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名垂青史的方法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一百六十八章名垂青史的方法

    洛林接过了那些文稿。迟疑地看了看大公,然后随手翻了开来。

    凯瑟琳与阿黛尔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好奇与惊讶。

    她们不约而同地起身,来到洛林的身后,然后俯下了身后,和洛林凑在一起,向那文稿看去。

    好像是在无意之间,两人那丰满挺耸、弹性惊人的玉峰也同时一左一右地轻触在了洛林的肩头。

    洛林不由转头看了一眼,恰好透过了凯瑟琳那宽大的领口,看到了那一片粉腻玉脂的贲起的玉骨冰肌。

    再加上,从她们两人传来的如兰如脂的少女芬芳,洛林大爷就算是个坐怀不乱的圣人,也已经是脑子里一片空白了,更何况他也只是一个年青人。眼珠子当即就像是被电焊给焊住了一样,目光牢牢地粘在了那白腻柔挺的**之上。

    旁边的阿黛尔见了,顿时心头火起,伸手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洛林痛的一呲牙,随即清醒了过来。他抬头瞟了大公一眼,却见他正低头品茶,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异状,心不由大呼庆幸:要是这老家伙发现。自己当了他的面占凯瑟琳的便宜,不抽刀砍了自己才怪。

    这时就听凯瑟琳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洛林有了教训,也不敢再回头,只是低声问道:“怎么了?”

    凯瑟琳也不说话,从他的背后探出手来,伸手翻了两页。只是这一动作,让她酥软的丰胸更加紧密地和洛林的肩头磨擦了几下,那惊心动魄的柔软让洛林脑子里又是一阵眩晕。

    凯瑟琳丝毫也没有觉察,只是看了两页文稿,然后惊讶地向大公投去了一瞥,随后将自己嫣红的小嘴凑到了洛林的耳边,轻声说道:“这是我父亲的字迹。”

    洛林的耳朵被她如兰的吐息弄的几乎要痒到了心里。

    他瞥了一眼大公,艰难地道:“你……你说什么?”

    凯瑟琳白了他一眼,然后一字一顿地道:“这是我老爹写的。”

    洛林瞬时惊醒了过来。

    他这才收起了占便宜的心思,然后翻看起手中文稿。

    洛林翻看了两页,却见那些文稿虽然没有什么‘大海啊你全是水’之类的恶俗,但是也是没多少的可读性。

    里面多是一些‘春花秋菊’之类的东西。纸张已经有些微黄,显然是年青时的作品。而且后面虽然也有一些军旅描写的,也没有像是伟大的军事家,伟大的诗人张宗昌张军阀那些‘大炮开兮轰他娘的’的极具王霸雄风的佳句。

    越到后来,那些词句也就越来越少,有时甚至只是只言片语,随手涂鸦了。很显然这位诗人已经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其他的方面,或者是没有时间再干这一项工作了。

    那文稿不长,只是一会儿的工夫,洛林就已经是粗粗地翻完。

    大公看了,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脸淡然地问道:“看完了吧?不少字觉的怎么样?”

    洛林犹豫了一下,刚要张口说话。

    这时凯瑟琳在旁边轻轻地掐了他一下,然后低声提醒说道:“这一定是老头儿以前写的。多拍拍他马屁。心情一好,看你顺眼了。咱们的事情他就不会再反对了。”

    洛林一愣,诡异地看了大公一眼,然后将那文稿挡在了脸上,颇感为难地向她轻声说道:“妮可,你这就是要我睁眼说瞎话啊?我可是有良心的。”…,

    “我呸~!”凯瑟琳轻啐了一口,然后道:“良心?你会有良心吗?快点儿,说几句好听的话,把他给糊弄过去。哄他高兴,这又不费什么事情~!“

    说着,她明眸的眼波妩媚地流转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又接着道:“大不了,回头我多给你一点儿好处。好嘛~~~”

    说完,突然觉察了自己声音当中的娇腻嘤咛,那如玉般光洁的俏脸上顿时烧红了起来,她不由丰胸起伏,急喘了几下,然后强做镇定地俯下身来。假装认真地看着洛林手中的文稿。

    洛林想了想,然后将那文稿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面。叹息了一声,向大公说道:“殿下,不得不说,您的这位朋友是一位天才。”

    大公眼中立时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喃喃地低声说道:“我就说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诗人的。可惜先皇太过霸道……”

    不等他想完,就见洛林轻咳了一声,打断他他的思索。

    洛林一脸平静地注视着大公,又接着说道:“殿下,你的这位朋友确实是一位天才,他想要写出三流的诗句,果然一下子就写出来了。”

    大公眼睛的瞳孔不由一下子收缩了起来,变成了针尖一般的锋利,一声不吭地看着洛林,气势凌厉,那锐利的目光像是要洛林烧成灰烬一般。

    洛林平静地回望着他,眼神真诚而坦荡。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外面巡逻卫兵们走动之时,兵器甲胄发出的轻轻碰击声远远地传来,清晰可闻。

    就连雷欧在旁边也感到了气氛的不对,眨着黑亮的大眼睛,一脸担心地看着两人。咬在嘴里的半块苹果也不敢再嚼,生怕发出了声音,最后只能是伸长了脖子,硬着头皮强咽了下去,蹩的他小脸通红、眼泪哗哗的。

    凯瑟琳感到自己的头又开始痛了。

    她生怕两人再打起来,急忙上前一步,挡在了洛林的身前,然后陪着笑脸,向大公说道:“父亲,洛林这是因为你写的太好了。他有些妒忌,所以才故意出言诋毁的。算不得数的,你别把他的话当了真……”

    她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大公可没说这些诗是他自己写的。她不由心中暗暗叫苦,急忙停了下来,只能是“呵,呵呵呵,呵呵……”干笑不己。

    只是她笑的脸都快要抽筋了,但大公的脸色依然铁青,视她如无物一般,那双眼睛当中锋利的眼神似乎看穿了她的身体,仍然死死地盯着洛林。

    凯瑟琳心中叫苦不己,最后秀眸一转,然后转过了身来,气恼地向洛林催促道:“你快说一句话啊~!还不快跟我父亲道歉。”

    洛林一耸肩,然后摊开了双手,无奈地道:“我不知道这是大公您所写的。只是实话实说而己。”

    大公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众人就霍然起身,大步走了出去,然后将那房门重重地关了起来。

    凯瑟琳听到大门发出的那一声轰然巨响,顿时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从自己长长的睫毛下面眯了一道缝。看到大公走了出去。这才拍了拍自己丰挺的**,长长地出了口气,道:“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说着,就感全身无力,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面。

    洛林伸手拿起了茶杯,给她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凯瑟琳端起了茶杯喝了口水,然后看到了洛林,顿时火不打一处来。…,

    她也顾不得许多,站起身来,娇嗔了一声。紧接着就恶狠狠地扑了过去,在洛林身后一阵狠掐恶拧,口中骂道:“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哄哄他高兴?非要这么说,把他气着了。你才开心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她一边骂着,一边张牙舞爪地对着洛林一通乱打。

    洛林只能是左躲右闪着拼命招架,道:“你听我解释。别咬我手……”

    阿黛尔虽然有些幸灾乐祸,但是还是在旁边不住地劝架,道:“妮可,你就停一下,停一下嘛。别真把他给打坏了……唉呀……行了……别打了……”

    说着,就去捉她的手。

    凯瑟琳愤怒地抬起了头来,指着她的玉雕一样的琼鼻,悲愤地道:“你少在旁边幸灾乐祸。真要是老头儿看他不顺眼,不让我们在一起。我就把他一刀做了。咱们一拍两散。你也别想有个好的。”

    阿黛尔看到她眼中的怒火,不由吓了一跳,连忙退到了一边,然后没好气地道:“好吧,好吧。你就干脆把他打死算了。要不要我给你拿把刀子?”

    说着,操起了桌子上放着的一把水果刀就递了过去。

    凯瑟琳伸手夺了过去,然后低头看了看那闪亮的刀锋,立时身体一僵,然后握着刀子,有气无力地坐在了旁边,不住地长吁短叹。

    洛林看着她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道:“你也不用这么发愁吧?不少字我看那老家伙的承受能力挺强的,杀个把万人都不放在心上,不至于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儿就发火吧?不少字”

    凯瑟琳不由勃然大怒,将刀子一扔,就又扑了过来,道:“他承受能力强不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说两句好话能死啊~!”

    洛林连忙招架,但是却被她伸手一掌就破了防线。

    凯瑟琳也是气急了。她进身过来,张开了檀口,对着洛林的胳膊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洛林痛的惨叫了一声,但是却也不敢挣扎,生怕会弄伤了她的牙齿。只能苦笑着道:“你先松口,听我解释,其实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凯瑟琳丝毫不让,用洁白的皓齿在洛林的胳膊上很磨了两下,怒气冲冲地道:“唔咬著书(我咬着说)~!”

    洛林痛的呲牙咧嘴,知道她这是真的气急了。也只好强忍着说道:“你家老头儿是写的不怎么样……哇,你轻点儿……要是我不说,他一发神经,拿出去让大家都来看,说这个是经过我鉴定过的。是空前绝后、震烁古今的绝世好诗。到那个时候,丢人可就丢到外面了。”

    凯瑟琳不由一愣,张了张嘴,但是一个字却也是没有说出来。

    洛林趁着这个机会,赶紧一缩手,将胳膊从那娇嫩红润的母虎檀口当中撤了出来。然后凑到了灯光前一看,发现上面两排整齐的牙痕,有些地方都已经破了流出了血来。

    阿黛尔看了,不由大为心痛。她急忙一探手,从自己的裙子边上撕下了一条,然后帮着洛林轻轻地裹好了伤口。

    洛林看着凯瑟琳,又接着说道:“要是别人丢这个人也就算了。可你们家老头儿那可是威风赫赫的统帅。他要是丢了这个人,以后也就别想出门了。到时候一想起来,当初是我把他给坑到萝卜地里面的,你说,那时候他会怎么想?”

    凯瑟琳一时哑口无言。半天之后,这才有些讷讷地道:“那……那你说出来的时候,也委婉一点儿啊。”…,

    洛林叹息了一声,道:“妮可,你还要我怎么委婉啊?我就已经先说了他是个天才了。”

    “不许倔嘴。”凯瑟琳气恼地轻打了他一下,然后探手摸了摸洛林胳膊上的伤口,柔声道:“来,让我看看,你伤的重不重?”

    “怎么不重?你看看血都出来了。”洛林将自己的胳膊递了过去,又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其实不是我说,你们家老头儿也太过份了。他已经是举世闻名的统帅了,这都还不够他臭屁的?

    居然还要跑去写诗,想抢文艺界的饭碗。大家的日子本来就够苦了,他还跑来横一杠子,让大家以后怎么活?”

    凯瑟琳看他绑着的绷带上面有些地方隐隐地露出了血迹,知道是自己刚刚下嘴太狠,给咬破的,不由心生歉意。

    她伸手轻轻地替洛林揉了两下,然后道:“那不一样。身为贵族,什么都不缺,最为向往的就是能够青史留名。他虽然现在看上去确实是风光无限。但是过个百十年之后,又有谁记的?只有艺术才真正是永恒的。

    荷马只是一个奴隶,但是他的那两篇史诗,即使再过一千年,也仍然会被人歌咏传唱。”

    洛林愣了一下,然后道:“他要是真想要名留青史,其实也很简单。”

    “呃?”

    “要是别人我非收他几百万不可。不过看在他是你父亲的份上,就不要钱了。”洛林大咧咧地一挥手,道。

    “只要让他把以前经历过的战争历程写上一遍,然后保留下来。叫个什么什么战记,回忆录什么了。或者是谁谁谁的奋斗了,哪怕过个千把百年。只要有人类历史,他的名字也就会存在那里。

    那时候大家都死光光了,后人只有通过他的书,这才能了解我们这个时代的事情。”

    凯瑟琳叹了口气,愁容满面地道:“暂且试试吧。我回头跟他说一说。看看用什么办法让他的气先消了再说。”

    ××××××××××

    “现在宣判。

    阿尔摩哈德使团节人员,德斯皮在枫叶丹林学院期间,指使手下在红枫林小路上,埋伏袭击了枫叶丹林纠查队。其间有五人战死,三人重伤,四人轻伤,被其手下绑架。现判处德斯皮男爵……”

    那名大法官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然后从那长长的宣判书中抬起头来,看了德斯皮一眼。

    诺大个审判庭里面坐无虚席,但是一个个全都表情严肃,没有一个人说话。

    就在不久之前,阿尔摩哈德帝国派专人前来发送了一封严正的文书。

    帝国的专使傲慢而骄横地向众人宣告了,神圣伟大,不可侵犯……至高至尊的阿尔摩哈德帝国皇帝爱温德三世陛下告枫叶丹林学院书。

    那封书信里面,先是用了长达五页的文字来赞美自己家的皇帝陛下。然后用了四页文字来突出德斯皮对于帝国皇帝陛下的重要性。

    又用了三页来说明,如果枫叶丹林学院敢于对一名这样的帝国重臣进行审判,会有什么样灾难性的后果。

    随后,这位特使满怀了深情,用十分煸情的语句来教育枫叶丹林学院的众人,让陛下高兴一点儿,可以多吃一口饭,多喝一杯酒,是全世界每一个臣民都十分愿意看到的。是大家都愿意用自己的灵魂和血肉来换取的。

    最后,又用了大无畏、充满了战斗力,,来告诫枫叶丹林学院老实一点儿,赶快将皇帝陛下最为疼爱,而且一天看不到就吃不香、睡不着的德斯皮给放了。不要用这种区区几条人命的小事,来打扰了陛下的好心情,让他老人家好安心多玩一会儿。…,

    那文章写的极为华丽感人,可以看出绝对是出于大师级人物的手笔。如果看了,不痛哭流涕,粉身报答,甚至是把自己的孩子都献出去,几乎都不能算是有人性的生物。

    那么枫叶丹林学院算是有人性的生物吗?

    枫叶丹林学院用了半天的工夫,全票通过了洛林爵爷的建议。

    枫叶丹林学院,告,神圣伟大,不可侵犯……至高至尊的阿尔摩哈德帝国皇帝爱温德三世陛下书,道:去你**~!

    此时在审判大厅里坐着众人全都清楚地知道,无论这一次的审判结果是好是坏,都必然会引起动荡。

    如果德斯皮逃脱了处罚,那么枫叶丹林学院千年积累下来的名誉荡然无存。如果德斯皮受到了惩罚,那位痛失爱妃,而且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皇帝陛下下不来台,也必然有所动作。给枫叶丹林学院带来伤害。

    他们全都静静地等待着,就像是等待着乌云深处必然传来的惊雷一样——不来则己,一来必然山摇地动,震惊天下。

    当他们看到大法官头上顶着的黑色假发的时候,就已经通过了这不祥的仪式,知道最终的结果了。

    果不其然,那大法官冷冷地从口中吐出了两个字:“死刑~!”

    法庭当中仍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就听到外面狂风大起,吹过了屋檐,发出了呜呜呜的声响,宛如是战争的号角一般。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