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探病去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四十章探病去

    ”。

    虽然这其中带有巨大的鼓动和欺骗性,不管怎么说,却让对于之前海伦尼克文明稍有理解的人都会立即沉醉其中。

    希伦的光荣不用多说,仅仅只是那些在光辉的历史中留下的一连串名字:苏格拉底、拍拉图,亚历士多德、列奥尼达”就足以让人感到无上的荣光。

    而茹曼,则更不用说。在帝国的建立之初,面对着如怒涛狂潮的不死族与魔族的联军,帝国的人民却毫不畏惧,拿起了武器抗击强敌,用生命和血肉阻挡了他们的残暴而无情的进攻,谱写了一曲曲的烈血悲歌。最终挽救了人类的文明。

    仅此一项就足以让他们傲视天下。更别说在这之后,又是不断地开拓和征服。

    它就像是一个森林和草原的王者。沸腾的热血、旺盛的精力和强大的力量,如雄狮一般屹立于世界之巅,令人不敢直视。

    它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伟

    帝国的人民不管到达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受到了任何的麻烦,只要举起了右手,高呼一声“我是茹曼人。

    那么即使是最残忍的暴君也必须对他们以最公正的待遇,否则就将面对那数以百万计的、武装到牙齿的精锐茹曼军团的血腥报复。(其实越是残暴的君主,对这些茹曼来的盲流们反而要好的多。因为他们都忙着对付自己国内的那些个死老百姓,没工夫答理他们,不管他们惹下什么事商,却总是喜欢息事宁人。反倒是那些稍稍有些民主性的国家对这些痞子们毫不客气,说抽鞭子。就抽鞭子,说砍脑袋,就砍脑袋。)

    正因为如此的强横,这也造成了茹曼人的骄傲自大,只能允许自己到处去杀人放火、抢东西抢钱抢女人、耍流氓,却绝对不能让别人占他们那怕一点点儿的便宜。

    但是现在,就在这一天,儒略历八三一年十月十九日,茹曼的首相,红衣主教拉塞尔却遭到了来自敌对国家阿尔摩哈德人的恐怖袭击。

    这对于骄傲的茹曼人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一事件本身就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战争也只能是战

    但是,做为当事人之一,而且以后要成为军人,必须通过战争才能换来房子、车子、票子的洛林爵爷突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地痛恨战争。

    因为只要战争一起,那么他和阿尔摩哈德人的生意也就泡了汤,黑鹰公司也就会完全丢掉庞大的阿尔摩哈德帝国的市场,损失大笔的金钱。

    这也难怜他老人家会情绪激动、破口大骂了。

    他有心想要再成立一家中立性的公司开展业务,打打擦边球,但是想了想之后,却还是放弃了。毕竟他也是一个茹曼人,真的这么干的了。被其他人知道了会怎么想,茄奸的帽子是不是扣实了。就是他自己也会鄙视自己的。

    这时,爆炸的现场已经处理完毕。

    洛林看看再也没有什么事情,于是和雷斯特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心事重重地带着薇拉几人回到了别墅。

    他们刚才坐在客厅里面,还没来得的及说话。

    这时凯瑟琳已经带着雷欧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她看到了洛林,也顾不上说话。一个箭步就跳了过来。然后火烧火燎地在他身上乱摸,一边狂吃着洛林的豆腐,一边连声不断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事没有?身上受了伤没有?头痛不痛?胳膊呢?肚子呢?

    洛林看她也不顾在场的几人。肆无忌惮地向自己的要害摸了过去,急忙躲了开去,道:“妮可,妮可。你就放心吧。我没事。真的没事

    ”。

    凯瑟琳这才松了口气,道:“黛尔呢?”

    说着,一转身向阿黛尔扑了过去,在她的身上又是一阵乱摸,摸的阿黛尔不住地啊啊尖叫,然后不顾一切地开始反击。到了后来。又发展成了一场令人赏心悦目的混战。两个人全都是发乱钗横,酥胸半露,风光无限、春色满室。

    过了好半天之后,她们这才平静了下来。

    凯瑟琳两人收拾好了衣服,又重新坐下。,

    凯瑟琳这才问道:“我一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只是听说爆炸,有人受了伤,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洛林无奈,只好耸事情的经过讲叙了一遍。

    凯瑟琳听完之后,顿时大怒。只气的俏脸通红。

    她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阿尔摩哈德人居然敢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付我帝国的首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她顿了一下,然后又关切地问道:“拉塞尔死了没有?”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谨慎地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也受了重伤。虽然他当时强撑着并没有说出来,不过我看他嘴边的血迹,很显然是内脏已经受了重击。必须要好好养上一段时间。”

    凯瑟琳不由得柳眉一挑,恨恨的骂道:“真是一帮饭桶,连杀个人都杀不死。这些阿尔摩哈德人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洛林一窒,然后叹息地说道:“妮可,他们是阿尔摩哈德人,你能

    望这

    凯瑟琳先是一愣,然后不禁笑了起来,百媚横生地飞了一个媚眼,道:“你这张嘴真是有够毒的。迟早得让我笑死了。”

    她想了想,妙日一转,然后又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喜滋滋滋地拍了拍纤手,道:“不行。拉塞尔遭到了这种袭击,身为帝国的皇室,我有义务去慰问一下他才行。”

    说完,拎起了裙角,一脸高兴地就向外跑去。

    她跑到了门口,猛蔡间想起了什么,一转身叫道:“雷欧,你也跟我过来

    ”

    “啊?”雷欧惊叫了一声,极不情愿地道:“也有我啊?这

    这关我什么事情?”

    凯瑟琳一跺纤足,低声喝道:“怎么不关你的事情。身为帝国未来的继承人,你有义务去向忠心的臣子表示慰问。”

    雷欧揉了揉自己的小鼻子,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凯瑟琳瞪大的双眼,只得硬着头皮站起了身来。口中却不住地低声发着牢骚:“真是倒霉,哼,你总有话说

    洛林无奈也站了起来,就要跟上去。

    凯瑟琳不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柔声安慰道:“你就留下好好休息吧。不用再跟着我一起出去,再说了现在的枫叶丹林已经加强了防备。而且我带有侍卫,不会出事的。”

    “不跟着怎么行啊?”洛村苦笑了一下,然后解释道:“我不是担心有没有敌人前来,只是怕你慰问的时候,会幸灾乐祸地笑出声来。”

    凯瑟琳一愣,然后转头看向了其余的众人,一指自己的俏脸,不信地问道:“难道我的笑意就这么的明显?”

    众人不由齐齐地呻吟了一声,也不答话。

    这时,雷欧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断然道:“姐,你知不知道,你笑的脸两边上的小酒窝都已经变成了酒坛子。而且嘴角也裂到了耳根边上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看凯瑟琳已经恼羞成怒,抬手赏了他一个暴栗。把他打得眼泪汪汪的,痛呼不己。

    雷欧发现自己这一次是无故得咎,不由的大怒。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他怒视着凯瑟琳道:“你

    ,你”我今天跟你拼”

    说完,紧握了那双拳头,迈动小短腿,就要向凯瑟琳冲过去。

    洛林不由苦笑了一下,急忙上前拦下了那行。暴跳如雷的小痞子,又是一阵好哄,这才让他平息了怒火。

    雷欧最后使出了震烁古今的阿精神胜利**,一边两眼含着晶莹的泪花,一边高傲地扬起了小鼻子,摆出一副好男不与女斗的架势。

    洛林看了不由心中好笑。

    三人略略收拾了一下,又跟坐在客厅的那三人打了一声招呼,这才出门而去。

    他们来到了茹曼使节团的临时住所。一下车,就看到在场的那些茹曼来的使节们一个个满脸悲愤。

    凯瑟琳的心头顿时一紧。对她来说,拉塞尔虽然不是个好人。仁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帝国的首相,而且能力出众,像他这么重量级的如果真的就这么死掉了,对帝国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她不禁眉头一蹙,向迎上来的侍从问道:“怎么样,首相大人的伤势很严重吗?”,

    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答道:“大人的伤势经过了医治之后,已经好了许多,但是回来之后,又一连吐了好几次的血。”

    洛林不由顺了一下舌头。心中暗道:当时的那场爆炸威力那么大。他居然还没有多少事,就算是有什么护命的水晶挡一下,但是也是不可能那么活蹦乱跳的。果不其然。那老家伙当时确实是在硬撑着。

    凯瑟琳听了,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跟在了那人的身后向房中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向旁边的雷欧低声嘱咐道:“等一会儿,看到了那老东西,表现的悲伤一点儿。但是也别像上一次去慰问拉曼勋爵一样。哭的跟我扣了你的零花钱一样。知道吗?”

    雷欧被她拉着小手,紧紧跟在她身边,甚至有些踉踉跄跄,但是却毫不在意地小声答道;“当时你是扣了我的零花钱了”

    他看凯瑟琳瞪起了眼睛,又急忙道:“我知道了,知道了。到时候我有办法的。不信你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得意地一伸手,在白嫩的小手中亮出了一件东西。

    凯瑟琳一脸古怪地看了看,道:“你拿这个干什么?”

    雷欧嘻嘻一笑,道:“这是洋葱,等一会儿见到人了,把这个往脸上一抹,想多难受就有多。眼泪吧嗒吧嗒地就下来了。”

    凯瑟琳犹豫了一下,道:“这东西不错,给我了。”

    说完,一伸手就从他的手里给抢了过去,拿在了自己的手中。

    雷欧不由大怒,急忙跳了脚去够。但是却都被凯瑟琳给轻轻地闪了过去,他有心想要大闹一场,但是从小受的教育,却也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大闹了起来,绝对不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只能是对着凯瑟琳怒目而视。

    但是他瞪了好一会儿,却见凯瑟琳一脸的若无其事,丝毫也没有被自己这犀利的目光给吓倒了,最后只能是哼了一

    “

    广,纸声说道:“那我怎么办?”凯瑟琳侧头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前面带路的那名侍卫,紧接着左手一捂他的小嘴,右手一伸,在他嫩嫩滑滑的小屁股上用力地一捏。

    雷欧痛的手足乱舞,拼命地挣扎了几下,那眼泪当即就哗哗地下来了。

    凯瑟琳轻轻地拍了拍手,然后满意地说道:“很好,非常好,就这样子保持住了。”

    说完,施施然地跟上了那名侍卫,向前走去。

    雷欧气的头发狠狠立起,都快要疯了。

    他恶狠狠地看着凯瑟琳婀娜的背影。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洛林同情地拍了拍他的小肩膀。低声问道:“你今天是怎么招惹她了?”

    雷欧想了想,一脸茫然地答道:“我没有啊。就是今天出去玩,碰到她在逛街,非要拉着我。在吃饭的时候,我就说了一句她那么胖,还吃那么多的零食。除此之外也没别的”

    洛林不由一窒。

    他看着那胖胖的小男孩,心中暗道:你这还叫“也没别的。?再有别的你就死定了。说一个女人胖。她不跟你拼命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雷欧说完之后,想到了什么。然后一转身,怒视着洛林,低声喝道:“你看看你,也不说好好管管你马子,让她跑出来到处胡乱地欺负人。”

    洛林无所谓地一耸肩膀,道:“这关我什么事?”

    他顿了一下,看雷欧还有话说,不由眉毛一皱,反过来指责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们家从来都没教好她。我也想找一个温柔贤慧的,

    他才说到这里,就看到前面的凯瑟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冷冷地膘了一眼过来。顿时吓了一跳。

    他和雷欧对望了一眼,然后齐齐地闭上了嘴巴,跟了上去。

    几人来到了使馆深处的一个房间,推门进去。

    凯瑟琳一进门就看到房冉里面大白天的却被厚厚的窗帘挡着,密不透风。但是在旁边的桌子上亮着的巨大的魔法灯,照的异常的明亮。

    那侍从看到她的不解,急忙解释道:“殿下,是这样的。大人受了重伤,牧师们说,怕他身体虚弱。再受了风寒,所以让我们把窗户全都给挡上。”,

    凯瑟琳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坐在床边的那名牧师回过了头来,看到在场的众人,不由一皱眉头,毫不客气地刮斥道:“兰多斯,我是怎么跟你说的?病人需要静养,你又让这么多只会拍马屁的人进来干什么,都快给我出去!”

    洛林借着房内的灯光,看到了对方那明艳如花的俏脸,和一双动人心魄的美丽眼睛,立时认出了那人,正是希尔梅莉娅。

    这时,那名胸猛的少女也看到了洛林,顿时怔了一下,然后有些慌乱地移开了眼睛。

    看到她的这个动作,让洛林也不禁尴尬了起来。

    凯瑟琳看了顿时心中疑云大起。侧过头来,那些灰色的美目不住地在他们两人身上乱转。她网要张口询问。

    就在这时,就听一声轻咳,拉塞尔已经醒了过来。

    他抬起头来,看到了凯瑟琳,急忙挣扎了一下,想要从床上下来施礼。

    凯瑟琳急忙走了过去,伸手将他扶住,温声说道:“首相大人,不必多礼,我听说您遇到袭击,受了重伤。所以特意代表了皇室,向您表示慰问。”

    拉塞尔强撑着坐了起来,然后又咳了两声,最后长叹了一声,然后颤微微地说道:“殿下,多谢您的关心。只是”

    说到了这里,他不由又是一阵的咳嗽,然后不动声色地将那块捂在嘴上的手帕,按在心心当中。但是洛林还是眼尖地发现了,那手帕上渗出的、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凯瑟琳也已经看到了那一丝血迹。

    她两眼中寒光一闪,怒声喝道:“这些该死的阿尔摩哈德人。真是欺人太甚。居然敢暗杀我们帝国的首相。”

    拉塞尔慌忙说道:“殿下,千万不要。帝国现在北线,东线都有战事。帝国不管再怎么强大,它也经不起同时打三场战争的。”

    凯瑟琳下巴微微一扬,高傲而冰冷地说道:“首相大人,茹曼帝国的鲜血是不会白流的。您就安心地养伤吧。这里的事情从今天起由我来接手。”

    拉塞尔急切地叫道:“殿下”

    洛林在旁边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上了前来,然后说道:“首相大人。您受了重伤。但是如果帝国面对这一严重的事件,不能有所表示的话。那么只会让人认为帝国的软弱可欺。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们打不打第三场战争的问题,而是第四场战争,第五场战争会是谁来跟我们打的问题了。”

    拉塞尔不由一愣,转过头来怔怔地看着洛林。半天之后,他像是放弃了一样,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一次的和谈就由你们来接手吧。我确实是力不从心了。”

    谢谢轻浮的葳羽同学。

    然后,要票啊要票要票啊!!!(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