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审死官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一百五十三章审死官(万字到,求票)

    第一夜权,神圣的第一夜权。

    一旦它写入了法律。代表了法律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就让所有人必须,也是不得不去执行。

    不管在后世的评价当中,还是在当时那些正真的人的眼中,它都是一件极其恶心和下溅的事情。

    因为从来没有人,也从来没有一个时代,会采用这么变态的手段,去压迫残害百姓。那是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所深恶痛绝的~!

    老百姓们没有钱,花不起大价钱请了砖家叫兽,创造一大帮的狗屎理论,来替自己摇旗呐喊。但是他们却是更加直接。

    他们看问题从来不看,也不需要看这个话题是多么的好听,词藻多么的华丽。语调多么的激扬,逻辑多么地严谨……因为这些都是砖家叫兽们的工作。

    老百姓们是很善良,很讲道理的,只要让他们能够好好地、苟且地而卑贱地活下去就行了,他们为了生存已经累的像条奄奄一息的老狗一样了,根本就没有那个魔族时间,随随便便地跑去砸别人的饭碗。

    老百姓们全都是带着农夫们或是小市民的狡猾,直面着事物的本质,那就是明天吃不吃得上一顿好饭,能不能睡上一夜的好觉。除此之外。不管你说的再漂亮,那全都是瞎扯。

    面对着各种施加于他们身上的层层枷锁,他们要么是选择默默的忍受加之于自己身上的种种暴虐与不公。

    承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还有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注)

    要么,就是挺身反抗,直接****的~!

    抄起了带着臭哄哄的难闻味道,而且还生着锈的粪叉,带着因为长年劳作的苦难折磨的愤怒,直接做掉自己的主人。然后将他沾着血的脑袋系在自己的裤腰带上,一转身投奔光明。加入威利斯起义大军,吃香的喝辣的,随意玩弄贵族的妻女,过着纵意快活的人生……

    而正因为如此,阿尔摩哈德南方的威利斯的起义军,尽管面对着天才战将阿摩尔,哈杜将军的无情封锁与战争,虽然是屡战屡败,但是却是始终屹立不倒,如同双脚稳稳地扎根在大地上的安泰一样,拥有着几乎是无穷无尽的战争后援力。

    老百姓们知道那个人是替自己说话,给自己分东西。打跑那些骑在自己的头上做威做福的狗官,欺压打骂自己的污吏,所以全都是举着双手支持他。

    ××××××

    而洛林面对着那人的当街拦车,大声向自己祈求正义的时候,却是感到头痛不己。

    做为一名有理想、有道德的贵族,洛林爵爷对于那一项所谓的写入法律当中的第一夜权却是极为不屑的。

    第一,对于那些长年劳作。澡都不经常洗,黄黄的大板牙牙缝当中还杂着绿菜叶子,一打嗝就一股大蒜……呃,你说什么?现在大蒜长价了,大家都舍不得吃了。那好吧,好吧……一打嗝,就是一股扑鼻而来的隔夜老韭菜味的女子,委实不感兴趣。

    而且对于有这种爱好和倾向,变态自虐的人士,洛林爵爷也是敬而远之。

    第二,纵然有几个长的漂亮的侍女什么的,但是现在的时代已经变了。早已经不是牛郎织女破家还,一个织布一个耕田辛苦劳动,却只能换来缺油少盐一日三餐的旧时代了。…,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当中,不用经过任何的洗脑灌输,她们就已经是有了极其准确的判断。

    对于一个没房没车没有钱,而且也是看不到未来会有什么出息,只能是挑水种田的穷小子,和一个良田千倾,代表了封建主义先进生产力的黄世仁先生,以及拥有万贯家财。号称拥有泼天富贵的迷屎坨庆,西门同学,

    只要稍稍有点儿脑子,也知道该选择哪一位了。

    对于一个哪怕稍稍有一丁点儿自尊心的贵族来说,这种勾勾手指头,丢一个眼色,或是把自己的那一头叫‘BMW’的驴子往门口一停,就可轻而易举办到的事情,如果还要借助所谓的强制力量来干这种下溅的事情,也是会羞愧的撞到猪身上自杀的。

    但是在阿尔摩哈德帝国,既然已经是写入了律法条文当中,那也就是说,不管再怎么反人类,反文明,再怎么无耻下溅,也是必须要遵守的。

    如果洛林爵爷脑子一热,做为占领军的高级指挥官,将这个条文给废除了。他也就是势必得罪了,代表了最广大的阿尔摩哈德帝国的地主中产阶级。

    道理很简单,有这个条例在,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弄别人家的姑娘和未婚妻,而且玩完了,还不用给钱。

    这种好事儿,除了那位得了梅毒的满清狗皇帝同治身边八府巡抚,包龙星包大人身边的,那一位传说中高手高高手,雷豹雷捕头之外好像还没有人能够做到,

    也算是当初的小萝卜国的胖翻译官,最多也是吃个馆子不给钱。就是这样,也已经牛的翻了天了。

    由此可知,洛林爵爷要是真的敢这样做,会捅了多大的一个马蜂窝。那些广大的中小地主贵族们在战争中可是持了中立的态度。

    他们可是帝国的基石,人数众多,就是再借给洛林两个胆子,他也是不敢将那些家伙直接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上。

    这些中小地主们可是军中重甲骑士们的主要来源,他们一旦由于利益受到了损害,倒向敌人,而给枫叶丹林军团所带来的战略性的损失,不是说花个千把万金币就可以弥补的。

    因此上,枫叶丹林军虽然号称文明之师,光荣之师。攻占阿卜德瓦德转职成为了占领军之后,立刻就宣布废除以前的不少苛损杂税,赢取民心。但是对于第一夜权这一件明显违反了人类基本道德的事情,却是一直睁一眼,闭一眼的。

    但是那个叫菲尔多的年青人为了自己的未婚妻和终身的幸福,此时却是终于勇敢地站了出来,将这一事情捅到了以公正英勇而著称的龙崖草家族的洛林伯爵的身前,希望这位伯爵可以给自己主持公道。

    洛林如果不能给他主持公道,那么龙崖草伯爵以后再出去,吹牛说自己家族一向是如何如何的正直公正,那么就连猪也会鄙视他~!

    如果他敢于主持公道。那么相应的,将来一旦枫叶丹林占领军的现在的大好形势,发生了褪变与恶化,他就承担起责任,为那巨大的损失买单。

    到时候,追究起责任,说不定开除都是小的,放流、砍脑袋、参加敢死队之类的,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事情。

    洛林站在原地,略略地思付了一下,立时就发现了这后有虎狼。前有悬崖的处境,不由沉吟了起来。

    旁边的一众百姓们看到他站在原地,半天也不说话,原本那一腔的热血与兴奋,也渐渐地冷却了下来,不住地窃窃私语起来。…,

    光是听了外面传闻说的好听,什么公正无私了,什么正直英勇了。没想到也全是花钱叫人吹出来。这位爵爷实际上也只是一个只会官官相护的角色,一轮到真正的考验,立时就尿稀了。

    凯瑟琳身为政治大家,一眼就看出了这其中的玄机,但是却也是并不参予表态,只是静静地望着洛林,知道以正直英勇而著称的龙崖草家族的传人究竟会怎么做,就像是知道当初在道左相逢时,他会怎么做一样~~!

    果不其然,就见洛林思付了片刻之后,向那人缓缓说道:“菲尔多,我知道了。你现在跟着我来吧。明天我就会在议事大堂上审理你的这一诉讼。”

    菲尔多立时大喜如狂,连连躬身,道:“谢大人,谢谢大人,多谢大人了。”

    洛林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又接着说道:“不过你可要小心,我可是会禀公办理,绝对不会有一丁点儿的徇私的。知道吗?”。

    菲尔多一挺胸,大声说道:“大人,我之所以找您,就是因为相信龙崖草家族的公正英勇的声誉。所以才向你求告,给我一个正义的。”

    洛林点了点头,然后一转身,看到周围的一众百姓们脸上露出的表情,有惊奇、有疑惑,有不信,有轻蔑……

    他不禁淡淡一笑,然后大声地向众人说道:“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明天也可以一并前去听审。我全都欢迎~!”

    说完,示意旁边的侍卫带上了那个青年,然后跳上了马车。

    车夫不敢怠慢,当下一挥鞭子,赶着马车,在一阵骨碌碌的车轮响动声中,快速地行远了。

    ×××××

    第二天清晨,洛林正悠闲地坐在了餐厅用餐的时候,刚值完一夜班的罗琳娜却是得到了他要审案子的消息,也顾不得休息,就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凯瑟琳一看到她,急忙迎了上去,娇声嗔道:“琳娜,你值完勤了,怎么也不去休息……”

    罗琳娜却并不理她,而是大步地走到了洛林的身边,双手在桌子上重重地一拍,撑着前身,然后紧盯着洛林的双眼,向着他紧逼了过去,一直到了距离他的脸只有三公分的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洛林看到她那双清澈的秀眸,当下一跳,道:“罗琳娜,你这是怎么了?”

    罗琳娜怒声喝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阐自接下了那个案子,会对我们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洛林一摊双手,无辜地道:“也不能怪我啊,那个人自己跑了过来,想要向我祈求正义。我总不能告诉他,正义全都被穷光蛋拿走了,我这边只剩下了金币了。”

    罗琳娜一滞,动人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差一点儿绷不住要笑出声来。她镇定了一下,为了避免笑出来,只能是咬着牙道:“你这样做,对我们可是很不利的。这是阿尔摩哈德的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擦屁股去,你管他们干什么~!”

    凯瑟琳在旁边轻声解劝,道:“琳娜,你也不是不知道,当时大街上那么多的人。如果他真要不管,以后还让他怎么出门。光是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了。”

    罗琳娜又是一愣,然后恨恨地骂道:“你真是不知道吗?那个告状的,先是去找了瓦巴多尔那个老混蛋。据听人说,是那个老东西指点他,去找你的。”…,

    众人愕然一愣,不禁全都失声痛骂了起来:“那个该死的老混蛋~!”

    洛林这才明白,原来他是找了自己给他当了替死鬼的~!

    罗琳娜跺着脚,道:“你也不好好想想,他都不接,你接个什么劲啊~!现在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这可怎么办啊?”

    洛林挥了挥手,不满地道:“大姐,你就对我有点儿信心好不好啊?”

    罗琳娜眼里闪过了一道奇怪的光芒,道:“你有办法?”

    洛林淡淡地一笑,道:“你就放心吧。我想了一个办法。已经让人准备了。”

    罗琳娜还要再问。

    这时却见雷欧一蹦一跳地走了进来。

    他先是跑到了凯瑟琳的身边,叫道:“姐,我想好了。今天的计划就是把原来的不合理收税撤了,换上合理的收税。这一回总该行了吧?不少字总该让我当上一天的总督了吧?不少字”

    凯瑟琳冷冷地一笑,道:“不行。什么算是合理的,什么算是不合理的。还不是找老百姓要钱。他们再一次联合起来,组织了军团,把你给推翻了。”

    雷欧这时也不再生气了,只是从自己的小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一转身,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面,高声叫道:“我的早餐呢?知不知道早餐对于一个青少年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快点儿给我端上来,否则就扣你们的工钱。哼~!”

    旁边早有侍女答应了一声,然后忍了笑意,将他的早餐端了上去。

    雷欧看了看盘中的蔬菜,当下不由失望地呻吟了一声,向凯瑟琳抱怨道:“妮可,又是青菜啊?我都快吃成兔子了。你看我眼睛都是红红的。”

    说着,扒了眼皮,让凯瑟琳看。

    凯瑟琳冷笑了一声,一巴掌将他拍了回去,没好气地道:“你眼睛红是昨天夜里数金币数太多了。只要你把钱交给我,保证你的眼睛第二天就好。”

    雷欧立时息了声音,趴在桌子上大口大口地嚼着那些青菜,然后道:“今天的菜不错啊,真是好吃了。太好吃了。哈哈哈哈哈……”

    凯瑟琳气的心中直想笑,看到他一边吃菜,一边说话,将那些菜渣喷的到处都是,也是顾不上再理了。

    这时就见洛林站了起来。

    雷欧见此,知道自己摆脱那些可恶的蔬菜的机会来了。

    他立时一推盘子,假装高兴地叫道:“你去哪儿,是不是去审案子啊?带上我吧。我最喜欢看审案子打屁股了。而且还是脱了裤子打的那种,啪啪的,好听极了~!”

    旁边众女听他说的粗俗,不由全都是呻吟了一声,直翻白眼。

    只是她们也是委实放心不下,当下也是收拾了一下,跟在洛林的身后,和他一起出门去了。

    这一天的天气极为晴朗。因为洛林爵爷要亲自审理这一案件的消息已经传出来,当下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就连那些政治嗅觉不太敏感的人都知道,这是案件的背后,实际上是,领主贵族与他治下居民们的一次较量。

    如果居民们输了,他们就两条路走,要么默默地忍受下来。要么操起家伙做了自己的领主,投奔起义军。

    而如果他们赢了,以后的日子就可以稍稍过的舒服一点儿。而贵族们就要痛哭,他们丧失的这一特权了。

    从早晨七点钟起,铁门外便已排起了长队。…,

    在开庭前一小时,法庭里便已挤满了那些获得特许证的每逢到审判某一件特殊案子的日子。

    在法官进来以前,有时甚至在法官进来以后,法庭象一个客厅一样,许多互相认识的人打招呼、谈话,而他们中间隔着太多的讼棍、旁观者,宪兵和暗探的时候,他们就用暗号和含意不祥的俏皮话来进行互相交流。

    过了不多久,在众人跷首期盼当中,一名态度高傲,用下眼皮看人的司仪出现了,他用他这一职业的人所特具的尖锐的声音喊道:“开庭了,诸位!”

    在一片肃静当中,占领军的高级指挥官洛林伯爵来到了大厅当中。在审判官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虽然这起案件事关重大,但是却因为只是一起民事诉讼,因此上也没有像是刑事案件一样,组成临时裁决委员会,由那些陪审的委员们在事实的基础上,依了自己的良心和道德准则进行判断。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正式规程。

    洛林坐下之后,看了看众人,然后一敲手中的法槌,道:“撒普利男爵来了没有?”

    当下有一个头顶光秃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道:“大人,我在这里。”

    洛林不由多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衣着极其艳俗,就如同是一个最土的暴发户一样。三角形的眼中,总是闪着一种奸猾的光芒。如同一条饥饿的土狼一样。

    洛林爵爷不由从喉咙里低低地嘟囔了一声,越是这种家伙,可是越是狡猾的~!

    他顿了一下,说道:“男爵,我接到了菲尔多的诉讼,你可是愿意放弃对芭莉小姐的初……第一夜权?”

    撒普利冷冷冷地狞笑了一声,然后一扬头,极其干脆地道:“大人,我不愿意。那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和义务,我很高兴可以执行它。”

    洛林看着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不由暗骂了一声,‘禽兽~!’

    然后以最为甜美的微笑,道:“别这样,我亲爱的男爵。别人都知道——呃,顺便说一句,我也是这样的想的——你是一个好人。

    你不过故意装出这一副凶恶的姿态,到了最后关头,就会显出你的仁慈恻隐来。是吗?我的朋友。我们都在等候你一句温和的回答。”

    撒普利冷冷地一躬身,道:“我的意思已经向大人您禀告过了。我已经指了众神发誓,一定要执行。如果您断然不准许我执行我的权利,那就是蔑视法律。”

    洛林无奈地双手,道:“可是为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难道看不出来。她和她的男友是多么的相爱,你难道就不想要成全他们两个,非要在其中制造一个障碍。”

    撒普利傲然地答道:“那我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回答您,我只能说我欢喜这样,这是不是一个回答?有人不喜欢蛇,有人看到蟑螂就尖叫。这都是天性。所以我不能举什么理由,也不愿举什么理由。我只是执行法律所赋予我的权力,这有什么不对的?”

    洛林不由一叹,道:“你还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家伙。”

    撒普利看着洛林,一脸的骄傲,道:“我有我的尊严和权利,我的回答本来也不是为了让你喜欢。”

    洛林想了一下,道:“撒普利,我的朋友……”

    撒普利打断了他的话,道:“大人,你不是我的朋友。您只是一名占领我们国家的侵略军的高官。所以请您不要称我是您的朋友。”…,

    “说的好,说的太好了~!”下面的一众人等纷纷低声地叫起好来。虽然他们知道自己是处于理亏的一方,而且对方一进来,就废除了大量的苛捐杂税,但是对于占领他们国家的军队,所有正直的爱国者们却还是没有什么好感。

    洛林不由一滞。发现自己还真是遇到了一个对手。对于他,就像是质问豺狼为什么要吃羊一样。

    他沉吟了一下,道:“那好吧,撒普利男爵。我承认你不是我的朋友。这样吧。你知道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可以用金币解决的,不是吗?你想要多少的钱才能放弃那一项权利。三千?五千?还是一万?我都可以拿给你怎么?”

    撒普利看到洛林的退让,当下更是得意,连连摇头道:“大人。纵然是你给我一百万的金币,我也是不要,我只要依了法律来执行我应有的权利。”

    洛林苦笑了一下,道:“你这么没有一丁点儿的慈悲之心,将来怎么能希望别人对你仁慈呢?与人方便,就是于己方便。要知道,谁都难免有一个马高蹬短的时候。”

    撒普利慢条斯理地道:“我又没干错事,害怕什么?那是法律所赋予我的权利,我为什么不可以执行它。如果你拒绝……”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诡异地看向了洛林,举起了双手,高声叫道:“如果你敢要拒绝的话,那好吧。就让那法律见鬼去吧。到明天,所有的人都知道枫叶丹林的占领军肆意地践踏了我们神圣的法律~!”

    场上场下顿时一阵交头接耳的嗡嗡声。虽然他们对于那一项权利也并不是太过感兴趣,但是撒普利所说的不错,今天枫叶丹林军敢这样做,明天,他们就敢做出另一项践踏阿尔摩哈德法律的举动。

    撒普利得意地一笑,然后看向了洛林,道:“我现在在等你的判决,请快一点回答我。大人。”

    洛林不由沉默不语,低头思付了起来。

    这时就见撒普利从怀中掏出一个什么东西,然后吹了两下,塞进了嘴里。

    洛林看了那东西的形状,不由大是好奇,问道:“你吃的那是什么?”

    撒普利悠然一笑,道:“西班牙苍蝇,一种很管用的东西。大人,你也来一点儿?”

    洛林看向了那个由蛆虫变成的东西,立时一阵恶心。

    旁边的菲尔多显然也是知道那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当时一阵大怒,指着他,道:“我的老爷,你真是万恶不赦的狗。你死后一下会下地狱的。”

    撒普利冷笑了一声,道:“你就尽管骂吧。除非你能把那一条法律给骂掉。否则一切都是无济于事。我劝你还是休息一下,想一想你以后的出路。得罪

    了老爷我,你以后是不可能再回去了。”

    洛林沉吟了片刻,然后真诚地道:“撒普利男爵,做为一地的领主,你应该对你的人民慈悲一点儿。”

    撒普利固执地道:“为什么我应该慈悲一点?把您的理由告诉我。”

    洛林道:“悲不是出于勉强,它是像甘霖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它有超乎一切的无上威力,比皇冠更足以显出一个帝王的高贵:御杖不过象征着俗世的威权,使人民对于君上的尊严凛然生畏;慈悲的力量却高出于权力之上,它深藏在帝王的内心,是一种属于上帝的德性,执法的人倘能把慈悲调剂着公道,人间的权力就和上帝的神力没有差别。…,

    所以,男爵,虽然你所要求的是公道,可是请你想一想,要是真的按照公道执行起赏罚来,谁也没有死后得救的希望;我们既然祈祷着众神的慈悲,就应该按照祈祷的指点,自己做一些慈悲的事。

    我说了这一番话,为的是希望你能够从你的法律的立场上作几分让步;可是如果你坚持着原来的要求,那么法庭是执法无私的,只好允许你执行你的权利了。”

    撒普利当下双眼放光,一拍胸脯,道:“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当!我只要求法律允许我照约执行~!”

    菲尔多当下大惊,道:“大人,我请您可以运用权力将那该死的法律变通一下吧。”

    洛林叹了口气,道:“我也很想帮你。但是那可是不行的。无论在哪个地方,法律就是法律,谁也没有权力变更既成的法律。要是开了这一个恶例,以后谁都可以借口有例可援,什么坏事情都可以干了。这是不行的。”

    撒普利当下欢呼道:“哈~!大人您可是真的很公正。我真佩服你~!”

    洛林笑了一下,然后道:“把那法律拿来吧,让我好好看看。”

    旁边立时有人将一本厚厚的法典搬了上来,直接翻到了那条文处,交给了洛林。

    洛林看了一眼,然后道:“撒普利,我可是愿意给你再加一点儿,三万,三万金币怎么样?”

    场下立时又是一阵轰动。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洛林爵爷居然会出三万的金币,虽然那也是他从别的地方刮来的,但是那毕竟是三万金币。没有人会对此不动心的,而在此同时,他们也是对于洛林爵你的豪爽,赞赏不己。

    撒普利却是高声叫道:“不行,不行。我已经发过誓了。一定要捍卫神圣的法律,执行属于我的权利,那个女人的第一夜权是属于我的。”

    洛林看到一名侍卫从大门走进来,微微地向着自己点了点头,当下道:“那好吧。根据了法律,你有权要求芭莉小姐的第一夜权。”

    撒普利当下高声赞道:“啊,尊严的法官!好一位优秀的青年~!”

    洛林森然地朝了他笑了一笑,道:“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要知道权利与义务是相互伴生的。根据法律,你拥有了领下的居民的第一夜权,可是不光芭莉小姐一个人的。对吗?”。

    撒普利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但是却还是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怎么了?”

    洛林道:“也就是说,你也必须有第一夜权的义务对吗?”。

    撒普利道:“那又怎么样?”

    洛林一招手,道:“据我所知,你的领下还有一位小姐,也需要你行使你的权利和义务。”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裹着黑色长袍的女人站在了门口,她的全身上下散发出一阵恶臭,如同是死人身上的味道。

    众人不由全都厌恶地掩住了自己的鼻子,然后纷纷退避了开去。

    紧接着,就见那人将罩在头上的黑布拿下,当下众人一阵惊呼,只见那人一脸的烂疮,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血肉下面的森森白骨。而且身上的皮肤一片惨白。

    有人低声叫了起来,道:“麻疯~!是麻疯病人~!”

    当下众人一片惊慌,像是见了恶鬼一样纷纷躲避开来。

    洛林道:“既然你要执行你的权利和义务,就从你领下的这个麻疯病人开始吧~!”…,

    菲尔多当下高声叫道:“哈,公正的法官,正直的法官。”

    撒普利立时脸上一片的惨白。

    看到那个人一步步的接近,他全身上下颤抖了起来,然后回过了头来,慌张地叫道:“大人,法律上是这样规定的吗?”。

    洛林冷眼看着他,道:“男爵,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查查看既然你要公道,我就给你公道,而且比你所要求的更地道。”

    撒普利看到那人步步紧逼过来,几乎可以闻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臭味,不由高声叫了起来,道:“我……我不玩了。你的钱在哪儿。我愿意放弃第一夜权了。”

    洛林冷冷地看着他,道:“抱歉了,男爵,是你要公道的,所以你就必须得到绝对的公道。我帮不了你了。”

    撒普利一跺脚,道:“好吧,好吧。我放弃所有领下居民们的第一夜权,这总行了吧?不少字快让这个疯女人退下~!”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法律是儿戏吗?是你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的吗?”。

    他先是示意让那个女人退下,然后重重地一拍法槌,道:“撒普利男爵,你居然践踏神圣的帝国法律。来人啊,把他给我抓起来,然后抄了他的家~!”

    堂下立时一阵热烈的欢呼之声。

    这一堂法律课可是让了这些百姓们大开了眼界~!

    在此同时,也是知道了洛林爵爷是何等的不好惹。而且用了这么一种轻而易举的手段,就让那一条万恶的法律名存实亡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领主贵族敢提起这一条法律,索要自己的权利了。

    现在不管是谁提起来,洛林爵爷那可都是带着一脸的崇敬。

    但是对于一个侵略者,而且还是刮地皮手段相当厉害的侵略都来说,这却是好像有些丢脸。

    不过洛林爵爷可是没有时间来管这些事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举办足球比赛,尽可能地从那些抢了不少好东西的兵痞们的手中搂钱~!

    经过占领军总部的讨论,众人决定要通过比赛来分配战争赔款的消息,惊的一众占领军的上层将军们和阿尔摩哈德的皇室和大员们目瞪口呆。

    虽然军队内部向来都有比武争夺奖金的传统,但是像这样诸国之间为了分配利益而举行体育比赛的,自众神时代开始还是破天荒的第一遭。

    不得不说,这个注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在了解了占领军的军纪严明状况之后,阿尔摩哈德的普通平民们,对占领军也没那么怕了,听说占领军要举行大规模的比赛,刚经历了战乱的阿卜德瓦德城的市民们,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街头坊见都是讨论这个什么叫“足球”赛的新东西,要是这些阿尔摩哈德人知道,占领军举办这个比赛是为了瓜分他们将要掏出的大笔赔款,这些阿尔摩哈德人不知道又当会怎么想。

    占领军的士兵们难得的进入了一段平静期,没有打架斗殴,没有醉酒闹事,宪兵队的那些小兵们终于可以收回他们累得像狗一样吐出的舌头,安闲的坐在酒馆里,一边捧着酒杯,一边讨论下他们最近内分泌失调的希尔梅利亚队长。

    “喂,喂,听说了吗,我们队长最近又把洛林伯爵给抓进去了。”

    “是啊,是啊,半夜还能听到洛林伯爵的惨叫声。”…,

    “说起洛林伯爵,你们知道这次足球比赛的想法是谁提出了的吗?”。

    “又是洛林伯爵?”

    “当然了,我听圣殿骑士团的人说的,那个厚厚一本的比赛规则也是洛林伯爵写的。”

    “话说能被凯瑟琳女王和阿黛儿魔女看上的人,确实是不简单啊。”

    “是啊,是啊。”

    “唉~”

    众位宪兵们举着酒杯意yin了一会,一个宪兵队员突然出身说道:“哎,我说,现在好像有人正筹划着开球赛的赌局。到时候玩两把?”

    “好主意。反正手里闲钱挺多的。”

    而在另一边。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雷欧站在凳子上,拍着桌子对着下面的人大喊到:“去他们的队伍里给我仔细观察,有什么人比较强壮,有什么毕竟灵活,有什么人技术很高,他们的教练是谁,他们会用什么战术,这帮家伙们都准备了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给我打听清楚。

    我们做庄开盘的,要的就是内幕消息,拿出你们卖保险时的干劲了。“

    雷欧加强了口气,吐沫星子四溅的说道:“干的好的有提成,干的不好的,扣奖金,听到没有?”

    下面的人一字一顿的大声喊道:“听到了。”

    “出发。”雷欧一脚踩在桌子上,小手向前一挥,做了一个标准的军官指挥冲锋的姿势。

    下面的人转身,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去了。

    雷欧满意的点点头,从桌子上跳下来,跑到洛林身边的,抓起洛林的衣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老大,怎么样?这帮保险监督员的本事足够了吧。“

    洛林道:“嗯,还可以,记得到时候让他们多收买那些教练、球员,不要怕花钱,舍不得小钱就挣不到大钱。还要记得,这些只是第一步,是表面文章,深入下去的方法还需要我们继续发掘。“

    雷欧兴奋地说道:“放心吧,老大,一等他们把裁判选出来,我们就去收买他们。“

    洛林道:“做这些事情尤其要注意保密,走漏了风声,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雷欧道:“不管是威逼利诱,美人计,反间计,为了咱们的发财大计,我一个字也不会说的。“

    先不说洛林和雷欧他们这里准备打着占领军指挥部的名义开庄设赌,大赚一笔。

    现在阿卜德瓦德城里的占领军各部,都在将领的监督下选派队伍,积极锻炼,要在三周之后的比赛大显身手。

    这些队伍的将军们也开出了丰厚的条件,奖金是一升再升,现在是只要夺冠,每人奖金五千金币,前三名也开到了三千金币的价码。

    在重奖的诱惑之下,这些球员们也都玩了命的苦练,天不亮就爬起来,一直练到天黑。

    而现在他们身边总有一帮长得像卖保险的在晃来晃去,时不时给箱好酒,请顿好饭的招呼。

    而当洛林和雷欧回到枫叶丹林学员军的指挥部之后,一大群军官们看的洛林就跑了上来。

    洛林奇怪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

    向莎士比亚同学学习^_^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