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痛苦的搜刮与分赃大会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五十一章痛苦的搜刮与分赃大会(万字大章,求票)

    希尔多指着车中的三位少女。每说一个,那位城卫军的胖军官古多拉就矮上一分,脸上的颜色也是绿上三分。

    他虽然不知道敬畏公理,但是好在并不是个傻子,还是知道敬畏权力。

    茹曼的长公主殿下。杀人王儒略大公女儿,那个茹曼的杀人狂魔,血手屠夫是何等的凶残,全阿尔摩哈德人可谓是无人不知。

    他心情好了,要杀人,心情不好了,也要杀人。每天不杀个几回,就吃不好饭,睡不着觉,连大便都是干燥的。

    而且,每到一处都是斩草除根,把人杀的干干净净,连老鼠洞里的小耗子也要掏出来掐死了,这才罢休。

    禁咒大魔导士雷斯特大师,那就更不用提了。

    据说当时阿尔摩哈德军入侵的时候,本来他还是不打算出手,但是也不知是那个遭瘟的家伙脑子抽了筋。结果跑到了他家门口的一棵树跟前,小了一下便。结果惹毛了那个老变态。

    他挥了挥手,一场暴雪冰封下来,就让帝国丧失了七万的精兵,七万的子弟兵葬身雪海,再也不可能生回故土。

    还有五百年一遇的天才魔法少女……

    这当中无论是哪一个都是他生命之中不能承受之重,但是现在他却是一股脑全得罪了。

    古多拉就觉的一阵天眩地转,两腿一软,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

    而在另一边,那些百姓们则用一种惊奇的眼神,打量着那几人。他们发现这些人好像也全都并不如传言中说的那么恐怖。

    杀人魔王儒略大公的女儿居然是那么高贵漂亮。

    禁咒大魔导士的孙女也并不是个青面獠牙,生吃孩童的怪人,而是一个风情万种,巧笑嫣然,宛如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狐狸精。

    而那个五百年一遇的天才魔法少女,看上去天真娇憨,带略略带着一些天然呆的小迷糊,如同传说中的天宫yu女,出尘脱俗,不沾染一丝人世的尘垢。

    洛林也不理他们,直接向旁边的侍卫打了一个手势。

    当下两名侍卫走了过去,将古多拉双手向后一按,然后抬脚在他的膝窝里一踹。

    古多拉立时低呼了一声,被踹的跪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其中一名侍卫抬手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在古多拉的后脖颈上瞄了瞄,然后将长剑高高地举了起来。

    古多拉这才清醒了过来。知道他们这是要在当街砍了自己的脑袋,当下惊的心胆俱裂,看向了希尔多,嘶声叫道:“大人救命啊,大人。您可别忘记了,前两天我还给你送过好几件古董……”

    希尔多立时吓了一跳,抬手一鞭子就抽了过去,怒声喝道:“闭嘴~!你这个狗才死到临头,居然还敢胡乱诬陷好人。真真是死不足惜~!”

    他又高声怒骂了几句,见古多拉知趣地闭上了嘴巴,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然后眼珠转了转,向洛林道:“阁下,他冲撞了您的马车,确实是该死。但是现在他毕竟是帮了咱们办事的。您看要不这样,咱们留他一条狗命,剁了手脚,然后把他流放到极北野蛮之地算了。”

    洛林看着那名直爽的军人,不由低低地冷哼了一声,道:“希尔多,你以为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出气吗?”。

    希尔多不由一翻白眼。心中暗道:这还有第二种解释吗?从了乔伊王子,还有神殿众人的遭遇,普天之下,还有谁不知道洛林爵爷的心胸。欠人钱不一定记的还,但是报起仇来,却是不会早晚的。…,

    洛林长叹了一声,道:“希尔多,咱们被他们当了枪使了。不信的话,我跟你打一块钻石的赌。什么你没有?不要装穷了,我可是知道你带着手下洗劫了好几家的珠宝店。搞的现在所有人买珠宝都跑你的司令部去。让弟兄们很是眼红。据听说有人都打算回去的时候去打你的黑枪了。”

    希尔多苦笑了一下,喃喃地道:“我其实真的没抢多少。去的时候,他们早就把大部分的珍宝都转移了。只是拿了一点儿尾货……”

    他到这里,看到洛林戏谑的眼神,不由顿了一下,然后道:“阁下,您究竟要说什么?”

    洛林淡淡一笑,然后抬手一指古多拉,道:“你以为这个死胖子真的会那么老实,把收剿来的东西交给咱们?”

    希尔多愕然一愣,道:“你的意思是……”

    洛林成竹在胸地道:“我说过了,我跟你打一个钻石的赌。这王八蛋绝对是从中上下其手,贪污克扣了不少的东西。”

    希尔多闻言,不禁又是一怔,然后转过头来不住地打量着那个军官。

    洛林又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你再看看四周,那些老百姓们恨他们已经恨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如果不借着机会宰几个像古多拉这种的狗崽子。那些老百姓们可是会把仇恨全记到我们的身上的。

    他们虽然不敢明着动手,但是暗地里会放我们的冷箭,敲咱们的闷棍。到那个时候,你就甭想再出来喝酒打架泡小妞了。”

    希尔多不禁又是一怔。然后转过了头去,看向了旁边四周的百姓们,只见他们一个个咬牙切齿,目露凶光,看着那些城卫们,几乎恨不能冲过去,将他们撕成了碎片。

    希尔多心中一凛,想到陷入人民战争当中的那种可怕后果,不由的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的内心不禁极是动摇,很是虚弱地道:“可是他是给咱们办事的,就要这砍了,好像有些不太好吧?不少字”

    洛林一叹,道:“真是因为他是给咱们办事的。所以我才不得不借着这个机会砍了他,否则一旦宣扬出去,枫叶丹林那么多有学问的,那么多的聪明人,却让几个土包子给骗了,咱们的脸可真就丢尽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一摆手,道:“你不用多说了,这个恶名还是由我来背吧。”

    希尔多终于说不出话来,一带战马的嘶缰,走到了旁边去了。

    此时。长街之上一片寂静,就连落片树叶也是清晰可闻。

    一众百姓们也像是感觉到空气当中暗藏着的什么气氛,就如同是等待着乌云背后必然会出现的惊雷一样,全都屏息静气地望着洛林,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他的最后决断

    究竟是替了自己这些无辜的百姓们申冤解恨,还是说纵容那些个贪官污吏继续欺压自己,逼的大家不得不拿起武器,和他们进行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

    洛林看了看四周,然后冷漠地一抬下巴,向旁边的侍卫示意了一下。

    那名侍卫当下举起了崭明雪亮、寒气逼人的长剑。然后怒吼了一声,将长剑用力地向下砍去。

    雪亮的剑光如从天空打下的闪电般地闪动了一下,刺的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紧接着,鲜血狂喷而出,古多拉那颗胖胖的脑袋已经被砍了下来,在街上如同一个足球一般一阵乱滚,将地面浸的一片殷红。…,

    众人看到那血腥的一幕,出奇的没有出声,像是不敢相信一般,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低低地喝了一声‘好~!’。

    随即众人反应了过来,然后向洛林鼓起了双掌,高声喝彩。

    那喝彩声如同是潮水一般,响彻了长街。

    有人甚至是举起双手,高声叫道:“伯爵万岁。洛林伯爵万岁~!”

    希尔多看到众人如此热烈的欢呼,却是心中骇然,没想到只是几天的工夫,这些百姓们就已经对这些人恨到了这种入骨的地步。

    洛林看着众人那狂热的目光,心中却是不住地冷笑。

    阿黛儿在车厢当中看了,不由心中很是奇怪,道:“听那些人的欢呼,洛林为什么好像并不高兴?”

    凯瑟琳瞥了一眼,一边使劲地按着兴奋不己的雷欧,不让他把脑袋探出去,看现场那血腥的一幕,然后道:“你以为他们这是在向洛林欢呼致敬?”

    阿黛儿一愣,道:“难道不是?”

    凯瑟琳冷冷地道:“他们那是想窜掇了洛林,替他们把那些城卫们全收拾掉,如此而己。”

    阿黛儿不禁一滞,仔细想了想,然后不禁幽幽地一叹。道:“你们这些玩政治的,还真是实际啊~!”

    她顿了一下,然后有些不放心地道:“那洛林会脑子一热,答应他们吗?”。

    凯瑟琳一笑,反问道:“你看呢?”

    这时,就见外面洛林森然令道:“古多拉率众当街拦人,意图杀人抢劫。谋害上官,首逆伏诛。然余者帮凶助纣为虐,也当论罪。”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将这一众城卫全数给我抓起来,队官以上剁去双手,其余人等全都给我斩了右手,逐出城卫。”

    那近百名城卫听了他的话,无一不是吓的魂飞胆丧。纷纷高声求饶:“大人,我们不敢了,饶了我吧,饶了我们吧……”

    洛林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低声怒喝道:“一帮混帐东西,早知会这样,你早干什么去了?当时不是还要杀我抢人吗?”。

    众骑兵看洛林紧绷着面孔,知道他这是动了真怒,当下纷纷催马而上。将那些面如死灰的城卫们全数抓了起来。然后在他们大喊嚎叫的求饶声中,干净利索地将他们的手臂一一斩下。

    一时间,鲜血横飞,浸透了地面,一片殷红。

    那些断臂被士兵们就那样在大街上面胡乱地堆在一起,足足有一座小山的大小。

    旁边围观的众人看了他如此狠辣的手段,全都忘记了欢呼,无一不是心惊胆战。屏住了呼吸,生恐会引起了他的注意,惹来了无妄之灾。

    洛林看了,这才满意地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向马车走去。

    他来到了车门口,想了一下,然后又转回身来,吩咐道:“希尔多团长,派几个弟兄去古多拉家里抄一下,你就会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希尔多当下无奈地答应了一声。

    他看洛林坐上了马车,缓缓离开,也不禁起了一丝怀疑:难道真的会如他所料的那样,古多拉克扣了大部分的财物,只是上缴了一小部分?

    这时,旁边的一名军官走了过来,道:“长官,咱们现在去哪儿?”

    希尔多想了想,然后一咬牙,道:“都给我去古多拉的家去抄家。我倒要看看洛林伯爵是不是真的料事如神了。如果是了,以后我就是心服口服。如果不是,到时候,我看他怎么跟我交待~!”…,

    当下,他一拨战马,带领了一众骑兵们纵马而去。在如雷鸣般的滚滚铁蹄声中,消失在了长街的另一头。

    此时,那一众百姓们看到枫叶丹林军团离开,自己身边再无其他人了,这才大着胆子,向着那倒在地上惨叫不己的城卫们走了过去。

    那些城卫们痛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凄惨地大叫着,向他们哀求道:“帮帮我吧,帮帮我吧。看在同胞的份上,求你们帮帮我……”

    那一众的百姓们互相看了看,全都是漠不作声,冷看着他们的凄惨样子,一个个如同铁石心肠一般。

    有人低声骂道:“禽兽~!你们搜刮我们的财产,侮辱我们的妻女,殴打我们的老人和孩子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看在过同胞的份上。现在居然还有脸要我们帮你们?做梦吧~!”

    他那一句话,像是将一根点燃的火柴扔进了油桶当中一样。

    紧接着,就听人群中有人高声叫道:“打,打死他们。打死他们这些个只会欺软怕硬的坏蛋~!打死这些欺负我们的贪官污吏~!”

    随后,所有人全都怒吼了起来,那声音汇聚起来,如同九幽地狱深处的噬血魔兽一般。

    一众百姓们纷纷操起了棍棒板凳,向着那些城卫们猛扑了过去。对着他们毫不留情地一顿狠打。

    揍的他们嗷嗷地不住惨叫。然后也顾不上手上的伤痛,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夹着尾巴,飞快地逃走了。

    一众百姓们以前被他们给欺负的狠了,此时发作了起来,极是无情,全都是呐喊了一声,在他们的身后紧追了下去。

    ××××××××××

    在洛林的命令之下,希尔多亲自带了一众骑兵,当下冲到了古多拉家中。

    果不其然,如洛林所说,在他家中抄出了大批搜刮来的财宝,除此之下,居然还搜到古多拉的一本日记。

    在那日记当中,阿尔摩哈德帝国首都阿卜德瓦德城卫军官古多拉以极其悲痛的心情,写下了自己在枫叶丹林军的威逼,在百般无奈之下,以极为悲天悯人的心情搜刮百姓财产,刮走他们最后的一个铜板,调戏他们女儿。

    最后再满含着痛苦,将搜刮来的财产分了一大半放进自己的腰包,借着这个国家危难之际,大发国难财~!

    而在此同时,在洛林爵爷的建议之下,枫叶丹林军当下一改以前利用城卫搜刮百姓这一低效率,而且很拉仇恨值这一方针,开始展开了声势浩大的、针对于阿卜德瓦德贵族们的追赃助饷活动。

    这一活动立时赢得了包括阿尔摩哈德人在内的,所有人的双手双脚的赞同。

    首先,那些老百姓们不用再担心这些枫叶丹林的家伙们像是穷疯了一样,搜刮自己的财产。

    第二,所有人都知道那些贵族们确实是油水丰厚。

    以其中某一位财政大臣为例,当初他从乡下进到阿卜德瓦德的时候,全身上下除了那身衣服,也只有口袋里还装着一双袜子。而只是短短几年的工夫,现在就已经在全国各地有了数十个庄园。

    光是他儿子的每天扔出去的零花钱,就足以给全国的人每人买一双袜子了。

    就这还是算是清廉一些的。其余的也就更别提了。无一不是腰缠万贯,二奶三奶一大堆的主儿。

    家里要是没有几幢别墅豪宅,出门没有几辆镶金带玉的豪华马车,几乎都不敢跟人打招呼。…,

    天天都是纸醉金迷,夜夜都是燕舞莺歌。他们每天都是变着法儿的,挥霍着从百姓身上刮来的钱财。

    每一个都是富的带脂流油,你拿刀子在他们的肚子上划一刀,也不会流出血来,而是露出一层白厚的脂肪肥膘。

    枫叶丹林军团早就听了传闻,对他们极是眼红。在进城的时候,大家在那里狠嗨了一把,但是大多抢的也只是一些浮财。

    许多狡猾的贵族们早就看到风头一对,就已经将家中珍贵的财物转移走了。尤其这是一点,让枫叶丹林上上下下全都感到极为恼火。

    在洛林爵爷的正确领导之下,一时间缇骑四出。他们在摩奸的帮助之下,搜捕逃到乡下的贵族。

    由于阿尔摩哈德的贵族们对于百姓压榨太狠,那些阿尔摩哈德的平民们为了报仇甚至是连工钱都不要,冒了生命的危险,自愿为枫叶丹林军领路抓人。

    枫叶丹林军在那些人的指点之下,收获颇丰,抓了不少躲在乡下,来不及逃走的贵族们,劫获了大批的财宝。

    虽然也有咬死牙不吐口,拒不交待自己的藏宝地点的。但是洛林爵爷只是让他们出去,在雷欧的监视之下,穿着紧绷的形体练功服,跳上一百个蛙跳。然后再爬二十层楼,喝了一肚子水,然后再从上面走下来。

    那种因为一下子运动过量,导致肌肉拉伤的痛苦,绝对不是一个生活享乐惯了的贵族可以承受的。

    许多人只是操练了一天,当下就是口吐白沫,要什么给什么了~!

    ×××××××××

    战争来的快,去的也快。在春天树木的绿芽还都没有长出来的时候,阿尔摩哈德帝国大体上又恢复了他的平静。

    但是这个曾经雄踞玛迪多姆海的庞大帝国,它的形势在这几个月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个曾经不可一世,自称自己是诸神一员的阿尔摩哈德皇帝,捅了那个在一千年前大败了魔族百万联军,名叫枫叶丹林的马蜂窝,没偷到一点甜头,还差点被蛰死。

    枫叶丹林三万人就放倒了一个强大的帝国,征战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缔造了一个神话。

    阿尔摩哈德数省的总督们更是直接喊出了‘为帝国,不为皇帝‘的口号,在这个神权君权高于一切的年代可谓振聋发聩。

    他们将自己的首都装在华丽的礼盒里,绑上漂亮的缎带,送给了枫叶丹林人,还附带一个绝代风华的皇后。

    那个曾经把茹曼帝国都搞的灰头土脸的阿尔摩哈德帝国,瞬间衰落,陷入了长久的内乱和纷争当中。

    枫叶丹林讨伐军的统帅,被称圣骑士之长的瓦巴多尔将军头顶着绝代名将的华丽光环,将自己的名字华丽丽的,永远留在了历史当中。

    但是在这场战场,甚至在这个时代,瓦巴多尔将军依然不是最闪耀的,魔导士雷斯特掩盖这个时代所有英雄人物的光芒。

    千年来又一个禁咒法师,一个人,一个法术,解决一场战争,这是所有法师们的终极梦想,也是所有冒险骑士小说永恒的主题。

    后世人看来雷斯特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他太老了,而且还很怕老婆,没有和哪个绝代妖娆传出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而这一面,那个实际上又老又丑的温派尔伯爵和被雷欧陛下称为贵族典范的洛林伯爵,名声要响亮的多。(其实雷欧大帝当时很自豪地说的是:我老大就是个成功的小白脸的典范~!)…,

    以至于后世的历史学家们使劲的去翻雷斯特的案,想要去找一些绯闻出来,但是却全都失败,从十六岁开始,这个可怜的家伙就被自己的老婆吃得死死的。

    总的来说,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可以让后世的小年轻们激动个好几年,让那些历史学教授们吃上一辈子。

    恢复了平静的阿尔摩哈德帝国,表面上看起来和以往一样,甚至在很多阿尔摩哈德平民的眼里,他们过的还比以前好了。

    当然这些人是不会了解阳光背面的暗流涌动的,现在阿尔摩哈德皇后所能掌控的,只有沙里流域的数个行省,而且这还是因为枫叶丹林占领军在帮他们维持的缘故。

    而南方的数个大省,在阿摩尔,哈杜将军的影响下,这时都已处于听调不听宣的状态,甚至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等待着枫叶丹林占领军撤退。

    为了避免出现枫叶丹林联军花了大把力气,却让阿摩尔,哈杜将军顺手摘了阿尔摩哈德帝国这个桃子的情况,尤其是能够保持阿尔摩哈德帝国纷乱的现状,使得阿尔摩哈德帝国无力再称霸玛迪多姆海,由各个参战方和阿尔摩哈德帝国迅速的制定一个新的和平协议,开始迫在眉睫,

    实际上,从战争正式宣布结束,枫叶丹林由讨伐军变为占领军开始,那些组成联军的骨干,即由各个王国和帝国以雇佣军名义派出的军队,不仅在阿尔摩哈德抢夺黄金,更下力气争抢起政治利益——比起那些小兵们揣到兜里的零碎,这些才是挣大钱的买卖。

    阿尔摩哈德稍一安定,不断地有各路人物,带着国王和贵族们的野望,沿着沙里河而上。

    瓦巴多尔将军对于洛林那一句‘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深以为然。

    他也十分清楚这些家伙们是想趁着现在拿到那些在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而这些是在枫叶丹林出兵以前就已经决定过了。

    在占领军的总部,瓦巴多尔将军每天必做的任务就是迎接这帮家伙,耐心的听完他们的牢骚,然后再把他们都撵滚蛋。

    但是自从这边使者到来之后,瓦巴多尔将军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些家伙们对于瓦巴多尔将军刻意奉承,但是却充满了心机,十分难以应付。

    瓦巴多尔将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他是如此的需要奥巴赫姆,玩弄政治虽然是神职人员的天赋,但现在带领这帮牧师们的希尔梅利亚,虽然带着宪兵队抓起人来毫不含糊,偶然还拉拉偏架,袒护枫叶丹林的学员军,但总的来说却是个实心眼的傻大姐。

    其他的那些人瓦巴多尔根本信不过,而洛林这时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好处他才不会把这些麻烦往自己身上揽,用洛林自己的话说:“我现在就是个打酱油的,你们吵你们的。“

    由圣殿骑士团守卫的占领军总部看起来十分的气派,实际上这里原本就是阿尔摩哈德的军部,神情肃穆的骑士们身着全套衣甲,手按长剑分大门的两边,为这里平添了十分杀气。

    一支由枫叶丹林学员军组成的车队从前面过来,前面和两边都是骑兵,他们围着中心的数量马车,这些枫叶丹林的学员军们很显然被抓了义工,当起来迎宾队。

    车队迅速地停在了占领军总部的门口,一群一座光鲜的贵族们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就像所有那些有教养的绅士们一样,这些人不住的打招呼寒暄,热切的握着对方的手笑着说道:“XXX,你还没死哪?“

    “哪能啊,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死的。“

    “来的时候没掉海里。“

    “今天天气不好啊,只有太阳,要是打雷劈死你多好。“

    瓦巴多尔将军则在占领军总部的大门前等待着他们,看着他们一见面就热情到火爆的场面头疼不已,伸手使劲揉着自己的眉头。

    实际上像这种碰头的会议已经开了好几天,但是大家的行程都是很固定的。

    吃早饭,到会场进行一些类似“问候你妈好”之类的寒暄,然后就是在会场内吵架,吵到口水都干了的时候,就差不多又吃午餐了。

    然后下午接着吵架,到掌灯的时间,就在“今晚睡死你个猪头”之类的祝福声中拜别,回去积攒精力,明日再战。

    这种似乎永没有尽头,除了展示大家的毒舌和肺活量之外毫无意义的会议,将瓦巴多尔将军折腾的够呛。

    占着主场优势的洛林和凯瑟琳以及雷欧,则早早的已经来到会场,他们几个霸占的老德斯皮的家,根本就在皇宫的边上,离军部只有一条街,洛林他们还是一大早跑出在一家最著名的饭店吃的早餐。

    凯瑟琳作为儒略大公的当然使者,茹曼帝国的长公主殿下,儒略大公的手下,又是本次讨伐军中派出人数最多,执行最为重要的后勤海运任务的部队,这位千娇百媚的大小姐往这里一座,分量是足足的。

    何况凯瑟琳身边的就是未来的茹曼帝国皇帝陛下,被称为天才儿童,事迹最近响彻各国权贵的雷欧。

    对于儒略大公敢在战争阶段就把自己家心肝宝贝扔出来,随着军队在战场上扑腾,各国的贵族们都是敬佩不已的,同样是培养接替人,有的国王只能养出弱智,有的国王养出了一群伪娘,还有的只能是养出一堆的死背背……

    洛林作为占领军里名分最高的学员军的指挥官,也得蹲在会场里,替枫叶丹林和儒略大公出主意,更重要的是帮儒略大公。

    薇拉和雷欧两个人躲在洛林和凯瑟琳的身后,每人捧着一大包干果,吃得痛快。

    薇拉把那些硬壳的东西抓在手里,然后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轻轻一捏就将果壳捏开,看的雷欧羡慕不已。

    以他那把子力气和牙口,对这些东西无能为力,看到自己在这点上,还不如薇拉,这让雷欧十分气馁。

    虽然对于诸国使者们无休止的争吵感到厌倦,但是对此凯瑟琳和洛林都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打着哈欠每天在这里看着他们吵闹。

    这一天,按了惯例,很快寒暄完毕了的使者们走进会场,在四周的长桌旁坐定。

    瓦巴多尔将军叹了口气,也在主位上坐定,说道:“我们继续开会,昨天说到那里了?”

    瓦巴多尔将军身边的一个军官低声提醒道:“将军,是关于阿尔摩哈德帝国的赔款和关税问题。”

    “哦,对了。”瓦巴多尔将军点点头,说道:“那么各位都来申明一下自己的意见吧。我先说一下枫叶丹林的条件。”

    瓦巴多尔将军翻翻手里的文件,说道:“关于目前的战利品就不多说了,按照老规矩来办,谁手里的算谁的。

    至于你们拿到手的那些东西,怎么分是你们自己的事情,给不给士兵,给多少你们自己看,但我要说的是,因为你们的分配问题而让士兵们有意见的话,占领军总部和其他部队是不会管的。…,

    总之一句话,自己的蛋糕自己分,自己的屁股自己擦。”

    下面的使者们交头接耳的嗡嗡嗡议论起来,一边的几个使者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互相点点头,

    而另一边的则不甘不愿了。

    其中一个使者伸出手来,抗声说道:“这样不好吧?不少字占领军是作为一个整体,又不是一支联合军队,当然要按照整体的原则来分配战利品了。

    大家都知道,洛林伯爵带领的枫叶丹林学员军和其他两个公国的骑士团,一直都是冲在最前面,收获当然比我们这些走的慢的步兵们多了,可是仗是大家一起打的,本着公平的原则,也应该利益共享吗。我们可听说,洛林伯爵找到一张藏宝图,发了大财了。“

    一听这帮家伙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原本软塌塌的半躺在椅子上,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洛林爵爷,一下子就直起了身子。

    他看着那使节,心中暗道:敢打老子的主意,本大爷吃下去的就从来不会吐出来~!

    他一撇嘴正要反驳那人,立时就感到身边的凯瑟琳在桌子下面一踩自己的脚一下,然后拿眼睛瞟瞟瓦巴多尔将军。

    洛林当即明白过来:瓦巴多尔将军是枫叶丹林的院长,而自己带领的纯枫叶丹林学院的力量。

    打自己部下的主意,就是打瓦巴多尔将军将军的主意,到时候枫叶丹林的学生们一说,是瓦巴多尔将军同意他们把我们的钱分走了,瓦巴多尔就别想在学院里混了,连做清洁的大妈都能鄙视瓦巴多尔一百遍啊一百遍~!

    洛林装作咳嗽了一声,又缩回了椅子里,果然看到瓦巴多尔将军已经炸毛了。

    他黑着脸,冷冷地看着那几个使者,然后用力地敲着桌子,毫不客气地斥责道:“流言怎么能信?我还听说波瑞利的骑兵团抄了阿尔摩哈德的国库呢?”

    一边的一个使者大声叫道:“冤枉啊~!那个见鬼的国库里干干净净的,连只耗子都没有,洛林大人和塞巴恩侯爵可以作证。”

    另一个人也大声说道:“就是嘛~!其实大伙拿到的都一样,我们来的时候,那帮孙子们早跑光了,我们门都没有找到的时候,几个宪兵队就来了,不是我说你们,谁出得缺德主意,让宪兵队先进来的?”

    瓦巴多尔将军这时候使劲咳嗽起来,洛林心里暗笑,这家伙是赤luo裸的打瓦巴多尔的脸呢~!

    瓦巴多尔将军恨恨的看了那个使者一眼,说道:“宪兵队的诸位可以作证,洛林伯爵等人在阿卜德瓦德城内并没有任何缴获。

    对于神佑之女希尔梅利亚的公正大家是可以相信的。

    而对于士兵个人在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我们总不能再从士兵手里收走呢?”

    瓦巴多尔将军目露凶光地盯着那几个使者,恶狠狠地接着说道:“做这种事情,是会被人捅黑刀的。”

    众人看了,不禁全都流了一头的冷汗。这都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哪有用这么流氓的手段威胁的?

    紧接着,就见瓦巴多尔钭军表情一转,无所谓的说道:“当然,如果波瑞利公国的士兵们没有意见,我们枫叶丹林也认可这一作法。”

    波瑞利公国的使者一看他被瓦巴多尔将军给推了出去,当即也不含糊。一拍桌子,怒声喝道:“不怕告诉你们,我们波瑞利公国在战场上伤亡了一千多人,现在这点连抚恤金都不够,你们是不是也把我们的抚恤金给平摊了?我们伤亡的可都是正统的骑士,不是你们拉来的,用来凑数的只会叉大粪的民兵。”…,

    另一边的使者气愤地指着波瑞利公国的使者说道:“我X,你们总共才派来两千人,这就都伤亡了?满大街的波瑞利骑兵哪来的?”

    “靠,猫抓狗咬的不都是伤,不得掏钱给治啊。现在药价这么高!”波瑞利公国的使者理所当然的说道。

    听得洛林和凯瑟琳几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另一个使者也附和波瑞利公国的说法,道:“先不说我们没拿到多少东西,但吃下去的这点绝不会吐出来,有本事你咬我啊。”

    另一边的使者一拍桌子,站起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他**的,当我不敢啊,过来我不咬死你。

    “就哪德性,信不信我一只手捏扁你。“

    “来啊,谁怕谁!“这边使者一撸袖子。

    “打他个狗*养的。“

    “……”

    两边是使者们都拍着桌子站起来,对着对面大吼大叫,然后抄起手里的水杯,水果,盘子向对面砸去。

    凯瑟琳在桌子底下握着洛林的手,手指在洛林的腿上划来划去,转身凑到洛林耳边,轻声说道:“昨天这帮家伙还只动嘴,没想到一提到钱,现在都开始动手了。“

    洛林很享受的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道:“管他们呢~!反正枫叶丹林这一份我已经给挣到了,能不能捞的更多是瓦巴多尔将军的事了,咱们自己挣到的也一辈子都花不完了。阳光、沙滩、比基尼!我来了。”

    凯瑟琳当下冷哼了一声,然后一掐洛林的大腿,疼得洛林冷汗都出来了。她却是巧笑嫣然地轻声问道:“哦?我还不知道比基尼是谁家姑娘哪?”

    洛林赶忙说道:“地名,地名,那里沙滩好。”

    坐在洛林后面的薇拉这时探身凑到洛林身边,小脑袋搭在洛林的肩膀上,一蹭一蹭地撒娇说道:“少爷给我涨工资,少爷给我涨工资。“

    洛林抬手拍拍薇拉的头,说道:“好,好,给你涨十倍。“

    “少爷,你真是太好了~!”薇拉一激动,脑袋顶了洛林一晃,差点儿将洛林从椅子上给顶了下去。

    看着会场内的争吵和混乱,又看了看洛林懒洋洋地舒服样子,瓦巴多尔将军心中一阵气苦,心中暗道:这种活真不是我这样的正真无私的军人干的~!

    他没好气地,对着门口的圣殿骑士一挥手。

    一队圣殿骑士排着整齐的队形跑进会场,在军官的口令下在会场中央排成两队,然后各自转身面对着两边的使者们,将他们隔开。

    被高大的圣殿骑士挡住了视线,两边的使者们这才消停下来。只是那些骑士们崭明瓦亮的铠甲上面,没少沾了苹果、烂梨、口水,还有大脚印之类的东西。

    瓦巴多尔将军挥手示意圣殿骑士们可以退下,然后一转身,接着对众人说道:“既然对战利品的问题,没有达成一致,那就先保持现状吧。”

    和波瑞利公国同一立场的使者们满意的笑了笑。

    对面的那些使者们也知道让这帮家伙被吃下去再吐出来绝无可能,换了自己也不会做这种被打黑枪的事,不过就是看对面的家伙们不顺眼而已,更重要的是,现在闹闹,摆出一副受不公平待遇的样子,正好可以为下面的谈判增加筹码。

    圣殿骑士们下去之后,瓦巴多尔将军清清嗓子,说道:“下面他们讨论关于战争赔款的分配问题,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在我们出发前这些都是已经定下来的。”

    “计划赶不上变化吗,大家说是不是?”一个使者在下面说道。

    这下两边是使者们都点头赞同起来,这个是真正的大肥肉,而且还没有落到任何一人手里,占领军这边所有的人都双眼滴血的盯着这块~!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