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大雪满弓刀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零五章大雪满弓刀(今日万字已更,求票)

    洛林站在那里看了半天。连眼睛都看的累了,却仍然不见有什么动静。他不由喃喃地道:“要是有架望远镜就好了~!”

    薇拉站在洛林身边,歪着头看了他一眼,奇怪地道:“少爷,望远镜是什么东西?”

    洛林拿手比划了一个单筒望远镜的样子,说道:“就是两个镜片装到一个筒里,能看很远的地方。回去了一定马上弄个出来。”

    说到后来,甚至是有些愤怒起来,这么远的距离委实是不太好观察

    薇拉‘哦’了一声,道:“唉,你们人类就是麻烦~!”

    洛林眼中寒光一闪,抬手给了薇拉一个暴栗。

    薇拉‘啊’地惨叫了一声,双手捂着头,痛的眼泪汪汪,道:“少爷怎么又打人?”

    洛林哈出了一口白色的雾气,道:“这都快一年了,你还是你们人类什么的,要是让人发现不对,小心他们会扒了你的皮,挂旗杆上面晒鱼干。”

    薇拉原本粉嫩的俏脸‘刷’地一声变成了白色,双手紧紧地捏着裙角。郑重地道:“少爷,我……我知道了。从今往后,以后一定改。”

    洛林伸手在她的俏脸上狠捏了一下,道:“知道就好。”

    然后搓了搓手指,心中暗道:这丫头的皮肤还是真滑啊。嗯,以后找机会一定要多吃几次豆腐。

    他转过头去,看了看远处的营盘,发现仍然是没有什么动静,最后决定还是冒险一试。说道:“小心一点儿,跟上我。”

    说着,一撑雪杖,向前滑去,

    他又往前滑了一段,甚至是越过了阿尔摩哈德大营的已经半埋在雪中的营寨木栅,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停了下来,在这里观察了一下,发现整个大营里连清理积雪的痕迹都没有,仿佛原来这里根本没有人驻扎过,只是一个空营一样。

    洛林喘了一口气,高声叫道:“有人在家吗?”。

    那声音远远地传了开去,立时惊起了一群寻食的乌鸦,它们拍打着翅膀,愤怒地‘啊,啊,啊……’地高叫着,飞远了。

    洛林又等了片刻,发现仍然是没有什么动静。心中暗道:看来要么他们连夜转移了,要么就都在这积雪下面了。

    “薇拉~!”洛林转过了头去,高声叫道:“有什么法术能清开一片积雪,我需要看看下面。”

    薇拉像了一下,举起法杖,在不远处释放了一个旋风法术,地上的积雪被卷起,然后纷纷扬扬的向四周落下。

    片刻,旋风停止,下面露出了一个被大雪给压塌的帐篷和一些破碎的木料。

    洛林掏出火枪,熟练地检查了一下,然后向薇拉示意了一下。

    薇拉当下点了点头,然后左手一招,立时有一个巨大的火球浮现在了手中,作好了攻击准备。

    洛林小心翼翼地将帐篷拉开,向里一看,只见数名士兵紧紧地挤在一起,已经被冻的笔挺僵硬了。

    他回过头去,又拉开了一个营帐,里面同样是一群已经被冻挺了的可怜家伙。

    他一连翻开了四五个营帐,发现里面全都是已经被冻僵的家伙。不由缓缓地停下了手来。

    洛林站直了身体,四下看了看,然后突然意识到身边的这些营帐里面的士兵一定全部冻死了。自己这是站在一个死人堆当中。…,

    他不由打了一个寒战。这些人虽然是被雷斯特的那个魔法所杀,但是却也是断送在自己的手中。

    但是当他转头看到远处的枫叶丹林仍然矗立在天际之时,心中却又坚定了起来。

    这些人全都是凶残的侵略者,不值得自己的同情。对于他们同情,就是对自己残忍。怜悯他们,就像是那个怜悯蛇的农夫一样愚蠢。

    他们毫无理性,不知何为正义。只是知道盲目服从的血腥机器。只会烧杀抢劫、奸yin掳掠的。一旦攻破了枫叶丹林,必然将那里变成一堆废墟。

    对于这些毫无人性的家伙,也只有用血腥和死亡,才能来震慑住他们。

    正因为知道和平的可贵,所以才更要拿起武器。否则得到的必然不是和平,而只能是屈辱、血腥和死亡。

    只要后退上半步,枫叶丹林就会变成一块狼群当中的肥肉。

    谁看了,都要冲过来咬上一口。到那时,面对的就是接连不断的挑衅和无穷无尽的战争,鲜血也就会流的更多。

    他一边想着,一边向营地深处走去,走了一段,猛然间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他四下看了看,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到了敌人的中军营中。

    这里虽然也是寂静无声,但是却好像没有那种死灵盘旋,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气氛。

    洛林仔细地看了看,这才注意到哪里不太对劲,虽然也有营帐被大雪压塌,但是比起刚刚一路走来所看到的,却更加凌乱。

    就像是……

    他犹豫了一下。在心底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就好像是仓皇逃跑时留下的样子,虽然痕迹已经大多被雪给掩盖了,但是那种凌乱狼藉却是怎么也掩饰不去的。

    想到这里,洛林不由心头一震,几步冲了过去,然后伸手拉开了一个营帐一看。

    果不其然,只见那营帐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在。地上留着一堆燃烧所留下的黑灰,旁边还横七竖八地扔着一些没有燃尽的木头。

    而且位于外围的那些比起来,陈设装备要好上太多,显然是给中军精况使用的。

    洛林蹲下身来,将手伸进了那坑灰当中探了一下,发现里面几乎已经没有多少的温度。显然是暴风雪开始之后,没过多久,就已经顶着风雪离开的。

    洛林低头思付了一下,不由心中大骂:真是一帮卑鄙小人~!

    此时,就听头顶上传来了一阵破空之声。

    洛林举头看去,只见雷斯特带着数名弟子破空飞来。

    他急步迎了上去,道:“您怎么来了?”

    雷斯特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我怎么不能来?”

    这时他身后转出了一张俏脸,那人嫣然一笑,道:“洛林你们出来这么久,一直没有消息。我们都有些担心。所以过来看看。是吧,外公?”

    那声音柔美清脆,极是动听。

    雷斯特铁青着脸色,又是冷哼了一声,道:“你担心他,又不是我担心他。我早就说过了,这混蛋是个蟑螂命,怎么么都不会死。要是真的死了,我早就开香槟庆祝了。”

    阿黛儿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向洛林歉意地微微一笑。

    洛林也是微微一笑。他看着那怒气冲天的老头儿,心中恶毒地暗暗想道:我还就泡你外孙女儿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雷斯特看着自己的外孙女心生外向。对洛林远比对自己好上许多,立时火往上撞,但是却又不便发作,心中极是气闷。…,

    他怒声吼叫道:“有活的没有,出来一个~!”

    说着,一抬手对着中军大帐就扔了两个火球过去,将它炸出了两个大大的窟窿。

    他继续叫道:“有活的没有。快给我出来一个,否则老爷我烧光你们这些王八蛋的狗窝。”

    纵然雷斯特现在身为大魔导士,但是洛林却还是鄙夷地看他一眼,心中暗道:没一点儿文化。王八蛋能住在狗窝吗?这老家伙上学的时候,一定是不好好学习,光顾了泡妞的坏胚货色。

    雷斯特见还是没有动静,于是怒吼着继续发飙,抬手又是两个火球扔了出去。炸在了雪地上,立时扬起了漫天的雪尘。

    他厉声吼叫道:“快给我出来……咦?不对。”

    他的眼角猛然间瞥见了营帐中飞舞而起的杂物,不由惊叫了一声,然后怒声咆哮道:“卑鄙无耻,下溅的东西,懦夫,胆小鬼……”

    阿黛儿看着他怒发冲冠,气的脸色比鸡冠还红,不由担忧起来,低声向洛林道:“他……他这是怎么了?”

    洛林看着她那吹弹可破的俏脸,叹息了一声,道:“你没看出来吗?前面的营地里面有尸体,而这里没有,这说明什么?“

    他顿了一下,自问自答地说道:“这说明敌方的统帅,放弃了自己的部队,带着亲信,自己可耻地偷偷溜走了。”

    阿黛儿也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卑鄙的神色,道:“这个该死的家伙还真……等等……”

    她说到这里,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然后转过头来,小心翼翼地转动着美眸,四下瞄了瞄,颤声说道:“你……你……你是说这个大营里面有好多的死人?”

    洛林无所谓地一耸肩。道:“是啊,说不定你脚下还踩着一个呢~!”

    阿黛儿立时像是被人给踩了尾巴一样,高高地尖叫了一声,然后纵身跳到了洛林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差一点儿没把洛林给勒死了过去。

    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洛林爵爷强忍了心痛,不去占这送上门来,跟白拣一样的娇挺嫩滑、丰润柔软的无数便宜,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这才把她的双手从脖子上瓣开。

    但是在一下刻,她立时尖叫了一声,然后纤手一转,又紧紧地箍住了洛林的胸口,那双修长的**也紧紧地夹住了洛林的腰,像是个树袋熊一样,那双小腿还在洛林的后腰一勒,紧紧地锁住。勒的他眼前直冒金星。

    洛林痛极之下忍不住叫道:“腰,我的腰快断了,快下来。我的腰啊。”

    他这才想起,这位大小姐好像天不怕地不怕,连女人最害怕的蛇都不怕,讲鬼故事的时候,比自己都来精神,但是却就是害怕硬挺挺的死尸。

    哪怕是打架的时候,也尽是心地良善地把对方打个吐血了,缺胳膊断腿了,再不然轻轻地弄断几根肋骨,让对方死的慢一点儿了。反正只要不是死在她的面前,变的冰冷僵硬就行了。(好像这样更毒辣吧?不少字)

    雷斯特假装没有看到洛林求救的目光,心中很是幸灾乐祸地想道:有你小子倒霉的~!

    他思付了一下,道:“这一场大雪没有尽歼敌军,漏了不少的鱼出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洛林此时被阿黛儿那双修长结实的**用力地夹着,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听了雷斯特的问话,哭笑不得地道:“你带人去看看港口,看还有船没有?如果尽数起航的话,咱们就商量一下派魔法师们出去追杀他们。”…,

    雷斯特冷哼了一声,然后纵身跳上半空,向着港口快速飞去。其余的几名弟子见了不敢怠慢,也各自念起了咒语,刚要腾空而起,就见雷斯特一转身又回来了。

    他铁青着脸色,也不吭一声,飞到了洛林的身边,然后一伸手将阿黛儿提了起来。

    阿黛尔先是惊呼了一声,身体僵直了一下,回头见是自己的外公,当下楚楚可怜地哼了一声,委曲地道:“外公……”

    雷斯特冷哼了一声,抬手一指洛林的鼻子,怒声骂道:“混帐小子,刚刚我才想明白,你这混蛋没少占我外孙女儿的便宜~!”

    然后,甩手将她扔上了半空。

    阿黛儿临危不乱,纤腰一摆,当下挺直了身形,然后缓缓地升上了半空。看到下面那密密麻麻的营地,这才一吐粉红的香舌,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丰挺的胸脯。立时引的胸前的那一双柔软娇嫩如海涛一般汹涌了一番。

    洛林看的一时失神,差一点儿没有流了口水下来。

    雷斯特愤怒地看了他一眼,见洛林有些讪然地低下头去,这才一转身,气呼呼地拉着阿黛儿,向了港口飞去。

    片刻之后,雷斯特的一名弟子回来禀报:“在港口处已经没了船影。不过在港口出口处,停了一艘战舰。只是船帆好像坏了,大师正准备下去探查一下,他让我问问您,我们该怎么办?”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调头便走,一边走,一边大声地下着命令,道:“你回城堡去问一下,看谁会修船,谁会驾船。还有把魔法师全都招集一起来。

    再者命令护殿骑士团,让他们骑了战马,沿着镜水湖的河道给我往上追。”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高声说道:“告诉大家,一定不能让一个家伙漏网了。否则没人怕了咱们,枫叶丹林的文凭就像是野鸡大学一样不值钱了~!毕业之后的工作也就不好找了~!”

    “什么?”那名魔法师不由失声叫了一声,随即也明白了过来,两眼之中立时燃烧起无比剧烈的火焰,怒声喝道:“我知道了,绝对不能让一个阿尔摩哈德的狗崽子漏网~!”

    说着,纵身飞起,向着枫叶丹林堡的方向飞了过去。

    数分钟之后,就听枫叶丹林堡的方向响起了阵阵的欢呼声。

    紧接着,无数的黑影迫不急待地打开了刚刚疏通的大门,然后冲了出去。

    他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向着港口的方向跑去,看他们绝大多数破空飞行,显是得到了命令的魔法师们。

    另一部分人数则是极多。他们看到了洛林,呐喊了一声,向着这边飞快地奔了过来。

    洛林不由心中奇怪。看着那些人当中不光有战士,更多的还是城中的经营的居民们。不仅仅是有中年的男子,甚至是连大爷大妈们也是夹杂其中。

    他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见那些人已经呼啸着从他的身边跑过。向着阿尔摩哈德帝国营地的方向快速跑去。

    因为速度太快,他们的身后扬起了高高的雪尘。呛的洛林连连咳嗽。等他反应过来,转头看去,却发现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些人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个个豆大的小黑点。

    洛林一时摸不着头脑,喃喃地道:“这些家伙怎么了?得了神经病吗?可是出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

    这时就见一名身披黑色皮裘的绝色少女带着数名纠查队员迎了上来。…,

    那纯黑色的皮裘,和少女雪白的肌肤对比一衬,更是映现出那少女俏丽无涛的绝世容颜。

    正是东方行省的铁腕总督——凯瑟琳。

    她匆匆地走了过来,向洛林问道:“你刚刚是要打算出去追击吗?”。

    洛林点了点头,然后从她的手里接过了一件轻便的铠甲,穿在了身上,这才道:“我想明白了,一个七万人的军团,就丧心病狂地敢袭击枫叶丹林。如果这一次不把他们尽数全歼,都弄死了。以后就没人怕我们了~!说不定一个瞎猫瞎狗的,都敢爬我们的头上拉屎拉尿。”

    凯瑟琳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她像是一名温柔的妻子一样,轻快地帮洛林把铠甲的绳子系好,然后又踮起了脚尖,轻轻地送上了深情的一吻,关切地道:“你一路上小心。”

    洛林有心想要和她再说几句,但是却想到时间紧迫,于是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他猛然间想起了一事,于是一边走,一边问道:“刚刚那些大爷大妈们是干什么去?”

    凯瑟琳嫣然一笑,道:“不是说没有危险了吗?所以,他们都抢着跑过去,收集战利品,以后好拿出去卖钱。”

    洛林立时想起了当年美军占领巴格达时,那些跑出去哄抢政府财产的居民们,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暗暗想道:这些老百姓不管什么时候,眼睛里可都是不揉沙子。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