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君权神授?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七十章君权神授?(万字求票)

    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在下面的路程,洛林大做声势,命令了剩余下的联军士兵明火执仗的前进。

    部队接到了命令,当下纷纷点起了火把。

    在黑夜当中,远远地望去,那点点的火光就像群星一样闪耀起来。

    在东门外三里的地方,他们选择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开始大张旗鼓的扎营。那巨大的喧嚣和吵闹,沸反盈天,几乎可以将聋子吵醒。

    但是在实际上,除了在最开始的阶段将所有的人派上打帐篷,帐篷打好之后,这里只留下阿尔摩哈德新军部队,装装样子,同时封锁东门。

    而洛林带着枫叶丹林的精锐早一步已经转向,悄悄地向着南门而去。

    圣殿骑士团掩护着法师们,另外一千名枫叶丹林占领军的骑兵走在前面随时准备交战。

    其实他们才真正是进攻的主力,而先期到达的那一千阿尔摩哈德士兵则是趟地雷,踩陷阱的角色。

    很快,洛林他们就到达位置。

    黑暗中,洛林远远的可以看着威斯汀比特城南门幽暗的影子。在那高耸的城墙之上,每各一段就有一堆火堆。朦朦胧胧的照亮了城墙上士兵的身影。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也是无心值守。只要巡查的军官一过,马上就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然后不住地向着东门的方向眺望。

    洛林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竖起了耳朵,仔细地听着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听到远处的那些士兵们匆匆跑动之时,铠甲与兵器碰击所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响。

    他不由长长地吁了口气,那声音凌乱而短促,说明城头士兵们看到了出现在东门的部队之后,心情紧张慌乱,没有那种成竹在胸时的从容,由此可以推断出,敌人没有准备,这并不是个陷阱。

    随即他谨慎地又在心中纠正,默默地想道:不~!只是很可能不是陷阱,很可能而己……

    又过了不多会儿的工夫,一名阿尔摩哈德骑士匆匆地来到洛林身边,向他敬了一礼,然后低声说道:“大人,我们准备好了,前锋已经潜伏到距离城门几十米的地方了。”

    洛林听出他语气当中压抑不住的兴奋,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好,开始点火。”

    这些阿尔摩哈德新军的士兵们早就按照五角星的样子,聚拢起五堆柴堆。

    他们听到洛林的命令后,当下将火油泼在柴堆上,然后打起火石将他们点燃。

    对面的南门上的火光这时也增多起来。

    那明亮通红的火光照亮了南门的城楼。几如白昼一般。

    紧接着,城门内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

    凄惨的叫喊,怒吼声,拼杀时兵器的碰撞声,交杂在一起,远远地传了开去。

    哈塞尔将军听到后不由一愣,怒声骂道:“见鬼,真是一帮饭桶。这样也能失败~!”

    他转头看向了洛林,道:“大人,要不要让我们的人撤回来?”

    洛林耐心地看着远处的情况,半天之后这才慢悠悠地道:“等等,对方还没有发现我们潜伏在城外的人。”

    这时,城门内的叫喊声越来越高,已经可以清楚地听到那些正在拼杀的士兵们的声音。

    而且,南门的城墙上面,也是出现了大群的阿尔摩哈德士兵。

    洛林看了,不由叹了口气,看来这一次的偷袭,真的是要失败了。…,

    他犹自不死心,又等了片刻,看到那城门还是没有依约打开。当下就要下令撤军。

    就在这时,就听‘咣当’一声巨响,威斯汀比特城南门那紧闭着的铜质城门,突然缓慢的打开了。

    紧接着,就见一个人影在城门下面,拼命地挥舞着火把。

    潜伏在城墙附近的新军士兵立时反应了过来。

    他们一声大喊,“杀啊!”

    百十个人率先冲向打开的城门。

    “上,上。跟上。”后面的新军军官这时也大声的命令。在此同时,不住地踢着士兵们的屁股,尽力地驱赶着那些大头兵们,让他们往前冲。

    尽管离的很远,但是洛林却仍然能够听到那军官声音当中的激动。

    这也是无可厚非,毕竟这还是数百年来,他们第一次针动自己皇帝的军事行动。

    一般情况下,这种活儿都是那些举着粪叉,全身上下散发着臭气的造反派们干的。政府军来干这个很有前途的工作,不仅业务不熟练,大家思想上有负担。而且很是有戕行的嫌疑。如果被那些造反的家伙们知道了,一定会给鄙视一百遍啊一百遍的。

    不过好在那一众吃粮当兵的兵痞们没有这种政治觉悟,听到了命令之后,当下纷纷从隐蔽处跳了出来。然后在军官们的怒骂声中,各举了寒光闪闪的刀剑,高声呐喊着,向前冲去。

    他们只用了一眨眼的功夫,就蜂拥着冲进了城门。

    洛林从他站的那个地方,借了城中燃烧起来的火光,仍然可以透过了城门洞,看到城门里面有人正在激烈的交战。

    就听城门内有人大声喊叫道:“效忠帝国,清君侧。杀奸臣。这些人是德斯皮的狗腿,干掉他们~!”

    那些冲进去的前锋当下二话不说,立刻加入了战斗。

    他们挥舞着刀枪,怒吼着在城门内和那一群人打了起来。

    后面余下的新军士兵也在几分钟内冲到城墙下。

    他们看到那洞开的城门,呐喊了一声,就冲进城门。

    很快,那些阻拦新军突击队的士兵们就被这些家伙们给冲得七零八落,仓皇地向后退去。

    阿尔摩哈德的新军迅速的占领了城门,很多新军士兵还登上了城墙,向着洛林他们这里挥舞着火把。

    洛林看到夺门成功,当下也是喜出望外,高声令道:“哈塞尔将军,带着你的人先上,堵住其他两个城门,包围皇帝的住所,捉拿老德斯皮一伙。务必不要放走一个。受到阻拦就发红色烟火信号,我会去支援你的。“

    哈塞尔将军当下敬了一礼,说道:“是,大人。”

    他一转身,向了身边的一众战士们高声怒吼道:“弟兄们,为了帝国,为了皇后陛下,为了从奸臣手中拯救我们的皇帝陛下。我们上~!”

    说完,哈塞尔将军和阿尔摩哈德的新军就向着城门冲去。

    三千人的队伍迅速的通过了城门。

    洛林当下也是一转身,向着那一众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跃跃欲试的战士们大声喊道:“枫叶丹林军,跟我上。一组法师和圣殿第一百人队控制南城门。”

    说完,带着骑兵队伍,伴着轰隆隆的马蹄声。冲进了威斯汀比特城的城门。

    他一冲进了城门,就看到此时,城门内大路两边的房子已经被点燃了,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照亮了城门附近。…,

    一群身穿阿尔摩哈德军服的人正在城门附近搬动街上的尸体。

    看到洛林率领着一众骑士们冲了进来。他们急忙高声大喊:“效忠帝国。”

    然后或是亮出了胳膊上的白毛巾。又或者是将火把靠在自己的脸旁,让众人看清楚,他们也全都已经剃了眉毛,是洛林这边的人。

    街道的上躺着的尸体大都是也穿着号衣或者侍卫、仆从衣服的人。

    那个给洛林做内应的将领,看到枫叶丹林的队伍后,赶忙跑了上来,但很快就圣殿骑士们用武器指着,隔在外面。

    他立时急的直跳,只有远远地向了洛林不住地挥手,高声大喊道:“大人,大人……”

    洛林看到之后,当下向了那些骑士们挥了挥手,放他走了过来。

    他看到那名军官走到了近前,然后指指地上的那些尸体,说道:“这是什么人?”

    那军官低头瞥了一下,然后恭声答道:“回禀大人,这些都是那帮贵族和官员的家丁侍卫,老德斯皮可能是事前得到了风声,今天将他们全都给派到了城门监视着守军。我们只有先解决了他们,这才能打开了城门。”

    洛林点了点头,道:“不错。你们干的很不错,我会向维尚候爵为你们报功的。现在,带我的人去守军的驻地。”

    那军官倒也是知道时间紧迫,当下道:

    “是的,大人,请跟着我们来。”

    说完,一转身,从旁边牵了一匹马,然后跳了上去,随后一抖缰绳,向着城中奔去。

    洛林众人当下也是急忙催马跟上。

    他们在这些内奸的带领下,迅速向着威斯汀比特城内驻军营地的地方奔驰而去。

    众人刚跑过几条街道,洛林看见对面有一群穿着阿尔摩哈德军装的人举着火把,面对他们匆匆地跑了过来。

    那群士兵们看到洛林他们的骑兵队伍转过街角,当下惊慌失措,大喊大叫着纷纷停了下来。

    一众骑兵们极是训练有素,在纵马狂奔之间。看到对方也不表明身份,第一排的骑士们当下就将骑枪放下,将锋利的矛尖对准了他们。而后排的骑士也是拔出了马刀,做好了准备

    那些阿尔摩哈德军看到这边一众骑士们密如丛林的骑枪和闪亮的马刀,也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快跑,是枫堡的军队。他们杀过来了~!”

    后面的阿尔摩哈德士兵立时也是扯着嗓子,高声大喊了起来。

    “快跑啊,快跑啊~!”

    “为了那点儿军饷,不值得我们卖命。”

    “……”

    这些阿尔摩哈德士兵发了一声喊,然后将手里的武器往地上一扔,四散逃开,他们一边跑,还一边脱着身上的军服。

    这些人很快就窜进大街两边的小巷,在洛林的面前做了鸟兽散,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洛林高声令道“不用管他们,继续前进~!”

    骑兵们当下怒吼了一声,接着纵马前行。

    另有一些不太机灵的士兵们,看到骑士们冲到了跟前,眼看跑不了,他们急忙器一扔,举起双手贴在了街道两边的墙上。

    对于这些阿尔摩哈德人,枫叶丹林的队伍也不理会,堂而皇之地从他们身边冲过。

    这时,从其他两个城门的方向,升起了绿色的信号弹,洛林立时放下了心来,这表示哈塞尔将军的新军已经控制了这些城门。

    洛林率领着一众骑士们一路纵马狂奔,赶到城内军营的时候,只见构成军营的这一大片院落内,有四五处火头燃起。…,

    洛林侧耳听了一下,隐隐还可以听到里面有人的叫喊声,但却看到军营内根本没有什么动静。

    他不由一皱眉头,大声说道:“炸开大门,法师放照明术,我们冲进去~!”

    随着他的这一声令下,数个脸盆大小的火球当下从法师队伍中发出。

    那火球落在了营门附近,立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将营门口处设置的的障碍物全都轰成碎片。

    紧接着,照明的光球升上众人头顶,洛林一夹马腹,和一众圣殿骑士们冲进了军营之内。

    在光球的照耀下,洛林只能看到远方逃跑的隐约黑影,整个军营里却没有几个人,除了几个乱撞的和被洛林他们逼进死角的阿尔摩哈德士兵之外,这诺大个军营内面空空荡荡的,已经没几个人了。

    洛林一招手,几名骑士当下如狼似虎地猛扑了过去,把那几个俘虏拖到了他的身前。

    洛林看着那几名士兵被吓的苍白的面孔,厉声问道:“城内的驻军哪去了?”

    这个士兵被骑士们用刀剑押着,吓得差一点儿没有尿了出来。

    他全身上下哆嗦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跑~跑了,都跑了,听说枫堡坏家伙们……枫堡军团来了,于是大家就全都跑了。”

    洛林一皱眉头,道:“跑了?城墙上有多少人?回答好了我就放了你们。“

    这士兵壮着胆子说道:“没几个人了,就是有的,也全部都是贵族的家丁。”

    “每个城门两百人,营内原有两千多人,听说南门破了,就都逃跑了。”另一个阿尔摩哈德士兵也是急忙答道。

    “见鬼~!”洛林不由怒骂了一声,然后说道:“驻军跑那里去了?”

    “他们都躲在城里,大人,我们都是城里人,没地方可跑的。”

    这时从城内升起一枚红色的信号弹,看位置正式城市的中心那带,洛林略一沉吟,然后说道:“别管这几个人了,我们去支援哈塞尔。”

    枫叶丹林的队伍调转马头,向着刚才发信号的地方冲去。

    众人沿了大道,向着城中心的位置奔去。

    沿途都有那些胳膊上带了白毛巾的,或是剃了眉毛的叛变份子积极指引,众人很快就冲到了城中的市政厅的大广场前。

    洛林来到了广场中央,然后停下了马来,抬头看去,只见那市政厅修建的极为宏伟坚固。很显然对方全都是逃了进去,将这个地方做为最后的防御阵地。

    哈塞尔将军正手按着长剑,指挥了一众新军士兵们向前猛攻正门。

    洛林等人进来的进来的时候,他们正抱着一根不知是从哪儿拆下来的粗大木料,兴高采烈地猛撞那紧闭的大门,

    在市政厅二楼之上,有不少的弓箭手从窗中探出身来,不住向着那些士兵们开弓放箭。

    而这边的弓箭手们却也是毫不示弱,冲了上去,和对方展开对射,但是由是对方占了地利优势,这边很是吃亏。

    而且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在不久之前还只是农夫或是小市民,是洛林爵爷拉壮丁的时候强拉过来的,没有经过多少的系统性训练。

    虽然是人数众多,而且打起仗来大呼小叫的。看上去好像是很厉害,但是开弓放箭的时候,却是胡乱发射,十不中一。也只是和对方战了一个平平。

    在绝大数的时候,甚至是连以二换一的比例都是达不到。…,

    洛林看了,当下向了那一众法师们打了一个响指。

    紧接着,随着法师部队的指挥官彼多拉一声令下,无数的火球从他们的手中飞出,像是齐射轰击排炮一样,向着那二楼上的弓箭手们轰了过去。

    当下就听一连串的巨响。洛林甚至是感到脚下的大地在那爆炸声中,不住地颤抖着。

    在那剧烈的爆炸声中,就见市政厅二楼的窗户全都是被轰的稀巴烂。不少被那爆炸薰的漆黑的人形,随着凌乱掉落的杂物,从那缺口处也是坠落了下来。

    就在此时,就听那正门处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随即,就见那正门像是经典的慢镜头一样,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巨大声响,然后缓缓地向后倒去,露出了黑洞洞的大洞。

    一众新军战士还有枫军的兵痞们一时全都安静了下来,停了一秒之后,立时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然后全都呐喊着向前涌去。

    出人意料的是,此时看到大势己去,在市政厅当中防守的那些侍卫士兵们非但没有顺应了时代潮流,和历史的大势所趋的觉悟,而是呐喊了一声,跟着冲进去的新军士兵们真刀真枪地拼杀了起来。

    而且中间,还是很是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挥舞着大刀长剑,跳跃起伏大呼酣战,当下将那些抢先涌进去的一众新军士兵们又给赶了出来。

    洛林看了,不由怒极反笑,道:“好,好。干的好~!”

    哈塞尔将军当下羞愧的眼白都红了,怒吼了一声,亲自操了长剑,就要冲上去。洛林伸手将他拦下,然后向了旁边的一众弓箭手怒声令道:“一帮饭桶~!这还要我教吗?给我放箭~!”

    那军官立时反应了过来,当下挥舞着长剑,厉声地吼叫了起来:“放箭,快放箭~!”

    弓箭手们在他们的催促之下,纷纷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拉弓放箭。

    当下将一阵死亡的箭雨撒了过去。

    虽然他们的箭法不好,但是好在数量极多,将那些正不住大呼小叫的侍卫们射倒了一片。

    这时,那一众新军士兵看出了便宜,当下再次冲了上去。

    他们仗着自己的人数众多,像是拼杀急眼的了猪八戒一样,呆性发作,冲过去之后胡乱地挥刀乱砍乱剁。

    在他们那密集如林的刀枪之下,就是练过葵花宝典也是无济于事。当即将那些侍卫们全都砍杀了一个干净。

    随即这些刽子手们也顾不得擦去脸上还温热的鲜血,就呐喊了一声,向着大厅的深处冲去。

    但是就在此时,这些英勇的战士们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头戴金冠面容苍白的中年男子,他们立时不知所措地停下了脚步。

    虽然他们将那人给紧紧地包围住了,但是却无一人敢走近那个中年人的十步之内。

    那中年人冷眼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这时那士兵们如潮水一般的分开,哈塞尔将军大步地走了出来。

    他看着那中年人,半天之后,突然单膝跪地行了一礼,道:“参见陛下。”

    那中年人看到哈塞尔道:“哈塞尔将军,你也是要来抓我的吗?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叛国?”

    哈塞尔将军恭敬而又针锋相对地说道:“陛下,我们这是在清除您身边的奸邪小人,维护这个国家。”

    那中年人,道:“清除小人,维护国家,我看你才是那个真正的奸邪小人。”…,

    哈塞尔沉声道:“陛下,你难道还没有睁开眼睛看清楚吗?光看了你身边众人的锦衣玉食,听了他们大拍您的马屁。

    你可是知道民间多少的百姓在他们的手中辗转哀嚎,多少人在哭泣,多少人又饿死。别的不说,光是说了南方威利斯的暴民们,他们就真的是愿意放弃了安宁的生活,当一个暴民吗?还不是您所宠信的德斯皮颁下的所谓的第一夜权政策,把他们给逼的吗?”。

    那中年人沉吟了一下,道:“可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些话当初你应该告诉我啊~!”

    洛林这时也是走上了前来。

    他看着那位皇帝,不由极是失望,心中暗道:什么嘛~!这分明是一个酒色淘空身体的普通中年人嘛,我还以为这种基情四溢,玩背背的家伙最起码也是长的跟个‘东方不败’似的,这才符合主流。谁知道居然是个非主流的家伙~!

    他当下冷笑了一声,道:“当初告诉你?当初告诉你,你会听吗?”。

    然后一转身,向着哈塞尔道:“你跟他废什么话啊~!来人把皇帝陛下给我请出去,好好地照顾~!诺拉莫,我记得你们教廷以前可是废过好几位的皇帝,这活儿你们最熟了。”

    诺拉莫心中暗暗苦笑: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然后向了身后一挥手,当下一队身着重甲的神圣骑士走了出来,为首的军官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位皇帝,道:“陛下,请您跟我来。”

    当下一转身,向外走去。

    那皇帝也是极为识趣,站起了身来,被那些身着重甲的骑士们护卫挟持着向外去去。

    他路过洛林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洛林呲牙一笑,道:“陛下记好了。在下希尔多。波瑞利帝国的希尔多。不管您是想要扎草人拿小针小钉子的刺也好,画了圈圈叉叉

    玩诅咒也好,还请您千万不要记错了。”

    说着,一挥手,让那些神圣骑士们将那位皇帝带了下去。

    他转过头来,厉声喝道:“那个罪魁祸首还没有抓到,大家给我搜,哪怕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老德斯皮给我找到~!抓到他的人,赏金币三千~!”

    一众士兵们听了,当即兴奋地‘嗷嗷’大叫了起来。他们长期受了‘君权神授’的影响,对于皇帝害怕不行,但是对于那些个时常会被罢职抄家,或是砍了脑袋的大臣们却是毫不在乎。

    当下全都是高声地呐喊着,如同潮水一般,向着市政厅里面涌了进去。

    又过了片刻的工夫,就听里面传来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抓到了,抓到了。老德斯皮被我们抓到了~!”

    那欢呼声如同潮水一般,回荡在了市政大厅的上空,久久也不曾散去……

    ××××××××

    实行了管制了威斯汀比特城在夜晚安静的出奇,洛林甚至能够听到外面街道上枫叶丹林占领军士兵们对口令的声音。

    大战之后,那些士兵们全都分散了开来,在城中进行扫荡,清除老德斯皮的残党余孽。而更多的人则是累极之后,就在那大广场上开始休息。

    对于这次行动,哈塞尔将军表示非常满意,阿尔摩哈德新军在进攻中表现出战斗力表明他们还需要训练,但是他们那浴血拼杀的勇气相当合格。

    抓到的阿尔摩哈德皇帝和老德斯皮则直接交给了伊莎贝拉皇后的亲信侍卫官维克多。…,

    虽然哈塞尔将军对如何处置他们的皇帝和老德斯皮很感兴趣,但是他也知道这些事情,他是没什么资格参予的。

    这两个重要人物一被抓住,就被洛林转交给了侍卫官维克多和他的手下。

    他们将关押皇帝和老德斯皮的地方完全隔离了开来。

    洛林还在外面派上了圣殿骑士团守卫。

    由于手头的事情千头万绪,洛林需要处理的工作非常多,一直忙到了后半夜。

    在天快要亮起之前,那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洛林依然呆在自己的临时指挥部里。

    这时,门外的守卫进来回报:侍卫官维克多求见。

    洛林一愣,心说这么快?看来这个皇后被人称作尼奥多斯家来的母狼不是没有道理,也是个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的主。

    维克多带着两个手下走进洛林的指挥部,向着洛林立定敬礼,然后说道:“伯爵大人。”

    洛林对着维克多问道:“现在就要去吗?”。

    维克多点头说道:“是的,大人,皇后陛下命令,越快越好。”

    洛林心里却对伊莎贝拉皇后感到有点不是滋味,这个女人可是洛林情人希尔梅莉娅的表姐,希尔梅莉娅很多时间都和她相处在一起,这个男人好歹是她的丈夫,两个人也共同生活了十年了,现在却像仇人一样,除之而后快。

    是皇家无情,还是那个著名的尼奥多斯家族家教就这样,希尔梅莉娅未来可不要变成这个样子了。

    洛林摇摇头将这些混乱的念头赶出脑海,心中暗道:算了~!老子可不是倒霉皇帝那个死兔子,作为一个成功的穿越人士,还会摆不平那个有时候比薇拉还死心眼的希尔梅莉娅?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就别活了。

    看着洛林在那里发了会呆,维克多理解的笑了笑,虽然维克多也是奉命执行这种任务,但是他心里的感觉也不舒服,毕竟‘皇权神授’的口号已经喊了两千年了。

    洛林在心里暗暗下了主意:回去一定要加强对希尔梅莉娅改造教育。

    他嘘了口气,抬头对维克多说道:“好吧,让我们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吧~!”

    洛林屏退了自己的侍卫,跟着维克多走进了关押皇帝和老德斯皮的院落。

    维克多先带着洛林走进了一个大屋之中,屋内有几个人正在等待着他们。

    维克多进门就对他们说道:“诸位准备好了吗?”。

    “是的,大人,都准备好了。”屋内的人答道。

    维克多一指一个人说道:“你过来,给洛林大人看一下。”

    这个人走到洛林和维克多的身前,躬身说道:“拜见大人。”

    洛林发现这个人与阿尔摩哈德的皇帝有七分相似,心说,这就是替身了。

    维克多指着这个人说道:“他将会配合大人,被大人押回阿卜德瓦德,在化妆之后,除了那些经常接触皇帝的人,其他人是看不出来的。”

    这个人赶忙又向着洛林行了一遍礼,洛林干巴巴的说道:“辛苦你了。”

    “为了帝国。”这个人恭声答道。

    维克多点点头,一挥手说道:“好了,我们下去。”

    众人走进一个房间,沿着楼梯走下了地下室。

    地下室内的空间不小,点着的火把将这里照的十分明亮,同时也让这里显得十分的气闷。

    室内一小队全副武装的人员在看押着老德斯皮,这些人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犯人。…,

    老德斯皮曾经也是阿尔摩哈德出了名的美男子,仪表堂堂,这时却已经成了一个糟老头子,头发乱蓬蓬的直棱着,面容槁枯,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做在床上靠着墙壁,眼睛定定地看着出口。

    看到洛林和维克多一众人走进地牢,老德斯皮从床上坐直了身体,看着维克多,大声的说道:“尼奥多斯家的母狼决定好要怎么对付我了吗?我告诉你们,你们这帮异国人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你们掌握不了阿尔摩哈德帝国,只有我能够控制它。你们只能得意一时,皇帝陛下最终还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维克多看着这个给帝国带来巨大灾难的奸臣,不由森然一笑,说道:“看来你给你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活命理由。不过,早知道这样,德斯皮,你当初就该接受皇后放逐你的惩罚。”

    老德斯皮一愣,当即高声喊叫了起来,道:“那个女人没有权利处罚我,皇命是站在我这边的,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让陛下废掉那个见鬼的皇后~!”

    “然后你来当吗?德斯皮。”维克多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好了,别做梦了,因为你们的那些恶行,我们阿尔摩哈德帝国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苦难,我们的国土被分裂,我们的人民死于非命,那些军阀和叛乱者正在吞噬我们的帝国,而你们这一对愚蠢透顶的父子,居然去招惹枫叶丹林。”

    “没有你们那个该死的皇后的通敌卖国,我们是不会失败的。”老德斯皮挥舞着双手,胡乱地喊叫道。

    维克多厌恶地一皱眉头,然后冷冷地道:“别再为你的失败和无能找理由了,而且我告诉你,现在皇后陛下已经下了诏令,我的使命不是看押你,你这个老兔子~!”

    他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地道:“我的使命是~处决你~!”

    老德斯皮一惊,当即跳起大喊道:“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我是贵族,非叛国罪名是不能施用死刑的。”

    维克多挥挥手,示意手下将老德斯皮抓起来,那一众手下冲了上去。

    一群人七手八脚地将老德斯皮牢牢的按在床上。

    老德斯皮一边挣扎一边嘶声叫喊道:“你们没有这种权利,你们没有这种权利,你们这些外国人,贵族们知道你这么做会杀了你的。”

    维克多冷然道:“贵族院已经同意了。你已经被他们判处死刑了,德斯皮。而且我为你准备了一个适合你的死法。”

    维克多说着,一转身,向身边的人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执行吧。”

    一个守卫走到一边的火炉里,带上厚厚的手套,从火炉中拽出一已经根烧得通红的铁棍,拿着它走到老德斯皮的身边。

    按住老德斯皮的人这是开始使劲扒他的衣服。

    洛林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人的行动,皱了皱眉头,心里一阵心悸:这……这……用这种方式对付这个死背背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

    他当下一转身,悄悄地走了出去。

    过了不久,就听里面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那尖利的声音是如此之高,纵然是离了数里,也是清晰可闻。

    随后,那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维克多走了出来,向洛林点了点头,道:“大人,已经完成了。”

    两个人在院子里站了半天,也不说话。洛林在院子里活动了两下,这才感觉舒服多了。…,

    维克多对洛林说道:“好了吗?大人,活还没干完哪。”

    洛林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个家伙的心理素质比自己的好太多了,道:“好了,让我们赶快了,今天晚上真他**难过。”

    维克多叫来那个皇帝的替身,带上几个守卫,端着几个盛着食物的盘子,和洛林一起走进关押皇帝的房间。

    走到门口,维克多问守卫道:“皇帝在干吗?“

    “一直在屋里走来走去,大人。时不时还大骂上一阵,一刻也没有安静过。”侍卫回道。

    维克多道:“好,进去吧。”

    比起其他的地方,这间屋子的装修还算豪华,室内的环境也很不错。

    洛林跟着这些侍卫走进房间的时候,阿尔摩哈德的皇帝埃德蒙德二世陛下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看到这些人走进来,埃德蒙德二世皇帝面容苍白地看着他们,问道:“刚刚是怎么回事,是谁在惨叫?”

    守卫们对皇帝根本不理不睬,走进去将食物放在桌子上,就全都退回了维克多的身后。

    维克多轻声道:“陛下一定饿了吧,这是为陛下准备的宵夜。”

    埃德蒙德二世皇帝定定地看着维克多,然后说道:“我认得你,你不是皇后的侍从吗?伊莎贝拉怎么敢这样对待我,德斯皮在那里,带他来见我。”

    维克多微笑着说道:“陛下,您很快就会见到他的,我保证。皇后命令我一定要照顾好陛下,所以,陛下还是先吃饭吧。”

    埃德蒙德二世定定看了维克多一会,维克多脸上微笑的表情一直没有变,也这么看着皇帝。

    埃德蒙德二世转身说道:“好吧。”

    看着洛林和维克多他们都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埃德蒙德二世拿起食物是手又放了下来,不满地说道:“你们都出去,我不喜欢被你们看着。”

    维克多道:“陛下,皇后交代臣一定要确保陛下的健康,陛下就不要为难我们了。”

    埃德蒙德二世瞪了维克多一眼,说道:“我才是皇帝,见鬼的,你们尼奥多斯家的人……”

    他气鼓鼓地没有说下去,然后又拿起桌上的食物吃了起来。

    洛林看到,当埃德蒙德二世端起桌上的酒杯的时候,维克多的眼睛眯了起来,面带嘲讽的看着对面的皇帝。

    埃德蒙德二世将就被端到眼前,闻了一闻,然后皱着眉说道:“这是什么破烂东西,给我换杯好酒来。”

    维克多一下愣住了,就这么看着埃德蒙德二世。

    洛林心里感到好笑,心说:长见识了,以后给皇帝下毒也要先捡好酒。

    维克多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反应过了之后,赶忙说道:“陛下,城内刚经动乱,我们只能找到这些了。”

    埃德蒙德二世一听,完全爆发了起来,跳起来大喊道:“你这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伊莎贝拉,尼奥多斯是这样,就连你们这些弄臣也敢这样对我。”说着,愤怒地将手里的就被砸向维克多。

    酒杯被扔到了维克多的胸前,红色的酒液浸透了他半边的前胸。

    维克多冷冷地看着埃德蒙德二世,说道:“陛下,你最好弄清楚谁才是弄臣。”

    埃德蒙德二世看着维克多厉声说道:“你敢这样和你的皇帝说话?”

    维克多对身边的人挥挥手,说道:“请我们的陛下好好喝酒。”

    维克多身后的守卫如狼似虎的想着埃德蒙德二世扑了上去,抓住埃德蒙德二世,将皇帝给按在椅子上。…,

    埃德蒙德二世一边挣扎一边大喊:“你们这是干吗?你们要弑君吗?”。

    维克多走到埃德蒙德二世身边,抄起桌子上的酒瓶递给身边的守卫,然后俯身在埃德蒙德二世的耳边轻声说道:“陛下,老德斯皮在地狱里等着您,您看,我说到做到。”

    埃德蒙德二世惊恐地看着维克多,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旁边的守卫一卡埃德蒙德二世的腮帮,埃德蒙德二世当即张大了嘴,守卫拿着酒瓶就对着埃德蒙德二世的嘴里灌了下去。

    埃德蒙德二世使劲地摇头,但被两边的守卫牢牢的卡住了脑袋。

    红酒灌下去,在埃德蒙德二世喉间发出嗬嗬地声音,酒液从埃德蒙德二世的嘴里流出,向鲜血一样浸湿了皇帝的胸前。

    一瓶酒全部倒完,守卫将空酒瓶一扔,后退两步,看着埃德蒙德二世。

    洛林看着眼前这一幕人间喜剧,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是觉得这一幕非常的好笑。

    维克多就像那些戏剧里的奸臣一样,折磨死了自己的皇帝,而洛林自己还算是半个帮凶。

    这个事情要是传出去,也许自己就改臭名昭著了吧,后代的历史说不定会说自己是个大大的坏蛋,也是个脸上擦白粉,三角眼,老鼠胡子的舞台形象。

    不过洛林心里却根本没有什么愧疚、后悔之类负面想法,对于信奉‘你插我一刀,我剐你三千‘的洛林大爷来说,为了对得起静静地躺在枫叶丹林校园坟墓里那几十个年轻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皇帝给剁成两段。

    只是这样一种创造历史的感觉暂时震住了自己罢了。

    而且,历史书是由胜利者编写者,只要保证自己始终是胜利者,看他们谁敢说老子坏话,要不然就让他们体验一下康乾盛世的死法,玩他们的蚊子肉~!

    埃德蒙德二世很快痉挛了起来,被按住椅子上不停的抖动,喉咙里不断发出‘咳咳‘

    的声音。

    几分钟之后,终于脑袋往胸前一垂,一动不动了。

    按住埃德蒙德二世的守卫了相互看了看,维克多走上去,在埃德蒙德二世的鼻子下面试了试,又摸了摸埃德蒙德二世脖子上的动脉。

    然后抬起头看着洛林说道:“大人,埃德蒙德死了。”

    屋子里突然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的看着埃德蒙德二世。

    好一会,洛林深深地喘了口气,说道:“知道了,维克多先生。我们还是再等一会吧。”

    守卫们松开埃德蒙德二世的身体,任埃德蒙德二世的身体半躺着耷拉在椅子上,然后都走到维克多的身后。

    众人也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洛林走到埃德蒙德二世身前,摸了摸阿尔摩哈德皇帝已经冰冷的尸体,对维克多说道:“好了,维克多先生,我的任务以已经完成了,下面该怎么做,请你们之便吧。”

    维克多点头说道:“是的,大人。”然后维克多一指那个埃德蒙德二世的替身,说道:“你进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埃德蒙德二世的身份了。皇后待你的家人优越,你不要让皇后陛下失望。”

    替身躬身施礼说道:“是的,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

    洛林和维克多走出屋子,外面的天空已经开始发灰,很快就要到黎明了。

    洛林和维克多在院子里站住,洛林抬头看了看天空,维克多突然说道:“伯爵大人,我感觉……我会留下一个千古骂名。“

    洛林转身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说道:“想想那些因他们而枉死的人,你做的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维克多摇摇头说道:“也许吧,伯爵大人。只要为了伊莎贝拉,一切都没有什么关系。“

    维克多喘了口气,说道:“艰苦的一天,伯爵大人,艰苦的一天!我还要去处理他们俩的后事,伯爵大人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洛林点点头,对着维克多笑了笑,说着再见,转身走出了这个院子。

    转过身了,洛林心里充满恶意地揣测:伊莎贝拉叫得这么亲热,这个维克多和那个皇后之间,一定~有奸情!

    然后洛林的心里就轻松多了,洛林一边走一边感叹:我还真不是一个好人哎!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