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画个圈圈诅咒你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三十四章画个圈圈诅咒你

    过了不久之后,瓦巴多尔将军和雷斯特两人带着的一众军官。走了进来,立时将一个值班室挤的满满当当。

    看他们两个打着酒嗝,晃晃悠悠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个酒鬼碰到了那一窖的好酒之后,每天都是没有少喝。

    雷斯特一进门,就看到阿黛儿在旁边冲着自己咬牙切齿地直瞪眼睛,不由愣了一下。随即醒悟了过来,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然后急忙将手中的酒杯一扔,随手抛到了窗外。

    随即外面传来了‘啊~!’的一声惨叫,也不知道是哪个过路的家伙倒了霉了。

    瓦巴多尔看雷斯特被自己的外孙女管的如此服贴,不由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暗骂了一句‘又是一个软骨头~!’(为什么要说‘又’?)

    他理了理自己的胡子,大声问道:“又发生什么事了?又有阿尔摩哈德的狗崽子来送死吗?”。

    洛林上前敬了一礼,道:“没有人敢再来送死了。只是外面有个阿尔摩哈德的使者,自称是大主教拉格雷。”

    瓦巴多尔将军惊讶地‘哦’了一声,脱口说道:“他们这么快就来了?”

    说着雷斯特对望了一眼,见他仍然在旁边对着阿黛儿点头哈腰,不住地陪着笑脸。知道那个老家伙现在自己指望不上。

    他捻着胡子思付了一下,向旁边的卫队官说道:“去请他过来吧。”

    杰拉多尔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要走出门去。

    “等一下。”瓦巴多尔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又叫道:“按了规矩,给他来个下马威。知道吗?”。

    杰拉多尔愕然地回过头来,看瓦巴多尔脸上丝毫也没有开玩笑的迹像,这才又答应了一声,转身出了门去。

    雷欧在旁边听了,心中极是好奇,“什么规矩,什么下马威?”

    他大眼睛转了转,然后趁了众人不注意,刚想要悄悄地跟了出去。

    只是他从小在凯瑟琳的手里长大,一撅屁股,凯瑟琳就知道他想干什么。见他又鬼鬼崇崇的,很显然是不打算干什么好事。生怕这小流氓又惹了什么祸出来。当下,一伸手,一把将他按住,按回到了椅子上面。

    瓦巴多尔想了一下,然后转身对洛林说道:“你怎么看这个使者?”

    洛林一摊双手,道:“使者而已,见见也没什么坏处。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关上谈判的大门。一旦把他们真给逼急了,就是兔子也会咬人的。”

    他想到了什么,又一字一顿地认真说道:“更何况,我们不可能、也不能摧毁这个国家。如果这样做了,就会让所有人,所有国家对我们产生恐惧。任何一个国家也绝对不会允许有这么一个动辄灭人家国的实力强横的学院的存在。

    我是说任何一个国家~!

    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会陷入四面楚歌的包围当中。”

    瓦巴多尔眼中立时闪过了一道光芒。高声赞道:“说的不错~!没有被那胜利冲昏了头脑。”

    “谢大人夸奖。”洛林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既然不能摧毁这个国家。那么。我们要想要获得的东西,最终也是必须要由谈判桌上来争取。”

    瓦巴多尔赞许地点了点头,大声说道:“小子,没想到你在政治见解上也是很有一套。比起奥巴赫姆那个老秃头来也是不让许多~!当初临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说的。…,

    嗯,早知道你小子这么有本事,就应该早把你招进来,让我老头子这几年多受了不少那混蛋的恶气。”

    洛林不由苦笑了一下,心中暗道:您还受气。我一进校门,可是就听说了。您老人家一有空的时候就跑了人家的大门口,堵了门口骂街~!

    搞的那一段时间,我们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军事学院的。

    他看着洛林,越看越是觉的顺眼,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雷斯特,恶意地道:“小子,我是运气不好,没有孙女,要不然一定嫁给你几个。哈哈哈……”

    说着,用力地拍着洛林的肩头,大笑不己。

    雷斯特在旁边却是冷哼了一声。

    他看到罗琳娜坐在一侧,那俏脸上仍然还有着一丝苍白。不由想起了当初学院受到攻击时,罗琳娜受的重伤,立时就感到肺管子被人捅了一枪一般。

    他不屑地嗤笑了一下,道:“咱们这都打上来了。这个时候他们想起和谈来了?早干什么去了?和他们谈个鬼啊~!

    要我说,抓了那个老兔子皇帝。然后一刀宰了~!看从今往后一千年的时间里,还有谁敢觊觎我们学院~!”

    旁边一众军官立时大声喝采。

    “说的好。”

    “没错~!”

    “就应该这样收拾他们~!”

    “……”

    旁边那些站岗的卫兵和侍卫们虽然搁于身份,没有发言,但是脸上也是一脸的红潮和兴奋。

    很显然,这位强硬派的主战思想,在军官和普通士兵们的心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洛林不由苦笑了一下,心中暗道:‘好战’是一件好事,因为可以抢好多的东西。但是太过好战,引起不必要的伤亡,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根据一本两千年之前就流传下来的,伟大的人生指导手册所说,不会耍流氓,是要被流氓给欺负死的。但是光是耍流氓,引起了社会不安定因素。是会被别的流氓联合起来,给敲死的。

    只有时不时地操着家伙耍一下流氓,这才是王道。(《易》曰“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夫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昔吴王夫差好战而亡,徐偃王无武亦灭。故明王之制国也,上不玩兵,下不废武”

    作者个人见解。聊搏一笑,勿拍砖)

    但是在这种群情激奋的情况之下,他却也无法再多说什么,只得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总归谈谈才知道。”

    不过心中却也是不太乐观。暗暗地道:“对方身为大主教也是有够缺心眼的,现在这个时间就巴巴地跑来,这可不一定能谈出什么好的结果出来。”

    瓦巴多尔将军带着众位将军在会议室里坐好。

    瓦巴多尔将军坐在主位,洛林、雷斯特和那些将军们坐在长长的会议桌的两边,留着对面的位子给那个使者。

    少顷,在拉拉多尔的带领下,一位高高瘦瘦的老头来到了会议室的门外。

    洛林透过了门窗,向外看去。

    发现就在他迈步打算进门的时候,在门外两边成排站着的卫兵们同时爆喝了一声,然后抽出了刀剑,在半空中用力地一碰,发出了一阵锵啷啷的金戈交鸣之声,激起的火星四下乱飞。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在门前搭起了一座寒光闪闪的剑门,气势极为骇人。

    那老者立时吓了一跳,不解地向旁边的侍卫队长看去。…,

    杰拉多尔虽然对于老将军这个孩子气的举动也是不解,但是却还是硬着头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那老者从剑阵底下低头钻过。

    雷欧在旁边立时瞪大了眼睛,这钻剑阵他可也只是听街头说书人讲过,从来也没有见过,不由感到极是兴奋。

    洛林看了,也是涕笑皆非。虽然低头钻过那寒光闪闪。充满了杀机,而且保不齐谁会给你来上一下的剑阵,对于一个人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但是在所有的文艺作品中,这玩意一般却都是坏人给好人用的。用来反衬出英雄人物的不怕牺牲的大无畏气概。

    这样一来,连带着自己好像也是成为了坏人。

    果不其然,那老头儿看到这杀气腾腾的剑阵,却也只是淡淡一笑,然后高傲地昂着头,丝毫也不看那触到自己的脖颈的剑锋。大步地走了上去。

    那剑锋堪堪触到他脖颈的时候,卫兵们拿不定主意。转头看了杰拉多尔一眼,然后急忙撤去。

    那老头儿面对着剑阵,却是从容不迫,一步步地向着大厅走了过来。在几个呼吸之间,已经走过了剑阵,来到了大厅当中。

    洛林这才仔细地看去。

    只见他穿着白色的长袍,系着金丝的腰带,花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仪表堂堂。只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显然瓦巴多尔将军给他的那个下马威,虽然并没将他吓倒,但是还是有一些效果。

    他甫进门,就微笑着点点头,摆出那副神棍们最拿手的亲善的样子,一边伸手在胸前比划,做了一个祝福的手势,一边对众人说道:“愿众神的光芒永远照耀。诸位将军们好。”

    雷欧看了他那和洛林骗自己钱包时一模一样的笑容,立时条件反射一般,低头在自己的腰间,很摸了两把。

    结果他高兴地发现自己的钱包里硬硬的,显然东西还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又放心不下一般,将那钱包紧紧地攥在手里,一脸警惕地看着那个老头儿。低声说道:“哼。不管你笑的再好,也休想从我的口袋里面骗走一分钱~!”

    凯瑟琳立时以手抚额,低低地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道:这个小痞子,真是一会儿不看好就不行。

    而旁边众人听了他童稚的话语,当下也不顾那位大主教尴尬的脸色,无一不是呲牙咧嘴地偷偷暗笑。

    瓦巴多尔将军却敏锐地觉察出他话中的含意,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人,轻声说道:“哦?你的意思是众神保佑我们,那就是说不保护阿尔摩哈德了?”

    使者淡淡地一笑,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这才若无其事地轻声道:“众神一直都在保护阿尔摩哈德。只是不再护佑这个皇帝。”

    听到这个使者这么说,讨伐军的诸将们都是一愣,面面相觑。

    瓦巴多尔将军‘哦’了一声,眯着眼睛。如刀锋般冰冷的眼神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轻声道:“哦,你们的皇帝不是派你来说这句话的吧。”

    那老者却也面不改色,只是微微欠身一礼,道:“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内格莫特大主教拉格雷,代表我个人和一些朋友拜访瓦巴多尔将军和诸位将军。”

    众人不由互相对望了一眼,尽皆感到了奇怪。那人并不是代表了皇帝陛下来的?

    瓦巴多尔将军也不禁有些好奇,道:“代表你个人和一些朋友?究竟是哪些朋友?”…,

    拉格雷笑了一下,轻声说道:“也没什么人了。也就是南方十七行省的总督和驻军的司令官,以及……”

    他看到众人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轻轻一笑,又接着轻声说道:“以及,帝国海陆军副司令长官哈杜将军。”

    众人立时耸然动容。

    要知道,虽然那老头儿话说的漂亮,可是却也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对方的将军们打算和这边勾结在一起,出卖自己的皇帝陛下。

    瓦巴多尔将军和众人对望了一眼,然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紧接着,笑容猛地一敛,指着那人的鼻子,厉声喝道:“你说你是,你就是啊?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光是吹了。有什么证据没有?拿出来让我看看。否则别怪我砍了你的狗头~!”

    说到了后来,激动之下,嘴里的口水喷出,溅了对面的拉格雷一头一脸。

    在此同时,一众军官们也是齐声爆喝,大加恐吓,替瓦巴多尔将军助威呐喊。

    面对着情绪激愤的众人,拉格雷却是不慌不忙,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唾沫,然后微笑着说道:“我的身份,相信你们神职学院奥巴赫姆院长可以确定。”

    瓦巴多尔将军立时气急,愤怒地拍着桌子,向旁边的卫兵吼叫道:“快把他给我拉出去,砍了,快一点儿,把他的脑袋给我砍了。这王八蛋我看了就生气,快给我砍了他。”

    两名卫兵当即走了过来。

    洛林看了,不由叹了口气,知道这个红脸还得由自己来唱。只得上前一步,阻止了那两名卫兵。然后道:“拉格雷主教,奥巴赫姆大主教在学院主持日常工作,并没有过来。您还有其他人可以提出,证明您的身份吗?”。

    “这倒确实是有些麻烦……”拉格雷低头想了一下,然后轻声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方法,尼奥多斯家族的希尔梅莉娅在吗?虽然我们只是在很早以前见过面,不过我相信她还是可以认出我来的。”

    洛林不由对那人刮目相看,看来对方这是真心想要跟自己这些人进行和谈的。他想了一下,然后吩咐旁边的卫兵,道:“去请宪兵队的副指挥官来。”

    那卫兵听到了‘宪兵队’几个字,不由打了一个寒战,显然是不愿意去跟那些人打交道。但是迫于无奈,很幽怨地看了洛林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过了片刻的工夫,正忙着在城中四处抓捕骚扰百姓、喝酒打架的兵痞们的希尔梅莉娅匆匆地赶了进来。

    她一进门,看了那位主教就是一愣。向众人敬礼,打过招呼。然后就有些按耐不住,抢先问道:“格拉雷大主教,您怎么来了?”

    众人立时心中大定。他们不由对望了一眼,尽皆看到了对方面上露出的喜色。

    瓦巴多尔将军轻咳了一声,道:“格拉雷大主教是前来跟我们和谈的。你先等一会儿再和他聊天吧。”

    希尔梅莉娅心中奇怪,但是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答应了一声,然后站在了旁边。

    格拉雷望着众人笑了笑,然后伸手从怀中掏出了几份文件。递了过去,道:“几位请看,这些是各省总督以及杜哈将军授于我全权代表的文件。”

    瓦巴多尔接过之后,极为认真仔细地看了一遍。那仔细的程度几乎到了失礼的地步,如果换做一个高傲一点儿的家伙,说不定就要提出决斗了。…,

    这时凯瑟琳站了起来,然后走过去,拿起其中一份文件,仔细地看了两眼,然后点了点头,道:“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哈杜将军的这一份应该是真的。”

    众人不由全都愕然地向她望去。

    凯瑟琳一耸香肩,道:“这没有什么。我父亲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是喜欢研究一下哈杜将军,所以他的书房里,几乎全都是将军大人的手书、印章,还有生平记事。”

    雷欧在旁边也是叫道:“是啊,没错。我们家老头儿确实是这样的。不光是这样。他还经常拿个写了哈杜将军的小草人什么,拿个针在上面扎啊扎的,可好玩……”

    不等他把话说完,凯瑟琳已经在羞愧的涨红了眼睛。如果让人知道堂堂的儒略大公居然做这种孩子气的举动,肯定是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她不加思索地飞起一脚,在雷欧的惨叫和大声抗议声中,将他像个皮球一样踢的滚到了一边。

    凯瑟琳颇为尴尬地看着那位大主教,干笑了两声,道:“阁下,小孩子胡说八道,请您不要当真,哈哈,哈哈哈……”

    格拉雷大主教毫不为意,轻轻一笑,道:“没有关系。据我所知,哈杜将军也是经常这样干的。”

    他看着旁边一脸不忿的雷欧,眨了眨眼睛,又接着道:“不过,他是在纸上写了大公的名字,然后画个叉叉什么诅咒他。”

    众人听了,虽然碍于凯瑟琳的颜面,不敢大笑,但是却也是全都是难受的一阵呲牙咧嘴。

    瓦巴多尔将军看到凯瑟琳脸色铁青地瞪着自己,在她的那双灰色秀眸的逼视之下,也是很有一些不自在,当下轻轻地咳了一声,话回正题,道:“大主教阁下,您想要怎么和谈?”

    ————————————

    发晚了,嘿嘿,晚上还有一章。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