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永世长青,万年友好的枫阿条约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万字,求票~!)

    下面有人立刻跳出来拍大公的马屁。说道:“大公殿下果然英明,一言中的,说得太对了。”

    大公当下一笑,冲着那个马屁精点点头,说道:“我的建议还是大家各退一步,你们互相间减一半还是减三成,自己协商,精力还是放到和阿尔摩哈德人谈判上来,到时候你们多谈下一点,互相间的也就都挣到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豪迈地一挥手,道:“我先表个态,凡是走我们茹曼输入阿尔摩哈德的货物,我们减一半的关税。”

    几个使者们立时站起来,说道:“感谢大公殿下的恩典。”

    儒略大公发话了,下面的使者们也不敢不应,但是大家心里腹诽不已:话说的冠冕堂皇,你们茹曼帝国才是和阿尔摩哈德交易的最大头。

    瓦巴多尔将军看众人再无异议,不由欣然说道:“很好,关于这一点我们也达成协议了。”

    洛林看看外面的天色,都已经是正午了。可这帮家伙没有一点饿了要吃饭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瞪着像土狼一样血红的眼睛,热切地投入不断地争吵当中。

    大公看到洛林的样子,道:“别着急,这才刚开始,还没有进入戏肉哪~!”

    洛林哑然失笑,看来凯瑟琳她们早上坐的那顿早餐确实是很有效果,原来做政客也是一件体力活。

    也可能是这帮家伙那一架打累了,在接下来的几个议题之中,这帮家伙都安份了很多,顶多拍拍桌子骂骂娘,没有再冲上去拳脚相加,战到一处。

    所以下面的一段会议开的相当无聊,只是这些诸国的使者们关于各自应作出的让步在扯皮。

    瓦巴多尔将军对他们的话题不感兴趣,无聊的坐在位子上打瞌睡,洛林倒是挺佩服这个老头的,下面这帮家伙吵得房顶都会掀起了了,瓦巴多尔将军倒是一点都不受影响。

    儒略大公倒是很沉得住气,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人的争吵。

    洛林无奈,只有强打精神的陪着儒略大公。

    但是洛林感觉这些现在就像是当然在大学里上马哲课一样,不睡你都对不起你自己,还有你的女朋友。

    儒略大公看到洛林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一笑,然后对他说道:“不要觉得无聊,听听他们说话,琢磨一下他们的意思。时间就很好打法过去了。比如看那个波瑞利的使者。”

    洛林只听这个波瑞利的使者在使劲的大叫要和邻国合作开放一个自由贸易区,免除贸易区内的税收。

    这个提议很显然提起来好几个人的兴趣。

    但是波瑞利邻国,嘉莫德帝国的那个使者确怎么都不同意。

    儒略大公说道:“波瑞利的这个家伙母族一定是邻国的,应该在邻国内有不少产业吧。“

    洛林一愣,道:“这个也能看出来?”

    就见那位嘉莫德帝国的代表被人逼急了。

    他一拍桌子,挺着自己高高鼓起的大啤酒肚,大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画的那个见鬼的贸易区,来来回回一圈全都是你家地盘。”

    周围的几个人一看自己原来是被人当枪使了,当即调转枪口对着波瑞利的使者大骂起来。

    儒略大公满意的嘿嘿笑了起来,对洛林说道:“对这帮所谓的贵族们,不要有一点高看他们,他们做一切事情的出发点,都是家族利益。”…,

    洛林一摊双手,道:“这不就是我们大陆的政治现实吗!大陆上遍地有千年历史的贵族世家,但除了我们茹曼,就没有千年的皇朝。”

    儒略大公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虽然茹曼的皇室都是一支一脉,但皇冠确实也是换了好几个家族了。王座上的屁股换了又换,王座下的纹章永恒不变。

    作为一个皇者,必须要学会如何利用他们。如何制约他们,而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对利益的分配权。这点你把雷欧教的非常好。”

    儒略大公说到这里,赞许的对洛林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他这个小小年纪都已经掌握了利益分配的能力,我知道这些东西的时候,都已经是成年之后。”

    他顿了一下,然后苦笑了起来,道:“不过,你也别教他这么死要钱啊~!那小子的回扣也收的太狠了吧。”

    洛林笑着说道:“雷欧现在还不知道钱真正的意义,他只是把这个衡量自己胜利的符号,等他再大几岁,就懂得换取那些钱之外的利益了。”

    儒略大公笑着说道:“我一直在想,你老爸该是怎样一个人物,能将你的家庭教育做的这么成功。”

    洛林一怔,然后耸耸肩说道:“小时候一个一角钱的糖葫芦都买不起,只有想办法自己挣了。”

    儒略大公听到洛林这么说,哑然失笑。

    这是一个使者站起来说道:“为了保证我们在玛迪多姆海上的航运安全,我们应该要求阿尔摩哈德人交出皮科洛岛。”

    此言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些使者们又开始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意见。

    本来支着下巴打瞌睡的瓦巴多尔将军也立时清醒了过来,看着下面的一众使者。

    儒略大公对洛林说道:“总算等到戏肉了。”

    说着,他扭扭脖子,晃晃肩,舒张一下久坐的姿势,嘴角带笑地看着着下面的人。

    其他的使者也立马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鼓掌说道:“好主意,好主意,阁下真是一语中的啊。”

    洛林看着这些人的表演,心里暗笑。心说:估计这帮家伙们等那个二百五说这话等很久了。

    提出这个话题的使者鄙视的看来那些鼓掌的家伙一眼,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几个打什么主义,净他**的围着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不就是想摘干自己吗?

    这样下去天黑也谈不出什么东西来,老子我刚刚邂逅了一段伟大的爱情,不打算再接着陪你们浪费时间了。“

    其他的使者们立时全都是起哄,高声地‘切~!’了一声。

    有人甚至是低声骂道:“不就是在城里包了一个二奶吗?还说邂逅?真他**的敢往上捅词,敢不怕把大家给恶心了?”

    这时那一个使者却是丝毫不理,继续高声说道:“如果能拿下皮科洛岛,那起码在玛迪多姆海的西半部,会极大的减轻我们的护航压力,也能直接肃清玛迪多姆海西部的海盗,对我们来说,可谓是十分重要。“

    “废话,阿尔摩哈德人也知道皮科洛岛的重要性,他们会把这个玛迪多姆海上黄金点让给我们吗?用脚趾头想想都不可能。“一个人反驳道。

    “阿尔摩哈德人要是敢不给,我们自己去拿就好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要带着手下回家了。”

    “就是,舰队都没有,你拿什么去打皮科洛岛,大公殿下的舰队马上就要去和帕提亚人作战了,就你剩下的那两条小舢板,能干什么?难道说阁下您手下的游泳技术特别好。打算用狗刨游过去,攻占那座岛吗?”。…,

    当下众人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

    大公这是也站了起来,说道:“卡普特将军已经带领了舰队前锋,前往玛迪多姆海东部驱逐帕提亚的海盗了。但是诸位可以放心,在将大家都送回国内之前,茹曼的舰队大部队不会离开这里。”

    下面的使者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儒略帝国的行动会这么快。

    一个使者说道:“武力争夺已经不可能了,大家想都不要想,还是从谈判桌上把这个地盘给争取过来吧。“

    “怎么谈?你说怎么谈?阿尔摩哈德人会同意吗?别忘了,现在控制皮科洛岛的是哈杜的手下。”

    儒略大公这时叹了口气,说道:“要是能把博多雷斯海峡南部给要过来。那就好了。“

    听大公这么说,下面的人都打了个哈哈,就连那几个一直给大公当马前卒的家伙,也都无奈的耸耸肩,意思说绝对没戏。

    他们可是知道这垄断经营的坏处。现在两家竞争还好一点儿,一旦让大公控制了海峡,那只要两头一堵,到时候收多少的过路费,还不就是他一个人说的算?

    只要提高个百分之五的税率,大家不也不用担心回去被自己家的老大追责。自己早就自觉地跳海了~!

    一个使者嘀咕道:“这样做还不如抄了哈杜的老巢呢~!”

    儒略大公心中一动,随即摇摇头,像是想要把这个诱人的想法赶出自己的大脑一样。

    一个使者说道:“各位,相比大家都明白,我们在阿尔摩哈德一切行动都绕不开那个哈杜将军,他,是我们必需要考虑进去的因素。”

    “关于皮科洛岛的问题,成不成总得试一试,我们不妨拿出非要得到皮科洛的架势,试探一下阿尔摩哈德皇室,要是他们真的给了,那岂不是大好,就算不给,也是个谈判的砝码嘛~!”

    “恩,不错,不错。起码我们可以在补偿上多要一点。”

    看着一众使者们都点头称是,瓦巴多尔将军说道:“那好,关于皮科洛岛的问题,我们将会拿到和阿尔摩哈德人的谈判桌。

    但这里我先要提醒下各位,管好你们的嘴巴,不要在那些阿尔摩哈德小妞身上逞什么能耐,天知道她们是不是那个皇后的间谍。要是有人泄露了我们占领军谈判的底线,我会亲手撕了他的。“

    “要是那个孙子做了二五仔,不用将军您动手,我们都会不蘸酱的生吃了他。”一个人在下面大喊道。

    儒略大公遗憾地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儒略帝国现在左右受敌,要是能在这次的机会中顺利解决哈杜那个**烦该多好。”

    洛林耸耸肩说道:“我们还是专心的想怎样能让阿尔摩哈德在内乱中陷得更久一点吧。”

    儒略大公点点头,说道:“现解决眼前的麻烦。我下面的任务还是应对帕提亚的春季攻势。”

    一直到掌灯的时间,占领军内的诸国才达成了初步的一致,尽管大家都已经饥肠辘辘,饿的肚子都咕咕叫了,中途也没有一个人离开,为了每一点微小的利益吵得天翻地覆。

    同时他们又有自己的盟友和宿敌,有时候又得纯粹为了争吵而争吵,为了反对而反对。

    洛林在这里面首次见识到了儒略大公的影响力,除了那几个茹曼帝国的附庸国甘愿为了大公冲锋陷阵之外,其他的诸国,在大公发话之后,都会选择妥协。…,

    而几个自恃离着茹曼有点距离,而不太吊的大公的使者,通常会被群起而攻之。

    在这种纷纷扰扰之中,大家的观点一步步趋于一致。

    在灯光照亮了整个会议室之后,瓦巴多尔将军将一摞文件举了起来,看着下面的众人,说道:“诸位,我们的协议就在这里了,现在,诸位还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我们就来签署了这个东西吧。”

    看到下面没有人说话,瓦巴多尔将军将文件拍在桌子上,拿起旁边的笔,在上面刷刷写了起来。

    然后文件传给了洛林,而洛林是枫叶丹林学员军的指挥官,自然需要代表枫叶丹林在文件上签字。

    接下来是儒略大公,他看着这摞纸叹了口气,也拿起笔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大名。

    下面依次是各国的使者。

    诸事已定之后,这些使者们都松了口气,写过自己的名字就匆匆站了起来,想着儒略大公和瓦巴多尔将军行礼后,走出了会议室。

    很快,签署完毕的文件回到瓦巴多尔的手里,他叹了口气,对儒略大公说道:“看来政治这个东西,还真不是好玩的,我都已经被饿的头晕眼花了。”

    洛林则对瓦巴多尔腹诽不已,心说:您老人家可是足足睡了一个下午,还好意思说饿。

    儒略大公笑道:“也没什么,无法就是比谁的小弟多,谁的拳头大而已。”然后站起一伸腰,说道:“好了,小子,我们回去了。”

    回到洛林的指挥部时,在大门口洛林都闻到了餐厅的香味。

    凯瑟琳和阿黛儿在门口迎接两人,一下马车,凯瑟琳就揪住洛林问道:“今天还顺利吧?不少字”

    儒略大公瞟了他们一眼,说道:“顺利!”

    洛林也向着凯瑟琳和阿黛儿笑了笑。

    和大公走进餐厅的时候,只见那个大大的餐桌上摆了一桌子的美食,勾得洛林食指大动。

    薇拉和雷欧看到大公后欢呼一声,叫道:“终于可以开饭了。”

    儒略大公笑着说道:“去拿瓶好酒来,终于可以暂时放松一下。”

    ××××

    第二天就没有人再那么早来催促洛林,由于在昨天消耗掉了极大的精神,洛林抱着被子睡了个大懒觉,起床时已经快到中午十分了。

    吃完午饭之后,洛林和大公再次登上马车,前往会场开始和阿尔摩哈德人正式的谈判。

    这次会议的地点就在皇宫外的一处宅院,圣殿骑士团的人和阿尔摩哈德皇家禁卫军联合守卫着整个院落。

    洛林和大公走进院子的时候,瓦巴多尔将军从旁边迎了上来,说道:“大公也到了,那我们进去吧。”

    维尚侯爵这时走了过来,向诸人行礼,说道:“我代表皇后殿下,欢迎大公殿下和将军的到来。请跟我来来吧。”

    儒略大公回礼,说道:“累殿下和侯爵就等了。”

    侍卫们打开大门,维尚侯爵带领着洛林他们走进了屋内。

    对于见惯了阿尔摩哈德贵族奢华的洛林来说,这里室内的布置及普通,甚至带着女性的味道的。

    维尚侯爵这时说道:“这里是皇后殿下的私人产业。“

    儒略大公一听来了兴趣,抬头四处看了看。

    维尚侯爵打开一道屋门,然后转身对众人说道:“请进吧,诸位。”

    洛林看到,阿尔摩哈德的皇后面对诸人,站了起来。…,

    一身月白色的长袍的不紧不松,刚好现出女性窈窕的身形而又不失庄重,一个简单的发钗将长发盘在头顶,除此之外别无饰物。

    阿尔摩哈德的皇后大约三十三四的年纪,肤色白皙脸色红润,脸型稍有线条,却十分完美,一对明亮的凤眼,眉毛挑的稍有锐利,但是却正好和脸型班配。容貌和希尔梅莉雅带着三分相似。

    尽显皇家的端庄风度,而在此同时,又显露出一种女性的坚强美。

    洛林心说:我说我怎么总感觉希尔梅莉雅有点像谁那,靠了,她这个表姐活脱脱半个赫本。只是那眼角的鱼尾纹却是怎么也掩不住岁月的痕迹。

    皇后平静向着儒略大公等人点头示意,说道:“作为主人,不管什么情况,总得欢迎客人的到来。”

    瓦巴多尔和洛林赶忙回礼,洛林却发现大公一动不动。

    转身看去,只见大公面带微笑,定定的看着对面的皇后,一点动作都没有,连表情都好像凝固了。

    看到大公的表情,洛林一愣,心说:这个眼神难道是在……放电?天哪,大公真的是在放电。就连当初西门庆见了金莲小姐,大约也是不过如此~!

    阿尔摩哈德的皇后看见大公的异态,不由一皱眉头,接着说道:“大公殿下?”

    洛林赶忙在旁边拍了大公一下。

    大公一抖,立时醒悟了过来,说道:“什么?哦,殿下您好。初见殿下,没想到殿下如此天生丽质、风华绝代、沉鱼落雁……”

    皇后好像被儒略大公给吓到了,不由后退了半步。

    看到儒略大公这么说,她假装轻咳了一下,阻止了大公继续口无遮拦的说下去,也掩盖了自己的尴尬。不过那眼角处却是似有似无地狠勾了一下。

    洛林就感到大公明显地晃了一下,他急忙伸手扶住,在此同时,心中却是不由暗暗地感叹,道:这都是什么人啊~!

    维尚侯爵这是赶忙说道:“诸位,请坐吧。”

    儒略大公接着说道:“啊,好,座,座。”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了,但表情上不能显露出来,眉毛却一挑一挑的。

    以后的时间里面,洛林生怕大公再闹出什么笑话,回头再让凯瑟琳知道了,发起飙来,恐怕谁都是得要兜着走了。当下着重关照了他。也无心再关注什么谈判。

    不过好在那些个条约全都是事先商量好的,而且谈判的重点也全是由手下的那帮人去会议室里打生打死,他们这些大佬只要在陷入僵局的时候,站出来打一下圆场就行了,所以也是没有出什么大的纰漏。

    会议一连进行了十余天之后,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签下了条约。

    根据了枫叶丹林与阿尔摩哈德永世长青,万年友好的条约的规定,枫叶丹林军虽然不能说是在阿国帝都和几个大港口大城市全都大大的圈上一片地“租借”个100年,盖上一堆“枫叶丹林驻阿办事处”,上面来个“办事总处”,之类,但是也是差了并不许多。

    而且那“租金”也是就本着两国友好的精神,超极的便宜。大约1银币就行。

    至于说什么“领事裁判”,“驻军”,“内河航运”,“军舰停泊”,“开设工厂”,“开设银行”……之类的,也是全都加上。

    但是后来,在阿尔摩哈德方的据理力争之下,为了防止对方帝国百姓的反感,当下全数换了一个名字,进行实施。(感谢书友090204172051862)…,

    随着条约的签定,众人全都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按了条约的规定开始有条不紊地执行起来。

    该拿钱的拿钱,该划地盘的划地盘,该建立监督办公室的建办公室。该组建国联的建国联,该建国际刑警组织的建国际刑警组织……

    由于早就有了议定,各项工作展开的全都是非常顺利。纵然是偶尔有些不太顺利的小情况,但是大家此时也是全顾着工作,最多也就是互相怒视一眼,恨恨地大叫一声:你等着,看老子回头开会提议,维持你的和平~!

    然后大家就是各退一步,继续工作。

    除此之外,有些麻烦的工作是,枫叶丹林的那些士兵们。在军官们的默许和纵容之下,他们现在一个个抢的腰缠万贯、富的流油。

    除非前面有一座金山或是脱光了衣服的美女,否则这些兵痞们是没有什么动力去工作的。

    除了他们的本职工作,其余像是勤杂,帮厨,洗衣服,打扫卫生,还有建筑之类的工作全都被附近的那些想要赚点儿外快的老百姓们给包办了。

    随着春播的日益临近,这些家伙们看着阿尔摩哈德的老百姓们开始种庄稼,一个个全都是想起了自己家的那一亩三分地。

    他们这些的绝大多数可全部都是憨厚的农家子弟出身,可是不管那些砖家叫兽什么之类的上窜下跳的宣传。

    像是什么通货膨胀,只是预期了。大家不用紧张了,粮食之类什么的,都可以用钱可以买来了。那一亩三分地的出产利益实在是太低了,不如多服两个月的兵役,就可以赚回来了之类的胡说八道。

    因为,现在就有一个铁的事实摆在眼前,大蒜的价格~!

    那玩意儿贵的哟~~~,看得他们都想要用手里的金子去换,而且学是论个,而不是论斤。

    要说现在开着宝马,搂个小明星,没事的时候去高级餐厅坐坐,好像是很有钱一样,其实这算个屁啊~!

    早就已经过时了~!

    现在装B的最佳手段是,用三蹦子拉一车的大蒜,这才是真的大款~!

    尤其是在漫天的夕阳彩霞的映照之下,坐在自己的无敌海景别墅里面,看着外面的大海。

    然后喝一口的路易十三,嚼一小口的大蒜。最后再来一小碗珍贵的绿豆汤漱漱口。

    尤其是漱的时候,不能太用力。一定要在嘴里留下一些大蒜味,而且牙上最好还是再沾上一两粒的绿豆皮。

    这样一来,跟人说话的时候,从口中喷出那一股若有若无的大蒜味。不管有事没事,对着他们就是一通狂喷。然后再呲牙一笑,露出牙齿上沾着的绿豆皮儿。光彩照人,倍儿有面子~!

    这才是装B的最高境界~!

    这才是身份的象征~!

    这才是有钱人~!

    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像征百达翡翠了,泡妞利器蓝宝坚尼了,夜总会的无敌战衣阿玛尼套装了,还是什么卡尔屁丹,还是屁尔卡丹,统统都得要甘拜下风~!

    统统都要拜倒在自己的农家乐老式大棉档裤之下~!

    做为一个农家子弟,他们可是知道那些个东西,在他们地里可是不值几个钱的。只要当年种下,当年就可收取。

    大家略略一盘算,惊讶地发现光是种了那些东西,比抢银行都赚钱,当下心里面全都是像是装了小耗子一样,麻了爪子。…,

    再加上出来了这么些日子,这些没有丝毫国际主义,从来不知道英勇献身,和无私奉献精神的伟大的痞子们都是有些惦念家里的情况。

    老母猪快要生了,自己婆娘一直笨手笨脚的,不知道她能不能照顾好?

    出来时,和邻村的阿花商量好了要结婚的,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些时间里,会不会被前村的二狗子给勾引跑了?

    ……

    不光是他们,就连那些贵族领主人对于家中的情况,也是表示了不容乐观的担心。

    比如说:自己在外包的二奶会不会跟了仆人私奔了?会不会被自己的老婆给发现,结果让二奶‘被’私奔了?然后偷偷地给浸了猪笼了?自己养的那个私生子是不是也被丢进井里面了……等等诸如此类芝麻绿豆大点儿的小事情。

    纵然有森严的军纪管着,但是那些渴望着回家的痞子们却还是有些蠢蠢欲动。虽然并没有闹到要兵变的地步,但是却也是慌慌张张。一天到晚的全都是人心浮动,互相之间纷纷打听,看自己究竟是能什么时候回家。

    占领军指挥部对于这种情况,很是无奈。

    他们最后花了重金,请了各种各样的队伍,很是进行了几次慰问军演。像是什么跳***的,大腿舞的,全都是用了。而且还是请了砖家叫兽们很是上窜下跳地鼓动了一通,但是却还是无济于事。

    大家全都是在盘算着退军的时间表,想要尽快地回家。

    他们象是月光族盼着工资单一样,眼巴巴地盼望着指挥部,希望能给出一个计划,可以让他们早点儿回家。

    但是这却实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表面上看了,现在好像是风平浪静,马放南山的样子,但是他们面临的实际情况却是极为复杂~!

    南方有哈杜将军手握雄兵,虎视眈眈。西面又有皇帝陛下在收拢残兵,想要东山再起。

    而因为一场大战之后,阿卜德瓦德现在的兵力严重不足,一旦枫叶丹林军撤出,由皇后陛下现在掌控的阿卜德瓦德必然形成了不设防的真空地带。

    不管他们哪一方面,随便派了三五千的小兔崽子就可以将这个地方重新占领。到那个时候,一旦他们不承认条约的有效性,还顺带着把那个从目前的趋势看,很有可能给皇帝陛下戴了绿帽子的皇给给废了,大家可就是白玩了一场。

    如果大家还想要再次组织联军,再次攻过来。一来,物资给养准备上面不允许。二来士气大减,就像曹小操同学发矫诏,让大家帮忙打董胖胖一样,一次还行,再来一次,那就玩烂了。都会是兴致缺缺,考虑一下究竟值不值得了。

    因此上,枫叶丹林占领军在短时间之内,尤其是在他们没有在条约的规定下,帮助了皇后陛下训练出一支强有力的嫡系军团之前,是绝对不会撤军的。

    不过面对着那些士兵们的思乡情绪,指挥部也不是没有办法。他们在洛林的建议之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以积分换回家的活动。

    也就是说,只要你当初做战勇敢,认真负责,尽忠职守都可以获得加分。然后在一个固定的,几乎是高不可攀的分数线以上的人员就可以提前回家。而分数不够的家伙也只有继续蹲在这里。

    当下,这一命令颁下之后,立时收到了双重的效果。

    连大公也是不住地赞叹:既是转移了众人的视线,而且还顺带着鼓舞了士兵们英勇做战,真是一举两得。…,

    现在在他看来,如果洛林不是要拐跑自己的宝贝女儿,他几乎都是可以算是个真正的战略大家了。

    而面对着军官们的等级制度,以及官僚体系当中的不可避免的对于这一积分体系的影响。那些士兵们在计算自己的积分的过程当中,全都有一种受了骗的感觉。

    那些位于前线浴血拼杀的战士们发现,光是论自己得到的积分,并不比坐了长官大腿上、卖弄风情的女秘书更高。更别说工资也只是人家的一半。

    不过毕竟人家从事的意外服务行业,自己代替不了,当下也就算了。

    可是那些个只会玩笔头,拍马屁的文书和食堂做饭的胖厨子居然也是一分都不比他们的少。

    在不知不觉当中,这些年青的小伙子们却是学到了自己人生当中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宝贵的一课——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的长官~!

    那个孙子的职责就是踢着自己的屁股,强迫着自己去最危险的地方拼杀送死。再要么就是想办法苛扣兵饷,吸食从自己身上榨出的血肉。

    大家当下是怨气日益上涨。

    有些弄虚做假,玩的太过份的军官惹了众怒之后,在半夜走在路上的时候,还被人给套了麻袋,很是敲的了一顿闷棍。

    等宪兵们赶到的时候,那些兵痞们全都是逃之夭夭,地下也就只剩下了一个被揍的鼻青脸肿,肿的像个猪头一样的军官了。

    指挥官敏锐地注意到了这种事情,向着一众军官们发出了警告,虽然现没有发展到放冷箭,打黑枪的地步,但是却并不代表了以后不会发展到那个地步。

    瓦巴多尔将军无奈之下,不得不以百人队为一个单位,又举行了一次抽签。让那些抽到签的幸运家伙可以回家。

    而那些不能回家的士兵们虽然眼馋,但是在此同时,却也是大加利用,将自己抢到的东西交给那人,让他帮了带回家去,向家中的众人报一个平安。

    这一件事情,一直折腾到了春播期的结束,大家看到再也没有什么希望了,赶不回家去种地了,这才又安下了心来。

    他们瞪着贼光四射的眼睛,重新开始想办法去抢些东西。

    就像是砖家叫兽们教育的那样:既然不能回家去了,何不想办法,把损失找补回来?

    他们在军官们的带领之下,蠢蠢欲动,四下出击。不住地向着西边,南边那两条看不见的战线压了过去,武装挑衅,制造紧张气氛……

    而在此同时,洛林众人按了条约规定,也开始着手招募士卒、编练新军。

    他原来以为这一项的工作很容易完成。

    因为据他所了解的情况,当初打仗的时候,那些当兵的看到势头不对,当官的全跑光了,就只剩下了自己在前面当炮灰。

    他们大多都是一脱军装,跑回家去,继续种地喂老母猪去了。

    因此上,想要把他们征召起来,并不是十分的困难。

    可是在实际执行当中,却是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了。

    手下的那些士兵们回来禀报,他们虽然下到了征兵点儿去,但是一天下来,能征几个要饭的乞丐就已经不错了。

    洛林爵爷无奈之下,只得亲自上阵。

    这天早晨,他起床之后来到了餐厅,却见里面的气氛极是古怪,好像凯瑟琳与大公刚刚又是吵了一架,全都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样子。…,

    洛林看了,当下就要转身。

    他可是不想往这里面掺和。要知道,那父女两个没一个是好惹的。一个是名闻天下的屠夫公爵,另一个是惊才绝艳的长公主殿下。像这种类似于美苏争霸的重量极的战争,自己还是躲的越远越好。

    他刚想到这里,看到雷欧那个小痞子却是不知死活,又是一蹦一跳,兴高采烈地走进来。

    按了惯例,他先是跑到了凯瑟琳身边向她宣布自己的施政纲领,高声叫道:“妮可,妮可,我想到了。那句话说了‘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我花大钱,请一大帮的砖家叫兽,帮我忽悠那些老百姓们。骗了他们给我老老实实地干活~!”

    洛林在旁边听了,都是觉的极有道理,真的要是实施下去,那可行性极高的。但是却毫不例外,当下就被凯瑟琳给否决掉了。

    她冷笑了一声,道:“不行~!”

    雷欧这时已经习惯了,丝毫也不着恼,只是眨着眼睛,道:“为什么不行?”

    凯瑟琳冷冷地道:“你知道那些砖家叫兽们是什么德性吗?他们看了钱,一点儿脸都不要。而且一个个心狠手毒,异常奸诈,就是地精商人也是比不过他们的。

    要是为了钱,串通了你身边的人,把你给吹晕了。让你给他钱,给他官。那该怎么办?”

    洛林听了,不由对凯瑟琳几乎要崇拜起来。她可真是太过天才了。只是听了雷欧一讲,就已经看穿了这其中巨大的破绽。要知道当初袁凯凯同学之所以会登基称帝。这其中他的儿子可谓是功不可没。

    小袁同学花了大钱,特意给他的老子专门印了一份报纸。这才误导了那位伟大人物。

    雷欧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复杂的一手,当下也是一愣。

    他挠了挠自己后脑勺顺滑的头发,喃喃地道:“这个我可是没有想到过的。”

    大公在旁边看了自己的儿子被调教成这样,不由极是心疼。

    他先是恨恨地瞪了凯瑟琳一眼,然后急忙将自己面前刚刚盛好的餐点递了过去。道:“雷欧,你饿了吧?不少字来,先吃我的。”

    雷欧扒着桌子,探头看了看他盘子里的蔬菜,立时谨慎地提出,道:“我可是不吃菜的啊?”

    大公爱怜地看着他,道:“没关系,没关系。你只要把中间这烤肉吃了就行了,我让人再做就是了。”

    凯瑟琳看了,眼中立时闪过了一道寒光,然后抬手就是一个暴栗,向了雷欧狠敲了过去,斥道:“不许挑食。只有多吃菜,才有好处~!”

    雷欧一摸脑袋,不服地哼了一声,道:“你净骗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是骗了我吃菜,然后自己多吃肉的。”

    洛林听了他的话,不禁暗叹:这……这话……这话,对于一般的人家来说,却也是有些道理。不过由他说出来,怎么觉的这么恶毒呢?

    凯瑟琳当下大怒,将手中刀叉重重地一放,道:“你爱死死去,我不管你了~!以后也别让我管你~!”

    说完,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双手提了长裙的下摆,出了门去了。

    雷欧看着她的背影,却是不住地纳闷,道:“她这是怎么了?我没有怎么惹她啊?”

    洛林看了看大公,见他是一脸的苦笑,知道其实凯瑟琳这气是冲他发的。这些日子,这个老家伙可是没少往皇宫里面跑,和那位皇后陛下交流一些诗词上的看法。

    这却是让凯瑟琳看在眼里,很是火大。

    不过他也并不说破,只是揉了揉雷欧的脑袋,道:“没有什么。女人嘛。总有几天会气不顺,表现的古古怪怪的~!”

    说到这里,不由长叹了一声。

    而在此同时,雷欧与大公两人也是想到了什么,一起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唉,女人啊……”

    然后两人又一齐用右手托着下巴,再一次地长叹了一声。

    洛林发现他们不愧是父子,就连发愁时那愁眉苦脸的样子都是一样,他不由心中好笑。

    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身要走。

    雷欧看了,当下叫道:“老大,你去哪儿里?”

    洛林一滞,道:“我还能去哪儿?这不是招兵吗?我要下去看看,能不能拉一些壮丁回来。”

    雷欧当即大喜,连声叫道:“我也去,我也去……”

    洛林无奈,当下向了大公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带了雷欧,又带了数十名侍卫骑了战马,威风凛凛地冲出了城去。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