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皇家教育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四十四章皇家教育

    讥接琳听了卡尔特的汇报,妆才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来。但凡

    优自不依不饶地在阿黛尔的身上又掐了一把。

    洛林坐在她们的对面,敏锐地看到,阿黛尔像是触电一样,一下酸软下来,蜷坐在了沙发上面,原本明亮的美目当中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媚的都快要滴出水来,极是妖娆动人。他的心中不禁奇怪。也不知道凯瑟琳究竟掐在了她的什么地方,让她如此的敏感。

    凯瑟琳略略地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翻开了那些案卷。

    那一瞬间,凯瑟琳如同一个百变妖姬一样,那气质立刻就由一个美艳动人的青春少女,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高高在上、手握重权、而且杀伐果断、冷若冰霜的铁腕郡主。

    她仔细地翻看了两页,这才点了点头,向卡尔特说道:“我知道了。明天可以开始会谈,传话给副团长海克拉尔,让他们也都做好准备。”

    卡尔特答应了一声,然后转头看了看洛林的脸,眼睛里露出了一种同情而且带有一点儿戏德的表情。又向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一声招呼,这才退了下去。

    洛林不由苦笑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怀疑,过了这么几天,难道说那个手印还印在上面?

    这时,阿黛尔一翻身,坐了起来。

    她张着那双俏日,气愤地看向了凯瑟琳,见她仍然低头仔细地翻看着文件,知道这是正经的事情,也不便打扰,只是这一斤。场子讨不回来;又感到气愤难平。一转头看到了正在旁边发呆的洛林,不由的妙目一转,计上心来。

    她也不起身,纤细的柳腰轻轻地一扭,丰臀轻摆着,像只灵动的猫儿一样,就爬了过去。然后将那双俏目凑到了洛林的面前,轻声问道:“还在想着希尔梅莉娅那个女人?”

    洛林一抬头,看到她那双明亮的星眸近在咫尺的距离,不由吓了一跳。道:“你,”你”

    阿黛尔明眸流转,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轻啐道:“我,我,我”我什么我?”

    她将自己那美丽的螓首枕在了他的腿上,舒服地叹了口气,这才眨了眨美眸,又接着道:道:“你知足吧一!我听说那女人打了你之后,逃走的时候,差一点儿就撞在了树上。把一个要为了众神奉献一生、玉小洁冰清的神眷之女勾引的心慌意乱地成了那样子,也太缺德了你。”

    洛林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有心想要解释,但是一低头看到了她那欺霜赛雪的俏脸,顿时心中一荡,那些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就见阿黛尔慢条斯理地掏出了一张绣了花鸟的丝帕,然后拉过了他的左手放在自己面前,一脸认真地替他擦了手起来。

    洛林不由一怔,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阿黛尔嫣然一笑,娇声说道:“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说完之后,又眨了眨美眸,抛了一个媚眼过来,着实是冶艳灵动,勾魂摄魄,让洛林心中不禁大叹。就是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也不过如此!

    只是他的心中一迷糊,那疑问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凯瑟琳正忙着看文件,眼角的余光看到她的举动,也不禁心中好奇。

    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向这边看来。

    就见阿黛尔将他的手举了起来。借着阳光又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檀口一张,狠狠地咬了下去。

    那钻心的疼痛沿着手臂直入大脑。洛林痛的当即一呲牙,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的冷汗,但是因为她咬的极紧,却也不敢挣扎,只得咬着牙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阿黛尔又咬了一会儿,直到看到有血渗了出来,这才松开了檀口,气呼呼地道:“干什么?我打不过凯瑟琳,当然拿她的男朋友来出出气了。让她看了心疼”

    洛林一怔,不由张口结舌地看着她。

    凯瑟琳冷哼了一声,又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一边优雅地翻看着,一边说道:“黛尔,别忘记了,你也有份的。我提醒你,刚刚你咬的。是你的那一半。所以”,

    她抬头看了阿黛尔一眼,又接着道:“所以你随便咬,我才不会心痛”

    说完,还得意地呵呵笑了两声。

    阿黛尔一呆,然后气的牙根都有些发痒。

    她有心想要再去换一边去咬。一转头却看到洛林已经坐的远远的,顿时气急,纤手一抬,娇声嗔道:“你过来“!”

    洛林又不是傻子,当即是连连摇头,道:“不过去,打死都不过去!”

    阿黛尔顿时大怒,张牙舞爪地像个猫儿一样,就扑了过去。

    洛林急忙躲开,苦笑道:“黛尔。你就当是咬的是她的那一半还不行吗?”

    这时就听凯瑟琳道:“好了。黛尔别闹了。我有正经事跟洛林说。”

    阿黛尔一窒,气哼哼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在旁边坐了下来,虎视眈晓地看着两人。看她那样子,打定了主意是非报此仇不可了。

    凯瑟琳也不去理她,看着洛林,道:“你觉的我们这一次谈判怎么样?要不要我把你的名字也加进谈判的使团当中?”

    洛林一愣,奇怪地看着她,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凯瑟琳叹了口气,然后问道:“咱们这一次和阿尔摩哈德谈判,你觉的胜算如何?”

    洛林想了一下,不屑地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他们国内动乱,自顾不暇。咱们当然是可以大拣便宜,想怎么玩死他们,还不是由了咱们的便?还需要谈什么胜算?”

    凯瑟琳笑了笑,道:“所以说啊。虽然拉塞尔大人倒了大霉,愿他的灵魂在天上安息

    洛林忍不住提醒道:“妮可。他虽然是受了重伤,可是还没死,呢。”

    凯瑟琳一皱眉头,道:“他要是死了那就更好了。”

    她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所以说,这一次的谈判,可是白拣的一份功劳。把你的名字加进去。你不也可以顺便捞些功绩?虽然咱们不图那一些奖赏,但是,”

    说到这里,她不禁不好意思的轻轻咬了咬嫣红如石榴的娇艳红唇,道:“但是我们家老头子是个老死板。你有了功绩,将来见了面也好说话一点儿。”

    洛林不由一惊:“啊?将,,将来?”

    凯瑟琳当即黛眉一挑,俏脸含霜。寒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洛林吓了一跳,连忙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着那老东西杀人如麻,一瞪眼睛就宰人,跟吃豆芽菜一样。”

    不等他把话说完,凯瑟琳已经瞪起那双秀目,道:“什么老东西不老东西的。他是我爸爸。你说话客气一点儿。”

    “是,是。我知道。”洛林答应了一声,心中却是想道:他就算是你爸爸,可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老东西。然后又道:“我倒不是怕别的,只是怕到时候,万一他要是看我不顺眼”

    凯瑟琳气的一拍桌子,恨声说道:“他他要敢动你,我

    ,我就跟他拼了。”

    说完之后,自己也觉的没有多大的底气,最后一咬牙,道:“大不了,咱们私,,私”

    洛林顿时被呛的一连串的咳嗽。

    阿黛尔也是一脸惊奇地看着那灰眸女子,被她这无双的勇气给惊的呆住了。

    对她们这些人来说,虽然并不在乎那所谓的权势荣华,随便就可以扔到一边。

    但是能够将这些话如此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却是需要勇气的。

    凯瑟琳说完之后,看着洛林那坐没坐像,歪歪扭扭地斜躺在沙发上的样子,心中又升起了一阵愁绪:不说别的,光是看着他这没有形像削模样,让家里的老头子见了,也会失分不少。

    她看着洛林,然后耐下了心来,又接着说道:“不过洛林。你也改改。别整天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松松垮垮,跟个街头的小流氓一样,没有一点儿贵族的样子。”

    “知道了。”洛林懒洋洋地答应了一声,然后道:“贵族,有什么贵族样子?都已经贵族。大家还不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我没去撵鸡打狗、调戏小妞,到处欺男霸女,玩抢亲游戏,就已经是在为帝国的繁荣富强做出巨大的贡献了。”

    “你”你”凯瑟琳顿时气的直瞪眼睛,但是看着洛林仍然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根本不为所动。不由幽幽叹具了一声,又低下了头去。低声说道:“那”我把你的名字加进去了啊?”,

    洛林不由愣了一下,极不习惯她这么温柔的态度,原本他是不想要没事找事,拒绝掉的,但是看着凯瑟琳的模样,顿时心头一软,答应了下来,道:“好吧,好吧。反正是公家的便宜,咱们不占也是白不占。”

    阿黛尔感到凯瑟琳猛然间换了一个人一样,也是一脸惊奇地看着她。看到她虽然低着头,但是那好看的嘴角却是弯弯地翘起来,明显地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不由心中大是奇怪,网要出声询问。

    就在这时,就听一阵脚步声响。三人急忙转头看去。

    只见雷欧嘴里像是叼雪茄一样,极为烧包地叼着一根棒棒糖,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兴冲冲地高声叫道:“谁要玩抢亲游戏?谁要玩抢亲游戏?也算我一个。”

    凯瑟琳看着他一身的灰土,脑门上还冒着一层细汗,再将脸上的沾的泥灰一冲,变的花里胡哨的,顿时怒从心头起。

    她以手掐着小蛮腰,就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厉声刮斥道:“整天就知道玩。也不知道干点儿正经事情,又跑哪儿野去了?”

    雷欧眨了眨自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有些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得咎,然后挠了挠后脑勺,道:“我”我今天陪着公司的客人去工地视察了啊。我说死说活的,但是那些笨蛋们还是不相信那东西自动会转,轻轻松松地帮着干活。”

    凯瑟琳没想到这个小痞子居然还会有干正经事的时候,不由惊诧地看了他一眼,追问道:“后来呢?”

    雷欧拿着棒棒糖,用力地砸了两口,这才道:“后来也没什么了啊。那些家伙跑到了工地之后,看着那东西会转会动,一直是问东问西的。我看着不对,像是来偷我们机密的商业奸细,所以就让侍卫们揍了他们一个屁滚尿流,把他们打跑了。”

    他说到这里,不由愤悄然了起来,挥着小拳头,恶狠狠地叫道:“他***,真以为我年纪小就那好骗吗?”

    凯瑟琳不由一窒,然后苦笑着道:“那也算是不错,最起码警怯性挺强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手帕。在雷欧的小脸上用力地擦了起来,痛的那小痞子一直嗷嗷直叫,扬着小脸不住地躲闪。

    最后凯瑟琳不耐烦起来,抬手在他的小屁股上重重扇了一巴掌,这才让他老实了下来,乖乖地让她把自己的脸给擦了干净。

    雷欧擦过了脸之后,那张粉嫩的小脸被手帕蹭的通红。但是他却毫不在意,一边不住地东张西望。一边喜滋滋地问道:“对了,谁说要去玩抢亲游戏的?也算我一个。”

    凯瑟琳怒视着他,道:“抢亲游戏没人玩,砍头游戏到是有一个。你要不要也算一个?”

    雷欧当即大喜,不知死活地高声叫道:“好啊,好啊”

    他抬起头来,看着凯瑟琳眼中闪过的怒火,这才知道她话中的含意,不由悻悻然地摸了摸脑袋,低声说道:“哼,就会欺负”

    然后扁着小嘴,拐到了旁边。

    他看了看凯瑟琳又低头翻看起了文件,然后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跑到了洛林的身边,然后悄悄地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道:“老大,这是公司这个月发的薪水,我帮你领来了。”

    他才要将那信封塞过去,猛然间却又觉的有些不对,仔细一看之后。急忙又缩回了手去,呲着白色的小乳牙笑道:“拿错了,这个是我的。这个才是你的。”

    说完,从怀里又掏出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洛林看了一眼,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注意,急忙一伸竹邓信封拿了过来,塞进了怀里。

    雷欧看着他的模样,不由心中奇怪:这领了工资可是高兴的事情,他怎么鬼鬼祟祟的?

    他歪着小脑袋看了看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随后一转身,将自己的那个信封拿了出来,然后坐在沙发上面,大模大样地撕开了信封,掏出了里面的支票,喜滋滋地看着上面的数字,又用小手认真地数了一遍,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这可是我漫长人生当中的第一笔工资啊“!我要怎么花呢?是买一车的棒棒糖?还是买一捆的糖葫芦?

    人生的选择还真是太艰难了一!

    正当他拿着那支票,蹙起了淡淡的眉毛,一手托着粉红白嫩的腮帮。开始认真地思索起自己光明的未来的时候,这时就看到一只欺霜赛雪的纤纤玉手伸了过来,缓慢而稳定地将那支票从他的小手当中抽走了。

    雷欧不由一愣,抬起头来,看着那只纤手的主人,不解地道:“妮可,你干什么?”

    凯瑟琳丝毫不理,低头看着上面的数字,愕然道:“二十金币?雷欧你抢银行了?”

    雷欧怒声喝道;“我倒是可是听说那些银行后面前请有魔法师坐阵。一个个吃人都不出骨头。厉害着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快还给我。”

    说着,跳着脚,去夺那张支票。

    凯瑟琳将手高高地举起来,然后妙眼一转,道:“你的工资?交税了吗?”

    雷欧一愣,道:“还要交税?”

    他回头看了看洛林,顿时醒悟了过来,口不择言地怒声叫道:“交个屁的税。少蒙人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公司为了逃税,特意跑到了开罗曼尔群岛注的册。根本是不用交税的。你快还给我。”

    凯瑟琳冷笑了一声,伸出了春葱般的手指在那支票上轻轻一弹,道:“嗯!公司不用交税,你个人呢?按帝国法律,你斤。人还要交个人所得税的。身为帝国未来的继承人,你有责任以身做责的。”

    “啊?还有这么一说?”雷欧一愣。他咬了咬手指头,期期艾艾地问道:“那,,那得要交多少?”

    凯瑟琳想了想,道:“身为皇室成员,是不能够随便经商的。不过你放心,这税也不是太多。也就是百分之八十吧。”

    雷欧搬着小指头认真地算了算,道:“百分之八十?我一共赚了二十个金币,百分之八十,”

    他当即气的把自己的小胖手几乎都塞进了嘴里,怒声喝道:“你一下子就扣了十个。这还不叫多吗?”

    旁边的那三人不由头痛地呻吟了一下。

    阿黛尔一笑,在旁边认真地道:“二十的百分之八十是十六,而不是十。就这都算不好,还当董事长”

    雷欧一听,气的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全是晶莹的泪花。道:“十”十六个?也就是说我只有四个金币了?”

    这时凯瑟琳已经开好了另一张支票。随手扔了过去,道:“你以为呢。要不要?不要算”

    “算你咱们以后走着”雷欧看了看那张支票,最后强忍了怒气,一把抄了起来,转身就走。”

    雷欧怒冲冲地握着自己的小拳头。道:“还有什么事情啊?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凯瑟琳道:“明天要开始和谈了,你也要去参加。知道吗?”

    雷欧怒声叫道:“这关我什么事?我才不去”

    凯瑟琳俏脸一板,道:“不去也得去。你不光要去,而且还要给我打扮的好一点儿,要威风一点儿。知道吗?身为帝国的继承人,这些重大的事情,你不去,你让谁去?要不要别人连吃饭也替了你去?再跟我倔嘴,信不信今天晚上不许你吃饭?”

    雷欧一窒,然后怒发冲冠地一跺脚,高声叫道:“好,我去。

    我去还不行吗?”

    说完之后,一转身,噔噔噔地跑远了。

    洛林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不由一皱眉头,道:“妮可。你这也太过苛求他了唱?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

    凯瑟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那张支票,苦笑了起来,反问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可是他不光是个孩子。还是帝国未来的继承人。皇家的那些事情

    她说到这里,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过了半天之后,这才幽幽地继续说道:“当初我五岁的时候,我的外公就已经开始培养我了。他把我骗到了家里的楼顶上。然后又抽了梯子。

    当时风特别的大,而且我又冷又饿。可是不管我怎么哭,怎么求他。可是他都是不把那梯子架上。硬是让我在那上面呆了大半天。,

    我下来之后,足足有三天不理他。可是后来他却告诉我,身为皇室成员,谁都是不可以相信的,就连外公也不能例外。唯一能够相信的。也只有我自”

    她说着,轻柔而决然地将手中的那张支票一撕两半,然后又要继续地撕下去。

    洛林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道:真是不能光看贼吃饭,也要看看贼挨打的时候。别看这些皇家表面上风光无限,可是这些皇家教育怎么都是这么变态?非要把人教成了傻子这才甘心。

    他看着凯瑟琳眼中闪着的晶莹泪花,然后一伸手,将她手中的支票夺了过去。问道:“所以为了教育雷欧,你就是不能让他过的太舒服了。是吗?”

    他顿了一下,又道:“我想问问。你外公当过皇帝吗?”

    凯瑟琳一愣。“咦?”

    洛林叹了口气,又道:“你让一个没当过皇帝的人教你怎么当皇帝。就不怕他把你骗到萝卜地里面去?相信我吧。所谓的名君圣帝没有一个是靠猜忌而流芳百世的。他们不会不相信别人,相反的是,正是因为他们相信了所有的人,所以才能成为英明的君主的。”(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