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四十章

    雷斯特紧绷着嘴唇。表情冷漠地看着面前的敌人。随着手指的轻轻弹动,一长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紧接着,一首肉眼可见的旋风以他为中心缓缓旋转了起来,将他慢慢地从地面托起。

    满头的白发在狂风中不住地舞动,身边四周有无数黑色的丝絮一缕缕的向他的身上飞去。看上去如同魔神一般。

    一种令人透不过气来的窒息感,以他为中心在一瞬间扩散了开来,战场上那巨大的喧嚣声好像也一下子减弱了许多。

    无数正在浴血拼杀的士兵们感受到身边的异样,不由自主地缓下手来,向这边看来。

    此时,雷斯特手中魔杖的前端的红色光球越来越亮,到了后来几乎与太阳坠落在了地面上一般,刺的人眼生痛。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那个是禁咒法师~!”

    那声音一下子透过了战场的喧闹,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正在与枫叶丹林军进行交战的众人立时一阵骚动,虽然国内进行了消息封锁,每天告诉大家的消息也全都是国外的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世界唯独这边风景正好之类的东西。

    但是七万大军远征枫叶丹林,却只有老德斯皮一个人带着几个随从狼狈的跑了回来。

    虽然老德斯皮逃回来之后,阿尔摩哈德皇家就封锁了消息,老德斯皮也躲起来不敢见人。

    但是七万名士兵,那代表着七万多个家庭。几十万阿尔摩哈德百姓,这些人不断地追问着远征军的事情。

    跟着老德斯皮逃回来的人,在战争后从枫叶丹林出发的商人,不断地把各种消息透漏出来。

    这些期盼这家人归来的百姓渐渐知道,阿尔摩哈德的远征军在一场暴风雪中全军覆灭了,侥幸活下来的在海战中也都没有跑了。

    接着有传言说老德斯皮出卖了自己的手下,换取自己逃命。

    阿尔摩哈德的总督和将军们很快得到确切的消息,一支舰队全军覆灭,那些花费巨大财力打造的舰队,现在在枫叶丹林的港口里等着发卖,像个要在ji院里拍卖的鲜嫩美女一样,诱惑着各方色狼的胃口,尤其是那个阿尔摩哈德人的死敌儒略大公。

    而这一切,都是一个魔导士禁咒法术的结果,在这一战之后,雷斯特魔导士名字响彻整个大陆,人们仿佛又回到了千年前那个神魔争霸,英雄辈出的神话时代。

    只有阿尔摩哈德人例外,在总督们别有用心的将消息发布出去之后,整个阿尔摩哈德帝国从上到下,只感到一阵心寒和恐惧~!

    他们心寒地是——阿尔摩哈德那些无能的贵族和官员葬送掉了七万阿尔摩哈德的英勇子弟。

    他们恐惧地是,这个禁咒法师和整个枫叶丹林已经矢志报复,不仅如此,那些和阿尔摩哈德有仇没仇的国家现在全都看准便宜,争相落井下石~!

    皇帝为了他的男宠发动的了一场战场,将整个帝国推进了深渊当中~!

    现在,对战场上的阿尔摩哈德人来说。枫叶丹林人就在卜德瓦德城前几十里的地方,就在他们的面前,那个禁咒法师就在对面的人群里,等着杀光他们。

    在他们被皮鞭和棍棒赶出家门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一个禁咒法师有多少恐怖,在他们走上战场的时候,那些督战队只会驱赶着他们向前,向前,更不会告诉他们在一群法师面前,这些步兵就像一群蝼蚁一样,任人宰割。…,

    现在,看着前面那个刺眼的光芒,感受在战场上涌动着的那种力量,阿尔摩哈德人停下脚步,连督战队都呆住了,士兵们不自觉地向后退步,恐惧的看着四周和自己一样的士兵。

    一道火焰在阿尔摩哈德士兵之中猛然冲出,瞬间掩盖了所有法术的光芒,洛林在阵后都能感到由它发出的热浪,以火焰为圆心,百十尺范围内的阿尔摩哈德尽皆倒地。

    随后火焰散开。几条火龙从火焰中射出,成扇形向着阿尔摩哈德人群里冲去。

    整个战场被红色的光芒笼罩,火光映照的每个人脸都是红色的,铠甲和武器上也像照了火一样。

    雷斯特满意得嘘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嗯,看来这个组合法术还需要改进啊。”

    火焰肆虐过人群,后面的阿尔摩哈德人完全被吓住了。呆呆地看着那些人形的火把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嚎叫着,奔跑着,最后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堆黑漆漆的焦炭。

    很多人扔掉武器,呆呆的坐在地上,吓得站都站不起来。

    刚才那些全身着着火,在地上打滚的人就在他们身边,那些声嘶力竭地惨叫声直透灵魂,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

    现在这些活着的人不住地暗暗庆幸:刚才要是自己站偏了一点,现在躺在地上那些蜷缩着的黑色人体就是他们自己了。

    阿尔摩哈德人这时回过魂来,然后想着对面的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吃人魔鬼,远不是他们这些一辈子没摸过武器的人能够战胜的,在这里呆着很可能会死掉,而那个皇帝和那帮贵族官僚们还会好生生地活着。

    ‘见鬼,我们自己还有家人,我还不想死~!’

    一些人大喊:“那些当官的是骗我们的,我们不要再给他们卖命了,我们回去吧。”

    紧接着,随着一声呐喊,‘走啊~~!’

    很多阿尔摩哈德人丢下武器,转身向后逃去。

    督战队立时大怒起来,拼了命地去阻止那些逃跑的人,提着刀剑去寻找那些说这话的人,

    当他们的长剑和棍棒再落到这些人身上时。这些阿尔摩哈德人愤怒地盯着他们,高喊道:“干掉这些贵族的狗腿子,他们只会推着我们去送死~!”

    那些阿尔摩哈德人当即毫不客气,举着拳头和武器冲向督战队,拿出最后一点为了活命的勇气一拥而起,将这些狗腿子们按倒地上,恶狠狠的将武器戳在他们的身上。

    看到这些阿尔摩哈德人杀起了督战队,那些在后面军官和督战队什么话都不说,扔下了武器,扭头就跑。

    阿尔摩哈德人大叫着:“别让他们跑了,别忘了这些当官的是怎么欺压我们的~!”

    阿尔摩哈德人转身追着这些军官和督战队的,背对战场跑去。

    阿尔摩哈德的军队,像是雪崩一般,呼啦一下子就垮掉了。讨伐军面前的平原上都是逃跑的阿尔摩哈德人。

    但是在第一线和讨伐军交战的阿尔摩哈德御林军还顽强的站在这里。

    洛林他们也早就注意到了阿尔摩哈德人队伍里的混乱,看到他们的士兵开始杀那些自己人,然后转身逃命。将位于正中的这一支顽强的军队留了下来。

    瓦巴多尔将军一挥手,大声喊道:“骑兵从两翼包抄,截断他们。”

    部署在两翼的骑兵高声呐喊着纵马冲上战场。

    一时间铁流滚滚,声如雷鸣~!…,

    看到讨伐军的骑兵上来追着自己的屁股,那些阿尔摩哈德人跑的更快了。

    驱散了战线附近的阿尔摩哈德人之后,骑兵们齐齐转向,对着还在顽强战斗的阿尔摩哈德人背后冲去。

    洛林这时指挥步兵们变化阵型,命令中军缓慢后退几步。两翼步兵向前,形成一个凹新月的阵型,将这些阿尔摩哈德从逐渐从三面围住。

    骑兵这时也感到他们的后方,从后面向他们发起冲击。

    讨伐军将着几千人团团围了起来。

    这边阿尔摩哈德人也不愧为精锐,在逐渐陷入包围的情况下,依然坚定和讨伐军战斗,在正面和讨伐军交战的士兵一步不退。

    同时其他人纷纷转身,迎向从四面包围过来的讨伐军。

    不过他们还是不断地被讨伐军向中心挤压,最后围着那面绣金的旗帜,挤在不大的区域内。

    洛林想了一下,道:“不能再这么硬打了。这些置于死地的士兵会给我们造成很大伤亡的。让法师们上,用小范围法术一点点削他们,战士们围住他们就行了。”

    雷斯特看着这些阿尔摩哈德的御林军,哼了一声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一个人就够了。”

    说完就准备上前去。

    这时从阿尔摩哈德人的大旗下,有人大喊道:“我们投降了,停战吧。”

    洛林他们对视了几眼,他们还以为这些人会战斗到底的。

    旗下的阿尔摩哈德人接着不断大喊:“停战,停战,我们投降了~!”

    洛林看着瓦巴多尔将军,问道:“将军?”

    瓦巴多尔将军点点头,挥挥手道:“后退,听他们怎么说。”

    讨伐军这边也传令道:“停战,后退十尺。”

    双方不停的大喊停战停战,正在搏斗的士兵们停下手来,但还握着武器对着对付,谨慎地看着自己的敌人,然后慢慢后退几步。

    刚才还杀声震天的战场很快的安静了下来,两边的士兵们都不住去看向自己的将军们,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战场的气氛由暴烈转为凝重。

    阿尔摩哈德的人群中这时有了波动,几个人从旗帜下向讨伐军这边走过来,阿尔摩哈德的士兵们纷纷给他们让出通道,并且向他们行礼。

    洛林看到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铠甲,披着白色披风的将军。

    他慢慢地走到阵前,一个粗壮的大汉从一侧跑了过来,拦住这个将军的路,

    这个大汉身上的铠甲满是一道道的裂痕,身上溅满了献血,额头上一道长长伤口还在慢慢流着血,染红了他的半边脸。

    这个大汉愤怒地高声叫道:“将军,为什么要投降?”

    索戈尔将军看着他,平静地道:“我们没有机会的,阿尔。对面是圣骑士之长和禁咒法师,我们没有机会的。”

    大汉一挥手中的长刀,怒声叫道:“那码我们可以光荣的战死在这里。”

    索戈尔将军也大声地叫道:“光荣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阿尔。”

    说着将军手扶着他的肩膀,说道:“我们已经为这个皇帝尽到了我们的职责,下面该为我们的祖国和我们的亲人考虑了。”

    “唉……”大汉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把手里的武器一扔,抱头蹲在了地上,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其他的阿尔摩哈德士兵也把手里的武器往地上一插,有气无力的坐倒地上,低垂着头不说话。…,

    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是无比地赞同那将军的话,为了那么一个发了疯的死兔子皇帝。并不值得自己去浴血沙场~!

    索戈尔将军越过这个大汉,来到阵前,高声叫道:“我是阿尔摩哈德皇家近卫军副统帅索戈尔,维尚侯爵,现在,请求允许投降。”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对面的阿尔摩哈德将军,眼中丝毫也没有胜利者对于战败者鄙视,而反闪过了一丝敬佩,然后对洛林轻轻说道:“洛林,看到没有,他也是一个真正的将军~!”

    雷斯特则不满地看着阿尔摩哈德人,哼了一声。冷然说道:“如果他是一名真正的将军,当初就应该发动政变,将那个兔子皇帝干掉~!”

    瓦巴多尔将军带着洛林他们几个将军来到阵前,走到索戈尔身前,说道:“我是枫叶丹林讨伐军的统帅瓦巴多尔,现在接受你的投降。”

    索戈尔摘下自己的佩剑,双手将剑举到胸前,递给瓦巴多尔将军。

    瓦巴多尔将军左手接过佩剑,将它递给身边的洛林。

    索戈尔向瓦巴多尔将军敬了一礼,说道:“现在我们听从您的命令。”

    瓦巴多尔将军也认真的回礼,说道:“命令你的手下放下武器和铠甲,到我们指定的地方集合,军官们可以保留自己的随身武器。另外,请侯爵到我的帐中一叙。”

    索戈尔苦笑了一下,道:“请容许我先安置好我的手下。”

    瓦巴多尔将军答道:“当然可以。”然后转身对洛林说道:“洛林,你带圣殿骑士团的人监督他们放下武器。打扫战场,收治伤员。”

    洛林点头答应了一声。

    在洛林的命令下,讨伐军放开右翼的包围,流出一条通道,阿尔摩哈德人从这个通道中走出包围圈,将武器和铠甲留在两边,几千件铠甲和武器,堆起了一长排一人多高的金属小山。

    洛林安排了一部分圣殿骑士团看守俘虏后,然后下令其他的军队可以解散了,大家赶紧去休息开饭,以应对下午其他营地阿尔摩哈德人赶到后的战斗。

    紧接着,他问起监视那两个营地的侦察兵。

    侦察兵回报说:在雷斯特魔导士的那个法术照亮整个战场之后,那些阿尔摩哈德人都退回了营地。

    安排和值班和俘虏之后,洛林和索戈尔,以及几个阿尔摩哈德人的军官来到瓦巴多尔的指挥部。

    瓦巴多尔将军的指挥部里摆着两排长桌,瓦巴多尔将军坐在顶端的主位,一边坐着讨伐军的将领,另一边,是留给阿尔摩哈德近卫军的军官。

    看到洛林陪着索戈尔众人走了进来,瓦巴多尔将军急忙起身,然后一指对面的位子,对他们说道:“诸位请坐吧~!”

    索戈尔带着手下先给瓦巴多尔将军敬礼,然后走过去,坐在位子上。

    洛林也来到瓦巴多尔将军的身边坐下。

    瓦巴多尔将军对索戈尔说道:“维尚侯爵阁下,我对您带领的阿尔摩哈德近卫军的战斗意志表示敬佩,并且,十分赞赏您明智的选择。”

    索戈尔叹了口气,道:“正是知道是圣骑士之长大人带领枫叶丹林的军队,我才会选择投降,将军阁下公正和严明一直被世人传诵。”

    洛林看到索戈尔这个马屁拍的正是地方,瓦巴多尔将军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很明显的挑了挑眉毛。…,

    洛林却腹诽不已,瓦巴多尔这个老家伙在枫叶丹林风评可不好,护短不说,还经常没事找碴,摆出一副兵痞的无赖样子欺负其他学院的人,而且就讨伐军行军的一路上,这个老家伙也没少喝醉。

    瓦巴多尔沉吟了一下,道:“我一直很奇怪,刚才侯爵在阵前自报是近卫军副统帅?”

    维尚侯爵顿时苦起脸来,摇摇头说道:“小人当道罢了,老德斯皮让我护送他偷偷逃离阿卜德瓦德城,被我拒绝了,他就鼓动皇帝撤了我的职位,临出战前才恢复为副统帅。可笑我执掌近卫军已经二十多年,居然……”

    洛林一愣,说道:“那个皇帝要跑路?”

    其他将军闻言都大哗起来。

    他们对面的阿尔摩哈德军官却红着脸不说话,全都低头看着地面,看样子是像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瓦巴多尔将军摆摆手,让手下的将军们安静下来,对索戈尔说道:“我想问下侯爵大人,从这里到阿卜德瓦德之间,还有没有你们的军队,当然安照战场的规则,侯爵大人可以不回答,我不会为此而为难诸位。”

    索戈尔喘了口气,说道:“说出来只会更丢人。数天之前,阿卜德瓦德城下还有数支从南方几省赶来的正规军,最多时有近四万人。”

    讨伐军的将军们都吃了一惊,要是阿卜德瓦德城里有几万名正规军,那下阿卜德瓦德城就是场攻坚战了。

    索戈尔长叹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苦涩,道:“可是他们去领补给的时候,管理军需的那些人居然向他们索贿,不成之后还和这些将军们打了起来。告到德斯皮那里,德斯皮却想罢免这些将军,将部队控制在自己手里,那些将军们当即带着部队又南下离开了阿卜德瓦德城。”

    包括瓦巴多尔和洛林在内的讨伐军诸将惊地下巴都掉桌子上了,这要缺心眼到什么地步,才能在没命的时候还要想着搂钱?

    一个讨伐军的将军惊奇地低声说道:“他们是一群大地精吗?”。

    瓦巴多尔将军也是愣了老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吭吭咳了一声,整理下表情,才说道:“对于其他的两个营地,维尚侯爵有什么看法。”

    索戈尔嗤笑了一声,道:“那两个营地里,派进去的都是一部分城防军和治安队,连我们都失败了,他们更不会有勇气再来和将军决战。说不定将军大人现在去看,都已经跑的不剩几个人了。”

    洛林问道:“那就是说,从这里到阿卜德瓦德,已经没有成建制的军队了。”

    索戈尔道:“是的,没有了,老德斯皮将三万阿卜德瓦德城防军都葬送在枫叶丹林城下了。那可都是阿卜德瓦德的精英子弟啊。”

    洛林眼睛一转,心里有了计较,对瓦巴多尔将军说道:“我带骑兵去侦测一下其他的两个营地。”

    瓦巴多尔将军点点头,说道:“好,你去看看,然后我们才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洛林当即转身,飞快地跑出了中军大帐。看到他的样子,在坐的诸人无一不是纳闷,一直以来这个家伙不是跟在后面和那几个漂亮的和天仙一样少女打情骂俏,就是喝酒偷懒,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勤快了?

    洛林回到了自己的大营之后,也不顾众人的疲惫,拼了命地将他们催促了起来。然后点起了人马,带上了弩炮马车,将全所的辎重全扔在了一边。然后在众人莫明其妙的情况之下,纵马冲出了营地。…,

    众人看着他沿着大道直驰了下去,不由尽皆奇怪。

    雷欧从马车当中探出了头来,道:“老大,你这是去哪儿?那两个营地在另一个方向。”

    洛林冷冷地一笑,道:“你们就跟着我来吧。要知道阿卜德瓦德现在可是已经不设防了~!去晚了,东西可就归别人了。”

    众人听了,当即发出了一阵嘹亮的欢呼声,都是觉的跟了这位老大,果然是没有跟错~!

    当下,全都是怒吼了一声,齐齐地抖动嘶缰,催动战马,沿着大道向下驰去~!

    第二百四十一章

    洛林带着手下一路狂奔,沿着大道,直扑阿卜德瓦德城下。四十余里的路程在他们的脚下一闪而过。

    众人在他的严令之下,拼命地抽打战马,甚至是毫不吝惜地用脚上的马刺,将战马的腹部刺的鲜血淋淋。

    他们一个个累的呼呼直喘,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于放松半分的神经。中途纵然有人马力不继掉了队,但是大队人马却也是丝毫也不敢停留,继续打马如飞,狂飙突进。

    而掉了队的人也是毫无怨言,只是牵了战马,闪在道边,垂头丧气地等恢复之后,再行跟上。

    他们可都是非常清楚,掉了队,回头再追上就是了。但是一旦跑的慢了,其他的部队赶上来。那可就有些不太妙的。

    那帮孙子们跟恶狼一样,逮什么抢什么。到时候,大家这一次可就只能是白跑一趟。

    回头分东西的时候,就得要看其他抢到东西部队的脸色,给人家说好话,这才能分到一点儿从他们手中漏下了渣滓。

    分多分少倒是其次,关键问题是,洛林爵爷和一众枫叶丹林的嫡系部队,丢不起这个面子。

    做为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枫叶丹林学生,从进校的第一天就受到这样一种严格的教育,那就是——哪怕吹牛,也要比别人吹的更牛一些。而这种骄傲虽然并不怎么样,但是却几乎是已经渗入他们的血液当中了。

    到了下午时分,他们终于驰到了那座梦想之城的城下。

    洛林远远地看到城门口那紧紧关闭着的巨大城门,这才一招手,示意众人停了下来。

    战马狂飙时扬起的烟尘立时倒卷了过来,将众人全都笼罩了起来,久久也不散去,呛的他们不住地咳嗽。

    洛林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众人的脸上全都沾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再被汗水一冲,一道黑一道白的,极是精采。

    胯下的战马也是累的汗水淋漓,纵然停了下来,那全身的肌肉却不自觉地打颤。

    洛林看了看远处的城门,沉声道:“诺拉莫,带两个弟兄上去看看。其余人,原地休息。整装清点。”

    诺拉莫当即答应了一声,然后带着两名圣殿骑士,一纵战马,向着城门处奔了过去。

    而其余的众人全都是呲牙咧嘴地从马上跳下,活动着快被战马颠散了的骨头。

    洛林坐在马上也是一阵皱眉,就感到自己的骑坐在马鞍上的大腿内侧好像也被磨破了一层皮,火辣辣的难受,而且只要稍稍一动,那种疼痛就如针扎一般,直入骨髓。

    他不由心中暗骂:怪不得人说要披皮抽筋,原本这种感觉还真是他祖母的痛啊~!

    这时,后队当中一辆马车缓缓地驰了过来,也不知是哪儿出了毛病,车轮刚一转动就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极是刺耳难听。…,

    那马车来到了洛林的面前,甫一停下。雷欧就已经迫不急待地一个箭步,从里面跳了出来,然后趴在地上,张着大嘴‘哇哇哇’地一阵狂吐。显然是被那马车给颠的晕了车了。

    凯瑟琳看了,立时大为心疼,也顾不上和洛林说话,拎着裙角跑过去,一边在他的后背上不住地轻轻拍打。一边不住地骂道:“活该,我说让你在后面呆着,你非要跟我闹。现在高兴了吧?不少字”

    雷欧目光散乱地回头看了她一眼,条件反射地想要反驳几句,但是随即,又急忙回过了头去,哇哇地又是干呕了一阵。看那样子,显然是连前天的午饭也倒出来了。

    他也顾不上和凯瑟琳斗嘴,有气无力地呻吟道:“水,水。谁给我一点儿水……”

    薇拉急忙从车中拿出了装着清水的皮囊,跑了过去,递到了雷欧的手中。

    他接了过去之后,狠漱了两口,然后向后一翻身,也不顾脏乱,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地道:“我的天啊,终于缓过来了……”

    说完之后,又是像发出一阵像是小猪一样的“哼哼哼……”的声响。

    洛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回头向后队看了一眼,只见自己给部队配备的二十辆精工打造的马车,在这一路狂奔当中也是折损了不少。现在也只剩下了十二辆还能动弹,但是行驶起来,也是嘎嘎作响。

    洛林看了不由一皱眉头。不过想想这种路况也就释然了。虽然这种公路大道并不是缺少井盖,经常大修大补,满是窟窿,但是也足以让美军的重型坦克颠散了架,更何况是一辆马车。

    片刻之后,手下的军官回报了这一路飞奔之后部队损失的情况。掉队了几近五分之一,比起一场浴血拼杀的残酷战斗来,也是不让许多。

    洛林看了不由暗叹,所谓‘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军;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指的大约就是自己现在的这种情况了。(注,孙子时代好像没骑兵,大家只能跑步,最多也就是玩玩马车之类的。所以骑兵的情况应该要好一点儿。)

    又过了一小会儿,就见远处扬起几缕烟尘。

    诺拉莫带着两名骑士又驰了回来。他来到了洛林近前,在马上躬身一礼,道:“长官,对方城门虽然紧闭,但是城头野外并不见一兵一卒。”

    洛林不由一愣,心中极是奇怪。纵然对方战败,城中守卫力量极缺,但是把守城门的士卒也还是应该有几个的啊?

    他正低头思付之间。

    雷欧年纪小,恢复极快。这时喝了几口水,立时又活蹦乱跳了起来。

    他听了报告,凑了过来,问道:“诺拉莫,你们有没有看到在城头上有个家伙在那里披头散发地弹着琴,装神弄鬼地玩艺术行为?”

    诺拉莫愕然一愣,回头看向了其他两名骑士,道:“城头上好像没人吧?不少字”

    那两人也是连连摇头。

    雷欧也不看他们,直接回头叫道:“老大,你说他们会不会玩你的空城……”

    不等他把话说完,洛林已经抬腿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心中却是极为郁闷:早知道这样,就不该给他讲这些个故事。这小痞子一遇到事情,总是将自己往坏人那边联系。

    他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看不远处的城门,原本还是有些纠结,害怕对方有了埋伏,但是被雷欧这么一说,就这么退了兵,好像太过丢脸了。…,

    想到这里,他当即一挥手中的长剑,怒声喝道:“后面的马车上还有几架弩炮?全都给我调过来。”

    炮队的军官急忙跑了过来禀报:“长官,由于一路狂奔之时,装着弩炮的马车掉队的不少。不过好在其中还有三辆跟了上来。”

    洛林咬了咬牙,道:“三辆,很好。三辆就足够了。有了这三台弩炮,再加上强大的爆炸水晶,我倒想要试试这城门究竟有多硬~!”

    他一转头,勒着战马的嘶缰,向众官兵怒声叫道:“弟兄们,咱们再加一把劲。今天我请客,咱们一定要在城里最好的酒楼里面喝酒、吃晚饭~!”

    一众官兵听了,立时大喜。

    这些眼睛里面只剩下了钱,被胜利充昏了头脑,完全不知死活的家伙们们也顾不得疲劳,全都怒吼了一声,重新振作了起来,跳上了战马,然后护卫着那几辆马车,向着城门处,纵马奔去。

    他们来到了距离城门数百米的地方,小心地停了下来。然后快手快脚地将弩炮从马车上卸下,组装起了起来。

    在此同时,一众魔法师们也是纷纷飞上了半空,准备好了手中的法术,警惕地注意着四周,只要一有不动,就发动攻击。

    洛林借着众人组装的工夫,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那座城池。只见城墙宽厚,上面垛孔林立,极是森严。

    下面宽大的城门也是极宽,足足有十余米。中间用石板铺成的马车道留有深深的车辙,两边是行人走的人行道,泾渭分明丝毫不乱。

    而且那城门居然包了厚厚的生铁,上面钉满了铁钉倒刺,看上去极是骇人。

    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在这里明目张胆地大喊大闹着,但是城墙上确实也是不见一兵一将出来。

    此时就见那数门弩炮已经装配完毕,洛林见此,不由冷笑了一声,不管他们有没有人,就凭了这弩炮,我也要轰开他们的这个破门。

    他当即拨马而回,高声令道:“给我开火,炸碎他们~!”

    随着他的这一声令下,数门弩炮当即开火,带了爆炸水晶的粗大弩箭飞出。重重地砸在了那城门之上,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响。

    ‘轰,轰轰,轰轰轰……’

    立时炸的碎屑乱溅,尘土飞扬。

    那城门处发出了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声响,晃了几晃,然后又稳定了下来。

    洛林看了,不由大怒,道:“继续给我轰,我还就不信轰不垮他了。”

    炮队军官听到了他的命令,当下也是一阵大急。将身边的一名炮手一脚踹翻,然后亲自上阵,瞄准了那扇城门,不住地狂轰。

    ‘轰,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不住地响起。

    就在此时,就听远远地传来了一阵人吼马嘶。

    洛林转头看去,只见身后远处高高地扬起了数股的烟尘,沉闷如雷的铁蹄声不住响起,从地面也隐隐传来了一阵颤动,显然是有骑兵在高速接近当中。

    洛林心中不由一震,紧接着,就看到了对方高高挑起的大旗上面画着的红色枫叶。立时又是一宽。

    手下的一众官兵们看了,也忍不住地指了远处,一阵破口大骂:“这帮混蛋,打仗的时候,看不见人影,抢东西的时候,跑的倒快~!”

    他们这些痞子似乎就如同传说中落在黑猪头上的乌鸦,根本就看不到自己身上的黑色。已经完全忘记了,刚刚究竟是谁跑在最前头的?…,

    旁边的弩炮手们看到这边的情况,不由自主地也停了下来,回头张望。

    洛林不由勃然大怒,抬手虚抽了一鞭,厉声喝道:“给我继续轰~!谁让你们停下的。信不信老子抽死你们这些个混蛋~!”

    一众炮手们立时醒悟了过来。在军官的喝骂声中,急忙搬动弩箭,装填发射。忙的汗流夹背、不亦乐乎。

    洛林看着那远处滚滚烟尘向着这边飞驰而来,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声:这帮只会抢功的王八蛋~!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好像也是无可厚非,对方那些人全是瓦巴多尔将军花钱从各国调过来的雇佣兵。

    大家的目标都是跑到这个地方来抢钱抢东西,可没有义务把功劳白白地让给自己

    想到这里,洛林心中一叹,要是这些部队都是儒略大公派来的,那该多好啊。有凯瑟琳和雷欧两人站在这里,那些军官们一个个绝对会像卡普特那个海军将军一样,功劳你来得,黑锅我来背,尽心尽责地做好配角的工作。

    此时,那数股人马已经冲到了近前。看到洛林众人在这里狂轰城门,当即一声令下,全都缓缓地停了下来。

    紧接着,像是约定好的一样,每个部队当中全都驰出了一名军官,纵马向着这边赶了过来。

    纵然离的多远,洛林也可以看到他们脸上露出的虚伪的像是保险推销员一样的笑容。

    他不由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也是换上了比他们更加专业的笑容,纵马迎了上去。

    像是替他做注释一样,旁边的雷欧低低地骂了一句极为形象、精准,让凯瑟琳众人记了一辈子的话:“这帮坏蛋,笑的那么假,居然还敢在我们面前卖弄,也不看看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可是专业卖保险的~!坑不死你们~!哼~!”

    洛林和他们几个人碰到了一起,互相之间,呲着白牙假笑着,故做亲热地打着招呼。

    大家都是军中的汉子,说起话来,粗话连篇。互相之间操来操去的说了几句。

    他们见洛林比他们笑的更假,话扯的更远。不由得心中纷纷大骂:这个该死的伪君子,要不是我们反应的快,看你跑了,紧追了上来。你这混蛋现在就已经进城大捞特捞,只给我们剩下一点儿碎渣了~!

    一名军官再也按奈住,道:“伯爵,你这样做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一个人先跑过来了。虽然说咱们是替枫叶丹林打工的,但是弟兄们这也不是进了黑砖窑,你们也不能不给弟兄们一点儿汤喝吧?不少字咱们谁不是拖家带口的一大帮子人啊?”

    洛林干巴巴地笑了两声,道:“哪里,哪里。塞巴恩侯爵,我……我们这主要就是先过来探探跑,以身试险,看有什么情况没有,免的大家到时候都中了埋伏。哈哈,哈哈哈……”

    塞巴恩大笑了两声,一指远处的城门,道:“伯爵,情报早就说了,城中防守空虚。他们把御林军都拉出去打仗了,我不知道这城里还有什么险可以用身体试探的?要不,我替您以身试险一次?”

    洛林不由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他眼珠转了转,刚要把话题转开。

    旁边另一名军官倒是不干了,阴声怪气地道:“凭什么你试啊,为什么不能是我法利克斯试?”

    再有一名军官假充和事佬,道:“大家别吵了。我的人马多,还是我来试吧~!”…,

    众人看了不由齐齐地呸了一口。

    塞巴恩道:“希尔多,你们波瑞利的骑兵还是休息一下吧。我怕你们万一再被包围了,现在弟兄们可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去救你们。”

    希尔多勃然大怒,道:“塞巴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可是侮辱我,但是你不要侮辱我的部队。凭心而论,当时在哈夫斯港口外,你能打的比我更好吗?换了你,说不定已经被人给包了饺子了。”

    塞巴恩冷眼看着他,道:“怎么,你想试试?”

    希尔多立时涨红了脸,怒声喝道:“试试,就试试。谁怕谁啊?别忘记了,当年在学院的时候,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塞巴恩听了,也是大怒,脸上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来,道:“好,很好~!咱们现在就来一场看看~!”

    说着,就要拨转马头,回去招集士兵们和对方打群架。

    洛林看了,不由心中暗骂:这帮该死的帝国主义者~!都是这么一副混蛋德性~!刚刚还能团结一下,现在才看到一点利益,就跟抢骨头的恶狗一样,又要咬起来了。

    但是好歹这些人全都是枫叶丹林花钱雇佣来的,如果这个时候,真的起了内哄,干起来了。回头纠查队追究责任,他们两个固然是要苦,但是自己在旁边看着没有阻止,也休息置身事外,绝对是会沾上一些连带责任的。

    想到这里,他是急忙上前解劝。

    余下的两名军官也是抱了相同的心思,一起过来。好说歹说,这才将他们两人的火气劝下。

    大家再次聚在了一起,笑眯眯地互相看着,然后全都是问着别人:“兄弟,你看这个情况,咱们该怎么办啊?”

    “是啊,是啊。咱们该怎么办啊?”

    “……”

    大家全都纯真的像是第一次看**的青少年一样。但是却是死不松口,提出划分意见。

    这些痞子可是全都知道,一旦自己提了意见,如果给自己划的太多,那么就会受到其他的几人的围攻。

    如果不受其他几人的围攻,那么就必须要减少自己的利益所得。而这种情况,这比当初满仓中石油,却跌破了发行价还要痛~!

    就在大家互相谦让的时候,就听城门处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

    一扇城门终于被轰塌了下来,阿卜德瓦德城现在已经对着他们敞开了~!

    ——————

    抱歉,回来晚了,赶着发的,只有两章合一了。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