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死骑士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三十八章不死骑士

    讪时,余下的数名法师也呼啸着从洛林等人的身侧掠讨心了下去。

    怒吼声,爆炸声不住地从远处传来。很显然雷斯特是将他胸中的怒火发泄到了那个逃跑的亡灵法师的头上。

    阿黛尔听到那爆烈的声响,心中不禁隐隐有些担忧。

    她美眸一转,偷眼看了看洛林。看到洛林一直紧锁着眉头,好像是在思付着什么,心中顿时对自己的外公升起了一丝怨恨。

    她不安跺了跺纤足,喃喃地低声说道:“真是的,发那么大的脾气干什么?也不怕吓着了别人”

    就在这时,拉塞尔脸上浮显出了一阵红潮,然后身体晃了两晃,坐倒了下来。

    洛林急忙走上了前去,一脸关切地问道:“大人,你怎么了?”

    拉塞尔摆了摆手,然后急喘了几下。没好气地说道:“没事,死不了的。就是死,也只会到了家再死。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小子为难的

    ”。

    洛林顿时苦笑了一下,道:“大人,你说笑了。您真的不要紧?”

    拉塞尔哼了一声,然后在他的搀扶下,缓缓地坐稳了身体,又重重地喘了一口粗气,这才解释道:“只是刚刚法术使用过度的后遗症。”

    洛林看了看他,一脸的愕然。心中暗道:好歹你也是一个红衣主教。比起牧师奶妈来,高了好几级。岂不更应该是个超级奶妈啊?怎么刚刚只是使了一两个法术而己,你就累成这个样子?

    以后下副本刷精英的时候,宁肯队里没有牧师奶妈,也绝对不能跟那个老家伙一起组队。

    拉塞尔看到他眼中的目光,顿时大怒,一顿手中的法杖,厉声喝道:小子,你眼里的那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看不起我啊?想当年,我老人家到处威风,,咳,咳,咳”

    他说到这里,不禁又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洛林看着他咳嗽着,那枯干老瘦的身体都佝偻起来,不禁有些于心

    。

    他伸出手去,轻轻地拍着拉塞尔的后背,敷衍道:“是,是,是。想当年,你老人家到处威风,耍流氓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的,是吗?好多人都是这样说过的。”

    拉塞尔听到他说“耍流氓。几个字,顿时一愣,连咳嗽都停了下来,嘴唇一下子变的发青,而且还不住地哆嗦着。

    他颤微微地指了指洛林的鼻子,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却只是喉咙里滚出了一阵低沉的声响。最后有些灰心地摆了摆手。低声说道:“都说你这家伙嘴巴够毒,算了。我也懒的跟你多说,免的被你给气死了。”

    洛林笑了笑,道:“是。不过大不觉得你的咳嗽好了很多了吗?”

    拉塞尔又是一愣。他怔怔地看了洛林半天,最后长叹了一声,道:“果然不错。”

    他侧头看了看阿黛尔的俏脸上露出的一丝得意,心中一动,然后又恶毒地加了一句,道:“果然不愧是郡主小姐看上的”

    他说完之后,不动产色地向旁边膘了一眼,有些欣喜地看到,那名妙龄少女果如所料地黑下了脸来。

    洛林心中暗骂了一句,假装没有听到他的挑拨。

    他轻咳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发现那灰蒙蒙的霎气消散了一些,但却仍然笼罩在四周,不由心中奇怪。就好像心底也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总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

    拉塞尔身为政治家,也不是什么只会做口舌之争的浅见之徒。见洛林自动退却,也是淡淡一笑。然后顺着洛林的目光,向旁边看去,立时看到了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四具护卫骑士尸体。

    他怔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上了前去。

    拉塞尔来到了那几人的身前。静静地看着他们的尸体,脸上显出了无比的悲伤。

    洛林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不久之前还对着自己一脸不屑的骑士们。看着他们的鲜血细油的流出,浸润了有些枯黄的草地,也是一阵无言。感叹着生命的无常,刚刚还是活蹦乱跳,但是转瞬之间,就变成了尸体。

    而在此同时,他的心中对于那些只会躲在暗处施放冷箭、卑鄙无耻的亡灵也是深恶痛绝。,

    阿黛尔也是走上了前来,将手中的长刀刷地一举,郑重地行了一礼。

    那一瞬间,给洛林一种错觉。好像那个烟视媚行的祸国殃民的娇柔美女一下子不见了,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英姿飒爽、百战荣归的女将军。

    过了好一阵之后,拉塞尔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法杖,低声地吟唱了起来。

    那吟唱声带着一种奇怪的节奏。平静之中又带着一些悲伤,然后消散在了微微的秋风当中。

    随着他的吟唱,那法杖的顶端又渐渐地冒起了一阵白光。

    拉塞尔吟唱了一会,然后将那法杖放下,喃喃地道:“伟大的勇士们啊。祝你们英武的灵魂升入天堂,永伴在众神的身旁”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将法杖指向了那几具尸体。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只见一具尸体猛然间从地上跃了起来,然后发出了刺耳的尖啸声,张开了尖利无比的十指,向着拉塞尔猛扑过去。

    众人不冉大吃了一惊。

    洛林因为一直感觉不对,也不敢放松警怯,那柄火枪一直拎在手中。

    此时,看到有黑影扑来,急忙手腕一转,抬起了手中的火枪,也来不及瞄准,就扣动了枪机。

    随着“轰。地一声枪响。

    那人影顿时惨叫了一声,然后被“轰。的倒飞出去。

    但是令众人感到胆寒的是,那人到飞出去,止停了退势之后。却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浮在了半空当中,不住地对众人发出阴惨惨的笑声。

    洛林看着他一脸的血污,十指尖利如刀。满头的乱发披散在脑后。那样子极为狰狞。他这才明白刚刚究竟是什么地方感到不对。

    从才开始的猛烈攻击来看,那亡灵法师是早有准备,那么他们肯定也早就预料到学院的法师一定会及时出动,根本不可能如此就轻易地被雷斯特法师给打退的。

    所以刚刚逃走的那个一定只是个诱饵,好将雷斯特等人远远地调开。然后让伏下的这个杀手可以从容不迫地对付众人。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不由沉重了起来。法师们一下子被调走,而这里距学院又远,其他的人不可能来

    ““

    删公以发一次的援军就要等好一阵午,不会再出眺一时了。

    就见那个黑影伸出手指在自己肩头的伤口处一摸,然后将那从伤口处流出的、令人恶心黄色的粘液沾在了手指之上,然后放在了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两下。

    那令人做呕的模样,顿时让在场的三人大皱眉头。

    这时,拉塞尔急喘了几下,勉强地又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洛林看到他的杖顶闪动着的光芒有些微弱,不由大皱眉头,回头看了他一眼。

    拉塞尔老脸一红,不待询问,就自顾自地解释道:“当年我可也是很厉害的。可是近几年,主要精力放在处理政务上面,法术上难免有所退步。”

    阿黛尔手中的两柄长刀一碰。发出了一声低鸣,然后低低地念了两句什么,那刀上顿时闪现出无数蓝色的电光,刺的人双目发痛。

    她轻轻地一摆,在空气中留下了两条淡蓝色的弧线,然后一指那行小黑影,下巴高傲地微微一扬,轻声叱道:“不要鬼鬼祟祟的。既然是上门的恶客,就要留下名字。好让我给你写在你的骨灰盒子上。”

    那黑影眼中的寒光一闪,冷笑了起来:“好大的口气小姑娘,不过我喜欢,呵咳咳,”

    洛林听到他喑哑的笑声,难受的心里一抽。

    黑影接着说道:“我就是黑暗议会议员,不死骑士温派尔伯爵。”

    “啊!”阿黛儿惊呼一声,后退了一步,然后两只眼睛一下子变成了心型,尖声叫道:“偶像”

    拉塞尔却是哭笑不得地瞪了她一眼,厉声喝道:“是你这个叛徒!”

    洛林也被他的名头吓了一跳。

    当初网到这里,还在乡下当小贵族的时候,洛林就曾从乡野的传闻中听说过这个老大,一句话,温派尔伯爵足可以做一个世界副本里的精英助。

    温派尔伯爵出身贵族名门。

    在由教宗组织的几次圣战中,屡立战功。

    但是当他带着满身荣耀回家之后。却发现他心爱的妻子已经自杀而死。而尸骨也以被遵守教义的教士们随便乱葬掉了,从此动摇了对神的信仰。在后来几次和教士们的冲突之后,彻底倒向了黑暗,堕落成为了一名不死的黑暗的骑士。(注:教义中严禁自杀,否则死后的灵魂不能升入夭国。),

    在这之后,也屡屡跟教廷做对。据说他干下的坏事,蔡竹难书。

    在官方的宣传中,从抢小朋友的棒棒糖,到偷别人家的老母猪。甚至是国家间的战乱纷争,很多时候也都有他出现的身影。

    比如说这一次在茹曼讨伐野蛮人的战争中,出现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个坏蛋劫杀了英明睿智、算无遗策的首相大人派出去的、提醒前线将领的、带有锦囊妙计的信使,所以才导致了大败。

    不过,这斤,家伙在那些花痴少女们中的口碑可是不错。

    阿黛尔也是算是风华绝代,名动四方了。但是看到了他之后,却恨不能扑过去索要签名。从她这表现就知道,他在那些女人当中多有市场了。

    洛林一把将阿黛尔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仔细地看了看那位伯爵。看到他脸上露出的骨头都已经变成了灰黑色,顿时放下了心来:嗯。虽然不知道以前怎么样。但是这孙子现在根本就没有我帅,不用担

    这时阿黛尔也从见到偶像的激动中反应了过来,她有些歉疚拉了拉洛林的衣角,呐呐地轻声说道:“对不起。”

    洛林也不回头,只是淡淡地道:“没关系,见到偶像了嘛,可以理解。”

    说完,将没来的及装药火枪插在腰间!然后右手一展,一道白光闪过。幻化成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个不死的骑士看着拉塞尔;嘶声叫道:“神眷之子,告诉我。我当初为了彰显众神的荣光而征战四方,奋勇杀敌,但是为什么我至爱的妻子,在死后她的灵魂却无法升入天堂?”

    拉塞尔眼神不由收缩了一下,然后冷冷地道:“可能就是因为她知道你会堕落,所以才受到了扯连的。”

    温派尔听了他的指责,也不动怒;只是无助地叹了口气,道:“又是一个不知所谓的人。也是死不足惜。”

    他一转头,看着洛林手中的长剑。冷冷一笑,道:小子,你手里的是炼金武器吗?看来威力不错吗。不过幸好我也有准备,要不然今天还拿不下你们哪。”

    他一伸手。从背后掣下一个个字弓,整个个字弓发出黑蓝色的光芒。看着就让人心底发寒。道:“你的死期到”

    拉塞尔怒哼了一声,厉声喝道:“守护骑士团不去追杀你。你就该高兴了,现在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你找死。天堂之拳。”

    紧接着,一道像雷电一样的白光哄的一声,冲天而降,直直的劈向温派尔伯爵的头顶,然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扬起了一股冲天的烟尘。

    洛林看的是目瞪口呆,心说,这要是谁在背后抽冷给自己一下,保证是炸的连渣都不剩一个了。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看着干巴巴的,倒也挺有本事。

    但是从般尘背后传来温派尔伯爵难听的声音:“作为红衣主教,拉塞尔,你的法力可是不够格啊,看来首相的生涯,确实消磨了你的力量。

    温派尔伯爵慢慢穿过烟尘,走进洛林等人。

    看来他也不好受,衣服被烧的都是窟窿,还在冒着烟,头发也都炸了起来。脓液一样黄色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

    “好了,不废话了,抓紧时间。去见你们的众神”温派尔伯爵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然后尖厉着叫着,然后举起个字弓,一扣扳机。

    虽然个字弓上只有一只弩箭。但是弩箭一离开弓身,突然变成了满天箭雨,发出了尖利的呼啸,向洛林三人飞奔而来。

    洛林一直都在全身戒备着,在他扣动扳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行动。

    他躬身发力,合身一扑,挡在了阿黛儿的身前,左手一挥,那战魂,剑已经凝结成了一把不大的骑士盾。护在自己的前胸。

    拉塞尔也在仓促之间发出一个法力护盾。

    在这满天箭雨之中,洛林知道自己绝无幸免的道理,就是赌把运气。希望不要被秒杀了吧。

    自己还真是悲惨,上辈子没有女人缘就不说了,这辈子好不容易混到几个美赏丁边。一个还没吃到,说不定就要挂了。

    像走过了一秒,但却又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洛林惊奇地睁开了眼睛,却感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时只听见拉塞尔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洛林转头看去,只见拉塞尔伸开左手,甩掉手上水晶碎片之类的东

    。

    但是这个老头已经满头大汗,拿着法杖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

    在拉塞尔面前的地上,躺着一只黑色的弩箭,箭头发出紫蓝色的光芒,显然是染了剧毒的。

    原来刚才哪满天箭雨,原来都是幻象。

    洛林不由擦了一把冷汗,低声说道:“侥幸,侥幸。”

    温派尔伯爵看到拉塞尔扔下的水晶碎片,眼中光芒一闪,嘶哑着声音说道:“储魔水晶?不错。不过你现在应该没有法力了吧?去死吧。”

    说着,挥起利爪,向洛林他们冲来。

    阿黛儿说道:“见鬼。”然后就想从洛林的背后冲出,去迎战温

    。

    道蓝色的弧光从温派尔背后袭来,“咔嚓”一声正中温派尔,将温派尔击飞,温派尔咣的撞在了旁边的墙上,将墙面撞的龟裂开来。

    头蓝发飞舞,拎着一根巨**技的薇拉从后面跑了过来,她身上漂亮蓝色的法师长袍,为了奔跑方便,从下面撕到了大腿的中间。露出了两截白哲滑腻、如若凝脂的修长美腿。

    “少爷,你们没事吧。”薇拉气喘吁吁地跑到洛林身边,然后关切地伸手在洛林的身上的上下乱摸,像是要确认洛林有没有缺胳膊少腿一样的。

    洛林看着她一头的汗水,不由奇道:“你怎么来了?”

    “我感到你心里有陷入危险的想法,就赶快跑过来了。”薇拉说道:“还好你没事。”

    她顿了一下,然后又道:“不仅是我来了。我还叫了罗琳娜,她也带着一大帮的法师过来了。不信你看。”

    说着,抬手一指天空。

    洛林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数十个黑点快速地向这边飞幕。他的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温派尔这时已经站了起来。

    他看着薇拉说道:“你是谁?”

    薇拉哼了一声,一举手里的那根超级法枝,说道:“要你站着别跑,看我今天不把你砸成肉饼。”

    然后念起咒文,身前开始凝聚一个火球,然后越来越大。

    洛林赶忙拉着阿黛儿和拉塞尔躲到薇拉后面,他可是知道薇拉的法术控制超级弱的。

    须臾间,一个桌面大小的火球在薇拉的面前成型,几乎有薇拉一样高了。

    温派尔看到那个巨大的火球,不由惊奇睁大了眼睛,道:“这

    ,这怎么可能?”

    然后一转身,就想要避开。

    “你去死”薇拉怒喝了一声。将火球向着温派尔狠狠地扔了过去。

    “”巨大的火球击中温派尔站立的地方,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强大的爆炸力将整段的墙壁炸飞。

    尽管温派尔已经跳起,但还是被火球的威力波及,他惨叫一声,被抛飞出去。

    但黑暗议会的议员确实强大。受到这样的打击,依然没有没有致命。

    他看到那些天空中飞舞着的法师们,并没有急着过来增援,而是隐隐地结包围之势,知道如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恨恨地看了一眼拉塞尔,道:“你等我会回来的。

    然后尖啸了一声,转身飞快地逃走。

    薇拉叫道:“喂,别跑。”

    抬腿,就想去追他。

    拉塞尔急忙伸手拦住薇拉,说道:“不要去追了,温派尔一向狡猾迅捷,让学院的人去对付他。”

    不远处,铁骑奔雷般轰鸣而至。大批的援军在接到了薇拉的报警之后,也终于赶了过来。提醒中场休息

    “我当初为了彰显众神的荣光而征战四方,奋勇杀敌,但是为什么我至爱的妻子,在死后她的灵魂却无法升入天堂?”

    那句凄厉的控诉却仍然萦绕在众人的耳边。

    阿黛尔低低念着那句话,看着远处的天际,眼神却也不由的有些痴了。

    猛然间,就见她一下子转过了身来。带着满脸的红晕,俏生生地看着洛林,道:“洛林,要是我死了。你会不会也像他这样,为了我而堕入黑暗?”

    洛林看着她那双明亮的快要燃烧起来的美瞳,不由打了一个寒战。心中暗叹:难怪男人会打不过女人。因为既使是最牛叉的男人,他最大的目标只是想着征服世界就行了。但是每一个女人的心底却都暗藏有一个灭世的情,

    这起步就不一样,所以你就算是再怎么努力,最终的结果也是注定的。

    但是洛林看了看她手中握着的长刀,却也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的答应如果不能令她满意,说不定下一刻,自己就再也不用为这个问题烦恼了。

    他张了张嘴,断然说道:“当然,那是当然了。”

    阿黛尔的俏脸上顿时露出了如鲜花绽发般美丽动人的微笑,然后一伸手急忙封在了他的嘴上,一脸坚定地道:“放心吧。真的到了那一天。我是不会让你堕入黑暗的。”

    洛林刚刚松了口气,想要再稍稍客气几句。

    就听她接着说道:“因为我在死的时候,会一刀宰了你,拉着你陪我一起死”

    说完之后,又感到有些害羞,一扭头,跑了开去。

    洛林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像是一阵寒风吹过,其余众人也全都如冰冻了起来。心中齐齐地想道:不愧是蛇蝎美人,还好她看上的不是我。

    薇拉看着洛林的样子,不由心生怜惜,走到了他的身边,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像是哄孩子一样在他的后背上,安慰地轻轻拍打起来。

    他们全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并不引人注意的身苛从后面挤了上来。

    那人看了看站在不远处,正幸灾乐祸地看着洛林的拉塞尔,然后强忍住冲动,像是要最后确认一下一样,拉开了衣襟,向里面看了一下,鲜红如血的水晶当中,无数的魔力波纹如同是大海的怒涛一样,不住地澎湃汹涌。

    六千字,求月票、求推荐票咯。(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