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为哲学而战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四十二章为哲学而战

    斤了他众愤怒的斥责。洛林两人皆是阵心时他到从外面传来的激烈的吵闹声。

    凯瑟琳听了一下,却发现离的太远,那声音根本就听不清楚。不由一皱眉头,出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雷欧一翻白眼,怒气冲冲地叫道:“怎么回事?还能怎么回事!阿尔摩哈德的那帮痞子打上门来了。我跟小弟们说,让他们操家伙跟我一起砍了那些王八蛋。可是他们都不借我刀子。还说非要找你出出做主。”

    他顿了一下,然后不耐烦地催促道:“你到是快一点儿啊。

    咱们去砍翻了那些坏蛋们。一定要讨回这斤。场子。”

    他一边说着,一伸手从身后摸出了一把足有一人高的斩马长刀,然后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将那沉重的长刀颤微微地举了起来,然后在头顶上胡乱地舞动了两下。让人很是担心他会不会一个没抓稳,让刀子滑下来砸了脚指头。

    听了他胡乱的介绍,凯瑟琳不由与洛林对望了一眼,尽皆明白了过来。一定是阿尔摩哈德人听到了消息。跑来慰问的。

    但是大家在群情激愤之下,难免会和他们起了冲突。而雷欧这小痞子肯定是在里面上窜下跳,唯恐天下不乱,所以那些老成持重的使团人员这才将他支开,派他前来找自己的。

    她看雷欧闭着眼睛,气势汹汹地举着刀子胡乱地挥舞,先是踉跄地将门口的花瓶打破,然后又是一刀将旁边的一把椅子砍坏。

    她急忙上前一步,先是抬手赏了他一个暴栗,然后在他的惨叫声中,从他的手中抢过了那把大刀。

    雷欧顿时大急。他揉了揉脑袋上肿起的大包,然后道:“你,”你卡什么?我好不容易这才找来的。快还给我,还给我。”

    说着,跳起脚来,要从凯瑟琳的手中去抢。

    凯瑟琳将手举高,见他纠缠不休。顿时不耐维起来。将纤手一抬。将那长刀甩手飞了出去。

    就听“夺,地一声,那柄长刀已经钉在了房梁之上,然后在巨大的惯性的做用之下,不住地晃动。

    这一手法极是干净漂亮。让洛林在旁边看了,不由心头忽悠了一下。就连头皮也隐隐有些发凉。

    凯瑟琳看了他的模样,不由美目一转,百媚千娇地横了他一眼,然后拖着仍然吵闹不己的雷欧的脖领,迈步向外走去。

    洛林抬头看了看钉在房梁上的大刀,无奈地一耸肩,然后也急忙跟了出去。

    三人来到了房外,只见大门具处聚集了一大群的人。

    十几名使节团的官僚正围着数名身穿白色托加长袍的阿尔摩哈德,一脸愤怒地说着什么。

    凯瑟琳见此不由得黛眉一挑,冷然喝道:“你们站在门口,这么争争吵吵的算是怎么回事?让人看猴戏吗?”

    她这一句话,将双方全骂了进去。极是厉害。

    众人不由全都皱起了眉头,转过头来,看到是她,也不敢怠忙,纷纷躬身施礼。

    凯瑟琳几步走了过来,用眼角凌厉地一扫,恨铁不成钢地寒声说道:“身为帝国官员,你看你们都像是什么样子?如果首相大人知道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众人尽皆俯首,不敢出声。

    凯瑟琳得理不容人,又接着说道:“首相大人因为重伤,不能署理公务。因此上,从今天起,和谈事宜由我做主。他也表示了同意。知道了吗?”

    众官员对望了一眼,却也并不出声反对,甚至是有些暗暗窃喜。

    毕竟出了首相遇刺这么大的一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重大事件,又不是赈济灾民了。又或者搞基础建设工程这一类大有油水,可以随便贪污受贿、营私舞弊的工作。

    如果应对的轻了,不免被国内的人大骂茹奸,卖国贼。如果处置的重了,激化了矛盾,挑起了战争。又难保皇帝陛下不高兴,大骂一句饭桶。然后推到了宫门外,就地砍了脑袋。

    这个时候有人出来扛起来,不管是轻是重。他们都正好推卸责任。这些流氓可都是官场老手。,

    他们别的不一定会,但是这安场第一神功“推字功”这些老油条们却还练的很是熟练的。虽然比起东方不败的“蔡花宝典,稍差一点小儿。但是却也差不了多少。不然的话。早就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官场森林当中被别人给踩下去了。

    凯瑟琳刮斥完了那些个帝国的官员们,看他们全都俯首贴耳、老老实实的,这才小出了胸中的一口闷气,然后转头向对面看去。

    只见在一辆华丽的马车旁边,阿尔摩哈德第二王子殿下,网多雷斯仍然面带着微笑,静静地看着自己。

    她不由一怔,蹙起了好看的黛眉。寒声问道:“王子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幸灾乐祸,你也来的太早了吧?我们的首相大人虽然被你们的人给刺杀,但是他却还没有死呢一!”

    说完之后,那俏脸之上闪过了一丝的轻蔑。

    洛林在心底将她那未说出的话给补了完整:“杀个人都杀不死,还

    但是他随即感到了一股怨毒的目光向自己投来,不由一怔,转头看去。却见一名身材魁梧,一头卷发的中年男子站在了网多雷斯的身边,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洛林不由得心中奇怪,这家伙是干什么的?我又没抢他老婆,为什么会这么地恨我?

    这时,就见网多雷斯笑了一下。然后道:“殿下多虑了。我们只是听闻首相大人受了伤,所以特意前来慰问一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凯瑟琳毫不相让,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慰问一下?你怎么不说说,我们忠心耿耿,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首相大人是被谁所伤的?现在跑来献人情,还是免了”

    雷欧听了她如此夸赞首相,而不是像先前经常使用的“那个老不死的坏东西,来形容他。不由惊奇地“咦,了一声,抬起头来,看向了凯瑟琳。然后悄悄地退了一步,向洛林问道:“老大。这个女人真的是我的姐姐吗?”

    洛林在旁边苦笑了一下,然后解释道:“反正首相大人现在躺床上不管用了。多说两句好话也没什么的。就像咱们经常骗死老百姓们一样。说他们“勤劳善良、任劳任怨”哄着他们高兴,好认真地给咱们干活罢了。

    谁会真的把他们当一回事的?”

    雷欧这才明白了过来。他张大了小嘴,“噢,了一声,又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把今天学到的这政治高招牢牢地记在了心底。

    网多雷斯被凯瑟琳一通挟枪带棒的恶损,不由连连苦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就见他身边的那个卷发大汉怒哼了一声,然后眼中寒光一闪。手按长剑,跨拼了一步,道:“郡主殿下,这一不年的事情,也不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但是既然刺杀者是一名阿尔摩哈德人,我们也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所以”

    他顿了一下,然后以手按胸,又接着说道:“所以,您请相信,我们呼唤和平的诚意。我们是真的希望我们阿茹两国之间放下纷争,抛弃了以往的仇恨,共同创造和平,让百姓们可以安居乐业,过上幸福美满地生活。”

    凯瑟琳不由愕然一愣,然后转过了头去,和洛林对望了一眼。他们同时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解,和一丝的”一丝的喜悦。

    长久以来,阿尔摩哈德帝国一直是茹曼的心腹之患,不然的话,首相拉塞尔也不会在北线失利之后大出昏招,想要把凯瑟琳嫁出去,以和亲去换取和平。

    但是他们现在却发现,一向武高气扬,动不动就以战争威胁茹曼帝国的阿尔摩哈德人,像是沉重的阴影一样压的他们几乎喘不气来的阿尔摩哈德人,突然就放弃了以往强硬的姿态,软弱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却也足以让他们感到一阵轻松了。

    网多雷斯猛然间大声咳嗽了起来。不住地向那大汉使着眼色。但是那大汉却浑发未觉一般,只是盯着凯瑟琳。

    凯瑟琳看到冈多雷斯脸上尴尬的神色,不禁犹豫了一下。

    她敏锐地察觉到了阿尔摩哈德人这前踞后恭的态度背后一定藏着什么重大的事情,如果可以查出原因的话。到谈判的时候,就可以尽占上风。,

    但是这件事情却绝对不能让拉塞尔知道,否则的话,那老家伙就是死的只剩下了一口气,也一定会从床上蹦起来,将这功劳抢到自己的手中。

    想到这里,凯瑟琳不由微微蹙起了眉头,想要找个借口,好让这些阿尔摩哈德人赶快滚蛋。

    就在此时,就听门口一阵脚步声响。

    希尔梅莉娅款款地从房中走了出来。

    她一脸怒容地看着众人,道:“你们干什么?不知道病人伤势极重。需要静养休息吗?在这里大吵大闹的,病人还怎么休息?都给我快走。别在这里添”

    “你”那卷发大汉看她对自己毫不客气,顿时大怒,上前一步。寒声说道:“你只不过一介修女。居然敢如此对我说话。真是活不耐烦”

    希尔梅莉娅丝毫不惧,下巴微微一扬,道:“修女?修女怎么了?我们服侍众神,救人危难,导人向善。比起你们这帮只会趴在人民的身上,吸食他们血汗的寄生虫来。要好上太多”

    那大汉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手中紧紧地握住了长步打手,的剑柄,厉声喝道:“好个牙尖嘴厉的女人。没有一点儿礼貌家教。不教教你,就不知道什么叫男尊女”

    洛林在旁边听了不由直皱眉头。心中暗道:你想要教一个女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扯上男尊女卑什么的,把大家伙也全都算了进去,这就太丢人了吧。

    在场的那些茹曼官员们也是一脸的尴尬,毕竟他们马上也要在凯瑟琳的手下工作。那个卷毛的这一句话,把他们也全都骂了进去。

    倒是凯瑟琳毫不为意,能让希尔梅莉娅吃亏,她就走出卖灵魂都会干。更何况只是几句不痛不痒的大话。因此上,站在旁边兴致勃勃地看着热

    就差拿个爆米花、饮料什么的,然后在旁边吹口哨起哄了。

    希尔梅莉娅看对方一脸怒容地冲了过来,却是丝毫不惧。

    她那双凤目微微一眯,然后冷笑了一声,紧接着,双手在胸前比了一合,一个奇怪的手势,低声喝道:“圣佑陪!”

    顿时,就见一道白光的光芒撒下,将她整个人完全罩下,挡在了那个卷毛大汉的身前。

    那大汉见此,抬手抽出了长剑。然后怒吼了一声,挥刮向那白光砍去。

    就听“当。地一声轻响,那长剑打手,重重地砍在了白色的光壁之上。而那光壁闪了两下,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寸寸地碎裂了开来,随后“丁,地一声轻响,然后化做了一片片晶莹的碎片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众人不由尽皆一惊。

    “圣估之墙。这法术虽然并不算厉害,可是却也是以坚固闻名,很难被人攻破。而那大汉却如此轻易地就将它砍成了碎片,可见他的武功是何等的高强。

    希尔梅莉娅也是没有洲到自己的法术会如此轻易地被人攻破,俏脸之上顿时闪过了一丝惊慌,看到对方那长剑如毒蛇吐信一样,向着自己刺来,急忙连连后退。

    她一边后退,双手一边在胸前连连比划,想要再施法术,但是却被那长剑给逼迫着,几次都没有成功。

    这时,那大汉一脸狞笑着,将手中锋利的长剑一递,已经刺中了她胸口的衣衫,然后长剑一挽一挑。

    只听“哧,一声轻响,那件白色的长袍已经被划打手,开了一道大缝,透过那道缝隙,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酥胸前面那两座高耸而起的、坚挺腻滑的玉肤香肌。

    希尔梅莉娅顿时气得花容失色,俏脸上一阵苍白。

    她也不顾那寒光闪闪的剑锋,而是一低头,先是将那衣襟掩了起来。将自己丰挺的香肌给掩藏了起来。

    洛林见此,也顾不得许多。

    他一俯身群,窜了喜去,然后右手一挥,一道白光闪过。那把战魂剑已经跳到了手中,紧接着,伸剑一格,将那卷毛大汉的长剑格开。

    他挡在了希尔梅莉娅的身前,看着对面那大汉,淡淡地说道:“够了。阁下如此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不觉的羞愧吗?”

    那大汉看着他手中闪动着的剑光,那双如野兽一般的黄色瞳孔不由收缩了一下,低声道:“战魂剑?”,

    洛林呲牙一笑,然后将手中的长剑挽了一个剑花,道:小心一点儿啊。什么战魂剑?我这是战魂刀。别看你是阿尔摩哈德人,说错了话。小心我也一样告你毁谤。”

    这时,网多雷斯走上了前来。他俯首在那大汉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大汉不由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网多雷斯这才一笑,向凯瑟琳众人一点头,微笑着说道:“既然首相大人身体欠佳,那么我们改天再来拜访。告辞了。”

    说完,又是优雅地一躬身,然后转身登上了马车。

    那大汉狠狠地瞪了洛林一眼,道:“希望改天咱们有机会在战场上见上一面。”

    说完之后,又向站在他背后的希尔梅莉娅投去了警告性一瞥,这才跳上了马车,然后扬长而去。

    洛林不禁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心中对于那大汉的身份充满了疑惑。他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连王子网多雷斯也不敢怠慢。

    听说阿尔摩哈德帝国阴盛阳衰,皇耸老儿不管用,所以现在母鸡司晨。是由一个女人一手掌握国家重权,难道说这个家伙是网多雷斯老母的奸夫?所以他也不得不客气地对待这个家伙?这样说来的话,那么那个可怜的老皇帝的脑袋上岂不是顶了一顶绿油油的皇冠了吗?

    就在他满脑子龌龊念头的时候。这时希尔梅莉娅已经收拾好了衣服,从他的身后转了过来。

    她一手紧按在胸前,然后那双明亮清澈的凤目紧紧地盯着洛林,看了半天,突然大声说道:“你以为我真的打不过那人吗?就是打不过,我也有绝招,最起码也可以让他跟我同归于我就是死,不用你这个贵族跑来帮忙你就是这样做,我也不会领你的情。”

    洛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了一下,道:“你不用领我的情。我挡开他只是因为我和他哲学观点的冲突。你也知道我们这些纹了身的”呃,,有文化的文人,要是说到别的,还好说一点儿。但是一牵扯到哲学问题,那么大家也就只能是打个你死我活了。”

    “哲”哲学问题?”饶是希尔梅莉娅心中不快,但是却也不禁好奇了起来,一脸的奇怪,心中暗道:两个人打架还牵扯到什么哲学问题?这也太奇怪了。

    洛林一脸愤怒地道:“这是当然。你看他的表现就知道,那个下贱的胚子居然用剑来割女人的衣服。真是下贱到了极这怎么可以原女人的衣服一向都是用来脱的嘛一!”(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