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皇权和皇帝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三十五章皇权和皇帝(万字,求票了)

    儒略历八三二年。阿尔摩哈德帝国陷入了空前的动荡当中。

    长久以来,以威利斯为首的农奴们一直生活在贵族地主充满了慈父一般的爱心的关怀当中。

    像是什么怕他们吃的太饱了,肠胃消化不好,所以经常给他们一些粗粮,让他们吃个半饱了。

    怕他们缺少运动,会得心脑血管硬化了,以及高血脂高血糖之类的疾病,所以让他们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运动了

    怕他们睡的太好了,会缺乏艰苦朴素精神,所以就建上通风良好,透气性强,而且还充满了乡土气息、比自己家的狗窝还要俭朴一些,以发扬他们奋发向上精神的茅草屋了。

    而且怕他们平时的娱乐活动太少,经常被像慈父一样深爱着他们的贵族地主老爷们,经常用皮鞭给他们这些调皮的孩子们按按摩,马马杀鸡了

    怕他们洗三温柔用的水太热,烫坏了皮肤,特意用地牢里冰冷的凉水……等等诸如此类的,这么一种充满了无限温馨的奴隶主义幸福大家庭的温暖生活

    但是以威利斯这个万恶的土匪,卑鄙的杀人犯,该死的盗尸者……却是根本就不识好歹。

    借着帝国新近颁布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第一夜权’。这么一个如此苦心积虑,为他们着想的、提升他们人身整体素质水平的法律的机会,鼓动了那帮一直生活在幸福当中的农奴,跟着他一起造了反。

    而由于帝国下层官员们的麻痹得大意,以及某一个混入帝国内部的稀世逆贼的恶意纵容,坐失了剿灭的最佳良机。

    当下让帝国的南方陷入了风雨飘摇当中。

    而在此同时,帝国的皇帝陛下为了替他的情夫的儿子,同是也是他的情夫的德斯皮出气,将他从枫叶丹林那一帮没有理智,丝毫也不可理喻,而且极为残暴的恶人手中拯救出来。

    他老人家极为英明的首开了两线作战的先例。不顾南方战线的吃紧。又抽调了大军,去捅了枫叶丹林那个暴龙的窝~!

    七万精锐大军以及近百艘帝国战舰在谈笑间,灰飞烟灭。最后只有老德斯皮一人一舰,仓皇地逃了回来。

    而矢志复仇的枫叶丹林,当即组成了军团,瞪着血红的眼睛,跨海远征。

    在这种情况之下。眼看着帝国就要混乱到不可收拾,几乎是到了灭亡崩溃的地步。就在这时,南方的总督们以及帝国副总司令官哈杜将军勇敢地站了出来,挺身承担起了自己对于这个帝国应有的责任。

    用哈杜将军本人私底下的话说:“是时候,让那个该死的老兔子知道知道厉害了。不然他还真以为他是众神的私生子呢~!”

    虽然他并没有明说,那个老兔子是谁,但是所有人却是都明白他指的是谁。

    ×××××××××××

    拉格雷听了瓦巴多尔将军气势汹汹的质问,轻轻一笑。

    他环顾着在坐的众人,朗声说道:“我这一次来,是带着无限的诚意和各位缔结一个和平协议。”

    雷斯特大魔导士做为主战派,一心想要把事情搞大。因此上。冷笑了一声,道:“和平?还和平协议?你搞清楚好不好。你连皇帝的特使都不是,只是一个将军和总督们的使节,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和平协议?”

    拉格雷一笑,也不理他,直视着洛林。好像是知道他在众人心中举足轻重的作用一样。继续说道:“先生们,你们这些日子一直在头痛南边的那支军团吧?不少字”…,

    雷斯特道:“这有什么?我们已经赶跑过他们一次。回头我们派一支骑兵团,还是可以轻松地再次将他们赶跑。”

    拉格雷看着他,认真地道:“是的,您也说了。你可以将他们赶跑,但是无法歼灭他们。一旦我们从南方抽调来大批的军团,你们还能把他们再次赶跑吗?”。

    雷斯特一滞。却虎躯一震,亮出了老流氓的英姿。

    只见他一拍桌子,强硬地道:“那又怎么样?你以为凭了那些,我们就打不过你们了吗?”。

    拉格雷毫不相让,上前一步,反问道:“如果再加上哈杜将军的指挥呢?你们还有必胜的把握吗?”。

    雷斯特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了一道厉芒,一字一顿地寒声说道:“咱们到时候,尽可以试试~!”

    拉格雷笑了一下,然后又后退了半步。道:“不管怎么样,就算是你们能打赢。但是到时候也会有重大的损失,不是吗?”。

    雷斯特一时无语。

    瓦巴多尔将军和洛林对望了一眼,然后出声道:“你就说吧。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拉格雷回过头来,看着众人,飞快地道:“很简单。你们尽可以去进攻帝国的首都,我们不干涉。但是南方的地区,你们却是绝对不能进入。更不可以在暗中向威利斯的叛军提供支持。”

    众人听了他的话,无一不是感到了震惊。大厅里一时沉默了下来,静的连掉根针的声音都可以听到。外面大街上巡逻的卫兵们迈着正步,咔咔地走过时发出的声音传了进来,给这个大厅蒙上了一层不真实的感觉。

    众人全都静静地消化着刚刚听到的这个消息。心中纷纷想道:他们还真是有够大胆,居然真的敢背叛自己的帝国~!

    这无论是在哪一个地方,哪一个国家可都是重罪~!

    做为一名帝国官员,你尽可以贪赃枉法,行贿受贿、腐化坠落,大包*奶小三……甚至是可以消极怠工,可以因私误国。

    因为这些都是小节。帝国的官场从没把这些这些“小节”放进官场道德的范畴中去;但是,自古以来,背叛国家,背叛皇帝,甚至是直接将他出卖掉,这可是绝对不允许的。

    干这个活,一般情况下不是被皇帝砍了脑袋,就是玩了皇帝陛下的管理层收购,自己当了太祖,太宗之类的。

    雷欧虽然年幼,但是身为帝国未来的接替人,从一出生开始。屁股就坐在统治者的一边,对于这些事情却也是极为反感,当下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他跳了起来,指着那人的鼻子,高声叫道:“好啊。怪不得我看你浓眉大眼的,但是却也不像个好人,光想着你是来骗钱的。没想到你居然敢出卖国家~!”

    “不。”拉格雷看着他,轻轻地纠正道:“雷欧殿下,恰恰相反。我们这样正是在保全这个国家。背叛的只是那个皇帝。如此而己。”

    雷欧一愣,道:“这……这……这还不是一样?”

    拉格雷道:“当皇帝是正确的时候,我们效忠的皇帝。当皇帝犯错的时候,我们效忠的是皇权~!”

    雷欧这些日子在凯瑟琳的调教之下,已经懂了不少的东西。

    知道在一个公司里面,对于没本事的人来说,给他发工资的老板。老板一滚蛋了,他也就要跟着滚蛋。

    而对于一个有本事的人来说,给他发工资的却是公司。老板滚蛋了,他们还是可以接着领工资。…,

    所以当公司的总经理干的事情不对,损害到了公司利益的时候,那些股东和员工们当然是要毫不留情地把那位CEO给一脚踢开的。

    当下他咂了两下舌头,虽然觉的不是味道。但是却也知道他说的有理。然后心灰气冷地爬到了一边。

    他一边垂头丧气地走回去,一边低低地抱怨道:“唉~!看来皇帝也是挺不好当的啊。时不时地就有人跑出来,要搞你一下的。所以手下没有信的过的小弟。还是不行啊~!”

    洛林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你认便宜吧~!平时胡做非为,再怎么折腾的也没人管。换在另一个时代早就让人给撵滚蛋了。

    想当初克林顿小克同学就是跟小三谈思想工作的时候,稍稍过分了一点儿,差一点儿就被撵了下去。到现在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在自己的老婆面前抬不起头来。

    拉格雷微笑着看向了瓦拉多尔将军,道:“我们成交吗?”。

    瓦拉多尔将军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以为我傻啊?光是靠了你一个人嘴皮子说说,我就相信?”

    拉格雷一愣,愕然道:“那你想怎么样?”

    洛林在旁边叹了口气,然后抱怨道:“我说拉老爷子。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也不得不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我们也是很想相信你,但是你就这么一说,然后拿出几份文件,就让我们相信,这让我很难做的。”

    拉格雷道:“那么……”

    洛林一脸推心置腹的表情,道:“您看啊,虽然我们也很想要相信,但是回头,我们向前开拔,你们这边撕毁的协议,派兵进攻。两头一堵。我们可就被包了饺子了。”

    拉格雷若有所悟地道:“你们是想……”

    洛林笑了一下,道:“其实也没有别的,就是说,您看是不是能请几位重量级的人物到我们这里来坐坐客。如果能请到哈杜将军,那就是最好不过了。我一向对于这位将军很是敬仰,很希望有机会能得到他的亲自指点。”

    拉格雷看了洛林一眼,然后会意地笑了起来,道:“噢~~,哈哈哈,我明白了,明白了。”

    只是心中却是暗骂,这个该死的伪君子~!果然是如哈杜将军所说,这个该死的狐狸真的是很不简单,绝对不可以小瞧。

    他打了两个哈哈,然后道:“我想哈杜将军也一定很乐于和您交流一下……”

    凯瑟琳在旁边立时大喜过望,道:“那还等什么……”

    拉格雷看了那个灰眸的妙龄少女,立时就在脑海中记起她的资料——阿尔摩哈德大敌,茹曼帝国的儒略大公之女,凯瑟琳长公主殿下。

    想到这里,他不由打了个哆嗦,急忙打断了她的话,道:“但是~!,但是他现在诸事缠身,一直忙于军务。不过我想,他的儿子或许有时间到这里来参观一下。”

    凯瑟琳不由失望地叹息了一声,道:“真是的。什么嘛。让人白高兴一场。”

    说着,然后又坐了回去。

    拉格雷偷偷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然后转头看向了瓦巴多尔将军,继续说道:“不仅是哈杜将军的儿子,还有各省总督的子女,以及亲近人员也会到枫叶丹林去参观学习的。您看怎么样?”

    瓦巴多尔将军听了这么优厚的条件,却是一皱眉头,谨慎地道:“那么你想要我们提供什么样的保证呢?”…,

    拉格雷一笑,道:“阁下放心。我们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只需要将军您以及雷斯特大魔导士的亲口保证就行了。因为我们充分相信您和大魔导士,还有枫叶丹林的信誉。除此之外,我们还相信自己的实力。而后者和您们的保证是同样重要的。”

    说完,又是躬身一礼。静静地等着他们的答复。

    瓦巴多尔将军和雷斯特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伸出手来,向着拉格雷一握,道:“成交~!”

    ××××××××

    几天以后,讨伐军得到人质,同时也算是解除了后顾之忧——南边的那支阿尔摩哈德军团在达成协议的当天,就二话不说后撤了三百里。

    在这种情况之下,远征军总指挥部当即宣布休整完毕,开始展开进攻~!

    他们将集结的物资装上了船只。

    战舰和运输船也全都升起了风帆,水手们划起巨大的船桨。

    舰队依次由海口拐进内河。

    庞大的枫叶丹林讨伐军队伍溯河而上,战舰航行在河道的中线,保卫着内侧的运输船。

    骑兵与步兵在河的东岸行军,始终和运输船保持一致。遥相呼应。以策万全。

    瓦巴多尔将军将讨伐军的指挥部设在了茹曼帝国的主力战舰‘卓森大神愤怒的雷火’号上。

    将军们,法师们,牧师们都舒舒服服的呆在船上,凭眺着阿尔摩哈德帝国内别样的风情,一边对着河岸上行军的大头步兵们指指点点。

    沙里河,阿尔摩哈德帝国的动脉,从阿尔摩哈德帝国最南方的雨林中起源,浩荡的河水一路向北,流经阿尔摩哈德帝国最重要的几个城市,包括阿尔摩哈德的首都,阿卜德瓦德,最后在哈夫斯城外注入玛迪多姆海。

    讨伐军庞大的舰队正是为沙里河而准备的,除了留守在哈夫斯的人员和战舰,讨伐军将补给物资装在船上,骑兵与步兵军团则沿着河岸,直扑阿卜德瓦德城。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行军速度快,后勤物质补充的快,坏处就是讨伐军的位置明确,阿尔摩哈德人能清楚的知道他们在那里。

    不过既然那些地方总督们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一致认为该让那个老兔子得到教训,讨伐军的任务就轻松了很多。

    洛林曾综合了各处得来的情报估计过,按讨伐军的行军速度和行军路线,在到阿卜德瓦德城下的时候,讨伐军大概需要再和阿尔摩哈德人交战二到三次。

    不过以讨伐军能靠沙里河船运补给的能力,和枫叶丹林强大的法师和牧师队伍,以及雷斯特那个憋足了劲,要阿尔摩哈德皇帝后悔生到这个世上的报复狂,讨伐军是有恃无恐。

    除了千年前于魔族的那场大战,直到现在,从来没有人曾集合起如此庞大的一支法师和牧师队伍,也从来没有一位有禁咒法师称号的魔导士走在战场的第一线。

    冬季是沙里河的枯水期,水流平缓,但依赖于沙里和丰沛的水量,河道依然宽阔,百余艘讨伐军的船只轻轻松松的聚在一起。

    河面上干干净净,除了讨伐军的队伍,一只小舢板都看不见,洛林他们已经沿河经过数个小村小镇,都是一副萧条破败的样子,简陋的茅屋,衣不蔽体在寒风中簌簌发抖的阿尔摩哈德老人,睁着混浊的眼睛惊恐的看着这支行进中的大军。

    这里的年轻人已经跑光了,他们不是害怕讨伐军,而是单纯的害怕军队,不管是阿尔摩哈德的还是枫叶丹林的。…,

    开始还有讨伐军的士兵饶有兴致的跑进小村里去转一圈,多过了几个村落之后,那些讨伐军士兵也都失去了兴趣,不仅没东西可抢,看着他们的样子还恨不得给他们一点。

    数天行军之后,又一座阿尔摩哈德的城市,出现在讨伐军的面前。

    洛林指指面前的地图,道:“维博斯只是一个不大的城上,情报上说它只有几百人的驻军,还都是老弱残兵,本身位置也不险要,周围也没有什么关隘,侦察兵回报说维博斯看起来也很正常,我带人去看看,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就可以省过这个地点。“

    瓦巴多尔将军点头,道:“还是你去我放心,要看得仔细了,虽然我们和那些总督们有了协议,但协议本身就是用来撕毁的。我对他们从头到尾都信不过。”

    罗林娜道:“我带几个法师和你一起去吧,在船上一直呆着,骨头都软了。”

    很快,洛林点起两千名骑兵,顺着简陋的道路,奔向维博斯。

    河岸边都是整片整片枯黄的芦草,不断有黑色的大鸟飞起飞落,晴朗的冬季下,整个地区一览无遗。

    洛林身后是讨伐军黑压压的船影,前面就是维博斯城黯淡的影子。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