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抢滩登陆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二十五章抢滩登陆(万字到,求票)

    洛林不禁叹息了一声。喃喃地说道:“金钱,万恶之源。”

    听了他的感叹,罗琳娜在旁边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说道:“要不要把你的万恶全拿出来,我可是不介意替你分担一下。”

    洛林‘嘿嘿’笑了两声,说道:“算了,还是让我越来越邪恶吧。”

    罗琳娜颇是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叹道:“你说话和巨龙一个口吻,不愧是龙崖草家族的人。”

    洛林一眯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美女,连带血的赃物都不嫌弃的人,似乎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吗?”。

    罗琳娜俏脸一板,当下双手一拉,指尖窜起了无数的电花,寒声道:“你又找电是不是?”

    洛林看着她又恢复了伤前的强悍,不由急忙陪了笑脸,道:“我只是随便说说,您要是不喜欢听,我就说点别的。哈哈哈……”

    果然,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一切风平浪静,连前一段时间一直像苍蝇一样粘着讨伐军舰队的巡逻艇都不见了。

    洛林知道这时因为敌人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位置和方向。

    讨伐军却也毫不掩饰自己目标的意图,他们的航向直指阿尔摩哈德帝国在玛迪多姆海的第一大港口——哈夫斯。

    由哈夫斯向西南偏南方向五百里,就是阿尔摩哈德帝国的首都,阿卜德瓦德。

    只有攻克了哈夫斯,讨伐军才能获得一个装得下数万大军的立足点和稳定的补给线,甚或是一个安全的退路。

    如果不能占领这个城市,没有那个货物吞吐量巨大的港口做为支撑,讨伐军的庞大的粮食补给和人员装备,运送不上去。

    那么,纵然登上了陆地,也只能一次运送一点儿人马装备,很容易就会被对方的陆军给一口一口地吞掉。

    而根据情报显示,哈夫斯做为阿尔摩哈德帝国第一重要港口和海上通道,驻有近十万重兵。而且地理位置极为优越,易守难攻。

    瓦巴多尔将军甚至不太乐观地估计过:如果敌人指挥官头脑冷静,能正确应对。讨伐军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和最少两成的伤亡,才能完全拿下哈夫斯。

    当然这些可能动摇军心,引起恐慌的话,是他在私底下和洛林一起讨论时,这才隐隐透露的。

    ×××××××××

    这一天清晨,当天边第一缕曙光刺破天际,在海天之间显出了一抹鱼白。

    又度过了无聊的一天的人们仍然还在熟睡当中。

    四下里唯一能听到的也只是大海那显得有些单调的、千古不变的涛声,再就是值班水手们光着脚在甲板上来回走动时发出的啪’‘啪’声响。

    在桅杆顶上的了望哨的水手也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责任。

    这时,一只海鸥拍打着翅膀。从远方飞了过来,然后缓缓地落在了桅杆上面。

    它侧头看了看那仍然沉睡着的水手,然后小心地凑了过去,喉咙里发出了低低地的声音,探头脑袋,想要去啄食他手中的面包。

    那水手感到手上一轻,立时清醒了过来。他本能地一挥手,高声骂道:“滚开,你这个该死的畜生~!”

    那只海鸥不满地发出了一声大叫,拍打着翅膀又飞了开去。但是却并不飞远,而是绕着他不住地大声尖叫。

    那水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面包中那被那只海鸟啄去的一小部分,不禁犹豫了一下,正打算发扬一下艰苦朴素的精神,将那面包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时就见海鸥拍打着翅膀,带着所有海鸥们和人类打交道久了以后特有的奸滑,飞到了他的头顶,然后重重地拉了一泡屎下去。

    那水手猛然感到头顶有东西落下,不由伸手摸了一下。然后定睛一看,当即气急。将手中的面包重重地砸了过去,破口骂道:“你这个该死的畜生~!”

    那海欧拍打着翅膀躲了过去,然后闪电一般地冲下,将那块面包叼住,晃着肥大的屁股,得意洋洋地地飞走了。

    那水手看了,不住地挥拳大骂,道:“这个该死的畜生,我要抓了你,炖碗汤喝~!”

    说着,俯身从地上拿起了弓箭,就要对着那海鸥射去。但是,当他的眼睛看向了海鸟飞走的方向之时,却不禁一怔。

    他看到远处原本以为是云朵的地方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变成了一道青灰色的细线。

    他揉了揉眼睛,又仔细地看了看。然后飞快地扔下了弓箭,抓起了旁边警钟的绳子,大力地敲了起来。同时高声叫道:“陆地~!陆地到了~!”

    听到他的声声,整支舰队立时如同是捅过的马蜂窝一样,一下子炸了开来。

    无数个警钟同时响起,叮叮当当响彻了整个海面。

    洛林昨天熬夜打牌,正在酣睡当中,但是听到了消息,也是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然后飞快地窜了起来。

    他跑到窗口,向外一看,只见甲板上一片混乱。所有人都涌了出来,像是放羊一样闹哄哄的在甲板上不住地乱窜。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陆地在哪儿呢?”

    “谁××的穿错了我的裤子。”

    “别踩了,那是我的鞋子,小心老子一刀宰了你~!”

    “……”

    最后所有的混乱的叫声,全都渐渐消失,变成了同样的一句话:“陆地啊,终于看到陆地了~!”

    大家看着远处的那一线青灰的颜色,高兴的又蹦又跳。有人甚至激动的互相搂抱了起来。

    整个舰队沸腾了起来。骑士。法师、牧师、战士,贵族、平民、男人、女人……无数个嗓子一起高声呐喊了起来,汇成了一片喧腾的海洋。

    这种激动的心情,如果不是经过海上长途而且乏味的旅行,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洛林也是冲了出去。

    他冲到了女魔法师的人群当中,一边假装兴奋地高呼着,一边借着机会,大占身边那些激动的尖叫,见人就搂抱的女魔法师们的便宜。

    就在他玩的高兴的时候,放开了一名羞愧的满脸通红的女魔法师,然后又搂起了另一名女法师,抱着那人又蹦又跳地大占便宜的时候,猛然间,就感到有些不对。

    他不由一愣,然后缓缓地停了下来,定睛向对面看去。只见那人俏脸含霜带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凤眸微眯,冷冷地看着自己。

    带着千层的煞气,如同万年的寒冰。如此英雄人物,不是罗琳娜,又是哪一个?

    洛林看了一阵头皮发麻,连连摆手,道:“琳娜,你听我解释……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见她怒声哼了一声,道:“你这个混蛋,又到处占人便宜~!”…,

    说着,双手在胸前飞快地拉,立时一道蓝色的闪电弧光闪现,如灵蛇一般向着洛林猛扑了过去。

    洛林还没有反应过来,立时就觉的全身发麻,被那闪电给重重地击倒在了地上。

    罗琳娜看了,犹自不肯罢休,走了过去,在他的身上又踢了一脚,道:“你个死混蛋,死了没有?”

    阿黛儿在旁边看了,不由极为心痛。她匆匆地跑了过去,将洛林抱在了怀中,然后愤怒地看向了罗琳娜,道:“琳娜,你干什么又是又打又杀的。真的伤了他了怎么办?”

    “他?”罗琳娜轻松地拍了拍双手,斜眼看了阿黛儿一眼,不紧不慢地道:“他可是有九条命的,而且逃起跑来比谁都快,怎么都弄不死。你不应该担心他,倒是应该担心一下自己才对。”

    阿黛儿一愣,道:“担心我?担心我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低下了头来,只见洛林钻在自己的怀里,一脸幸福地紧紧地贴在自己的丰挺的胸前。

    犹为可恶地的是,他还在自己那两团充满了惊人弹性的柔美娇嫩上面,蹭啊蹭的。立时有一种触电般酥麻难言的奇特感觉,从胸前一直透到了心底深处,让她全身一阵酸软。

    阿黛儿当即尖叫了一声,甩手就将洛林扔了出去。

    洛林的脑袋立时磕在了木质的甲板上面,发出了‘咚‘地一声响。痛的他眼前发黑,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双手抱着头,不住地揉搓。

    阿黛儿看了他的模样,心中又是气。又是恼,又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

    她咬着自己娇艳嫣红的嘴唇,眼中神色不住地变幻,有心想要上前去看看洛林的伤势,但是却又是一阵害羞,生怕被旁边的诸人嘲笑。

    这时,就见雷欧手里抓着一大把纸牌,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过来。那张原本白嫩的小脸上面用炭毛画了一脸的小乌龟和小胡子。白嫩的肌肤和漆黑的炭笔,互相映衬着,看上去极是滑稽。

    他冲到了近前,像只猴子一样,手足并用攀上了栏杆,探着脑袋向远处看了看,然后气哼哼地又跳了回去。道:“离的还远呢。你们这些家伙叫什么叫,我正做梦抓了一把好牌,就被你们这些人给吵醒了~!”

    “咦?”他一低头,看到洛林就倒在自己的脚边,不由惊奇地叫了一声,然后也不伸手去扶,而是用脚尖小心地踢了他一脚,道:“老大,你怎么了?怎么倒在这个地方睡觉?”

    洛林呻吟了一声,从地上缓缓地坐了起来,立时感到全身上下,从里往外一阵阵地发疼。不由心中暗骂:爵爷我这一把骨头迟早得被她们几个给拆散了~!

    雷欧眨了眨自己黑如点漆般的闪亮大眼睛,道:“老大,你没事吧?不少字”

    洛林举头看了看旁边的阿黛儿,见那妙龄少女敛起眼中的关切,然后赌气一般,高傲地一扬头,不禁苦笑了一下。

    雷欧看了,不由伸出自己的小胖手去,在洛林的额头上贴了一下,道:“老大,你没病吧?不少字怎么一会儿哭一会笑的?是不是发烧了?”

    洛林伸手把他的小手拍到了一边,没好气地道:“你才能病呢~!”

    此时,船上众人的兴奋已经过去,渐渐全都平静了下来,然后各自又看了看,在军官和领队们的喝斥声中,散了开来。…,

    洛林靠在船舷边上,也不起来,看到雷欧手中抓了一大把的纸牌,不由奇怪,道:“你睡觉也拿着纸牌?”

    雷欧眨了眨眼睛,理所当然地道:“是啊,这样睡觉的时候也拿着牌,说不定赌神老爷看我这么用功,一高兴就传了像是‘什么换牌搓牌’之类的的绝世的赌技给我。到时候,我就可以想摸什么牌就摸什么牌了。”

    洛林看着他呲着白色的小乳牙,笑的一脸的无耻,不由感到一阵头痛,喃喃地道:“你要是上算术课的时候,也这样用功的话。妮可就大可以酬天谢地,轻松很多了。”

    雷欧没听清楚,他一歪脑袋,道:“你刚刚说什么?”

    洛林道:“呃,没什么。对了,反正没事,你再找两个人来,咱们就在这儿打两把。”

    雷欧气的一晃脑袋,怒声喝道:“你以为我傻啊,还跟你打牌?”

    他指着自己的小脸,道:“没见过你这样的~!每把都赢,在我脸上画小乌龟就算了。可是你见过尾巴长的比身子长两倍的小乌龟吗?光是画尾巴,就把我的脸给画满了。”

    洛林眨了眨眼睛,一脸真诚地道:“我跟你说过了。那只小乌龟是特殊品种,就叫巴西长尾巴龟。有那么一只乌龟画在你的脸上,你应该荣幸才对。”

    雷欧气急,道:“那好,我也在你脸上画一只巴什么长尾巴龟,让你也荣幸一下。”

    说着,从兜里掏出了炭笔,就朝了洛林的脸上画去。

    就在这时,就听旁边有人说道:“雷欧,别闹了。洛林有正经事情要做。”

    两人一愣,一齐转过了头来,只见罗琳娜又走了过来。

    她先是把雷欧抱到了一边,看他气愤的表情,伸手掏出了一根棒棒糖,递了过去,道:“这一次可是薄荷口味的。”

    雷欧当即就变节投降,欢喜地大叫了一声,然后拿着那棒棒糖跑到了一边,欢喜地啃了起来。

    罗琳娜一笑,转头看着洛林,道:“瓦巴多尔将军下令,马上就要到达哈夫斯港口了,要你按了原定计划,准备开始行动。”

    洛林心头一凛,道:“知道了。”

    然后一挺身,站了起来。向着船上舰桥的方向高声大喊道:“霸王计划,准备开始~!”

    随着他的这一声令下,当下数名手执红白两色信号旗的传令兵从舱中奔出。然后一边扯着嗓子,大声喊叫着,一边挥舞着旗帜,向旁边一众船只传达命令:“行动开始,行动开始……”

    紧接着,悠长而悲怆的海螺号角响了起来。

    当下,数十船战舰和运输船打起了横帆,然后缓缓脱离了那个庞大的舰队。向着远处的岸边驰去。

    雷欧爬在了栏杆上面,一边开心地舔着棒棒糖,一边举头问道:“咱们这是干什么去?为什么要跟大部队分开?”

    洛林一笑,道:“咱们这是去抢头一把东西,好有个好彩头,以便能抢更多的东西。”

    雷欧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洛林,发现他的眼中散发着一种奇特的光芒,不由心中奇怪,但是一时也忘记了询问,只是歪着脑袋看着他。

    长风吹来,发出了呜呜的声响。如同是海妖们的悦耳动听,充满了无限诱惑的歌声一样,在众人的耳边萦绕。

    一众船只离开了那些沿着海岸线前进,缓缓驰向向哈夫斯港口的大部队之后,飞快地开往了岸边。…,

    按了计划,洛林必须提前一步登岸,在大部队吸引住对方军队注意力的同时,声东击西,率领一支由法师和圣殿骑士团组成的、精干强悍的部队由陆地绕过去,从港口的后面,猛扑过去,解决掉港口的守军,完整无缺地夺取港口。

    以便为大部队登陆,铺平道路。

    由于海风强劲,洛林的船队顺风直驰,只是过了半天的工夫,就来到了海岸附近。他们紧贴海岸向上行驰了一段路程,然后在熟悉当地水文条件的水手们的指引之下,轻易地找到了一块适合登陆的场地。

    数名法师腾空而起,向着陆地飞去。他们在半空中侦察了一下,然后飞回报告:“附近没有敌军~!”

    洛林当即一声令下,战舰向两边散开,进行掩护。一众运输船只全都极为疯狂地拉起了满帆,在强劲海风的吹拂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岸边猛冲了过去。

    “小心撞击~!”

    “小心撞击~!”

    “……”

    随着那一声声大声吼叫,一众运输船冲向了海滩,然后重重地撞在了浅滩之上,船底与海底的礁石不住地摩擦,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不时有木料折断的声响传来。

    随着剧烈的震动,运输船艰难地冲过了礁石,向着浅水区冲去,船头冲开泥沙不断地将它们高高地拥起,海水立时被泥沙搅的异常混浊。

    紧接着,猛然震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巨响,然后搁浅了下来。

    在这种巨大的冲击之下,饶是大家全都是早有准备,但是还是有人因为没有抓紧,而滚翻在地。

    随后,运输船的舱门大开,水手们呐喊了一声,将船上的跳板扔下。

    紧接着,骑士们牵着战马从船上冲下,跳入了齐腰深的水中,艰难地涉过海滩,向岸上跑去。

    一到岸上,他们并没有休息,而是飞快地布置防线,严阵以待。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