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癣疥之患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三十三章癣疥之患(求票,万字已更)

    看到讨伐军这边的动作。留在原地的两万阿尔摩哈德军队很快变换阵型,向一侧移动,将骑兵和重步兵派出,守在最外围。

    早早就迂回到阿尔摩哈德人背后的三千骑兵这时也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后方。

    他们如同一柄闪着寒光的尖刀一样,从背后向阿尔摩哈德扎下的营地直插了下去~!

    那里留有阿尔摩哈德一万的士兵和这支阿尔摩哈德军的所有的补给物质。一旦攻破了,这支部队就会因为缺少粮食而不战自溃。

    阵型完整的两万阿尔摩哈德军也发现自己的大营受到了攻击。

    他们显然是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立时一阵慌乱。但是随即在军官们的拳打脚踢当中又稳定了下来。

    而且那指挥官也是极为老辣。知道现在再去救援已经是来不及了,而且一旦救援,势必会被两面包抄。

    他当下当机立断。狠下了心来,丢车保帅,如壁虎甩尾一般,将营地甩下,继续向着侧面退去。

    很快,阿尔摩哈德的营地里就有火焰冒出,随着火光越来越多,阿尔摩哈德的大营烧成一片。最后变成了一片火海~!

    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冲霄汉,纵然隔着十余里远,城头上的众人仍然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

    营门打开,一大群老弱残兵从营地里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向着那两万士兵撤退的方向追去。

    一队枫堡的骑兵也从营门内驰出,追着这群人不住地砍杀。不过随即做为预备队。留在后方的那支阿尔摩哈德精锐兵团开了上来,将这支骑士兵遇到了的阻拦了下来。

    在一片溃败的混乱当中,那支精锐军团却打的极为出色。

    只见他们丝毫也不受战败的影响。在军官的指挥之下,分成了三个方阵,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向着骑士们包抄了过去。要将他们兜住消灭掉。

    枫叶丹林的这支骑兵们虽然骁勇,但是枫叶丹林讨伐军的一部——波瑞利帝国派来的精锐骑士团。

    他们虽然也是相当精锐强悍,但是却并没像是神圣骑士那样强大的装甲和突击能力。面对着密集如林的长枪阵,当下就被围的束手缚脚。在包围圈中不住地乱转。

    战场上一片喧嚣。

    拼杀时的呐喊声,兵器的碰击声,士兵的惨叫声,战马的悲鸣声,重甲骑士们冲锋时如雷鸣般的铁蹄声……各种各样的声音汇聚在了起来。如同沸腾了的油锅一般。

    洛林站在城头之下,俯视着这混乱的局面。这才确切地知道,战场上的不可控性,究竟可以到达什么样的地步。

    由于缺少即时的通讯手段,而且参战的人员太多。在混乱的战场之上,谁也无法确认自己在什么地方,究竟做些什么才对。很多人都是随着大部队,像是大头苍蝇一样,昏头昏脑地跑来跑去。

    当指挥官看到战场某一部分即将崩溃,调动后续部队进行增援。而当后续部队扛着武器,喘的像条狗一样,跑过去。这当中要消耗大量宝贵的时间。

    而往往在这个时间里,前线部队不是已经击败了敌人,就是已经被敌人所击。让后续部队的指挥官只有自己选择,是前进夺回阵地。还是后撤,等积攒到了足够的力量之后,再进行反攻……

    他这时突然体会到了曾经看到过的一位将军描述过的战场情况:我的左翼崩溃了,右翼在撤退,而我……我正在进攻~!…,

    瓦巴多尔将军看到这种情况,当即大声下令,道:“除守城部队外,其他队伍出城列阵,追击敌军~!”

    随着他的这一声令下,两万名讨伐军士兵从哈夫斯城里涌出,分成三个间隔一里的阵型,向着那支阿尔摩哈德的精锐军团,反包围了过去。

    那支军团的指挥官觉察到了这种情况,当即一声令下。三支分开的方阵放过了被围在中间的骑兵们,又渐渐靠拢了起来。

    那支军团趁着那些骑兵们惊魂未定,在他们的屁股后面狠踢了一脚,极为阴险地赶着他们向着这边的增援部队冲来。试图借力使力,让枫堡的军团自己人打自己人。

    增援部队看到那些骑兵们纵着战马,慌慌张张地向着自己冲来,生怕被他们卷到了马下,当下调头就跑。

    洛林看了。不由高声称赞道:“漂亮,这个该死的狗*养的王八蛋~!”

    对面的指挥官见掩护任务完成,原本打算光荣地撤退,但是看到这边隐隐有混乱的迹象,当下停了下来。

    洛林看了,当即气的鼻子差一点儿就歪了。心中暗骂:奶奶的,那个王八蛋居然还想要再拣一下便宜。

    他不由一勒战马,向着身边的传令兵怒声高喝,道:“让他们给我顶住。否则战死了也不赔钱~!”

    那传令兵当即摘下了腰间的号角,鼓起了腮帮,大声地吹了起来。

    当命令传下,那些部队立时全都红了眼睛。

    要知道,这些士兵们可都是和枫叶丹林飞鹰保险公司签过战争伤亡险的,纵然是枫堡的纠查宪兵队,也不一定有飞鹰公司的保险调查员说话管用。

    宪兵队抓人砍脑袋还要经过军事法庭的审问,可是保险调查员只要轻飘飘的一句话,连什么走程序的调查都不用,自己交的那一大笔血汗钱可就没了。真要是战死了,残废了,连最后的保命钱也是一分也捞不到手了。

    他们明白了过来之后,当即怒吼了一声,重新又转回了身来,用手中的长枪重盾全都举了起来,扎稳了阵脚,然后一起扯着嗓子高声大叫了起来:“波瑞利的人渣(咋种,混蛋……骂什么就看他们个人的喜好)们,从旁边绕过去,从旁边绕过去……”

    那些骑兵们看到这边刀枪如林的钢铁大阵,知道一旦撞上了。也是死路一条。当下一咬牙,拼了性命地狂勒战马的缰绳,控制方向。

    那流流的铁流险之又险地从方阵旁边驰过,与那些步兵们擦肩而过。绕了过去,跑到了另一边的空地之上,然后停了下来。

    饶是如此,也还有几名反应太慢的骑兵撞在了方阵之上,撞的骨筋折,受了重伤,而那些战马却是冲上了枪阵,被那些锋利的长枪给捅了一个对穿。

    方阵中的几名士兵在那冲击之下,也是向后飞去,砸翻了一片,全都伤的不轻。倒在地上,不住呻吟。

    对面的那支军团看到这种情况,当下一声不吭,极为干脆地拔营就走。

    一众军官们看到自己这边在占了优势的情况之下,犹自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当下一个个全都急的红了眼睛。

    他们手中的皮鞭一阵狂挥,抽打的那些士兵们嗷嗷直叫,驱赶着他们向着那支阿尔摩哈德的精锐军团追了下去。

    而其余的由中小贵族们组成的军团,则是充分发扬他们欺软怕硬的本质。呐喊了一声,兴高采烈地冲在了所有部队的最前面。…,

    一众正规军团见了。则是心照不宣地后退了一步,让那些杂牌军冲在前面,当做探路的炮灰。

    果不其然,当他们追出一段之后,立时一阵惨叫连连。然后不住地破口大骂。

    却原本那支阿尔摩哈德军团一边撤走,后卫部队一边像是不要钱一样,向着地上不住地狂撒铁蒺藜,设绊马索。

    结果那支杂牌军当即就中了陷阱。

    他们追击之时拣了不少阿尔摩哈德人抛弃的的刀剑物资,因为太过高兴,未及防备之下,脚底板立时就被铁蒺藜扎出了深深的血洞。失去了战力。

    此时,正规军团这才开了上来,在清扫路障,追击敌军之余,却也不忘记对自己这些倒霉的战友,大加嘲笑。

    洛林也在追击的队伍之中,却发现撤退的阿尔摩哈德军根本不停下来,他们分成两路,头也不回的沿着大道撤走,既不停下来收拢溃兵,也不准备列阵迎战,只是一个劲的跑路。

    而那些已被击溃的阿尔摩哈德士兵这时跑的漫山遍野,洛林也没时间去对付他们,就任由他们逃跑了。

    追出几里之后,传来瓦巴多尔将军让讨伐军撤退的命令。

    洛林看着前面扬起了的灰尘,不由心中一阵大恨,但是一来对方确实是跑的太快,二来也怕追久了,遇到敌人的埋伏。当下也只能命令全军转向,回哈夫斯城。

    洛林他们刚刚起步,准备回哈夫斯,前方的游骑探马就回来禀报,前方的阿尔摩哈德军也停了下来。

    洛林心下明白,对面的这个将军看来真是聪明人,官场老油条。打的是既不再与讨伐军交战,也不撤退的鬼注意。就像是一块臭狗屎一样,要牢牢地粘住自己。

    反正这个阿尔摩哈德的将军已经攻过了哈夫斯城,没打下了哪就不该怪他没遵皇帝命令,只是他力量不足,打不过讨伐军,他也不撤退,就这么粘这讨伐军,讨伐军追他他就就跑,不追了他就继续粘着,皇帝也不能怪他战败逃跑。

    洛林想到这里,反而气的笑了起来。向旁边的诺拉莫说道:“要是上次偷袭枫叶丹林的是这个家伙……”

    他指指阿尔摩哈德军队的方向,接着说道:“说不定我们就头疼了。”

    诺拉莫对于这个死缠烂打的臭狗屎也是一阵无奈。恨恨地呸了一口,骂道:“这个狡猾的狐狸~!”

    洛林看了看远处,见那滚滚的烟尘渐渐降落下去的,显然是已经开始收拢败兵,重整队伍。

    洛林不由长叹了一声,道:“算了,我们走吧。反正经过这一战,他可以向皇帝交待,是不会再和我们正面交战了。最多也就是瞅机会,像是蚊子一样叮上一口罢了~!”

    旁边诺拉莫也是冷哼了一声,道:“一战即溃,由此可知,他们也不过是癣疥之患,不足以惧~!长官,你不必介怀。”

    洛林苦笑了一下,道:“癣疥之患,癣疥之患,可是时间长了,也是很麻烦的……”

    说着,调转了马头,率领着一众士兵,向着哈夫斯城的方向撤退了。

    ×××××××××××

    战斗结束后,哈夫斯的讨伐军进入紧张的休整之中。

    在这一场胜利之后,所有人都在猜测着究竟是何时,指挥部就要发布命令,溯沙里河而上,杀向阿尔摩哈德帝国的首都阿卜德瓦德城。…,

    阿卜德瓦德城的奢华可是举世闻名。

    讨伐军的士兵一个个都憋红了眼睛,梦想着能冲进阿卜德瓦德城去,然后放手大抢一通。

    听说他们的宫殿里都是用黄金和宝石装饰的,皇室还有一个由金银铸成的花园,那里的树枝树干和飞禽走兽都是纯金纯银的。

    讨伐军现在最热门的话题就是阿尔摩哈德曾经那些传闻,比如皇帝的金马桶,皇宫里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奇珍异宝,阿卜德瓦德城内那些繁华的大街……

    仿佛那座城市就是摆在讨伐军前面的红苹果,等着他们这些讨伐邪恶的阿尔摩哈德皇帝的正义之师去摘取一样。

    连那些清高自傲的法师和牧师们,也常常聚集在一起,听那些之称曾经去过阿卜德瓦德城的人胡吹海侃。

    在财富和荣誉的鼓励或者说是诱惑之下,讨伐军全体人员以极大的热情投入了准备出征的事宜当中。

    罗林娜对讨伐军内充斥的乐观和贪婪气息十分不安。

    洛林则对罗林娜的担忧嗤之以鼻,并且说道:“别在乎那些小兵们,论起抢东西,他们都是业余级别的,这里的。”

    说着,洛林指了指自己的头顶,暗示着讨伐军的司令部里众位将军们,然后又接着说道:“他们才是专业级别的。拿下了阿卜德瓦德城,绝对是他们拿大头,顶多给下面的人漏点渣。你没听瓦巴多尔将军这几天张嘴就是抢个三千万五千万的。”

    洛林心说,不管是苏联还是伊拉克,动乱一起,老百姓顶多上大街抢个沙发了,电视机、空调什么的,那些大人物们才能有条不紊的将整个国家的财富搂个干净。

    罗林娜对着洛林冷哼了一声,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她心里也明白洛林说的是对的。

    想到这里,罗林娜黛眉一挑,语带讽刺地道:“哪么……先恭喜洛林伯爵你了,你也是这里的一员哪。”

    洛林丝毫也不以为耻,呲牙一笑,道:“同喜,同喜。罗琳娜副指挥官。”

    雷欧此时也是跳了起来,举着自己白胖的小手,高声叫说道:“还有我,先说好了,老大。到时候去抢东西了一定要带上我。”

    说着一挽袖子,露出了自己一截白嫩嫩的小胳膊,然后一弯胳膊,努力地想要鼓起一块肌肉,然后道:“你看,我现在力气可也是很大的。到时候,一定可以拿不少的东西。”

    洛林看了看他那像豆芽一样粗细的小胳膊,不由苦笑了下,道:“好,我知道了。”

    雷欧兴奋地答应了一声,然后问道:“对了,老大,咱们究竟什么时候去抢东西啊?大家可都是等不及了。”

    洛林看了看在坐的几人,然后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

    众人不由愕然一愣。

    洛林看出众人的不解,然后解释道:“由于阿尔摩哈德的那支部队一直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远远地粘着咱们。指挥部正为这事头痛呢。

    这几天吵的都快要翻了天了。他们正在因为有阿尔摩哈德部队牵制的原因,正在头痛不己。

    正计划着,究竟是兵向西南,扫荡那支部队,还是溯河直上,直取阿卜德瓦德城。

    虽然以现在的实力,敌人是不敢应战的,有绝对战胜的把握。但是大家出门一趟不容易,全都是为了发财来的。谁愿意放着肥肉不吃,去啃干骨头?”…,

    雷欧翻了翻大眼睛,道:“这还不简单,谁去追那支部队了,其他人抢了东西,就分给他们一些不就行了?”

    洛林笑了一下,夸奖道:“你还真是天才。”

    他不等雷欧骄傲地挺起胸脯,又接着说道:“假如凯瑟琳率军追击,你去抢了东西,你会分一半给她吗?”。

    雷欧脱口叫道:“我姐那么厉害,她抢东西肯定也比我厉害,还需要我分给她吗?”。

    说到这里,猛然就感到一股杀气从旁边席卷而来,雷欧立时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干笑了两声,吭吭哧哧地道:“我肯定会分给她的,这还有假吗?哪怕她抢的东西比我多,我也肯定会分给她很多很多的……”

    洛林看了不由心中暗笑。他正要再讽刺两句。

    这时一个骑士跑进指挥部,冲到洛林跟前,边敬礼边大声说道:“有情况,大人。“

    洛林霍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怎么回事?”

    那骑士说道:“我们在城外拦截了一辆挂这白旗的马车,上面的人说他是来和谈的。”

    “和谈?”洛林立时一愣,向身边的一个士兵说道:“去请瓦巴多尔将军,召集将军们开会。”

    那士兵立时领命而去。

    洛林转回身来,向骑士说道:“阿尔摩哈德皇帝派出使者?”

    骑士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道:“可能……或许不是吧,不过来人自称是大主教拉格雷。”

    “嗯?”洛林对于阿尔摩哈德的政局可是下过一番工夫的,听了此话,不由心中大奇,道:“这个家伙在阿尔摩哈德出了名的和皇帝对着干,他怎么来了。”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