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个也没跑了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一百九十四章一个也没跑了(拜票)

    洛林带着众人,顶着那呛人的浓烟。沿着螺旋楼梯向上冲去。

    他一边跑,一边向身后的士兵们命令道:“狗崽子们,大家都给我听了。他们被烟一呛,肯定没力气和咱们打架。所以我要把他们全数活捉,知道吗?”。

    众人想起那倒了一地的同伴,心生愤恨,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却还是低低地怒喝了一声,道:“遵命,长官。”

    此时滚滚的浓烟升起,几乎完全遮住了众人的视线。在这个没有窗户,直上直下的空间里造成了极为恐怖的效果。

    众人立时就感到浓烟的薰呛,呼吸困难。纷纷紧紧地捂起了盖在脸上的湿布。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洛林的两眼也被呛的通红,泪水花花直往外流。不由心中大骂道:“这狗*养的战争,真不是人应该待的。”

    但是尽管心中这样想着,他却还是一边大步向前跑,一边拼了命地睁大了双眼,看向了前方。

    这时就听前面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洛林这才注意到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爬了上来,缀上了那些魔法师们队伍的尾部,不由得心中大喜。

    他向后一挥手。队伍立刻停了下来。

    洛林蹲下身来,透过了浓浓的烟雾,模糊地可以看到前面有几个黑色的人影在那里弯着腰,不住地咳嗽。

    他眼珠转了转,向旁边打了一个手势,贝尔塔立时赶了过来。在他们的身后,数名士兵也是咬牙切齿地将弩弓装填了起来,然后瞪着血红的眼睛,向着那几人瞄准。掩护起洛林的行动。

    洛林带着贝尔塔两人,向前紧走了几步。离那些魔法师们只有数步的距离,眼看着就可以动手了。

    这时就见那数名魔法师已经实在忍受不了浓烟的薰呛,纷纷捂着口鼻,闭着眼睛,摸摸索索地转身向下走来。

    洛林两人立时一闪身,贴在了墙边。眼睁睁地看那几人擦着自己的衣角,从身边经过。然后趁着空隙,闪出身来,举起了手中的剑柄,对着那几人的脖颈,闪电一般地狠狠砸了下去。

    两名魔法师在重击之下,立时两眼一翻,应声而倒。

    另外三名魔法师觉察到了身后的情况不对,纷纷转过了身来。

    他们一眼就看到洛林两人正一脸狞笑着望着自己,不由大惊失色,还没有来的及呼喊大叫。

    这时,洛林两人已经同时出手。

    其中两人立时看到一个铁制的沉重剑柄在视线中急剧放大,紧接着。眼前一黑,不醒了人世。

    那第三人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愕然地放下了捂在口中的手帕,张了张嘴,刚要说话。

    洛林已经抬右脚,一脚重重地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那人立时痛的低哼了一声,将呼喊声咽了回去,双手紧紧地捂着肚子,腰弯的像只闷熟了的大虾一般,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滚滚而下。

    这时贝尔塔举起了右手,在他的后脑上重重地斩落了下去。

    那人当即哼也不哼一声,像块石头一样,直直地栽倒在了地上。

    洛林看到他那娴熟狠辣的动作,不由对这个长的白白胖胖的家伙刮目相看,呲牙一笑,道:“小贝,不要告诉我说。你也是个背后拍板砖,阴人打闷棍的好手。”

    贝尔塔犹豫了一下,道:“长官,事实上,我就是那个经常被他们阴的人。”…,

    洛林立时一滞,道:“没关系。不遭人忌恨。必是庸才。经常被人阴,说明你有能力。小鬼,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哟~!”

    贝尔塔立时一愣,认真地地想了想洛林的话,摇头苦笑,道:“长官,谢谢你的赞赏。”

    他看着洛林,不禁心中暗暗感激。

    这可是一位难得的好长官,一直是身先士卒,冲杀在前。而且还慧眼识人,对自己另眼相看。

    洛林也不知他心中所想,将手中长剑挽了一个剑花,又向上冲去。

    贝尔塔唯恐有失,不敢怠慢。向后低低地怒吼了一声:“大家都跟上~!”

    说着,紧跟在洛林的身后,向上冲去。

    借着那滚滚浓烟的掩护,洛林带着众人沿着那螺旋楼梯,马不停蹄地一路冲杀。

    洛林爵爷更是一马当先,将沿途遇到的人影全都是毫不客气地一剑敲翻,打的晕死过去。

    那些法师们打了半天,原本就有些劳累。再被那浓烟一呛,趴在地上不住咳嗽,命都失了半条,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纵然有两个身体强壮的,还能勉强支持。但是这些身体孱弱、HP极低的法师们,一旦被这些力量强大的武艺超群的战士血牛们靠近了,又哪里是对手,简直就像是黄鼠狼面前的病鸡一样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这些可怜的家伙一个照面就没过,很轻松地就被洛林众人给拿下。

    洛爵爷一路冲杀。如入无人之境,举手投足之间,就已经敲翻了十余名法师。不由大为得意,心中暗暗想道:‘当年刘大耳朵手下,双花红棍赵子龙同学在长坂坡前七进七出,大约也不过如此。’

    他正冲杀的得意,就见前面人影晃动,当下也是毫不客气,抬起手中的剑柄,对了来人也是一顿狠敲,当下又有数人被他敲翻在地。

    他越往上走,就越加觉的眼前的浓烟越发密集起来,呼吸也更加困难。到了后来只能是靠了手向前摸索走路。

    像是锄地的老农一样,摸到一个就敲翻一个,再摸到一个,就再敲翻一个,下手异常狠辣。

    洛林又连连敲翻了数人,听到他们的惨叫声,。不由暗暗嘀咕:‘这些家伙还真好狗命,简直跟蟑螂一样,这么大的浓烟居然还能挺着活下来。

    猛然间,就觉的眼前一黑。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

    他伸手摸了一摸,立时发现那是一扇厚重坚固的铁门。这才知道。不知不觉中已经杀到了顶端,一路上的那些人已经全都被收拾了。

    他不由轻轻地吁了口气,紧接着又想起了一事,路上的人都被收拾了。也就是说不光是入侵的法师们被自己给敲翻了,包括自己这边驻守的牧师们也是一个不剩,全部都被敲翻了。

    洛林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低声嘀咕道:“我说敲到后来,那惨叫声听着有些耳熟呢。原本是自己人啊。”

    贝尔塔此时也靠了过来。他勉强睁眼看着那扇铁门,用力地撞了两下,发现那门异常地坚固,纹丝不动。不由回过身来,道:“长官,我们现在怎么办?”

    那声音透过厚厚的湿布传了出来,听着格外地怪异。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贝尔塔,你说门是用来干什么的?”

    贝尔塔一怔,喃喃地道:“门是用来干什么的?长官,你现在还有心情关心这个吗?大家虽然有湿布护着,能撑的久点儿,可要是再多待一会儿,也已经快跟腊肉差不多了。”…,

    说到后来,他气急之下,大声吼叫了起来。

    然后缓缓地伸出手去,敲了敲门,高声问道:“有人在家吗?我是洛林。”

    贝尔塔气的鼻子都歪到了一边,大声叫道:“长官,你已经尽力了。这门我们打不开。咱们还是快撤吧。再不走,大家可就要死在这里……”

    他刚说到这里,就见从门里面传来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是洛林伯爵,没错,是洛林的声音,我认识的。咱们的人来了~!”

    紧接着,那门震动了一下,打开了一道细缝。

    贝尔塔一下子愣住了,那双大眼珠子差一点儿没瞪出来。

    那迷漫在整个通道中的呛人浓烟,正愁找不到出路呢,此时空气一流通,立时顺了那条缝就钻了进去,房间里面的人立时也是呛的大声咳嗽起来。

    洛林松了口气,然后回过身去,向贝尔塔道:“通知下面的弟兄们,赶快灭火。咱们这一仗打赢了。”

    贝尔塔答应了一声,转身吩咐了下去。

    洛林这时已经伸手打开了那扇大门,钻了进去。

    这时那浓烟已经完全灌了进来。满屋子都是呛人的浓烟。

    洛林看了看,急忙走过去,打开了所有的窗户。

    那些被呛的眼涕直流的家伙连滚带爬地走了过去,将脑袋伸到了窗外。如蒙大赦一般贪婪地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一个个喘的如恶狗一样,舌头都伸到了下巴以下。

    随着窗户一开,浓烟立时滚滚冒出。又等了片刻之后,下面的火堆也被扑灭,不再有浓烟冒起,这上面的浓烟再被寒风一次,立时消散了许多。

    此时,终于可以看到对面的人影了。

    洛林睁着自己红肿如兔子一样的眼睛,看着对面的那些狼狈不堪的牧师们。原本一个个道貌岸然的面孔,现在却跟自己一样,一个个烟薰火燎的,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跟荷兰奶牛一样。

    那些牧师们此时也纷纷缓了过来。

    他们抬头看着对方脸上的精采颜色,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来,指着对方哈哈大笑了起来。

    洛林也忍不住了笑了半天。这些家伙平时人模狗样的,一说起话来,三句话就代表一次众神,总是说众神身边的生活多美好多美好,没想到他们自己却怕死怕成这样。

    真真是很不敬业嘛~!没有资格当一个合格的神棍~!

    这时就见一名身材高瘦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正是那位神职学院的大会计师,红袍牧师康那。

    他向身后的众人挥了挥手,道:“行了,大家别笑了。”

    然后一转身向洛林说道:“伯爵,幸亏有众神保佑,你能够及时赶到,不然咱们大家可都要成为枫叶丹林的罪人了。”

    洛林不由心中暗骂,道:奶奶的,爵爷我跟他们拼命的时候,可没看到你的众神出来,帮我一指头,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把你们交给你们的众神。反正有他们的保佑,就是死光了,所有人也怪不到我的头上。

    但是他表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只是呲着牙,笑了一笑,然后岔开了话题,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家的伤亡情况怎么样?”

    康那想起当时的情况,脸上立时露出了一丝心有余悸的表情,颤声道:“当时……当时我们刚吃过了饭,正要换班。这时候,就听到城头那边有警报声响起,大家正准备要前往增援,那些魔法师们也不知道就从哪儿冒出来了,堵着塔门向里面扔火球,放闪电………,

    我们大家看情形不对,连忙退回到了塔里面,在这过程中,跟他们进行英勇的搏斗。眼看着不敌,但是我们广大英勇的众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受到了众神那伟大精神的感召,却仍然奋战不己。

    刚刚真是太危险了,你看我这边都已经决定以身殉职,连遗书都写好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片,轻了轻喉咙,然后声情并茂地念了起来,道:“亲爱的孩子,冒号,爸爸……”

    众人不由一愣,齐声惊呼道:“孩子?爸爸?”

    康那怔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他老脸一红,急忙将那纸片折了起来,打了一个哈哈,含糊其词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抄错了,抄错了……”

    说着,忙不迭地将那纸片胡乱塞回了怀中。

    洛林看他脸上慌乱的表情,立时知道:这家伙一定在外面养了二奶~!

    红袍牧师康那先生虽然本职工作只是会计。但是却也完全无愧于他那从神职学院这个臭屎沟里爬出来的出身,看着众人脸上狐疑的表情,居然还佯装未见。

    他老着脸皮,轻咳了一下,又接着道:“总之,我们在这极端恶劣,极端艰苦的条件之下,依然发扬了身为神职人员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一众巡逻队员们不由心中尽皆呻吟了一声。这家伙的脸皮可真是够厚啊~!

    洛林也不禁暗骂:这个臭狗屎,真该去参加皇家考试的。不去当一个很有前途的狗官,真是对不起他的那张老厚的脸皮。

    如果是在平时,他还有心和这个家伙扯扯闲话,但是现在情况紧急,还不知道其他两个塔的情况究竟如何,洛林心急之下,也不愿再答理他,只是飞快地说道:“大人辛苦,写一份报告出来。咱们会依例上报战功的。”

    康那当即大喜过望,喜滋滋地连连搓手,道:“哎呀,伯爵,你真是太客气了。真是太客气了。”

    洛林想起中华五千年官场当中升官发财的不二法门,因此上,微笑了一下,道:“没关系,反正也不是我掏腰包,有财大家一起发,花花轿子众人抬,这才是王道。”

    那位众神在人间,代表了正义、光荣、勇敢……的代言人当即是哈哈大笑,觉得洛林看上去顺眼多了。几乎恨不能自己有个女儿,也好卖女求荣,捆着绑着也要送给他了……

    这时增援其余两塔的士兵们也前来禀报,那两个塔现在也是平安无事。

    进攻那两个塔的魔法师们本来就是佯攻。

    只要牵制住他们,不能出去增援呼救就可以了。因此,很轻易地就被摸上去偷袭打闷棍的两队卫兵给解决掉了。

    不过尽管这样,还是有一名机警的魔法师见势不对,施展了魔法跳上半空,夹着尾巴逃走了。

    洛林听了他们的汇报,不由一皱眉头,心中暗道:这可真是可惜了。

    他想了一下,厉声问道:“在魔法塔驻守的法师们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去抓了那人?”

    那卫兵犹豫了一下,然后一脸的为难。

    洛林不由大怒,一拍桌子,道:“说~!倒底怎么回事?”

    那卫兵苦笑了一下,也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地向他挤着眼睛。

    洛林一愣,这才想了起来。当初,为了将制空权牢牢地控制在手中,自己将所有能够飞行的法师们全调了出去,编成战斗飞行队。…,

    这样一来,那魔法塔中的守卫必然空虚,尤其是坐镇在其中的法师是以教授斯达尔那位十言九不准的星相学家为首。

    那一帮老弱残兵能在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打一个平手就已经不错了。怎么能指望他们做更多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不由叹息了一声,道:“真是太可惜了,要是能把那个逃跑的家伙抓住,那就好了。”

    这时就听窗外有人冷笑了一声,道:“逃跑的那个家伙,你说的是这个人吗?”。

    紧接着,就见一个黑呼呼的东西从窗外,破窗而入,呼地一声飞了进来。然后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面,发出了‘咚’地一声巨响。

    众人不由一惊。然后全都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

    洛林也是就地一滚,然后抄起枪在手,从地上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美丽动人的女魔法师傲然站在中间。单脚立地,另一脚抬起,踩在了一个什么东西下面。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在她那纤细秀美的玉足踩着的,正是一名身穿黑袍的阿尔摩哈德帝国法师。

    洛林当即长出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将火枪重新装起,道:“罗琳娜,你怎么才来啊,我们这边都快打完了。”

    罗琳娜冷哼了一声,黛眉一挑,道:“你的意思是我来晚了?”

    洛林看了看她脚下踩着那个魔法师,只立时知道,这就是那名逃跑的家伙,他一定是慌不择路,倒霉地撞到了罗琳娜的手中。

    他诡异地一笑,轻声说道:“不,一点儿也不晚~!”

    ————————

    晚上还有一章。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