外的侍从低低说了几句什么,随后一脸古怪地转了回来,向了皇后轻声说道:“儒略大公求见。”

    洛林眼角余光看到那位皇后陛下的秀眉微微地挑了一下,显然是对于大公有些不太感冒,心中不禁替了那位微微有些谢顶的中年大叔,名震天下的杀人魔王很是悲哀了一下。

    洛林想了一下,站起要走,但是却被维克多拉了一下。当下醒悟了过来,自己这要是从了正门出去,碰到那位准老丈人,说不定有些尴尬。

    他跟在了维克多的身后,通过了那暗门,进了隔壁的房间。

    这时就听外面传来了一声门响。洛林这才发现,在这个房间当中却是对于外面的情况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他不由心中大讶,很是奇怪,难道说皇后陛下也有那种偷窥的爱好?

    紧接着,就听外面传来了皇后的声音,道:“殿下,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那声音彬彬有礼,但是洛林在房中却也是可以听出那话语当中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味道。

    大公的声音随后响起,道:“伊莎贝尔,你……你就忍心总是这么拒绝我吗?”。

    紧接着,洛林听到一阵轻微的挣扎声,不由暗骂:还真是有够禽兽啊~!

    又过了一会儿,好像皇后费力地从将自己的手从大公的手里抽了出来。然后道:“殿下,抱歉了。我可是一个阿尔摩哈德的女人。”

    大公道:“为什么?那个死兔子有什么好的?他都已经完全背负了你,但是你为什么还要对他忠诚?”

    皇后微微一笑,道:“殿下别忘记了,我可是阿尔摩哈德的女人,阿尔摩哈德的女人纵然是不忠于自己的丈夫,可是也要忠于自己的情夫的。”

    洛林听了她如此精彩的言论,当下不由瞪圆了眼珠子,心中大呼:这个女人可真是厉害啊~!

    而大公也在一时沉默了下来。很显然,他那颗心已经摔成了一地的碎片。

    皇后略略有些伤感的声音,道:“对于起,殿下。要是您早来几个月该多好了。”

    大公听了她的话,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

    皇后顿了一下,然后又轻声说道:“殿下,他就在隔壁,需要我让他出来和您见上一面吗?”。

    大公显然也是没回过神来,仓皇地道:“呃……好……”

    但是随即醒悟了过来,觉的很是尴尬,急忙连连地挥手,道:“啊……不,不。还是算了吧。我……我突然想起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说完,一转身仓皇地逃了出去。

    洛林看了看维克多,看到他脸上一脸的复杂表情,不由心中暗道:我就说他们两个有奸情吧~!看现在可是让我给抓住了。”…,

    维克多觉察到了洛林的目光,立时又恢复了平时的神色。

    他想了一下,为了避免尴尬,拉了洛林从另一边的一个暗门悄悄地走了出去,只是在出门的时候,却是重重地一拍洛林的后背,道:“伊莎贝尔苦了好多年了,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地去她……”

    洛林一愣,心中很是奇怪: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刚要转身询问,却见维克多已经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了开去。

    洛林一头雾水地穿过了大厅,返回了自己的座位,却见凯瑟琳诸人已经在坐了。而旁边的大公更是躲在了一边,面容沮丧,一言不发。

    洛林看了不由暗叹,他和雷欧不愧是父子两个,就连那垂头丧气的样子,也是像极了雷欧被凯瑟琳克以重税的表情。

    众人又坐了一会儿,阿黛儿美眸狡黠地转了一转,然后道:“我累了,你们要不要回去?”

    雷斯特众人看了看天色,发觉也是不早。他们可是全都有重任在身,不是那些可能纵情享乐的贵族们。当下向了其余的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就各乘了马车,离开皇宫。

    洛林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凯瑟琳和大公两人要去商量后续的事宜,当下转身去了大公扎好的营帐去。

    而雷斯特则是去了指挥部去值勤。

    因此上,洛林站在了自己住的小楼边时,发现自己的身边只剩下了阿黛儿一人。

    阿黛儿看了看小楼,然后咬了贝齿,若是无意地轻声道:“今夜里好像咱们两个都是单独睡了。”

    洛林愕然一愣,道:“是啊。晚安吧。”

    说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阿黛儿看了,不由怒哼了一声,然后气冲冲地踩了脚上的高跟鞋,翘臀款摆,如杨柳扶风一般,走了进去。

    洛林看了她怒冲冲的模样,不由奇怪:这个女人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会儿一个模样,刚刚还是热情如火,但是一转眼却又是怒气冲冲的?

    他略略想了一下,脑子里如同是通了三十万伏的高压线一样,瞬间明白了过来。这才知道自己刚刚究竟是错过了什么,不由后悔的捶胸顿足,连肠子都要青了~!

    洛林爵爷回到了房间,然后躺在床上抱了自己的被子的时候,还是后悔万分,几乎是睡不着觉。

    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就见到一个灵巧如猫的窈窕身影,悄悄地从了窗外翻了进来。

    透过皎洁的月光,可以看到对方伸进来的那条修长**的完**线,还有光洁如玉的冰肌玉肤。

    洛林不由眨了一下眼睛,还以为自己是在梦中。看到了一个美艳动人的女神走了进来。

    但是随即一个炽热滚烫的胴体落入了怀中。鼻间还可以嗅到以前经常嗅到的,阿黛儿身上那一股如兰似芷的幽香。

    他还是不敢相信,然后伸手摸去,可以感受到对方那滑如凝脂的光洁肌肤,还有那丰挺柔软,充满了惊人弹性的玉峰。

    随即耳边传来了‘啊’地一声压抑不住的低低呻吟声。

    洛林就感到手中那人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又一下子瘫软了下来。然后一个娇嫩动听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喃喃地轻声说道:“你个死人,温柔一点儿……”

    紧接着,洛林发现一双如火般的嘴唇呢喃着,吻在了自己的嘴上。当下就是头脑一晕,如坠云雾当中,什么也是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当洛林从梦中醒来,看到阿黛儿那张俏脸还在自己的枕边,而且在此同时,她脸上虽然还是带着微微痛楚的表情,但却还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地缠着自己,这才知道那并不是一个梦。

    阿黛儿感到异动,当下也是醒了过来。她俏目张开,看了那天色已经亮了起来,当下大吃了一惊,然后飞快地收拾了一下,打算再由了窗户跳出去。但是刚一抬起自己修长的**,当下就是痛的一皱眉头。

    她看了洛林促狭的表情,当下一阵大羞,狠是扑了上去,揍了他一顿粉拳。然后这才趁了众人还没有回来,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阿黛儿经此一夜,发觉了这一项运动的美妙之处,而且因为要比了众人提前回去,当下很是找了机会,和洛林恋奸情热,胡天胡地折腾了几天。

    最后两人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当她站在船头上,看到前来送别的洛林众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不禁充满了依恋之情。

    这时就听了雷斯特在旁边低声道:“现在离了那个混蛋小子,我终于可以放心一些了。”

    阿黛儿不禁俏脸一红,看了自己的外公,然后轻轻地抚了自己的小腹,低声道:“现在再担心,好像已经晚了……”

    ×××××××××

    阿尔摩哈德的春天是非常美丽的,尤其是首都阿卜德瓦德城,在这个季节,堪称为一座花园城市。

    随着来着尼奥多斯家族的伊莎贝拉皇后主政,阿尔摩哈德人现在可以喘上一口气了。

    阿卜德瓦德城又显出了自己身为皇城的堂皇之象。

    洛林带着军队冲进阿卜德瓦德城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黯淡混乱的城市,冬季干燥寒冷的气候,让整个阿卜德瓦德城都显得灰蒙蒙的,似乎看不多一片干净的地方。

    而那些在阿卜德瓦德城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乞丐和流浪儿,还有每天早上收尸队推着的装满倒毙尸体的推车,无不显出一种末日气氛。

    仅仅两个月过去,阿卜德瓦德城的市面就显出了繁华景象,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路边那些曾经订死的店铺也越来越多的开门营业。

    粮食,水果,日用,首饰,还有那些奢侈品,都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大路的两边。

    阿卜德瓦德城烟花柳巷里也已超越了繁华,现在已显出了奢华之气了,当然这主要是枫叶丹林占领军的贡献。

    可怜的洛林也只能每次从路口路过的时候,抻头羡慕的看上两眼,心说,我只是想进去听听阿尔摩哈德的民族音乐,这都不行啊。

    关于这个问题,洛林的手下是有共识的,为了我们大家的钱包和生命安全,老大那里都能去,就是女人的多的地方不能去,一旦老大显出这些迹象,要第一时间向凯瑟琳小姐告密,切记,切记。

    虽然枫叶丹林的占领军已经开始了撤退行动,一半数量的军队业已离开了阿卜德瓦德城,但那些阿尔摩哈德的新军和重新得势的贵族们,接着充实了阿卜德瓦德城的娱乐市场。

    阿卜德瓦德城里是越来越热闹了,可洛林的身边却是越来越冷清了,随着占领军撤退的步伐,洛林身边的熟人也是越来越少了。

    而没有了当初大发战争横财的那种环境,也没有了使劲想门搂钱的条件,洛林现在感觉无聊多了。…,

    每天手上都有数不完的文件要签来签去的,还要去处理那些琐碎的事务性工作,幸好有凯瑟琳这样一个贤内助,凯瑟琳为洛林分担了绝大多数的文字工作,这也是洛林的手下都怕凯瑟琳甚过于怕洛林这个老板的原因,他们的工资单可都是经凯瑟琳小姐手里签出来的。

    现在训练阿尔摩哈德新军依然还是洛林的工作之一,洛林那本剽窃而来的《战争论》大作,现在成了阿尔摩哈德新军的普及教材,阿尔摩哈德人的这一行动走在所有人的前面,而且能由写出本教材的作者本人讲授,说起来也是很难得的。

    洛林伯爵不光理论水平高超,实践经验也是非常丰富的,洛林本人在本次的枫阿冲突中,一直都是奔走在战争最前线。

    虽然洛林这些经验大都是从普通难度的阿尔摩哈德副本打出来的,但是现在新军这帮家伙们,可认为招惹了枫叶丹林人的是那个昏庸的皇帝和那些乱政的奸臣,我们这些新政府和新军和洛林大爷其实是一伙的。

    虽然事实也是这样的,但是作为阿尔摩哈德人,感觉还是多少有点别扭。

    在见识了枫叶丹林联军中法师们发挥出的决定性作用之后,阿尔摩哈德的皇后许下高官,爵位,封地,年金,又资助阿尔摩哈德皇家法师学会向枫叶丹林人缴纳了那些被俘法师们的赎金,阿尔摩哈德皇后也组建起了一直规模不小的法师队伍,而且放弃了以前那种将法师们平均分散到军队中的做法,而改为集中使用。

    神圣教廷不仅给阿尔摩哈德皇室留下了一支战斗力卓越的圣殿骑士团,更是向阿尔摩哈德的新军里派遣了百余名牧师,阿尔摩哈德的新军现在看起来,也是似模似样了,起码控制沙里河流域一代的帝国中心带,还是有把握的。

    但是阿摩尔,哈杜将军依然是阿尔摩哈德帝国最强大的军阀,阿摩尔,哈杜将军麾下有近二十万军队,控制着帝国南方数省。

    但是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正席卷南方,在完全扑灭起义之前,阿摩尔,哈杜将军没有也没有多大精力将手插进北方,而且这场农民起义规模宏大,看起来没那么容易解决。

    反正阿尔摩哈德帝国现在还是一个烂摊子,皇后虽然励精图治,但是困难重重,不过这也正是茹曼帝国最乐于见到的。

    出来了几个月,洛林手下的枫叶丹林学员军也是归心似箭,尤其是大伙现在腰包里揣满了金币。

    发财之旅已经完成了,那些已经毕业当然想着自己的老婆孩子,那些没有毕业,则开始怀念悠闲的学院生活和美丽的学妹们了。

    但是洛林所带领的枫叶丹林学员军却是被安排在最后一批撤退的,结果大家都像怨妇一样,板着指头数日子,摸鱼打混的人也越来越多,长个青春痘也要请一天病假,在医院里和护士妹妹们打情骂俏,军官们对此无可奈何,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实际上,这帮军官们也是天天流连欢场,过着洛林都羡慕的幸福生活。

    连洛林都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到撤军回家,但是没想到,他突然被人从人从被窝里拎了出来。

    在梦里面左拥右抱的洛林睡的正high,一阵敲门声咚咚的想起,洛林迷迷瞪瞪地翻个身,拉过被子蒙着头,接着做自己的美梦。…,

    结果敲门的声音更响了,还一直不停,洛林终于迷糊了过来,知道这是在敲自己的房门,一扯被子坐了起来。

    看到外面还是黑沉沉的天色,洛林心里一沉,为了期待被逆推的那一天,洛林晚上的房门可从来不锁的,如果是自己身边的人,早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这半夜敲门的,准没好事。

    洛林赶忙跳起来,拉开屋门,门外站着的是几名值夜的侍卫和一小队宪兵。

    看到洛林开门,宪兵们先一敬礼,说道:“大人,紧急情况,瓦巴多尔将军召集诸将开会。”

    洛林忙道:“出了什么了事吗?”。

    宪兵回道:“撤退的联军在斯法克斯省被包围了。”

    “斯法克斯?他们去那里干吗,哪不在撤军路线上。”洛林奇道。

    宪兵道:“大人,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封面来叫醒大人参加会议。”

    洛林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现在就去。”

    这时凯瑟琳披着衣服打开房门,看着围在洛林身边的一群人,问道:“洛林,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撤的军队在斯法克斯省被包围了,瓦巴多尔将军召集开会。”洛林说道。

    “哦,那得赶快。”凯瑟琳快步走到洛林身边,把洛林推进房间里,随手关上房门,把那些羡慕的眼睛都快瞪出来的家伙关到门外,开始帮洛林穿衣服打理。

    在凯瑟琳的巧手之下,洛林很快收拾整齐,洛林抱着凯瑟琳重重地亲了一口,道:“你接着睡吧。”

    凯瑟琳点点头,一推洛林说道:“快去吧。”

    洛林走出房门,对宪兵们说道:“几位兄弟,麻烦去叫一下我手下的军官们吧,让他们在指挥部里集合。这里要是找不到人,就到……额……就到那条街上去看看。”

    宪兵邪恶的一咧嘴,嘿嘿笑着说道:“是的,我们保证把他们都集合起来。兄弟们,奉洛林大人命令,去怡红院的被窝里抄人了。”

    那几个宪兵都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看来做这种事情,是宪兵队的一大爱好。

    宪兵队首先转身离开了洛林的指挥部。

    洛林挥挥手和凯瑟琳告别,跟着侍卫走出指挥部,坐上马车前往占领军的总部。

    这一夜,占领军的军官们算是倒了血霉了,那些不假外出的家伙们一听说宪兵队来了,赤条条的从被窝里跳出来就想逃跑,一个个衣衫不整的从倚红楼或者偎绿院里跑出来,然后被早有准备的宪兵们逮个正着。

    当这帮家伙垂头丧气的以为要进小黑屋的时候,却被拍着大腿大笑的宪兵们告知:紧急集合,所有军官在指挥部候命。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