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合格的经理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一百六十六章合格的经理人

    洛林两人转头看去。

    却原本是雷欧正撅着屁股。满头大汗地拖着一张巨大的桌子,刚刚从书房里面探出头来。他听了大公那死不要脸、而且豪气冲天,视飞鹰公司为己物,要将那些东西全部征收走的话,顿时急的面红耳赤,忍不住高声抗议。

    只是说完之后,他却立时反应了过来,生怕凯瑟琳找碴扣钱加税,让自己破了产。急忙又用那胖乎乎的小手捂在了嘴上。那双黑漆明亮的大眼睛不住地骨碌碌乱转着,模样机敏警觉,而又可怜之极。

    尽管大公暴怒地不住追问,但是他的大眼睛却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凯瑟琳。

    大公不由大为惊讶。

    他深吸了口气,竭力平静了下来,然后问道:“雷欧,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说话吗?”。

    雷欧想了想,然后放下了手来,像是告状一样,飞快地说了一句:“我姐不让我说话~!”

    然后又用双手将嘴巴捂住。

    大公见此,不由霍然转过了头来,道:“妮可。这是怎么一回事?”

    凯瑟琳不由头痛地以手抚额,低低地呻吟了一声:“我的天啊,怎么他还记着呢~!”——刚刚她为了照顾那两人,已经是手忙脚乱,完全忘记了雷欧的这个碴子。

    她也不说话,只是伸出春葱般的食指,随手在自己的唇间轻轻一划,算是解了雷欧的封口禁令。

    雷欧这才放下了手来,然后向着自己的老爹气鼓鼓地说道:“我说不行,不许你就这么抢走我的公司。”

    大公愕然一愣,看到雷欧宛如一只气鼓鼓的青蛙一样,双手叉着小腰,瞪着两只黑漆明亮的大眼睛,粉嫩红晕的腮帮高高地鼓起,甚至可以透过白皙娇嫩、吹弹可破的皮肤看到下面的蓝色血管。

    他不由迟疑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试探地问道:“你……你的公司?”

    雷欧小胸脯一拔,傲然说道:“那是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我们飞鹰公司生产的。我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还兼CEO……”

    他顿了一下,摸了摸后脑勺,小声嘀咕了一句:“虽然我不太懂这都是什么?”

    然后又高声说道:“反正官是很大很大的,就是了。”

    说着,双手大大地张开,向大公示意,自己的这个官儿究竟有多大。

    大公愕然地看着他,又抬起头来征询地看向了凯瑟琳,见她脸上的颜色变幻了几次。然后极不易察觉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公顿时来了兴趣。

    他又重新坐了下来,然后招手,让雷欧来到了自己的身前,又探身将他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面前的桌子上面,这才饶有兴趣地问道:“这么说,这公什么司的真的是你在当家了。”

    雷欧先是认真地纠正道:“是飞鹰公司,不是什么什么公什么司。”

    然后,这才小下巴一扬,道:“那是当然了。这公司就是我当的家的。”

    大公想了一下,道:“我是你爸爸,你的不就是我的吗?我为什么不能拿走?”

    雷欧顿时涨的小脸通红。

    他眨了眨大眼睛,认真地道:“这不一样。我的衣服,你能穿吗?”。

    大公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这才多久没见,这小家伙现在就已经学的歪理一套一套的。牙尖嘴利之极。

    雷欧见他不说话,又接着说道:“生意就是生意。产权不明确是很容易出事的。哪怕是回头我不想干了,把公司送给你,这是我的孝心。但是它现在归我管,你这样做实际上就是在抢劫。回头让人说起来,儒略大公抢自己儿子的生意,这很光彩吗?我就不信。以后别人见了你不会躲着走?”…,

    大公顿时大怒,道:“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雷欧已经又接着道:“再者说了,我们公司也不光是我一个股东。他们把钱投到公司里面,我也要对人家负责任。”

    他顿了一下,看着大公涨的通红的脸,反问道:“你希望你的儿子是一个不负责任,而且失去信用,被人看不起的人吗?”。

    大公被他给堵的脸红脖子粗,但是看到他那闪着无数星光、纯洁乌黑的大眼睛,毫不畏惧地和自己对视。

    最后,这个威名远播、可止小儿夜啼的大公只能是紧咬着牙关,从牙缝里恨恨地挤出两个字:“不~~想~~~”

    看他气地太阳穴的血管都高高鼓起,几乎在下一刻就要爆炸开来,洛林也不禁收起了幸灾乐祸的心情,颇为同情地连连摇头。

    凯瑟琳见了,顿时气急,伸手狠狠地打了他一下,让洛林又老实下来。

    这时,就见大公犹豫了一下,在脸上勉强挤出了讨好的笑容,道:“雷欧,我亲爱的小南瓜。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现在我那边正在打仗,情况十分紧急,所以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先把这些东西交给我用用。回头打完了仗,咱们再来算帐,怎么样?”

    雷欧丝毫也不把大公的让步放在眼里。他将两只小胖手抄在怀里,然后脑袋一歪。小嘴唇一撇,断然答道:“不怎么样~!”

    “你……”大公狠狠地看着他,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竭力抑制了胸中的怒火,道:“前线的战士们可还都在打仗~!”

    雷欧也毫不示弱,把小脑袋一扬,道:“那又怎么样?战争从来都是为政治服务的。你不能本末倒置了。

    说穿了,你们打仗,还不都是为了抢东西,抢钱,抢地盘。为了收更多人的税,要不然撒哈拉沙漠那么大,只要派几只兔子就可以全占了,为什么不见有人去占领?”

    大公愕然一愣。喃喃地道:“战争是为政治服务……”

    他看着雷欧,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对面的那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个长了两个头的妖怪。

    就听雷欧接着说道:“但是光是靠打仗,靠抢劫,就不可能抢出一个国富民强的。最终还是要靠人治理。因此上,越是身居高位,就越要遵守规矩。让大家看到希望,这才能安心生活。

    我辛辛苦苦地想要赚几个钱。就要被你给征收走,而且还连个条子都不打?这让人看了,能不寒心?能不逃跑?到时候咱们上哪儿收税去?

    所以,没门~!就是伯伯来了,也是没门~!”

    说着,赌气一样,双手抱怀,气鼓鼓地把身子扭到了一边。

    洛林想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他口中的‘伯伯’就是帝国的皇帝陛下。心中不由颇为庆幸,自己还真是找对了经理人,要是换一个家伙。说不定早就吓的屁滚尿流,哪儿胆子,敢跟这个杀人狂魔当场叫板拍桌子。

    大公欲言又止,看了雷欧半天,最后长叹了一声,很是灰心地道:“算了,我现在已经是教不了你了。”

    雷欧看大公沮丧的模样,也颇为不忍心。他想了想,然后摸着自己肉乎乎的小下巴奸笑了起来,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咦?”大公讶然地望着他。

    雷欧晃着小指头,奸笑着道:“其实我可以将这些东西的生产授权给你,然后派公司的技术人员给帝国的工厂做专门的技术指导。”…,

    大公奇道:“这不是一样吗?”。

    雷欧哼了一声,道:“这当然不一样。每做出一辆车子都要给我们一定比例的利润分成的。”

    大公不由大怒,一拍桌子,怒声喝道:“混帐~!我对你一忍再忍,没想到你居然捞到你老爹的头上了~!”

    雷欧丝毫也不为所动。

    他的小脾气上来,也一拍桌子,怒声喝道:“这有什么~!你确定由你派人做出来之后,那帮混帐狗官们就一定会全都给你用在军需上面,而不是自己中饱私囊,从中间偷偷渔利?”

    大公寒声喝道:“他们敢,我砍他们的脑袋~!”

    雷欧道:“他们当然敢,这些年你砍的脑袋还少吗?那帮家伙的德性改了吗?”。

    大公当即如中刀箭,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雷欧又接着道:“就算是没人敢贪污,但是他们干起活来,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拖延时间,延误工期,你怎么办?”

    “我……”大公瞪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嘴唇抖动着,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一个字也是挤不出来。

    凯瑟琳在旁边看了,心中大奇,低声向洛林问道:“这些都是你教他的?”

    洛林苦笑了一下,尴尬地道:“我只是偶尔提一下,没认真教过。”

    凯瑟琳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悲愤地道:“光是偶尔提一下,就把他教成这样。你还要认真教他,让他跟你一样坏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吗?”。

    说着,像是泄恨一样,伸着涂了嫣红豆蔻的长指甲,偷偷地在他的身上胡乱地掐了几下。洛林只能是苦笑不己。

    大公眼角余光看到不对,淡淡地向这边瞥了一眼。凯瑟琳立时老实了下来,佯装无事地对着大公嫣然一笑。

    大公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看向雷欧之时,立时又换了一副和悦的神色,问道:“那么你想要多少的利润分成?”

    雷欧愣了一下,然后抬起了头来,将左手的食指放在了嘴里,轻轻地抠着自己湿润单薄的嘴唇,估算道:“你是我老爹,当然是最低价。按市场的行情来看……嗯……大约每一辆马车十五个金币。以后做多了,还可以有利润返点。等市场饱和,价格还可以有下调的空间,不过不大。”

    大公不禁愕然,难以置信地高声叫道:“一辆马车十五个金币?你去抢啊?”

    雷欧神秘地嘻嘻一笑,然后亮出了终极大杀器。

    只见他左右看了看,然后一弯身子,凑到了大公的面前,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我给你百分之五的回扣~!”

    大公当即气的七窍生烟,那张脸一下子变成了酱紫色。

    他冷哼了一声,抬手将雷欧从桌子上给拉了下来,然后将他的身子一翻,屁股朝上,横着搁在了自己的腿上,紧接着,把手掌高高地扬了起来,对准了他的屁股,厉声喝道:“你说什么?有胆子,再给我说一遍~!”

    雷欧吓的哇哇惨叫了两声,生怕大公真的打了自己的屁股,连忙高声叫道:“最多百分之七,不能再多了。真的不能再多了。”

    洛林两人听了,这才知道他刚刚说了什么,一时之间尽皆为之绝倒。

    洛林揉着额头,心中暗道:这孩子怎么教都不会。还真是有够缺心眼的,给自己老爹行贿,有当了面说的吗?…,

    看人大清的王子们,出外办差,贪赃枉法弄点儿钱之后,都是买个珊瑚啊,东珠啊、字画啊什么的。给皇帝老子送过去,哪有像他这样当面给钱的。这不是找揍吗?

    雷欧见大公瞪着眼睛,就要打下来了,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急忙高声叫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大公愕然一愣,放下了手来,然后道:“坑自己家人的钱,给回扣,这还是为了我好?说,我看你今天能说出什么花样出来,要是说不出来,我加倍打你。”

    雷欧趴在他的腿上,艰难地回头看了一眼,道:“老爹,拜托你好好想想吧。咱们一向都是专款专用的。别跟我说,你的那些军费什么的都是咱们的。那些都是咱们经手的不错,但是却都是取之由民,用之于民,是公库里的钱。真正能落在咱们手里的有几个?”

    大公又是一愣,寒声道:“接着说下去~!”

    雷欧感到他的膝盖硌着自己的小肚子有些不太舒服,但是也不敢胡乱动弹,只是晃了晃小腿,然后继续说道:“我这不是为了咱们自己好吗。你堂堂一个大公,手里几时有过闲钱?我要的阿伯丁小马,你都答应了好几年了,买了吗?

    我姐,每年买一件塞里斯的丝绸衣服,都高兴的跟过圣越节一样,每买一次化妆品,你一看到帐单,都痛的跟拔牙一样。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咱们自己手里没有钱?”

    凯瑟琳莫名其妙地道:“你说归说,把我牵连进来干什么?”

    大公沉吟了一下,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雷欧当即大喜,晃着小身子,道:“那你还不快把我放下……”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啪啪啪’三声连响。紧接着,就感到屁股上一阵巨痛传来,痛的他惨叫了一声,豆大的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

    随后,就感到身子一正,被放了下来。

    他不由撅着小嘴,双手放在背后不住地揉搓着自己的屁股,怒声喝道:“你都说了我说的有道理。为什么还打我?”

    大公冷哼了一声,道:“你是我儿子,我心里不爽,揍你两下怎么了?”

    紧接着,虎躯一震,亮出了地头蛇的雄姿。道:“怎么?不服气吗?要不要再来两下?”

    雷欧‘啊’地惊叫了一声,然后干巴巴地笑着,揉着屁股连连后退。

    大公长吁了口气,拍了拍手,道:“嗯,不错。揍自己儿子,跟揍别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我感到心情好多了。雷欧,我刚刚看你拖着一张桌子拖了半天,还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的吗?”。

    雷欧扁了扁小嘴,有心都不想答理他。但是知道如果这样,最后还是自己的屁股倒霉。因此上,他一边揉着屁股,一边低声嘟囔着什么,然后蹒跚地走了过去,将那张宽大的桌子从里面拖了出来,最后示威一样地一扬下巴,一把将蒙在上面的桌布扯落了下来。

    大公见他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终究还是小孩子心性,像是要献什么宝物,不由心中好笑,先是看了凯瑟琳一眼,然后这才转头向那张桌上瞧去。

    一看之下,他不由像是牙痛一样,不住‘嗖嗖’地倒吸着冷气,人似乎都要呆住了,那双眼睛也直了起来,几乎都要飞出多远去。

    洛林看出他的不对,心中奇怪,也转头看去。只见诺大个桌子上面,摆着着一个比例精确的、巨大沙盘模形。…,

    那模形的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城池,前陆后海,左山右丘,正是那个久攻不下,让大公屡次折戟遗恨的撒马尔罕城的模形。

    洛林这才想起来,原先在上课的时候,大家为了将沙盘推演的数据搞的准确一些,曾经利用了凯瑟琳的关系,从她那里取得了大公前方的最新战报。

    然后专门搞过几次的推演。后来看看理论结果与实际结果差不多了,这才收兵,转移了目标。而那沙盘太大,就索性将它扔在书房当中。没想到让雷欧给翻出来了。

    雷欧看了大公的表情,一脸骄傲地道:“老头儿,看看,不错吧?不少字我问过教官了,他说你一定会喜欢的,本来想过一段时间,我给你送过去的。我是不是很有眼光?”

    大公霍然起身,几步来到了那沙盘跟前,然后俯下身来,仔细地观察着那座不落的雄城。口中连连道:“好,好。好。好……”

    也不知他是在说那沙盘好,还是雷欧有眼光?

    正在他俯身研究那沙盘的时候,这时就听门外一个声音传来,道:“怎么这么多人啊?”

    紧接着,就见一个身材高挑的褐发美女走了进来,道:“洛林,别说我不提醒你,你新写的剧本,今天到日子该交稿了啊。”

    凯瑟琳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感到全身发凉。暗暗叫苦了起来:罗琳娜怎么这个时候跑过来催人?老头儿最恨的可就是文人了。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