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下药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一百五十七章下药

    为了以防万一,洛林将那人敲昏之后。又扯下了他的腰带,将他结结实实地捆好,堵上了嘴巴,这才一闪身,又躲在了阴影当中。

    他抬头看了看二楼那扇亮着灯光的窗户,想要爬上去,但是皱了皱眉头之后,却又放弃了,现在已经是初冬时分,窗户是不会打开的。如果硬来撞破了玻璃,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因此上,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沿着别墅的墙角向前走去。

    洛林走了十几步之后,果然看到旁边的一个小门没有关紧,从里面透出了一丝灯光。显然就是那名可怜的侍卫出来的地方。

    他悄悄地潜了过去,透过那门缝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里面摆放着长案、蔬菜。从房顶垂下的绳子上还挂着几条腊肉,显然是一间厨房。灯光下,一名厨师正站在锅台前面,手拎着铁锅炒勺,不住地忙碌着什么。

    洛林不由一阵为难。这一下可要怎么才能够进去?

    他眼珠转了转,然后一咬牙,悄悄地将门推开,就要走进去。

    就在这时,就从厨房正对面的走廊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古克,你饭菜还没做好吗?这都什么时候了。大人还在上面等着呢,你想让他亲自来催吗?小心他老人家发了脾气,打断你的狗腿。”

    那厨子也不回头,高高地答应了一声,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正在忙着吗~!再稍等一小会儿就行。”

    他说完之后,听了听周围寂静了下来,不禁低声地嘟囔道:“这叫什么事儿?把饭菜做好,放的都冻住了也不见回来,这才刚刚倒掉,那边就又吵着要。”

    他一边说着,一边气愤地将手中的锅铲敲的叮当直响。

    洛林在外面又等了片刻,听到除了那人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这才悄悄地走了进去。

    他弯着腰,小心翼翼地绕着桌案,来到了通向走廊的门口,探头向外看了一眼,心中暗道:嗯,很好。外面没人。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洛林还是一伸手将门给悄悄地关上,然后来到了那厨子的背后。伸手摸起了菜案上面磨的锃明瓦亮的菜刀。然后轻轻地架在了那厨子的肥胖的脖子上面。

    那厨子感到脖子下面的寒气,低头看到了那柄菜刀,一开始还以为是在开玩笑,不由嘟囔了一句,道:“这是谁啊?这么讨厌。别玩了,我正做饭呢。等一会儿大人要是等急了,倒霉的可不是你。”

    说完,一伸手就要将那刀子推开。但是推了两下,却发现那菜刀被旁边那人紧紧地握着,丝毫也不动弹,他不由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年青人正呲着洁白的牙齿,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那厨子眨了眨眼睛,顿时明白了过来,惊的情不自禁地就要大叫起来。

    就见洛林将手中的菜刀向前轻轻一推,顶在了那厨子的喉结之上。

    那胖厨子的惊叫顿时就咽回了肚子里面。然后高高地举起了双手,颤声说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身上可没钱。”

    洛林笑了笑,然后低头看了看锅中快要做好的菜肴,轻声问道:“这些都是给那位大人吃的吗?”。

    那厨子面色苍白地点了点头。

    洛林侧头想了一下,道:“很好。”

    然后伸手拿起了旁边案子上面的一根棍子。对着那厨子的脑袋,一抬手就狠狠地敲了下去,只是一下,就将那个厨子给打晕了过去。…,

    他看着旁边的菜肴,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纸包,打开之后将里面的白色药粉全倒了进去。

    洛林可是充分地向大清巴图鲁、鹿鼎公韦爵爷学习过,这蒙汗药、火枪、战魂剑三件混江湖的法宝可是从不离身的。

    他撒完之后,又搅了两下,然后将菜肴盛到了盘子当中,为了保险起见,然后又在托盘上面将旁边做好的饭菜摆上,也全都撒上了蒙汗药,最后这才轻松地吹了一声口哨。

    他转过了身来,将地上的那厨子绑好,来到了门口,哑着嗓子,向着对面高声叫道:“饭菜好了。快来端吧~!”

    然后一闪身,躲在了门后。

    远处拐外角一名侍卫低声咒骂了两句,然后极不情愿地走了过来。

    他推门进来,看到那厨子正全身被五花大绑着倒在地上,不由一惊。刚要伸手去摸腰间的长剑,就听旁边的恶风不善。急忙转过了头来,就看到一根粗大的擀面杖挟着呼啸的狂风,在视线当中急剧变大。

    他还来不及叫出声来,就感到头上一痛,然后整个世界就黑了下来。

    洛林看他两眼一翻软倒了下来,急忙一伸手将他抱住,以免落地之时发出声响,在此同时。右脚轻轻一踢,将房门关了起来,又与外界隔开。

    他将那人放在地上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然后看了看手中的那一根木棒,不由赞许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想,要是这种事情要是再来上几次。自己这打闷棍的技术也就过四级了。

    他看了看四周,然后将那名侍卫身上的衣服也扒了下来,换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将那人也同样绑了起来,堵上嘴,然后和那胖厨子一道全都胡乱地塞进了旁边的一口大缸当中。

    他看了看之后,又觉的不太放心。然后在那缸上又倒了一些烂菜叶子什么的,将他们全都掩盖了起来。这样一来,除非经过的人跑到这里来仔细查看,否则的话,就绝对不会发现破绽。

    洛林做完之后,这才端起了那个托盘,大摇大摆地向外走去。

    他沿着别墅里面的大理石楼梯,晃晃悠悠地走上了二楼。左右看了看,发现在右侧的一个房间门口站着两名侍卫。

    那两人听到了动静,正目光炯炯地向着这看来。

    洛林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托盘挡在了脸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他走到了那房门前面。刚要开口,就见其中一名侍卫已经警惕地按着腰间的长剑,厉声喝道:“托拉克呢?不是该他来送饭菜的吗?”。

    洛林一笑,道:“我是新来的。是托拉克的表哥,他刚刚尿急,古克那个死胖子做好了饭菜之后,怕大人等久了责怪,因此上催的很急,所以他就让我来了。”

    那侍卫愣了一下,不由古怪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洛林微笑着回应着他,在此同时。也做好了拔枪出剑的准备,只要一有不对,就立刻动手,将他们当场格杀。

    那侍卫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冷哼了一声收回了目光,冷然说道:“进去吧。大人还在洗澡。把饭菜放好之后就出来,知道吗?”。

    洛林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答应了一声,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他来到了房中,谨慎地四下看了看,却见那房间极为宽大,布置上也是极尽奢侈之能事。皮质的宽大沙发,描金的桌椅,就连床上挂着的帐帷也是带着许多的金线。…,

    透过那纱帐,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正静静地躺在那张豪华的大床之上,看到那件从帐角露出的还沾着血迹的白色长袍,正是那位神眷之女,希尔梅莉娅。看她的那副样子,好像仍然还在昏迷当中,并没有醒过来。

    洛林一边往里走,脑子里面一直不住地急转。怎么办?怎么办?是就这样冒险地杀上去,做了那人,然后跟他的那些手下拼个鱼死网破,还是……还是再想其他的方法。

    就在这时,就听房间里面的浴室当中传来了一声问话:“谁?”

    洛林急忙停下了脚步,恭声答道:“大人,是我,给您送饭的。”

    那人冷哼了一声,然后道:“放在桌子上面,然后快点儿给我滚出去。听到了吗?”。

    洛林答应了一声,道:“是,大人。我这就滚出去。”

    说完之后,他看到那扇窗户,顿时计上心头。然后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将那巨大的窗户的锁扣打了开来。随后这才迈着重重的脚步,走了出去。

    洛林来到了门外,关上了房门之后。转身离开。在下楼之时,隐隐还听到那两名侍卫对自己不屑地轻笑着,低声说着什么。

    他的心中也不禁暗笑起来。然后沿着原路又走了出去。来到了别墅外面,正对着那扇窗户的位置,然后看看四下无人,向掌心当中吐了口唾沫,然后纵身,勾住了一块砖石,然后向上爬去。

    他一边往上爬,一边心中隐隐觉的有些奇怪。在这黑沉沉的夜色当中,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自己正在玩一个以前《盟军敢死队》的游戏。可能唯一不同的只是无法存档提取。

    洛林沿着别墅外墙上附着雕刻,很容易地就爬到了二楼上面的那个窗前。

    他向里面看了看,刚要伸手拨开那扇窗户,就见人影一晃。那人已经洗过了澡,披着一件浴袍走了出来。

    洛林急忙缩回了手来,向里看去。

    此时,那张豪华的大床也是颤动了一下,然后一声低低的娇呼声响起,很显然希尔梅莉娅也已经从昏迷当中苏醒了过来。

    洛林他看着桌子上放着的那些饭菜,知道如果不想要惊动这些人,就只有等那个家伙被自己给麻翻了之后再说。

    他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暗道:“好吧,好吧。我是个酱油党,我是来看戏的。”

    想到这里,他找了一个舒服而不易被觉察的位置蹲了下来,然后透过玻璃向房中看去。

    这时就见希尔梅莉娅娇躯扭动了几下,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她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全都被绳子给紧紧地绑了起来,不由一怔。然后茫然地抬起头来,四下看了看,喃喃地低声说道:“我这是在哪里啊?”

    那名大汉见此,得意地一笑,然后在桌边坐了下来,看着她道:“你终于醒了。”

    希尔梅莉娅顿时娇躯一颤,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立时就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一切事情。

    过了片刻之后,她定了定神,然后缓缓地转头看向了那人。

    等她借着灯光,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之后,那双杏眼当中立时射出了愤怒的火焰,怒声喝道:“德斯皮,果然是你这个卑鄙小人。”

    那人冷冷地一笑,道:“就是我。那又怎么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去。…,

    洛林站在窗边,很清楚地就看清了那人的面孔,狮鼻阔口,满头卷发,顿时又是轻轻一叹:果然就是那个跟在冈多雷斯身边的身份不明的大汉。

    当时他在一剑刺在希尔梅莉娅那个光屏盾牌之上,差一点儿就击破了光盾的手法,跟当初在首相的别墅门前的那一次刺碎了她的屏障,打了希尔梅莉娅一个措手不及的手法一模一样。

    洛林当时看到,就已经想到是他了。只是心中却很是奇怪:这个德斯皮究竟跟希尔梅莉娅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要闹到这种地步。

    希尔梅莉娅看清情况之后,心中很是奇怪,当初自己施展法术,眼看着就要跟这些人同归于尽时候,好像是看到洛林那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难道说是自己看错了?但是她却知趣地并没有问下去。

    她咬了咬自己嫣红嘴唇,艰难地坐了起来。然后精致的下巴微微一扬,道:“你这个死兔子,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嗷~!嗷~!嗷~~!!!

    这真是太惊人了。这个家伙……这个浓眉大眼、一脸彪悍的家伙居然是一个传说中的小~~兔兔?这真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洛林在外面像是被高速火车撞了胸口一样,顿时窒息了一下,差一点儿就掉了下去。虽然他对于这种事情,这种人并没有什么偏见,但是……但是天地良心,他却也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活着的人。

    因此上,洛林拼命地瞪大了眼睛,向里面看去,深深感到这一趟真是没白来,哪怕是再过一道火焰山都是值的地。同时打定了主意,回头有机会一定要好好重赏一下雷欧那个小痞子才行。要不是他吵着要学车,自己哪里会有这种听到如此重大八卦的机会。

    这时候,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像是小宇宙爆发一样,熊熊八卦之火在他的体内猛烈地燃烧起来,那双眼睛里几乎都冒出了两道绿光。恨不能手中有个录音机,好将他们的对话给记录下来。

    这时就见德斯皮怒哼了一声,握紧了双拳,定定地看着希尔梅莉娅,那双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希尔梅莉娅,尼奥多斯,我奉劝你,说话小心一点儿。别忘记了你可是在我的手中。你还以为那位皇后姐姐可以救的了你吗?”。

    希尔梅莉娅挺起那硕大的丰胸,然后傲然一笑,道:“那又怎么样?你以为你能把我怎么样?这里是枫叶丹林。没有人敢在这里胡做非为的。我劝你还是快点儿放开我。否则的话,正义女神的利剑必然会刺透你的心脏,将你的灵魂打入地狱的最深处。”

    洛林在外面不由一窒,同时心中大赞这个少女的缺心眼。都长到这么大了,居然还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正义?

    这时就听德斯皮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先是将桌子上放着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从旁边的一个抽屉里摸出了一个红色的药丸,得意地在希尔梅莉娅的眼前晃了晃,道:“你看这是什么?”

    希尔梅莉娅先是愣了一下,定睛向那红色的药丸看去,等她看清之后,眼中不由射出了恐惧的神色,颤声说道:“你……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究竟想干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拼命地向床里缩去。

    德斯皮冷冷地一笑,然后在窗外的洛林反应过来之前,伸手就将她那精致的下颌托住,然后将那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捂住了她的口鼻,等她喘不过气来,将那药丸完全咽下之后,这才松了开来。

    希尔梅莉娅仓皇地挣扎开来,然后也不顾手脚被绑,翻滚着爬到了床边,然后俯下头去,对着地面一阵地干吐狂咳。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将那药丸给咳出来。

    德斯皮看着她那狼狈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像是唱歌一样说道:“希尔梅莉娅,高傲的希尔梅莉娅,可怜的希尔梅莉娅。最终还是要俯在我脚下的希尔梅莉娅。”

    他顿了一下,看着仍然不住干呕的希尔梅莉娅,寒声说道:“你这个臭女人,事事针对我。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尝得罪我的后果。等我玩腻了之后,就会把你送出去,卖到海盗岛最下溅的ji院里去。到那个时候,我看你还有没有脸敢承认自己是尼奥多斯家族的一员。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地活着~!”

    那最后几句话甚至是声嘶力竭地说出口来。

    洛林生怕再出了什么状况,终于再也等不下去了。他缓缓地站起了身来,就要推窗而入。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