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为国捐躯的父子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六十章为国捐躯的父子(票,万字到)

    听到维尚侯爵这么说。一众阿尔摩哈德的官员全部都是叹了口气,然后无奈地摇摇头。

    做为凭了本事吃饭的技术性官僚,他们对于那一帮贪财枉法的狗官们也是极不感冒。

    而且在此同时,他们对于以前一直压制自己的那家伙们也是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知道那些人是何等的疯狂。

    维尚侯爵顿了一下,然后一脸凝重地又接着说道:“有鉴于此,本次行动最少需要派出五千名士兵,而且还需要枫叶丹林的法师们的支援。”

    瓦巴多尔将军沉吟了一下,说道:“维尚侯爵,这样吧,我们将由洛林伯爵带领一千名圣殿骑士和一千名其他骑兵,加上两百人的法师队伍,以及两百人的牧师队伍,你们看怎么样?”

    阿尔摩哈德官员们全都露出惊喜的表情,他们可是没有想到枫军会这么的帮忙。这次可算是相当的大手笔啊~!

    维尚侯爵更是笑得眼睛都眯在了起来。

    他站起身来,向着瓦巴多将军‘啪’地重重敬了一礼,然后极是动情地说道:“感谢瓦巴多尔将军的鼎立支持~!”

    瓦巴多尔将军笑着挥了挥手,道:“大人不用多礼,就像洛林伯爵说的那样,只有抓住了老德斯皮,抓到了那个躲在暗处扇阴风。点鬼火,煽动和挑起学院和贵国之间的矛盾,破坏我们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发动了这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让两地人民生命和财产遭受到了巨大损失的,不应该发生的战争的,那个可恶的战争贩子……”

    众人不由全都是心中一震,知道瓦巴多尔将军这个让两地人民生命和财产遭受到了巨大损失的战争贩子的用意——他这是在向众人通气,打算用官方发言的方式,将这一次战争中所有屎盆子全扣到了老德斯皮的头上。

    听了他如此熟练的政治用语,洛林也是不由愣了一下。

    他看了瓦巴多尔将军,几乎都是认不出那个老家伙来。心中暗道:这还是那个没事就胡乱骂娘,抱了酒瓶子狂灌,到处随地小便的枫叶丹林军总指挥,瓦巴多尔将军本人吗?

    如果不是他确定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那一个并不一样。他甚至是怀疑,是有人跑了韩国去整了容,然后跑来冒充的。

    随后,他看到瓦巴多尔将军低头看了看他手中的拿着的一张纸条,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来这老家伙拿了小抄~!

    而在将军的身后,他的侍卫官杰拉多尔却是如赦重负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很显然,那个主意是这个机灵的年青人给他出的。

    杰拉多尔感觉到洛林向自己看来,不由抬起头,赧然地微微一笑。

    洛林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笑,向他点了点头。

    这时就听瓦巴多尔将军接着说道:“只有抓到了那个罪魁祸首,我们才算是完成了本次的任务,我们也才能迎来真正的和平。所以枫叶丹林人自然应该全力支持的~!”

    众人听到了他用一个语气激昂的感叹句结束了发言,当下纷纷站起身来热烈的鼓掌。

    他们可不是傻瓜。只要有了这一份正式宣言,不管以前是杀人放火、抢劫盗窃,偷鸡摸狗……种种的坏事,全都是算在了老德斯皮那个发动了战争,自绝于人民的家伙的头上。

    而自己现在可是全都撇干净了,再也不用担心宪兵们会揪着小辫子,深更半夜搂着美媚,钻被窝里正谈严肃的思想工作,那边他们跑来踹门,请你去喝开水。…,

    瓦巴多尔将军看大家如此热情,不由双手伸出,笑着虚按了两下。但是众人在高兴之下,还是又重重地拍了半天的巴掌,拍他们的手都给红了。

    那掌声如同潮水一般,足足响了五分钟之后,然后这才停息了下来。

    瓦巴多尔将军看向了维尚候爵,道:“那么,侯爵大人计划在何时出发?”

    “当然越快越好。”维尚侯爵当下说道。

    “好的。”瓦巴多尔将军点了点头,然后一转头,看向了洛林道:“伯爵,那就全交给你了。”

    洛林当下起身。干净利索地敬了一礼,道:“遵命,将军。”

    一众阿尔摩哈德官员们看了他们要商议军事机密,当下纷纷自觉地告辞出去。极为识相地躲在了一边。

    而那些参加了枫军,自觉还没有捞够的低级军官们听到了消息之后,却是纷纷跑来,在指挥部外面不住地探头探脑,想要探听一下消息。

    他们可是知道,这可是一次放手大抢的机会,借着战乱,不再好好利用一下,那可就真的是近亲结婚的产物。

    洛林与那一众军官们拿出了做战地图,在房中很是商量了一番。

    和那些史官们大笔一挥,某年月日,枫军挥兵数万,强袭某某某,杀敌数千之类的春秋笔法不同。

    做为一名真正的指挥官必须要考虑的事情极多,像是什么敲定了给养,路线,武器修理,伤员救治……等等一系列军事行动的必要程序之类的东西。

    反而是到达战场之时,指挥官的工作相对却是要简单一些。只要指挥了小弟们打群架就行了。

    只是洛林面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却也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因为想要获得胜利,就得要用平常这一点一滴的积累来换取。

    就像是《战争论》当中所说的那样,‘战争首先是由军需官决定的,只有到达战场之时,才是由统帅决定的。’

    要是以前倒也是算了。现在这本堪称伟大的军事著作可是由他署了名的。

    要是在这上面被打败了。洛林爵爷以后再也没脸见人了,也只有学了蝙蝠侠。拿着四角的黑丝内裤套头上,才敢悄悄地出门。

    那些事情虽然并不麻烦,但是却也是异常的琐碎。

    等商量完毕,众人从房中出来之时,却发现已经是到了半下午了。

    那一众军官们看了他们出来,当下一拥而上,七嘴八舌地争相询问。

    洛林胡乱地应付了他们几句,骗了那些家伙们跑去烦瓦巴多尔,然后趁了机会,跑了出去。

    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刚刚坐下和凯瑟琳众人打了一声招呼,还没来得及喝一口热水。

    这时,就侍卫拿了一个邀请信走了进来。

    大公看了上面盖着的阿尔摩哈德皇家纹章,立时一震,道:“这是谁的邀请函,是不是给我的?”

    随即感到了旁边凯瑟琳立时投过来的愤怒的目光,大公立时意识到自己失态,颇有些讪然地揉了揉脸颊,然后干笑了两声,重新坐了下来。

    那侍卫也是一脸的古怪,道:“殿下,这是洛林伯爵的,您的在这里。”

    说着。将手中的那封递给了洛林之后,又从身后摸出了另一封信,递了过去。

    大公这才知道自己着实是太过着急了。要不然那封邀请函一定是会被悄悄地递到自己的手中,绝对不会让凯瑟琳发现。…,

    他将那信接到了手中,然后看了那名侍卫,低声说道:“好小子,回头提醒我给你加工资~!”

    凯瑟琳看了大公的脸色,不由冷哼了一声。

    她的心中转了一下,这两封信既然是同时交过来,显然是在讲同一件事情。既然是这样,那很明显就不是什么私事了。

    凯瑟琳想到这里。觉的舒服了一些,当下也不理大公,而是转头向洛林问道:“那信上写些什么?”

    洛林也不由苦笑了一下,展开一看,然后道:“也没什么,只是皇后陛下今晚请我们参加一下她举办的私人晚会。”

    他顿了一下,看着凯瑟琳面色不悦的样了,不由迟疑了一下,道:“要不,我写一封信,回绝了她?告诉她,我明天有事不去了?”

    凯瑟琳回过头去,看了看大公,发现他却是一脸的不舍的样子,当下火往上撞,霍然起身,道:“去,为什么不去?说不定有人巴不得我们不去呢~!”

    大公极是无力地叫了一声,然后虚弱地道:“妮可,你怎么……”

    只是一抬头看到凯瑟琳充满了怒火的眼睛,当下一个字也是说不出来了。

    凯瑟琳当下怒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一扭头,拎着长裙,怒气冲冲地用力踩着脚上的高跟皮鞋,走了出去。

    阿黛儿在旁边看了,不由一耸香肩,向众人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姿势,然后也是紧跟在了凯瑟琳的身后,迈着自己轻盈的步伐,快步走了出去。

    罗琳娜则是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拖着薇拉也是跟了出去。

    大公看了众女全都出去,身边只剩下了洛林几人,不由有些不满地低声嘟囔道:“妮可,你也真是的,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儿值得这么大动肝火吗?其实要是认真算起来,我这也算是变相的为国捐躯。打入敌人的内部探听情况……”

    洛林此时打了一个哈哈,正迈步向门外走去,听了大公这带了无限残念的话,一不留神,差一点儿就撞在了门柱之上。

    他回头看了看大公,要不是知道那老家伙是个杀人魔王,自己不一定干的过他。早就对了那个不要脸的老家伙很啐一口了。心中暗道:原来我以为我就已经够不要脸了,没想到他比了我更是不要脸。

    而在此同时,他也是发现其实雷欧学的那么不要脸,自己完全是没有责任的。因为事实证明,那些其实不是自己教给他的,而是他那位父亲遗传过去。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具备了的。

    当天晚上,洛林众人着了盛装,然后来到了皇宫当中。

    除了洛林之外,其余的众人倒是很参加过了几次宫廷宴会。因此上,可谓是轻车熟路。更别说大公殿下不管有事没事,都是往这里跑了。

    当下他们来到了宴会大厅,阿尔摩哈德皇后伊莎贝尔已经早就在等候了他们。

    大公当下急忙紧走了几步,迎了上去,丝毫也不顾忌自己女儿眼中那可以杀人的目光,很是殷勤地和那位皇后陛下聊了起来。

    不过他却是很是失望地发现,那位皇后陛下还请了不少的宾客,既有阿尔摩哈德的军官,又有枫军的将领,很显然这并不是一次私人性质的聚会。

    凯瑟琳也是看到了这一点,不过看着那老家伙向着那个风骚入骨的皇后大献殷勤,却还是气的火冒三丈,但是当着众人却也是不好发做,当下揪了洛林,悄悄地在他的身上一阵狠掐,发泄自己的怒火。…,

    洛林痛的不住地呲牙咧嘴,心中不住地苦笑,暗暗想道:这叫什么事儿啊~!

    不过在此同时,他却是发现,那位皇后陛下好像对于大公并不是太过感冒,虽然两人在一起全都是彬彬有礼,谈笑风声。但是却给人一种好像是有一种若隐若显的隔膜存在于他们的中间。

    他们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之后,凯瑟琳诸人好像是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她的怒气当下又是平息了不少。

    她当下也是笑盈盈地走上前去,然后很是语笑嫣然地和那位皇后聊了几句。

    只是她们那言词中间,暗中却是夹枪带棒,暗有所指。互相之间针锋相对的俏皮话和双关语,只有那些女人们自己才会懂得。

    像是‘没想到您现在皮肤居然还是这样好了,我要是到了您这样的年纪,一定是又老又丑,没化妆品掩着都不敢出门了’,暗中讽刺对方年纪太大了,又老又丑,全是靠了化妆品,这才敢出来见人。

    又或是“早就听说过长公主殿下的大名,当初要不是有小人从中做梗,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了一家人了。”暗中刺激凯瑟琳。

    再要么,就是“哎呀,不知道那件事情会不会对长公主殿下有什么样的影响,要是找不到合适的对像,就是罪过太大了。不过话说回来,长公主殿下这么能干,其实有没有男朋友都是一个样了。”之类的,暗中说凯瑟琳找不到男朋友,即使是找到了,也是太过强势,会把别人给吓跑了。

    洛林众人看了这其中浓重的火药味,全都是远远的躲了开去。尽由这些个天才的政治家们施展自己的才华。

    大公看了,却是很是为难,在中间很是打了几个哈哈,这才将话题岔了开去。

    雷欧难得看到有人可以和凯瑟琳战个棋逢对手,当下极是好奇,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激烈的战况。

    一直看到了那两人全都是笑语嫣然地分开,他转过了头去,向洛林悄悄问道:“她们两个这一仗谁赢了?”

    话音刚落,就感到脑袋上被人狠敲了一下。痛的他低低地惨叫了一声,然后急忙挥手,道:“好吧,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再告诉我了。”

    凯瑟琳气极反笑,用力地一拎他的耳朵,低声喝道:“你给我老实一点儿,这可是在阿尔摩哈德王宫,如果你敢要给我出了丑,小心我收你百分之三百的所得税~!”

    雷欧立时惊呼了一声,然后高举了双手投降,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很乖的。”

    说完,还重重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一定是会遵守诺言。

    众人又闲聊了几句,然后全都被迎进了宴会大厅当中。

    洛林来到了大厅,赫然发现希尔梅莉娅已经在座了,而且旁边还有以前见过的那个小女孩。

    那小姑娘看到了雷欧进来,当下眼中闪过了一道喜色,然后连连地向了他招手致意。

    雷欧却是哼了一声,然后将头一扬,假装没有看到对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闹了什么矛盾。

    阿黛儿看了,不由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然后将雷欧拉到了一边,低声问道:“你那个小女朋友在那里,你怎么不理她啊?”

    雷欧当即怒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道:“她骗我。她说她有个姐姐是枫军当中的大官。可是她却是尼奥多斯家的人。我不跟骗子说话~!”…,

    说完,又是重重地将头一扭。只是那眼角的余光当中却还是很有些不舍地看了对方一眼。

    阿黛儿微微一笑,道:“那又有什么?你也可以骗她啊。别忘记了,尼奥多斯家族对于茹曼帝国也是很重要的,你要是能把她给争取过来,不是更好?”

    雷欧当下迟疑了起来,道:“可是……”

    阿黛儿伸手在他的后背一拍,道:“可是什么啊?你这个傻小子,就当是为国捐躯了,借着机会用美男计,打入敌人的内部探听情况……”

    大公立时大声地咳嗽了起来。

    阿黛儿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殿下,你有什么不舒服吗?”。

    大公立时吓的魂飞魄散,飞快地站起了身体,像是一个刚刚戴上红领巾的小学生一样站的笔直,然后答道:“没有,什么事儿都是没有。”

    众人在宴会厅里,分了宾主落坐。而雷欧得了阿黛儿的指点之后,也是想通了。兴高采烈地跑过去,向着那小姑娘大大地施展自己的美男计去了。

    大家一边吃着那宫廷御宴,一边闲聊。

    等全都是吃过了饭,众人纷纷站起身来,然后各自聚在了一个个的小圈子闲聊了起来。

    洛林看到就连雷欧也是被那小女孩拉着,两个人不知道是跑到哪儿去了。

    他看了看左边的希尔梅莉娅,又看了看右边的凯瑟琳众人,正在犹豫自己要去哪儿的时候,这时一名身材娇小的宫廷侍女走了过来,轻声道:“大人,请跟我来。皇后陛下要见您。”

    洛林不由一愣,当下也只好跟着她走出了大厅,沿了一条走廊走了不远,然后又拐了几道弯。

    最后,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秘密的房间当中。

    而那位美丽动人的皇后陛下已经在房中等着自己了。而且旁边还坐着一名貌不惊人的侍卫。除此之外,还有一名牧师和瓦巴多尔将军的侍卫官杰拉多尔也是在坐。

    洛林看了一眼那名牧师,依稀觉的有些眼熟,立时记起那是神职学院院长奥巴赫姆身边的一名亲信。洛林心中立时觉的有些奇怪:有什么事情,还要在这里秘密地进行商议?

    那皇后一看到洛林,就迎了上来,道:“伯爵,我可以相信你吗?”。

    洛林一滞,道:“陛下,这是当然的。”

    那皇后点了点头,然后一指那名侍卫,道:“他是我从娘家来时就已经跟着我的亲信侍卫官维克多。我想这一次出兵,一旦抓到了皇帝陛下与老德斯皮之后,将他们秘密地交给维克多处理,而这也是你们自己人的意思。”

    洛林一愣,抬起头来,问询地看向了杰拉多尔,见他向自己点了点头。

    洛林迟疑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们这是打算让那两个人悄悄地消失掉了。这中间可是还牵扯到了政治内幕交易。

    毕竟,随随便便地弄死一个皇帝和重臣,不管是在哪一个国家都是会引起轩然大*的。

    他正在迟疑之间。这时那名牧师站了起来,道:“伯爵,临来的时候,奥巴赫姆大人交待了几句。他说了,那两个人不管是抓了,还是逃跑了。只要还是活着,对我们来说都是隐患。但是在此同时,不管怎么说,杀害一名重臣和一名王者,这势必会引起其他各国的警惕,对吗?”。

    洛林当下点了点头,然后道:“我明白了。如果我们能抓到他们,会悄悄地将他们交给你们的。”…,

    ××××××××××

    第二天一大早,阿尔摩哈德的新军就在枫军指挥部的命令之下,以拉练的名义,从阿卜德瓦德城内带了出来。

    枫叶丹林的队伍也在洛林的带领下,混在阿尔摩哈德新军之中出发了。

    为了掩人耳目,除去出征的队伍,剩下的阿尔摩哈德的新军将在城外摆足了声势,训练两天时间。

    尽管枫叶丹林占领军内的其他人都将这次行动看作一次长途旅行,但是洛林对此却是不敢有一点的马虎。

    这次的行动,洛林手上根本没有任何一点详细的情报,除了那个威斯汀比特城呆在那里不会跑之外,洛林并不知道城里的具体情况。

    而且洛林对于自己的友军并不信任,这帮家伙还是他的手下训练的,洛林自然知道他们的能耐,况且,洛林甚至怀疑他们的忠诚。

    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洛林谨慎的安排行军,将枫叶丹林的队伍放在阿尔摩哈德新军之后。

    洛林他们预计的行军时间是十天左右,刚开始阿尔摩哈德新军的队形还保持的不错,第一天走出了足足有八十里地。

    但在第二天,阿尔摩哈德人的队形就开始混乱,并且有士兵开始掉队,在后面督促的洛林当然毫不客气,对着那些家伙披头盖脸的一顿鞭子,将他们又撵了上去。

    也幸亏这些阿尔摩哈德人的素质都还不错,队伍中的两百名牧师也帮了大忙。不住地用了法术给他们补充体力,鼓舞士气。

    很快,他们已经来到了威斯汀比特城的外围,这里离威斯汀比特城只有两天的路程了。

    洛林认为这里已经是危险区域了,命令整个军团提高了戒备,并将阿尔摩哈德人和枫叶丹林混编的侦察队大范围撒了出去。

    从侦察队回报的情况来看,威斯汀比特城周围并未进入临战状态。

    首先这要归功于这支部队的行军速度非常快。

    其次,就是一路上,那些普通居民们对这支阿尔摩哈德军队并不感兴趣。

    每当平民看看到这支队伍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赶快跑开,并且老老实实的关上家门,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到了这里,因为估计到可能会随时进入战斗,洛林命令部队休息一天,然后在夜间行军。

    这时,阿尔摩哈德新军的将领,带着几个穿着平民服装的人来见洛林。

    阿尔摩哈德将军对洛林说道:“伯爵大人,这几位都是从威斯汀比特城内赶来的人,就是他们给我们报告的消息,这些人都了解威斯汀比特城内的情况。”

    几个人刚忙给洛林行礼。

    洛林摆摆手,说道:“诸位辛苦了,此次行动成功的话,你们皇后和首相会重奖诸位的。“

    其中一个人站了出来,恭声说道:“奖不奖的无所谓了,只希望大人们能赶快把这帮家伙们弄走就好了,这些人真他**的是祸害。”

    其他人纷纷附合说道:“是啊,我们都快被他们搞的活不下去了。”

    洛林立时来了兴趣,道:“哦?详细的说一下。”

    这人说道:“大人不会想到的,皇帝和老德斯皮那个坏东西到了我们威斯汀比特城,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抢别人的房子,我们城里很多户人家都给赶到了大街上,然后第二天他们就要大家给捐款,挨家挨户的收,不给就打人抢东西。后面都是变着法子的搂钱,我们威斯汀比特才多少人,就这几天就被他们祸害个变,我们现在管地里的蝗虫都叫老德斯皮。“…,

    “因为忍不了他们,听说皇后殿下在阿卜德瓦德城里任命了新的首相,我们就去阿卜德瓦德请求首相大人把这帮王八蛋都抓起来。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诸位大人一个多月了。“

    洛林沉吟了一下,然后接着问道:“那么,现在威斯汀比特城内的情况怎么样?城内的驻军由谁指挥?“

    “回大人,威斯汀比特城内的人现在都恨透了老德斯皮,但是比较皇帝在那里,城里的一切现在都由他们把持着,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大人一旦行动起来,威斯汀比特城内的居民一定会欢迎大人的。

    威斯汀比特城内的驻军现在还有三千多一点的人,我原来就是驻威斯汀比特城军团的人,后来那帮人贪污军饷不说,还大肆的买卖军官职位,把我们这些拿不出钱的,都给开革了,要不是没有外援,城内的士兵早就闹起来了。

    城里还有一大帮老德斯皮的狗腿子,都是跟着皇帝和他跑过来的人,这些人才是最可恨的,而且他们对老德斯皮很忠心。“

    洛林点点头,转身问阿尔摩哈德新军的将军:“哈塞尔将军,你认为我们是和驻军交涉为主,还是突击威斯汀比特城为好。”

    哈塞尔将军思付了一下,然后道:“大人,我建议我们还是趁夜突击,直接开打为好,这帮家伙都是老德斯匹的死忠分子,应该知道他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我们应该快速行动,直接上去把他们堵在城里,这样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洛林赞同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向那个平民问道:“城内是否知道我们的到了?”

    那人说道:“我想他们也应该知道了吧,大人,大人也知道威斯汀比特城是个中心城市,来来往往的商旅众多的。那个,大人……“

    看到这个人欲言又止的样子,洛林说道:“有什么就说。“

    “大人,驻军的将领和军官都是老德斯皮的人,大人一旦联络他们,知道大人带领的军队强大,他们都会逃跑的,我们愿意为大人联系城内的驻军,让他们打开城门。“那人大着胆子说道。

    “哦“洛林和哈塞尔将军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对方脸上露出的惊喜。

    洛林接着说道:”有把握吗?“

    “当然,大人,我曾经就是那里的军官,现在那些驻守城门的人我都认识,只有大人许下奖赏,他们会主动为大人打开城门的。“

    洛林看向哈塞尔将军,哈塞尔将军当下对着洛林点点头。

    洛林一笑,然后说道:“好吧,回去告诉你们的人,只要主动打开城门,每人一百金币,你们几个事成之后每人二百。“

    这几个人当下极是高兴,纷纷叫道:“谢大人,谢大人,我们一定为大人把事情办好。”

    洛林道:“先别急,我给你们半天的时间,去摸清楚那些跟随老德斯皮一伙的人详细住址和他们平日常去的地方,回报给我们,进城的时候带着我们的人去抓他们,我要他们一个都跑不了,你听明白了,这件事情做好,另有奖励。先给他们几个每人一百金币。”

    那几个人深深地躬身一礼,说道。“是的,大人,多谢大人。”

    待这几个人出去之后,洛林想了一下,对哈塞尔将军说道:“将军,你十分信任他们几个?”

    哈塞尔将军很是干脆,断然道:“当然不,我们还是要做好两全准备的。”…,

    洛林点了点头,笑道:“和我想的一样,将军,向的人传达命令吧,我们明天晚上进攻~!”

    等哈塞尔将军也离开之后,洛林对诺拉莫说道:“告诉弟兄们,提高警惕,小心一切阿尔摩哈德人,我不希望出现了意外的时候我们措手不及。”

    诺拉莫立时会意,道:“是的,大人,我完全明白您的意思。”

    准备战斗的命令很快的下达了下去,洛林的营地里进入骚动状态,士兵开始准备武器,布置值守,侦察兵们来来回回,严密的监视着整个地区。

    洛林为了尽可能的掩盖他们自己的行踪,下令值守的士兵们扣押一切从营地附近过往的行人,将他们在大营里留上一天,等洛林他们出发后再放出来。

    随着一群被扣下的阿尔摩哈德平民被赶进营地,洛林耳边更加混乱起来。

    洛林对这些阿尔摩哈德的新军可是彻头彻尾的不信任。

    洛林知道这帮新军里面,一半的士兵都是以前的阿尔摩哈德军老兵油子,各种各样的坏毛病都有。

    新军草创没几天,那些新上任的军官们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威信,那帮家伙们现在为止,之所以老老实实的,是因为枫叶丹林占领军宪兵队在看着他们。

    这帮阿尔摩哈德人心里可都明白着那,宪兵队指挥官,神眷之女希尔梅莉娅,作为阿尔摩哈德皇后的表妹,对阿尔摩哈德帝国也是有些感情的,所以对付起他们这些祸害阿尔摩哈德平民的人来可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宪兵队的小黑屋在这些人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枫叶丹林的人,尤其是这些阿尔摩哈德新军现在的供着的老板可是洛林大爷,这些人可都知道他是个超级惹不起的狠茬~!

    这家伙可是个双花红棍,超级打手。高级流氓。不但喜怒无常,更且心狠手辣,阿尔摩哈德的各路英雄好汉折在他手里的不可计数了。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他们离开了阿卜德瓦德城,但还都是像乖宝宝一样老实的呆着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就是,那些家伙们全都是被剃了眉毛,极容易认出来,所以还没有人敢当了逃兵。

    洛林给枫叶丹林占领军下达的命令则是连着阿尔摩哈德的新军一起监视着,不是怕他们倒戈,而且怕这些家伙们打起仗来之后崩溃。

    洛林见过太多的阿尔摩哈德军队不战或者稍一接战就崩溃掉,为了防止这些家伙一旦怕起死来,连带着将枫叶丹林人也给裹进去,洛林不得不提高警惕,并且谨慎的布置下面的行军。

    休息半天之后,枫叶丹林占领军和阿尔摩哈德新军的联军再次出发,所有人迈开大步,向着威斯汀比特城而去。

    一夜的快速行军之后,前哨侦察兵已经进抵到了威斯汀比特城下。

    他们仔细的侦查之后,向洛林回报:威斯汀比特城四门紧闭,城市有士兵防守,城头上还插着阿尔摩哈德皇帝的华丽大旗。

    但整个城市的外面居民已经跑光了。

    很快,为洛林充当内应的阿尔摩哈德人又来到洛林的营地。

    这次出现的不是原来那个首领,而且他的一个手下。

    洛林问这个人道:“一切顺利吗?你们的头领哪?”

    “回禀大人,我们的首领进城去联络守军里的那些人,没想到他们刚进去,威斯汀比特城就封城了,现在所有的人都不能进出了。但是我们头领已经联络上了城内守城的人,从城墙上面扔下了这封信。”…,

    这个人说着将一个卷成一卷的纸筒双手呈给了洛林。

    洛林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诸事已备,南门,五角火堆。

    洛林看过随手将这封信递给一边的哈塞尔将军,接着问道:“确定这封信是你们首领发出的吗?”。

    “是的大人,是我们家首领亲自从城上扔下来的。”这个阿尔摩哈德人回道。

    洛林点点头,转身对身边的人说道:“卫兵,给这个人五十枚金币。”

    这个阿尔摩哈德人赶忙打拱作揖,不断地弯腰行礼,说着:“感谢大人,感谢大人。“

    待这个人跟这卫兵出去以后,洛林对哈塞尔将军说道:“将军,对于今晚的行动,您有什么计划。“

    哈塞尔将军说道:“可以按照这个计划行动,但是对这些人我们又不能完全信任,我的意见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要是不能顺利打开城门,我们还是要强攻的,并且还要警惕城内的守军出战。我想由我带一千名新军中的精锐今晚去夺城门,伯爵大人带着大部队掩护我们。“

    洛林没想到这个哈塞尔将军还挺积极的。

    沉吟了一下后,洛林点头说道:“基本和我想的一样,但是哈塞尔将军,还是由你的手下去进攻城门,我需要亲自带领枫叶丹林的队伍弹压城内守军,进城后封锁所有城门,保护你们皇帝,抓捕老德斯皮的任务就必须由将军你来指挥了。我们不能顾此失彼。“

    哈塞尔将军说道:“好的,伯爵阁下,就按您说的来执行。“

    白天一天,洛林命令部队开始休息,做好晚上出发的准备,黄昏丰盛的晚餐之后,全军开拨,进攻威斯汀比特城。

    行军到午夜之后,洛林率领的联军终于赶到城门外数里的地方。

    看着威斯汀比特城方向传来的点点灯火,洛林命令停下队伍,全由阿尔摩哈德新军组成的一支千人突击队从这里离开大部队,向着南门悄悄摸过去,而洛林和哈塞尔将军带领的大部队将直接逼近东门,在那里制造一下声势,吸引一下威斯汀比特城内的注意力,扎下一个虚假的营地后就全军转攻南门。

    看着那一千人消失在夜色中,洛林嘘了口气,对于这种内应开城的高风险,高技术工作,这些阿尔摩哈德新军的能力还怕有点不足,但洛林也没有办法,他可是不会拿圣殿骑士团和法师们去冒险的。

    洛林心中暗道:现在也只能先相信他们的能力了,大不了就强攻,无非就是多花一天时间,逮那个倒霉皇帝的时候麻烦一点。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